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38章 董事长姑姑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走到秋桐身边,看到她一直在翻看的原来又是那今日集团的画册,又是在看那位董事长姑姑。 </p>

    看到我过来,秋桐放下画册,和我随意交谈起来。</p>

    一会儿,小雪欢叫着跑过来,拉住秋桐的手摇晃着:“妈妈,妈妈,爷爷累了,不好玩,你来和我捉迷藏。”</p>

    秋桐笑着随小雪去了,老李满头大汗走过来,坐在椅子。</p>

    “呵呵,小雪这孩子精力可真旺盛,我老了,这一会儿满头大汗了。”老李边说边随手拿起那本画册,当做扇子扇了起来。</p>

    “李叔,今天这天本来不凉快啊。”我笑着说。</p>

    “是啊,今天气温不低。”老李笑着,接着随手翻阅了下手里的画册,边说:“咦,这是什么?”</p>

    “这是前几天参加韩化交流年活动一家韩国企业的宣传画册。我和秋总负责接待的他们,他们送的。”我随口说。</p>

    “哦,我看看。”老李点点头,似乎他对这个还挺有兴趣,接着开始翻阅起来。</p>

    我坐在那里,目光随着正在草坪嬉戏的秋桐和小雪转悠,又不时用警惕的目光扫视着周围。</p>

    很快,我看到周围有方爱国和四哥的影子。</p>

    我安心了,放松了下身体,然后又不经意瞥了一下正在翻看画册的老李。</p>

    突然,我眼睛的余光感觉老李拿着画册的手似乎猛地一颤。</p>

    我扭头看着老李。</p>

    老李此时的神情突然有些紧张,目光有些发直,正直勾勾地盯住画册。</p>

    我看了一眼画册,老李死死盯住的是金敬泽董事长姑姑的照片。</p>

    我不由很怪,秋桐喜欢看这董事长姑姑可以理解,怎么老李也这么关注呢?难道他开始喜欢外国的老美女了?</p>

    这味口似乎不轻不重。</p>

    “李叔,你怎么了?”我随口问了一句。</p>

    听到我的声音,老李浑身一颤,似乎突然受到了什么惊吓,手一抖,画册掉到了地。</p>

    老李似乎真的老了,经过这一串联的打击,他的精神和意志似乎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我漫不经心的一句话,竟然会让他的手哆嗦,似乎,他的大脑时刻都处于一种紧张和惊惧状态。</p>

    看到此时老态龙钟沧桑疲惫唯诺的老李,我怎么也不会把他和以前那位在星海叱咤风云的公安局长联系起来。</p>

    我的心里不由感慨和悲哀起来。</p>

    但随即,老李恢复了常态,轻轻呼了一口气,然后直起腰,将画册轻轻捡起来,伸出手指轻轻弹了下灰尘。</p>

    似乎,他是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不要认为他不行了,瘦死的骆驼马大,老虎不发威,未必一定是病猫。</p>

    隐约,我又看到了他的倔强和固执,还有内心深处不肯臣服不甘失败的意志和尊严。</p>

    “呵呵。刚才和小雪玩地太累了,刚在坐在这里有些打瞌睡,竟然没有拿住这个东西。”老李笑起来,然后将画册拿在手里,用力扇了几下。</p>

    似乎,他要像我证明,他刚才只是一时打盹,这会儿他已经没事了,已经很精神了。</p>

    我不由信了老李的话,似乎我没有理由不相信,似乎我心里也很愿意相信。我不愿意认为老李是一个见到美女照片发痴的人,这不是我心里的老李。</p>

    于是,我也笑起来:“李叔,你以后要常锻炼。不过更重要是注意休息,既然累了,你先回去休息会儿吧。”</p>

    老李笑了下:“偶尔打个盹,正常。毕竟不再年轻了。唉,看到你们这些年轻人,心里好生羡慕。”</p>

    我说:“你也年轻过,我们也最终会老的,自然规律是不可抗拒的。其实呢,我觉得,只要心不老,人永远不会老。”</p>

    “对,你说得对,心态最重要,看来,我以后要经常和你们年轻人多打交道,让你们感染感染我这个老头子。”老李说。</p>

    “嗨——你多和小雪玩不更好啊,能返老还童呢。”我打趣地说。</p>

    老李看看正在草坪和秋桐玩耍的小雪,脸露出慈爱的笑容,说:“是啊,有了小雪,我有了精神寄托,小雪可是我现在最大的精神支柱了。”</p>

    我和老李轻松地聊着,我小心翼翼不触及有关他的敏感话题,避开他和夫人之前的案子,避开李顺。</p>

    而老李似乎也心里有数,绝口不提之前他进去的事,也不提李顺。</p>

    我的直觉,他是知道李顺现在在哪里的,明白李顺在干什么,似乎也知道我和李顺是一直保持联系的,但他却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p>

    “小易,你最近在工作虽然也遇到了一些波折,但总的方向还是好的,一直在进步,看到你的进步,我由衷的心里感到高兴。”闲聊了半天,老李又说。</p>

    老李的消息还挺灵通,看来虽然他已经退出了官场,但却没有封闭自己的消息渠道,还在关心着曾经为之奋斗了半辈子让自己风光又让自己沉沦的官场。</p>

    “呵呵。谢谢李叔,我的经验阅历都还不丰富,还需要多多学习,多多提高自己的能力。”我谦虚地说。</p>

    老李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不是一个成功的官场人,我现在也没资格给你教导和指点了。”</p>

    老李竟然主动开始提及自己的走麦城,这让我心里多少有些意外。</p>

    我忙说:“李叔此言差矣,人这一辈子,谁能没有什么磕磕绊绊呢,你能位至副厅级,怎么能算是不成功呢,虽然遇到了一些倒霉事,但只能说是运气不好,你当然是有资格给晚辈一些指点和教导的。我是很希望能得到你的教诲的。”</p>

    老李苦笑了下,说:“小易,你说话很善解人意,你这话让我听了心里很宽慰。的确,你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唉。李顺要是能有你十分之一好,我这辈子也算知足了。”</p>

    老李竟然有扯出了李顺。</p>

    我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没吱声。</p>

    老李接着说:“你和阿桐都是行端正的好孩子,在你们周围,聚集着一批朝气蓬勃积极向的年轻人,你们有理想,有追求,有志向,有目标,充满正能量,看到你们,我不由想起阿顺。</p>

    同样是一个年代的青年人,为什么差别如此之大呢?为什么阿顺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呢。或许,我是该反思自己了,子不教,父之过,阿顺到了今天,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p>

    老李开始反思了,带着痛悔和叹息。</p>

    “身处官场这么多年,我和他妈妈一直在为名利追逐,为地位奔波,为权力打拼,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人混一辈子,最重要的是什么,放松和忽视了孩子的教育,没有正确引导孩子有一个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是我一生最大的失败。”</p>

    老李继续说:“只是,我现在明白地太晚了。到头来,我明白自己对不住的人太多了,包括对不起阿顺。”</p>

    老李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伤感和愧疚,说到这里的时候,又不由自主看了手里的画册一眼。</p>

    我继续无言以对。</p>

    正在这时,小雪冲我们蹦跳着跑过来,秋桐跟在身后。</p>

    “爷爷,我累了,我要吃奶奶做的小点心。”小雪扑到老李怀里撒娇。</p>

    老李笑了,慈爱地抚摸着小雪的脑袋:“好,乖孩子,我们回家,吃奶奶做的小点心。”</p>

    “爷爷抱——”小雪说。</p>

    秋桐这时抱起小雪:“小雪,爷爷累了,妈妈抱你。”</p>

    老李站起来,对秋桐说:“阿桐,这本画册我挺喜欢看,送给我好不好?”</p>

    秋桐眼神一动,接着点点头:“呵呵,好啊。我那里还有几本的。既然您喜欢,这本送您了。”</p>

    老李笑了:“那我们走吧。”</p>

    然后,老李看着我。</p>

    我说了一句:“李叔再见。”</p>

    老李点点头,秋桐也冲我点点头。</p>

    小雪冲我摆手:“易叔叔再见。”</p>

    “小雪再见。”我也摆摆手。</p>

    然后,老李秋桐带着小雪坐四哥的车走了。</p>

    他们走后,方爱国走了过来。</p>

    我对方爱国说:“小亲茹走了,杜建国不用接送她了,李老板的父母出来了,下一步,你安排杜建国负责保护好李老板的父母。”</p>

    方爱国点点头:“没问题。”</p>

    想着刚才和老李的谈话,我轻轻叹了口气。</p>

    方爱国这时又说:“易哥,今天早刚接到大本营通知,大本营刚刚又派了四个特战队员进入了大陆。”</p>

    “哦。又来了四个人。什么时候到星海?”我说。</p>

    “他们的目的地不是星海!”方爱国说。</p>

    “是哪里?”我说。</p>

    “宁州!”方爱国说。</p>

    “宁州?”我微微一愣,接着明白过来,李顺一定是知道海珠回宁州的事情,他派这四个特战队员,是去保护海珠的。</p>

    “大本营说,这是李司令专门安排的,他亲自挑选了四名身手好的特战队员去宁州,专门负责保护海珠的安全。这四个人到达宁州后,不和我们发生联系,直接受大本营调遣,会以事先计划好的身份潜伏下来,也不会惊动海珠他们,只是暗保护他们的安全。同时,也兼顾你父母那边。同样,他们也不会惊动你父母。”方爱国又说。</p>

    我没有说话,心里突然觉得沉甸甸的。李顺派出的这四个特战队员,我愿意理解为是为了海珠和我父母的安全,的确,随着形势的发展,海珠即使到了宁州,也未必能摆脱阴谋者的暗算,同时,我的父母那边,也未必一定不会有麻烦,如果阴谋者狗急跳墙,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的,李顺的考虑不可谓不周到。</p>

    但同时,我极不情愿地又隐隐感觉到,似乎,李顺的这一步安排,还带有另一层意思,一方面海珠和我父母受到了保护,但另一方面,他们却似乎又成了李顺手里的人质和砝码。</p>

    这种想法让我感到很不爽,我觉得到现在这个地步,我似乎不该对李顺有这种猜疑,但却忍不住不让自己去猜疑这些。</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