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50章 恐难从命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易哥,我们恐难从命。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方爱国说:“自从我们加入特战对开始,我们发了誓,特战队员任何时候都不可以当俘虏,宁可站着死,绝不躺着生。我们都是对着李总司令员发过誓的。”</p>

    “现在你们是在星海,不是在金三角,现在你们是在跟着我,直接听从我的指挥,我的话,难道你们想违抗吗?”我铁青着脸说。</p>

    他们四人互相看了看,都低头不语。</p>

    “我再问一遍,你们听不听我的话?”我口气严厉地说。</p>

    他们还是低头不语,脸露出为难的表情。</p>

    “好了,既然如此,我也不要你们了,明天你们给我滚回金三角去!都给我滚!”我发怒了。</p>

    他们一下子慌了,方爱国忙说:“易哥,我们……听你的话。”</p>

    “我刚才说的都记住了?”我说。</p>

    “记住了。”方爱国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p>

    我呼了一口气,点燃一支烟,然后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和警察干起来了?”</p>

    “易哥,我们当了,昨晚伍德给你的一千万,是假币。高度仿真的假币。”方爱国说。</p>

    “啊——”我吃了一惊:“从头说,到底怎么了。”</p>

    方爱国说:“昨晚你和四哥聊天的时候都说到这笔钱来的很蹊跷,我不由有些疑心,回去后用验钞机随即抽验了几张,显示都是真的,仔细看这钱,也看不出什么异常的样子。</p>

    虽然如此,我心里还是不大放心,觉得还是稳妥一点好,你让我今天去把这钱存起来,我们四人一起开着那辆面包车去了一家银行,去之前,我们都易容了,带一般人轻易看不出的超薄人皮面具,都带了武器。</p>

    路,我多了个心眼,从这一千沓钞票里随即抽取了100张,正好一万,到银行门口后,我和新华提着旅行包进去,建国和大军在车等候,然后我让新华先到柜台去存这抽出来的一万元,我站在附近观察。</p>

    新华把钱递给柜台人员后,那工作人员放在验钞机里验了三遍,第三遍的时候,验钞机突然提示说这是假币,银行工作人员立刻说要没收,同时招呼银行保安人员过来。</p>

    我一看大事不妙,去一脚踹倒银行保安,招呼新华往外冲,刚冲到车,银行其他保安跟着冲出来,这时附近正好有巡逻的警察,也跟着冲过来。于是我们开车跑,没想到一辆警车横在路间堵住了去路,建国直接冲警车撞过去,将警车撞到一边,然后继续开车跑,边跑我边开枪放倒了两个警察,这时附近的其他警车闻讯也跟了过来,我们在前面开车跑,他们在后面拉着警笛追,边追边互相开枪。</p>

    我们知道在大街追逐肯定占不到便宜,遇到堵车的地方死定了,于是在一个巷子口拐了进去,开了一阵子,然后将车停住赌注追来的警车,然后边开枪边撤退,正要跑出那个巷子口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你。”</p>

    “你们开枪打了几个警察?”我说。</p>

    “银行门口打了两个,巷战的时候打了四个。同时,打爆了两辆警车的轮胎。”方爱国说。</p>

    “啊。”我失声叫了出来。</p>

    “不过你放心,我们都没有打他们的要害,都是瞄准他们的腿打的,无冤无仇,我们也不想打死他们。”方爱国安慰我说。</p>

    我知道他们的枪法都很准,近距离作战,依照他们受到的训练,那些警察是占不到便宜的。</p>

    我稍微放松了心情,看看他们:“你们都没事吧?”</p>

    “没事。那些警察的枪法委实不敢恭维,糟得很呢。”杨新华说。</p>

    “幸亏你们没有被包围住,如果再迟一会儿大批警察赶来将那片区域包围,到时候那些特警不是吃白饭的了,那些狙击手枪法不会那么差了。”我心有余悸地说。</p>

    “要不然我怎么说幸亏了你呢,我们真的是福大命大啊,呵呵。”方爱国说。</p>

    我叹了口气,然后说:“那些钱都是假币?”</p>

    “肯定是,我随机抽取的100张都是假币,那么,其他的可想而知了。怪不得伍德如此大方要给你这么多钱,原来这狗日的弄的是假币,他在耍你。”方爱国说。</p>

    “可是昨晚你不是用验钞机验过了,不是没有假币吗?”我说。</p>

    方爱国皱皱眉头,接着说:“我突然想起一个事,前几天听开出租的同行聊起来,说最近市面出现了一种高度仿真防伪的假钞,从海外流进来的,制作工艺极度精密,一般人肉眼根本看不出来,验钞机一遍也验不出来,需要验三次验钞机才会提示。如此说来,这些钱应该是属于这一类了。”</p>

    听方爱国说完,沉思了片刻,然后说:“你们的出租车呢?”</p>

    “都在修理厂做保养的,修理厂在这附近。昨天送去的,今天应该已经保养好了。”方爱国说。</p>

    “此地不宜久留。走,去那修理厂。把这些钱放到后备箱里去。把武器找个沙窝埋进去,回头来取。”我说。</p>

    方爱国下车把旅行包放到后备箱,其他人下车去埋好武器,然后我开车拉着他们直奔那修理厂。</p>

    到了修理厂,我对修理师傅说:“给我这车换下三滤,回头我来开。”</p>

    “好的——”师傅满口答应。</p>

    然后,我对方爱国他们说:“开各自的车去拉活去吧。我坐你的车走。”</p>

    大家开着各自的出租车分别离去,我坐在方爱国的车。</p>

    “易哥,去哪里?”方爱国说。</p>

    “送我回单位!”我说。</p>

    方爱国一踩油门,车子直奔市区。</p>

    还没进市区,看到前方路口设了路卡,全副武装的武警和特警荷枪实弹站在两旁,警察正在对来往车辆严格盘查。</p>

    方爱国开车着车缓缓接近路卡,我不动声色地坐在副驾驶位置。</p>

    警察抬手示意方爱国停车,然后两名警察走过来,一名警察手里还拿着照片。</p>

    不用说,这是从银行的监控视频截取下来打印的照片,警方的办事效率还很快。</p>

    这个我倒不担心,方爱国他们在银行的时候是易容的,这会儿当然对不号。</p>

    两名警察探头看了看车子里面,又打量着我和方爱国,又看看照片,然后又要方爱国的身份证驾驶证行车证要我的身份证。</p>

    我和方爱国把各自的证件递过去,方爱国还装作好的样子问那警察:“喂——师傅,出什么事了?”</p>

    “没什么事,例行检查。”警察说了一句,然后指指后备箱:“都下车,你,打开车后盖。”</p>

    我和方爱国下了车,一名警察钻进车里察看,方爱国打开车后备箱。</p>

    一会儿,一名警察从车里出来,另一名警察示意方爱国盖后备箱,然后把证件地给我们,客气地说:“好了,没事了,你们可以走了。”</p>

    我们继续前行,走到前面的一个路口,又遇到路卡盘查,又是一番折腾。</p>

    往市区去的重要路口几乎都设了路卡,都在严格盘查来往车辆行人,重点盘查往外走的。</p>

    不过,我和方爱国都没有遇到任何麻烦。</p>

    方爱国然后和杜建国、杨新华、周大军他们三个联系了下,也都没遇到麻烦,都在忙着拉客赚钱。</p>

    “这帮白吃饭的蠢材。”放下电话,方爱国呵呵笑起来:“他们那里会想到我们是易容的呢,那里会想到我们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穿梭呢。”</p>

    我没有笑,脑子里不停地思索着。</p>

    到了单位门口,方爱国停下车,我刚下车,看到秋桐正从门口往外走。</p>

    看到我,秋桐停了下来。</p>

    方爱国接着开车离去。</p>

    我走到秋桐跟前:“要出去?”</p>

    “嗯,我到集团大厦去开个会。”秋桐说着,不停地下打量我。</p>

    “这么看我干嘛?”我说。</p>

    “市区午发生了警匪枪战,这事你知道不?”秋桐说。</p>

    “知道啊。我开车刚出院子门,看到了枪战。”我说。</p>

    “你。没跟去搅合吧?”秋桐说。</p>

    “说什么呢,人家枪战,我搅合什么?我去找死啊?”我说。</p>

    “对了,你的车子呢?”秋桐说。</p>

    “在修理厂换三滤的。”我说。</p>

    “哦。”秋桐点点头,又看看我,似乎放心了,然后直接去了集团总部。</p>

    我直接回了办公室,关好门,点燃一支烟,慢慢吸起来。</p>

    慢慢吸烟,慢慢琢磨着从昨晚到今天发生的事情。</p>

    突然,我的脑子灵光一闪,猛然意识到了此事的内在玄机。</p>

    我似乎意识到了伍德给我这笔钱的目的。</p>

    伍德既然知道了普兰店那几个混混被割耳朵的事情,那么,他会知道是我带人去干的,那么,他会知道我手下有几个得力的干将。如果他想降低我在星海对他的威胁,那么,他会想办法除掉我手下的得力干将。</p>

    他给我这笔钱,显然是带有多重目的,他知道我轻易不会发觉这是假币,显然我会将这笔钱存到银行去的,而我本人,因为体制内身份的缘故,一般是不会轻易亲自带着这么多钱到银行去办理存款的,一定会安排我的手下去存钱,极有可能会安排我的那几个手下干将去办这事,一旦他们去银行存钱,必定会被银行识破这是假币,如此,必定会引来麻烦,必定会招来警察。</p>

    甚至,这是伍德和雷正预谋好的,雷正早已在市区的银行门口普遍加强了警力,在市区加强了巡逻的力量,不然,那些警察不会如此快赶到,不会有那么多警车紧紧跟。</p>

    按照伍德的计划,一旦方爱国他们被识破,必定会逃窜,那么会遭到警察的追捕,会被市区内遍布的警察抓获甚至是当场击毙,如此,等于砍断了我的左膀右臂,同时,也算是给李顺一个不轻不重的敲打。</p>

    伍德一来用这笔假币耍弄我惹怒我,二来借此除掉了我的手下人,三来警告了李顺,显然是一举多得。</p>

    欲其亡,必先让其狂。看来伍德也深谙这个道理,他是想借此让我发狂。其实,伍德之前针对我搞的那些动静,似乎一直是想让我发狂。</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