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46章 你爹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嗯,看来白老三的死,对你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 ”我说。</p>

    “对你来说也未必是坏事吧?”伍德说。</p>

    “对大家来说都未必是坏事。”我说。</p>

    “我可以理解为你说的我们包括我和你还有李顺不?”伍德说。</p>

    “我认为范围更广。还包括其他人。”我说。</p>

    “还包括谁呢?”伍德说。</p>

    “你懂的。”我说。</p>

    伍德呵呵笑起来:“我懂的。我该不该懂的呢?依照老弟来看,那么白老三的死对大家都是的,那么白老三是必须要死的了。”</p>

    我说:“你觉得呢?”</p>

    伍德说:“虽然李顺一直想置白老三于死地,但此次白老三的死,却似乎死的不是时候,却似乎让李顺有些不爽。”</p>

    我说:“正因为让他有些不爽,才会有人更爽,不是吗?”</p>

    伍德微笑了下:“老弟心里似乎什么都明白。”</p>

    我说:“其实你我更明白,除了你,还有人我更明白。”</p>

    伍德说:“还有人。谁呢?”</p>

    我说:“你爹!”</p>

    我故意想刺激下伍德,没想到伍德却没有生气,反而哈哈笑起来:“老弟此言差矣,家父早已作古若干年,九泉之下的人怎么会知道呢?”</p>

    我也哈哈笑起来:“生你的爹死了,还有养你的爹呢。”</p>

    伍德的眼神微微一动,似乎有些微怒了,但接着又笑:“易主任讲话很幽默。你的幽默感很强,和你讲话,总是气氛那么活跃。”</p>

    “不敢当!”我谦虚地说。</p>

    “对了,前几天你女朋友的事情,听说无恙了,是吗?”伍德换了个话题。</p>

    “是的,托你的福!”我说。</p>

    “怎么能托我的福呢,我又没给你帮什么忙。”伍德说:“不过总归这事还是让人很宽慰的,没事了好啊。”</p>

    “是的!”我说。</p>

    “可是,我又听说刚出来没几天,旅行社接着又出了事?员工集体炒了老板的鱿鱼?是吗?”伍德又说。</p>

    “是的!”我回答。</p>

    “哎。怎么搞的嘛。怎么会这样呢。”伍德皱皱眉头。</p>

    我笑了下,不说话。</p>

    “我还听说出了这两次事情之后,你女朋友海珠把酒店和旅行社都关了,不在星海做事了,回老家宁州去发展了,是有这回事吗?”伍德带着关切的表情说。</p>

    “伍老板消息可真够灵通的。不错,你听说的都很准确,都是事实!”我说。</p>

    “唉。好端端的酒店和旅行社怎么说关关了呢,太可惜了。女朋友好好地在你身边多好啊,怎么说走走了呢?太遗憾了。”伍德叹了口气,接着说:“最近出的这两件事,老弟查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吗?”</p>

    我说:“没有,伍老板既然如此关心,想必是有什么有关的消息要告诉我吗?”</p>

    伍德缓缓点点头:“不错——”</p>

    我心里略微一怔,接着说:“不错是什么意思?”</p>

    伍德接着说:“不错是我可以告诉你酒店和旅行社的事情是谁操作操纵的。”</p>

    我的心一跳,搞不清伍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哦。是谁呢?”</p>

    伍德端起杯子悠悠地喝了一口茶,然后放下杯子,目光正面看着我,微微一笑,然后说:“是我!”</p>

    我心里咯噔一下,伍德为何突然直接承认是自己干的呢?他这么说,意图何在?莫非是想当面激怒我让我先发疯?</p>

    我看着伍德沉着从容的表情,转了下眼珠,接着哈哈笑起来。</p>

    伍德不动声色地看着我笑。</p>

    我笑完,对伍德说:“伍老板,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你搞的鬼!”</p>

    伍德说:“那你为何刚才说不知道呢?”</p>

    我说:“逗你玩!”</p>

    伍德说:“没想到我会当面告诉你这事是我靠纵的吧?”</p>

    我说:“是——”</p>

    伍德说:“既然你早知道这事是我靠纵的,为何一直不来找我呢?”</p>

    我说:“忙,没来得及!”</p>

    伍德说:“如此说,你早晚会为此事来找我的了?”</p>

    我说:“不错。今年不找明年也会找的。”</p>

    “哦。要那么久。你耐性可真强。”伍德说。</p>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我说。</p>

    “你因为这事和我结下仇了?想报仇?”伍德说。</p>

    “是啊。早晚我会和你算这个帐的,这仇我怎么能不报呢?”我笑着说。</p>

    “呵呵。”伍德笑起来,又喝了一口茶,然后说:“老弟,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操纵此事呢?”</p>

    我说:“这要问你!”</p>

    伍德说:“既然你想问我,好吧,我告诉你,我靠纵此事的目的,是想惩罚你!这是你不听话的后果,这是你和我作对的报应,这是你不跟我合作的下场。”</p>

    我说:“仅仅是这个目的吗?”</p>

    伍德说:“你以为呢?”</p>

    我说:“看来,我该相信你的话了。姑且我信了吧。”</p>

    伍德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卑鄙?”</p>

    我说:“是又在这么一点,没想到堂堂的红顶子慈善家伍德大老板会做出如此腌臜的事情来。这的确是叫人有些不齿。”</p>

    伍德呵呵笑起来:“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齿腌臜,反倒觉得很好玩啊。当然,我还想告诉你,这对我来说,对我们来说,只是第一步,一小步,如果老弟继续和我作对,那么,真正的惩罚还在后面。”</p>

    我点点头:“哦,你这话是在警告我,是吗?”</p>

    伍德说:“你可以这么认为。我从来认为老弟是个人才,一直有心想接纳,无奈老弟死活不给我这个面子,这多少让我心里很难堪很遗憾啊。</p>

    “老弟其实是个明白人,聪明人,聪明人应该是不会做蠢事的,不会执迷不悟头撞南墙不回头的。我是想借此事来提醒老弟一下,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识时务者为俊杰啊。”</p>

    我说:“你的意思是要我做个识相的人,是不是?”</p>

    伍德说:“是——”</p>

    我说:“那我要是不识相呢?”</p>

    伍德微笑了下,不说话。</p>

    我继续说:“你今天叫我来,是想和我说这些,是吗?”</p>

    伍德摇摇头。</p>

    “还有什么事,有屁快放!”我有些压不住火了。</p>

    伍德似乎一点都不急,也不火,慢条斯理地说:“既然我专门请老弟来我这里,那么,不能让老弟白跑一趟,不能空着手回去。今天,我给老弟准备了一份礼物。”</p>

    “哦。来这里和伍老板会面还有纪念啊。早知道有纪念,我多带几个人来啊。”我笑起来。</p>

    “来一个人和来几个人都是一样的,礼物只有一份,只是给你的!”伍德说。</p>

    “哦。本来我夸你很大方的,这会儿又不得不说你很小气了。”我说:“是什么礼物,拿出来看看?”</p>

    伍德微笑着拍了拍手,接着那个佣人打扮的年轻人又进来了,提着一个大旅行包,直接将包放在我面前,然后出去了。</p>

    “这是什么?”我对伍德说。</p>

    “打开看看?”伍德说。</p>

    我拉开旅行包,不由眼前一花,我靠,里面都是捆扎得整整齐齐的人民币,似乎还都是崭新的老人头,数量巨大。</p>

    我的心突地一跳,伍德这是要干什么?</p>

    “这是我今晚要送你的礼物。这是一千万。”伍德微笑着:“喜欢吗?还说我小气不?”</p>

    “谁不喜欢钱,说不喜欢是装逼。我现在恐怕不能说你小气了。”我呵呵笑起来,让自己的两眼发出绿光。</p>

    “我想你是知道的,一千万对我来说,实在是小意思。既然老弟喜欢,那这些归你了。”伍德说。</p>

    “这钱有什么缘由吗?”我说:“总不能不明不白收你的礼物吧。”</p>

    伍德说:“很简单,拿了我的钱,要给我办事,是我的人,要听我的话。”</p>

    我呵呵笑起来,把拉链拉,对伍德说:“伍老板,你可真幽默,区区一千万想收买我,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你以为老子是要饭的,没见过钱,是不是?好了,这钱我不要了,你的礼物有附加条件,我不要。”</p>

    伍德哈哈笑起来:“易老弟,刚才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看我是送人钱财喜欢有附加条件的人吗?那也太功利了。这么说吧,这次呢,因为我要惩罚你,最后导致你女朋友的酒店和旅行社关门大吉了,导致你女朋友出走宁州,这给你、你们的物质和精神都带来一些损失,这笔钱呢,是作为你们这些损失的一点补偿。</p>

    游戏结束了,该打的打了,该罚的罚了,该安抚的还是要安抚。毕竟,我这次的目的是要惩罚你,不是特意要针对海珠来的,她是无辜的受害者,受了你的牵连,再说了,我和你的关系,我怎么能让你的女朋友受损失呢。所以,这笔钱算是给酒店旅行社关门损失的补偿,我想,一千万是足够的。”</p>

    我点点头:“嗯。你这么说,我拿走这钱心安理得了。不错,你是该补偿。1000万不算少,不过精神损失是无法用钱来衡量的。”</p>

    嘴里这么说着,我的心里却觉得很蹊跷,一千万对谁来说都不是小数,伍德即使再有钱,也不会拿一千万打水漂,他明知给我这钱是肉包子打狗,为什么还要给我呢?伍德究竟是打的什么算盘?</p>

    一时想不透,不过也不想在这里多想,于是我说:“好了,如果没有其他事,那我走了,这钱我带走了,多谢伍老板及时赔付。”</p>

    说着我站起来。</p>

    伍德摆摆手:“易老弟不必如此着急走。我还有个事情想请教你。”</p>

    “请教不敢当。说吧!”我说,没有坐。</p>

    伍德也站起来,背着手来回走了几步,突然站住,看着我:“普兰店有几个小混混前几日突然被人暴打,头目被割了耳朵,这事你清楚不?”</p>

    我说:“你是需要我清楚呢还是需要我不清楚?”</p>

    伍德说:“需要!”</p>

    我说:“那你不需要问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