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49章 灾区募捐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当天夜里,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接着下起了暴雨。 </p>

    暴雨一直下到天亮才停止。</p>

    或许,这是这个夏季老天爷最后的疯狂。</p>

    早班后,听到消息,昨晚北部山区几个乡镇遭遇了龙卷风和冰雹,还爆发了山洪和泥石流,冲垮了不少民房,受灾面积不小,受灾最重的一个乡镇有几千间民房被毁,千家农户无家可归一无所有。当然,也有不少生命消逝在了这个世界,至于到底死了多少人,没有准确的数字。</p>

    几十年没见的巨大灾情牵动着各级领导的心,不管是真的牵动还是假牵动,反正各级领导都亲临第一线去指挥抗洪救灾,同时市里号召社会各界为灾区募捐。</p>

    既然是社会各界,市直各单位自然是首当其冲,按照市里的部署,集团当天午下了紧急通知,要求各部门发动各自的人员紧急为灾区捐款。</p>

    体制内单位捐款的安排很有意思,也是按照身份和级别来划分的,虽然说是捐款,也带有计划指令的性质,从到下依次是县级副县级领导每人最低500元,科级副科级每人最低300元,普通正式体制内人员每人最低200元,聘任制正式人员每人最低100元,临时工每人最低50元。</p>

    也是说,在危急关头,领导是以身作则吃苦在前的。而且,这捐款是必须要捐的,说是自愿,其实是必须,设置最低限额,不封顶。虽然不封顶,但大家都似乎都明白其的规则,都不会多捐,不会超过领导。</p>

    集团党办下了通知,分别下到经营、编务、行政三个委的办公室,然后各系统分别具体安排。</p>

    接到通知,我不敢怠慢,先给秋桐汇报,然后立刻安排曹腾通知到各经营部门,要求今天全部把款收齐。</p>

    发行公司的人员太分散,采取集由公司财务代缴的方式,然后从工资里扣除,同时给各站下了通知和说明。</p>

    安排妥当之后,我稍微松了一口气,然后下楼,开车缓缓出了院子,准备出去办点事。王林今天家里有事,请假了。</p>

    车子刚出院门,突然听到大街由远而近传来急促的阵阵警笛声,接着,又听到几声刺耳的枪声。</p>

    我一呆,停住,正好看到一辆银灰色面包车急速从我面前驶过,后面几辆警车在紧紧追赶,面包车里有人在拿枪伸出窗口往后不停射击,后面的警车不停避让,速度稍微放缓。</p>

    我一眼认出这辆面包车是昨晚四哥开车接我的那辆!</p>

    面包车虽然破,但此时跑的还挺快。车玻璃贴着深色太阳膜,看不清车里有几个人。</p>

    一眨眼,面包车和警车飞速都驶过去了,枪声还在继续。</p>

    我愣了,日,大白天警匪枪战,面包车里开枪的一定是方爱国他们。</p>

    他们简直是疯了,为什么大白天和警察枪战?枪声一定会招致更多的警察赶来,他们能逃得脱吗?</p>

    我不假思索,猛地一踩油门,跟了去。</p>

    很快我追了警车,3辆警车紧紧跟在面包车后面,我跟在警车后面。</p>

    周围还有很多来往的其他社会车辆,所以,我跟在警车后面并不显眼。</p>

    警灯闪烁,警笛嘶鸣,枪声刺耳,香港电影和外国大片里才能看到的警匪追逐枪战一幕出现了。</p>

    我此时脑子里想的是一方面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方爱国他们落入警察的手里,不能有危险,要救出他们,同时,另一方面,我还要避免暴露自己,不然,即使我救出了他们如果自己暴露了,那等于白搭,等于没救他们。</p>

    要做到两全,这有一定的难度。</p>

    但我必须要做到。</p>

    突然看到面包车拐进了一个小巷子,警车接着跟了进去。</p>

    这一带地形我很熟悉,属于老城区,这是当年我送报纸的区域,每一条巷子我闭眼睛都能找到进口和出口。</p>

    我知道那条巷子跟深,其间有好几个纵横交叉的巷子。巷子路面不宽,也不是很窄,都可以容纳一辆车开过。</p>

    我没有跟进去,而是接着加速往前开,在前方一个十字路口往右急转,然后直奔那巷子的出口。</p>

    边开车,我边将车窗户摇下。</p>

    等我开到巷子出口处停住,看到正在狭窄的巷子里疾奔的面包车在接近巷子出口大约200米处突然停住,接着四个人快速跳下车,其一个手里还提着昨晚那旅行包,边贴着墙壁往前飞奔边往后射击。</p>

    巷子很窄,面包车停在那里,正好堵住了路,后面的警车过不来了。一帮警察跳下来躲在面包车后开始还击。</p>

    我知道他们将车停住的用意是要挡住后面追赶的警车。</p>

    他们这样做是对的,思路正确。不然这样追下去,不知何时是个头,而且,这辆破面包车肯定是跑不过那些警车的。</p>

    他们往前快速跑了几十米,我正要开口喊他们,他们却突然往左拐进了另一条巷子。</p>

    日,他们把巷子战当成丛林战了,乱跑什么啊。</p>

    我立刻发动车子,往他们刚拐进去的那个巷子出口奔去。</p>

    这时迎面过来几辆警车,在我刚刚离开的巷子口停住,车纷纷跳下拿枪的警察,直奔巷子里而去。</p>

    形势很危急,时间越久,赶来参战的警察会越多,形势对他们越不妙。</p>

    我心里有些发急,不停猛踩油门。</p>

    刚刚赶到那个巷子口,正好看到他们四人急速从里面跑出来。</p>

    我猛踩刹车,放缓车速,却并没有停住,然后大吼一声:“车——”</p>

    他们看到我,直奔过来,我的车子保持匀速缓缓往前开着,他们身体往前一跃,打开车门,把旅行包往车里一扔,身体灵巧地分别从三个车门钻了进来,然后拉车门,我猛地加速。</p>

    虽然此时巷子口周围没有行人和车辆,但我还是没有往前直开,因为我看到前方远处正有警灯在闪烁,显然是有警车开来,显然他们是来围追堵截的。</p>

    而且,我知道如果直开,即使前方迎面而来的警车暂时没发现我车里的人堵住我,后面巷子里的警察也会很快赶出来,会发现他们进入了我的车,甚至能记住我的车号。</p>

    如果车号被记住,那麻烦真的大了,等于前功尽弃。</p>

    趁前方的警车没有迫近,趁后面巷子里的警察暂时还没有追出来,我接着向右猛地一打方向盘,直接拐进了旁边的另一条巷子,径自往前开,开了几十米,接着左拐,往前疾奔了片刻,然后又右拐。</p>

    拐来拐去,后面始终没有发现追赶的警察。</p>

    不知拐了多少弯,我终于从老城区的巷子群里钻了出来,开到了一条热闹非凡的马路,毫不犹豫立刻汇入了拥挤的车流,然后接着了高架,直奔海边而去。</p>

    一直开到金沙滩附近的海边,我才将车停下。</p>

    靠,没事了,我看看四周,松了口气,然后转头看了看副驾驶位置,这一看,我愣住了——</p>

    怎么这人不是方爱国,也不是他们另外三个。</p>

    又看了下后视镜,后面三人也都不认识。</p>

    刚才紧急之间一直没有来得及仔细看他们的脸,这会儿一看才发觉四张脸蛋竟然都是陌生的。</p>

    我正发愣,他们突然都笑了,接着伸手往脸揭去。</p>

    我擦,他们揭下来的是人皮面具。</p>

    然后我看到了熟悉的四张面孔。</p>

    “我擦,你们搞什么洋动静。”我说。</p>

    “嘿嘿,我们易容了。”身后的杨新华说。</p>

    “易容?你们会这个啊?如此逼真,我竟然一时没看出来。”我说。</p>

    “这是我们特种训练的一项基本科目,小儿科啊,哈哈。”杜建国也笑起来。</p>

    “我们这面具可都是真人皮做的,从金三角带来的。”周大军的话让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头皮发麻。</p>

    “呵呵,易哥,你今天真是神兵天降及时雨。关键时刻冒了出来。不然,我们还真的会有麻烦。”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方爱国笑着说。</p>

    “巧了,我刚要开车出去,正好看到你们和警察在进行追逐枪战。然后我紧急追了来,幸亏你们拐进了这片巷子,这一带地形我很熟悉。不然,麻烦真的大了,在市区和警察搞枪战,你们是占不到便宜的,你们也是很难脱身的,从各个方向赶过来的警车越来越多。”我说。</p>

    “即使我们万一脱不了身,也决不会被他们抓住活口。”方爱国说。</p>

    “什么意思?”我说。</p>

    “如果我们感觉自己无法脱身要被抓活口,那么,在他们抓住我们之前,我们会开枪自杀。或者,如果我们其的任何一个人受了伤成为行动的累赘,那么,要么自杀,要么其他人会帮助他完成这个事情。”方爱国轻描淡写地说。</p>

    我不由又浑身发麻。</p>

    “假如以两个步骤都没有完成,那么,我们还有最后一步,”方爱国说着,指指衣领:“这里还有准备的氰化物,到时候即使被抓住,只要一低头,一咬这衣领,对方照样得不到我们的活口。”</p>

    “啊。”我不由失声叫了出来。</p>

    “不成功便成仁,任何时候都不可以被对方抓住活口,这是我们受到的最基本的训练规则,所以,易哥,其实你根本不用担心我们被他们抓活口的问题。”方爱国笑嘻嘻地说。</p>

    我心里有些惊悚,说:“你们这规矩我看要改一改,这里是星海,不是金三角,对手性质也不一样,我想给你们说,第一,你们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可以自杀,不管是开枪还是咬衣领,第二,你们任何人任何时候不得帮助任何人完成自裁,不管有没有受伤,不管受伤多重。”</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