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44章 发呆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老黎叹了口气,摇摇头:“哎——不叫算了,走了——”</p>

    说完,老黎往车跟前走去,接着车走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剩下我独自在那里发呆。</p>

    我发了好久的呆。</p>

    我一直在海边呆到天黑,默默地坐在石凳,默默地抽烟,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事。</p>

    想起了远在宁州的海珠,想起了她跟着我的那些岁月,想起了她在我的指导下打拼的那些日子,想起了她和我一起的日日夜夜对我的那些真情实意,想起了她遭受的那些惊吓和惶恐以及打击。</p>

    不由心里感到了巨大的伤感和愧疚。</p>

    夜风吹来,凉丝丝的,初秋的脚步伴随着海风不知不觉开始走来。</p>

    周围很静,大海在呜咽,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传来,海边的树林在海风里传来阵阵低啸。</p>

    伤感的夜里伤感的风伤感的大海,还有伤感的我。</p>

    正在自作多情的伤感,听到身后传来轻微的动静。</p>

    我装作没有听到,继续低头抽烟,同时暗暗运气。</p>

    还没运好气,一个冰冷的东西顶住了我的后脑勺。</p>

    “别动——举起手——站起来,转身。”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p>

    这声音我熟悉,是保镖,白老三的保镖。</p>

    我慢慢站起来,举起手,缓缓转过身。</p>

    果然是保镖,正面无表情地站在我面前,枪口指着我的胸口。</p>

    我静静地看着他。</p>

    保镖看了我一会儿,竟然把枪收了起来。</p>

    我不由有些怪,放下胳膊,又想运气。</p>

    保镖似乎根本没有想在这里和我动手的意思,冷眼看我一下,接着转身走,同时扔下一句:“跟我走——”</p>

    不知为何,我突然放弃了运气,不由自主跟着他走了。</p>

    走到路边停放的一辆轿车跟前,保镖走到车门左侧前方,打开车门,看了我一眼,然后直接坐到了驾驶员位置。我没有犹豫,打开车前门,坐到了副驾驶位置。</p>

    保镖接着开车走。</p>

    夜色阑珊,城市的灯火在车窗外闪耀,车里的我和保镖都面无表情。</p>

    车子沿着滨海大道径自往前开,左边是璀璨的城市灯火,后边是漆黑一团茫无边际的大海。</p>

    “去哪里?”一阵沉默之后,我终于开始说话了。</p>

    “去你该去的地方!”保镖开着车,沉声回答。</p>

    “我该去哪里?”我说。</p>

    “你想见的人在哪里想见你的人在哪里你去哪里!”保镖的语气十分冷淡。</p>

    “我想见谁?谁想见我?”我说。</p>

    “你自己知道!”保镖回答。</p>

    “伍德让你来找我的?你要带我见伍德?伍德要见我?”我发出一连串的疑问。</p>

    “此时,你不想见到他么?当然,他也想见你。当然,即使你不愿意见他,只要他想见你,你必须要去。”保镖冷冷地说。</p>

    “这么说,是伍德让你来找我的,他现在想见我,是不是?”我说。</p>

    “是的!”我说。</p>

    我沉思了下:“既然知道我想见伍德,刚才为何做贼一般接近我,为何用枪指着我?”</p>

    保镖回答:“接近你不需要做贼,只是你自己没有觉察而已,既然你没有觉察,为了防止你突然因为误会出击,所以,先用枪遏制住你有可能发起的回击!”</p>

    “接着把枪收起,是认定我会跟你走?”我说。</p>

    “是的!”</p>

    “你认定我这个时候想见到伍德?”我又说。</p>

    “这个该问你自己!难道不是吗?”保镖的话很简单,似乎一句多余的话都愿意多说。</p>

    我点点头,不错,的确,此时,我倒是很想见见伍德,既然他也想见我,那我也顺水推舟。</p>

    “伍德在什么地方?”我说。</p>

    “到了你知道了!”保镖说。</p>

    “废话!我现在问你他在什么地方?”我说。</p>

    “在他该在的地方。”保镖似乎在给我卖关子。</p>

    “还有走多久?”我说。</p>

    “大约30分钟!”</p>

    我轻轻呼了口气:“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问了!对了,怎么伍德会派你来找我呢?怎么不是阿来呢?”</p>

    “无可奉告!”保镖说。</p>

    “这个难道还需要保密吗?”我说。</p>

    “我说了,无可奉告!”保镖说。</p>

    “是不是伍德想试探试探你的办事能力和对他的忠诚度呢?”我说。</p>

    “你似乎太好了!”保镖回答。</p>

    “我说对了,是不是?其实你也明白的,是不是?”我说。</p>

    “你太自作聪明过了!”保镖说。</p>

    我无声地笑了下,身体往座椅后背一靠,”我说,保镖伙计,投靠新主后日子过得怎么样?滋润不?”</p>

    保镖不吭声,自顾开车。</p>

    “你和阿来在伍德那里,谁更受宠呢?伍德在你和阿来之间,更信任谁呢?”我又说。</p>

    保镖还是不吭声。</p>

    “你和阿来的薪水,或者说你和阿来现在谁赚的钱更多呢?”我继续问。</p>

    保镖继续保持沉默,只是开车。</p>

    “哥们,你哑巴了?”我扭头看了他一眼。</p>

    保镖突然转头看了我一眼,阴沉冷酷的目光吓了我一跳,我于是不问了。</p>

    车子在滨海大道飞奔,我们都沉默着。</p>

    过了一会儿,我试探着说:“哥们,我们。其实认识时间也不短了。快2年了。”</p>

    “嗯。”他终于嗯了一声。</p>

    “虽然认识时间不短,不过,我们似乎互相交流并不多。”我说。</p>

    “嗯。”</p>

    “我们也交过几次手,好像也没分出彼此。”我说。</p>

    “嗯。”</p>

    “每次交手,我其实是不大想置你于死地的,而你,好像对我也有手下留情的时候。”我说。</p>

    “你太自作多情了!”保镖说。</p>

    “虽然你很沉默,不过,我还是爱惜你是个人才。我觉得虽然你跟着白老三干了这么久,但你似乎并没有跟着他做什么坏事。除了你迫不得已的之外。”我转头看着他。夜色里,他的神情看起来很冷漠,眼睛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p>

    “我不想评价你的好坏,也不想评价你做的事情的是与非,当然,你也没有资格来评价我!”他说:“我做的事情,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不管我是不是坏人,这些都和你无关,你也无须对我做出评价。”</p>

    “嘿嘿。或许你说的是对的,不过,每个人心里都会是有想法的,你说是不是,我们都不是木头人,都是情感动物,你说是不是?”看他肯多说几句了,我趁热打铁。</p>

    “或许你是情感动物,但我不是!”他硬邦邦地说了一句。</p>

    “你是人啊,哥们,你不是木头,你怎么会没有情感呢,你一定是有的,你心里一定是有衡量是非曲直美丑善恶的标准的,是不是?你先是跟着白老三,现在又跟着伍德,你一定会对你见到的听到的经历的所作所为有自己的看法的,有自己评判的标准的,是吧?”我说。</p>

    保镖没有说话,夜色里,我看到他的面部表情似乎抽搐了一下。</p>

    “这世,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个简单的道理你一定明白,一定是很清楚的。白老三死了,这是他作恶的报应,伍德现在虽然活着,但必将会得到报应,这是必然的规律和结局,你跟着白老三干,又跟着伍德干,你不怕以后会得到报应?”我说。</p>

    保镖的面部表情又隐约抽搐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话。</p>

    停顿了下,我突然说:“白老三是怎么死的?”</p>

    保镖握住方向盘的手似乎抖了一下,因为我感觉到车子突然晃动了一下。</p>

    “他是怎么死的公安早有定论,你难道对这个还怀疑?”保镖说。</p>

    “你认为那公安的定论是白老三死的真相吗?你是想自欺欺人吗?你自己心里一定是有数的,你一定是知道白老三死亡的真相的,是不是?”我步步紧逼。</p>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该知道的东西!”他说。</p>

    “你该知道什么?你不该知道什么?”我说。</p>

    “老板告诉我的是我该知道的,老板没告诉我的是我不该知道的!”他说。</p>

    “这不是你的心里话!”我说。</p>

    “这个重要吗?”</p>

    “对外人来说不重要,但对你来,这或许很重要。”我说。</p>

    “为什么?”他说。</p>

    “因为你是一个人,不是一条狗,”我说:“你该有自己的思维和情感,该有自己做事的方向,该有自己判断事物对错的标准,该有做人的起码良心,该有最基本的道德底线。”</p>

    “可惜,你说错了,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有,我什么都没有,我是一个毫无感情毫无思维的工具!”他的声音里突然有一丝凄冷的味道。</p>

    “这么说,你不愿意做一个有尊严的人,愿意做一条听主人使唤为主人卖命的狗?”我毫不客气地说。</p>

    “是的,我是没有尊严的人,我是一条狗,一条主人可以任意驱使的狗!”他的声音似乎像在发狠,却又带着几许自暴自弃般的作践。</p>

    他的回答让我心里不由有些发愣,我扭头看了看窗外,接着说:“哥们,其实我能感觉到你在故意作践自己,其实你不需要这么作践自己,你该有自己的想法和生活。”</p>

    保镖没有说话。</p>

    我又说:“其实,我基本能大致断定白老三是怎么死的,虽然我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我心里是有数的,其实你也知道白老三不是李顺杀死的,杀死白老三的人是谁,你一定是知道的。</p>

    当然,你可以不用回答我,也可以说不知道,但是,人在做,天在看,这世凡是作恶的人,早晚都会得到应有的报应的。白老三已经得到报应了,但他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p>

    “你以为你、你们做的事是道德的、善良的、正义的吗?你以为你们不会得到报应吗?和尚和秃子,你以为区别大吗?”保镖说了一句。</p>

    我一怔,不由有些心里发虚,是的,他说的或许不错,他们做的不是好事,我们呢?我和李顺干的是好事吗?他们不是好人,我和李顺是好人吗?他们得不到好报应,我和李顺能有好报吗?</p>

    这样一想,心里不由感到了一阵说不出的味道,有些无言了。</p>

    “我们都是这个社会的渣子,你觉得一群渣子之间,有必要在对方面前装正人君子吗?不管戴的面具多么高尚,不管披着何等华丽的外衣,都掩盖不了实质。”他冷冷地又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