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43章 真正的理由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喝了几杯酒,秦璐又说:“海珠这次关酒店和旅行社,是不是和你赌气怄气的?是不是她生你的气才离开星海的呢?”</p>

    我当然不能和秦璐说真正的理由,只能苦笑。 </p>

    秦璐似乎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轻轻叹了口气,说:“哎——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总是要经受一些考验的,两个人在一起,赌气是使不得的,两个人在一起,必须要共患难的,因为一些小小的挫折临阵脱逃,这样的感情也太脆弱了。”</p>

    我立刻说:“虽然我和海珠分开了,不在一个城市,但我们的关系和感情还是依然如旧依然牢固,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今年,我们会结婚。”</p>

    我说这话的目的,是不想给秦璐任何想法。</p>

    “哦。”秦璐笑了下,笑地略微有些尴尬,说:“那是我刚才说错了话,我说走嘴了。”</p>

    “没事。言之无罪嘛。”我说。</p>

    “那我应该祝福你们。”秦璐举起杯。</p>

    我举杯碰了下:“谢谢。”</p>

    喝完这杯酒,秦璐低头微微叹息一声。</p>

    似乎,我觉得她有些伤感,不知是喝多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p>

    我突然有尿意,向厕所。于是起身去一楼的卫生间,卫生间门口有人排队。</p>

    操,这年头厕所还得等候排队。</p>

    “先生,二楼也有卫生间,是大卫生间。在走廊尽头。”有经过的服务员提醒我。</p>

    我于是直奔二楼,直奔走廊尽头。</p>

    这家海鲜楼规模不小,二楼单间很多。装饰地也很豪华。</p>

    经过一间豪华包间的时候,我听到传来一阵熟悉的笑声。</p>

    这是关云飞的笑声。</p>

    我不由放缓了脚步,透过没有关严实的门缝往里看去。</p>

    这一看,我不由愣住了——</p>

    我直接看到了雷正,正满面红光地笑着和同样笑容开怀的关云飞碰杯,关云飞身边,谢非正低头默默吃菜。</p>

    房间里还有其他人,有男有女,正在谈笑什么,但我看不到。</p>

    参加这家庭聚会的竟然有雷正。</p>

    关云飞和雷正在一起喝酒!</p>

    我不由有些吃惊。</p>

    关云飞和雷正是死敌,怎么这两个人会凑在一起了呢?</p>

    “关部长,咱哥俩可是许久没有一起喝酒吃饭了,兄弟我可是很想你的哦。”雷正笑呵呵地看着关云飞:“正好借着你回来度周末的机会,咱们哥俩好好喝一杯。”</p>

    “雷记客气了。能让雷记挂念着,这是我关云飞的荣幸啊。”关云飞也笑着:“今天倒是亏了东凯,难得东凯有如此一片心意,他一和我说今天组织下家庭聚会,我第一个想到了你们两口子。”</p>

    参加今天聚会的还有孙东凯。</p>

    显然,雷正和孙东凯是在我和秦璐到酒店之前来到的,先于关云飞。在关云飞到之前,他们已经等了一会儿了。</p>

    我想,在关云飞来之前,他们一定会交谈一些事情。</p>

    当然,他们会谈什么,我无从而知。</p>

    “呵呵,这倒是,看来我还得谢谢孙部长了,喝完这一杯,我再敬孙部长一杯酒。”雷正说。</p>

    听这话,似乎今天是孙东凯请客,关云飞邀请雷正夫妇来的,不是孙东凯请来的雷正,貌似今天这酒场雷正的出现和孙东凯是没有关系的。</p>

    “雷记这话可不敢当,哪里敢让领导给我敬酒,待会我该敬雷记才是。”传来孙东凯的谦卑的声音。</p>

    雷正呵呵笑了,然后对关云飞说:“关部长啊,我可是很羡慕你哦。”</p>

    “羡慕我什么呢?”关云飞说。</p>

    “羡慕你有一个好副手啊,东凯可是很能干的,传媒集团的记兼着副部长,集团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部里的工作也做的井井有条,给你减轻了很多压力啊。”雷正说。</p>

    “看来雷记对东凯的工作很关心很了解很熟悉啊。”关云飞似笑非笑地说。</p>

    “喔。这个……”雷正微微一愣,接着笑:“关心我可没资格,这是你的副部长,轮不到我来关心,至于了解熟悉,我自然也是不你的,我只是听说而已,听说。关部长,你可不要想多了哦。”</p>

    关云飞笑起来:“哈哈,我随便说句玩笑话而已,雷记何必多心呢。来,咱们喝酒。”</p>

    喝完这杯酒,雷正又举起酒杯,脸转过去:“东凯部长,孙记,来,我敬你一杯,咱们能在一起喝酒的机会可真是不多,今天算是沾了关部长的光,能和你有个喝酒的机会。”</p>

    “雷记太谦虚了,您是领导,岂敢让您敬我,还是我敬雷记一杯。”孙东凯的声音。</p>

    关云飞不动声色地微笑着,接着眼神不经意往门口一扫。</p>

    我忙缩回头去,紧接着去了卫生间。</p>

    完卫生间,我没有再敢停留,直接下楼。</p>

    回来之后,秦璐正坐在座位发呆,见我回来,说了一句:“个厕所都要那么久,我以为你掉到里面出不来了呢。”</p>

    我嘿嘿笑了下,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叫了饭,和秦璐吃完饭,借口还有事,直接分手离去。</p>

    我有些无所事事,到海边溜达。</p>

    在老地方,看到了老黎,正面向大海专心致志地打太极。</p>

    不远处的马路边,停着那辆加长版的豪华防弹轿车,两个西装革履戴墨镜的小伙子正在车边溜达。</p>

    看到我过来,他们面无表情,依旧站在那里。</p>

    他们应该是认识我的,知道我是老黎的朋友,所以,他们没有阻止我向老黎靠近。</p>

    我缓缓走近老黎,然后在他背后站住。</p>

    老黎仿佛没有觉察我的到来,依旧一招一式认真地打他的太极。</p>

    我静静地站在那里看。</p>

    海边的空气很清爽,带来一阵略微咸味的海风。</p>

    周围很静,我也很安静。</p>

    半天之后,老黎终于打完了太极,两手缓缓垂下,静静站立着,没有回头。</p>

    “我儿来了。”老黎说了一句。</p>

    “你怎么知道?”我说。</p>

    老黎转过身,冲我微微一笑:“因为我是你爹。”</p>

    我一咧嘴。</p>

    老黎走到石凳坐下,我也过去,坐在他旁边,一起看大海。</p>

    “最近这几天很忙吧。”老黎说。</p>

    “还行。”我说。</p>

    “忙那个韩化交流会了吧?”老黎说。</p>

    “是的,抽调去帮忙,忙完了。”我说。</p>

    “那个交流会,好玩吗?”老黎说。</p>

    “什么叫好玩?什么叫不好玩?”我说。</p>

    “你说呢。”老黎反问我。</p>

    我又是一咧嘴,然后说:“我和秋桐负责对口接待一家韩国的传媒集团,没有什么玩的时间,不过,和那家传媒集团的总裁倒是成了好朋友,也算是有所收获吧。”</p>

    “哦。”老黎点点头:“忙完了,没事了,想起爹来了?”</p>

    我说:“我随便到这里来溜达的,不知道你也在这里!”</p>

    “那是说,你不是专门来看我的喽。”老黎的声音有些怄气。</p>

    我不由笑了:“不要这么孩子气好不好?老大不小的人了,你装什么嫩啊。”</p>

    “臭小子,我叫你这么说我——”老黎抬手照我脑门是一下,我没有躲闪,嘿嘿笑了。</p>

    “这几天心情好些了吗?”老黎说。</p>

    “你说呢?”老黎一说这话,我心里不由又开始烦躁烦忧起来。</p>

    “还是因为海珠那事吧。”老黎说。</p>

    “你说呢?”我没好气地说。</p>

    “我说是。”老黎说。</p>

    我看了老黎一眼:“知道你还问!”</p>

    “问问怎么了?我不能问?”老黎说。</p>

    “这会儿想到问了,这么多天,你怎么不问?我还以为你根本没记得这些事呢!”我说。</p>

    “怎么?有情绪?”老黎说。</p>

    “不错,是有情绪。你这些天为什么一直保持沉默?连句安慰话也不和我说?”我说。</p>

    “我看你才是小孩子脾气。”老黎说:“这么大的人了,还是男子汉,你那么需要我的安慰吗?”</p>

    我没吭声。</p>

    “这些天,我是故意不搭理你的。”老黎说。</p>

    “为什么?”我说。</p>

    “因为我不想让你对我形成依赖心理,早晚我会死的,我死的时候你还会活的很好,你应该要学会独自支撑局面,学会自我调节心理,学会独自忍受寂寞和痛苦,学会自己宽慰自己。我不想等我死的时候你有塌天的感觉,我希望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对你是可有可无的。”老黎说。</p>

    “这不可能,任何时候你对我都是无重要的,即使我处理事情不依靠你了,即使我做事对你没有依赖感,但是在个人情感,我无法接受你离我而去。”我说。</p>

    “愿望是良好的,但自然规律是不可违背的。”老黎从容地笑了下:“生老病死,是不可逆转的规律,谁都会有那一天,我也不例外,这是很正常的事,要以淡定的心态来看待。”</p>

    我没有说话,心里突然很难受。</p>

    老黎接着说:“人这一辈子,谁都不可能没有灾难和挫折,灾难是成一个强人的机遇,挫折是造一个能人的途径,在灾难和挫折面前,发疯是没有用的,狂躁更没用,冲动是魔鬼,狂躁之下的冲动只能毁了你自己。”</p>

    我认真思索着老黎的这番话。</p>

    “这几天,你没有在冲动之下去做什么愚蠢的事,说明你正在学会调节自己的心态,克制自己的鲁莽,你正在慢慢不知不觉修心养性。”老黎说:“这些日子,我看着,我不说话。我知道你会忍不住的,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p>

    “你早想好了这些话要对我说的,是不是?”我说。</p>

    “是——”老黎干脆地说。</p>

    “那你说,我下一步该怎么办?难道吞下这口窝囊气?”我说。</p>

    “怎么办你自己考虑。不要问我!”老黎的回答又是很干脆。</p>

    我一愣神。</p>

    老黎微微一笑,站起来,背着手:“凡是都有个度,这个度,你要学会自己去把握。今后,你的事情,你要学会自己做主,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要什么都问我。自己的路终归是要自己走,走对了是经验,走错了是教训。经验是财富,教训也同样是收获。”</p>

    我也站起来,挠挠头。</p>

    老黎看着我:“小克——”</p>

    “昂——”</p>

    “叫爹——”</p>

    我不做声,直直地看着老黎。</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