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37章 朝鲜的教科书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车子很快到了棒棰岛宾馆,一位副市长带着外事办的负责人在宾馆门口热情迎接金敬泽一行,握手介绍完之后,请金敬泽和他的主要随员到接待室做一简单礼节性会谈。 我和秋桐则陪同金敬泽的其他随从办理入住手续。</p>

    金敬泽的随从里竟然好几个都会说汉语,而且都说的不赖,这让我和秋桐的接待工作省了不少气力。</p>

    入住手续办理完后,我又帮他们把行李提到房间里,然后和秋桐一起在其一名随员的房间里稍等,等市领导和金敬泽会谈结束后大家一起用餐。</p>

    我和秋桐这期间的主要任务是安排金敬泽一行的吃喝拉撒和住行,让他们吃好喝好玩好参加好交流会。</p>

    随从边和我们聊天边收拾自己的行李,这时掉下来一本。</p>

    我捡起来,随手翻开了,都是韩,看不懂。</p>

    随从笑着用汉语对我说:“这是朝鲜的小学生教科。”</p>

    “朝鲜的教科?”我有些怪:“你这里怎么有朝鲜的教科呢?你不是韩国人吗?”</p>

    随从淡淡笑了下:“我是韩国人,也是朝鲜人。”</p>

    “这是什么意思?”我笑着说。</p>

    “我是脱北者。”随从说。</p>

    “脱北者?”我一时没有听懂。</p>

    “是从北方逃到南方的朝鲜人,我是两年前从朝鲜逃到韩国的。这本教科,是我孩子的。我带着孩子和家人越过三八线往南方逃的时候,不幸出了意外,遇到巡逻的人民军,他们开了枪,我的孩子不幸被子弹击。”</p>

    随从的神情黯淡下来,眼圈红了,停顿了一会儿,接着声音有些嘶哑地说:“自那以后,我一直带着这本教科,走到哪里都带着,每当看到它,好像看到了我的孩子。”</p>

    原来这是一本带着血的教科,原来这教科里带着一位父亲对孩子的无限哀思。</p>

    我不由叹了口气,秋桐的眼圈也有些发红,把教科拿过去,放在胸口,紧紧抿了抿嘴唇。</p>

    这时有人喊那随从,他接着出去了。</p>

    秋桐肃然了一会儿,接着打开教科看。</p>

    我这是很好,对秋桐说:“朝鲜的教科都是什么内容呢?”</p>

    秋桐说:“基本都是爱国爱党拥护伟大领袖的章。算是一本革命题材的教育范本。”</p>

    “哦。”我点点头。</p>

    秋桐这时低头看着,看得很专注。</p>

    我凑过去:“这篇课,是什么内容,念来听听?”</p>

    “这是一个小故事,关于金日成爷爷的故事。”秋桐说。</p>

    “什么故事?说说。”我愈发好。</p>

    秋桐看了我一眼,接着用汉语翻译给我听:“从国访问回来金正日爷爷全然不顾身体的疲惫,连夜找我们几个小标兵商量儿童日的安排。谈得晚了,便送我们出门,要司机送我们回家。</p>

    在去大门口的路,我们说:‘金爷爷,您回去休息吧。您刚从国回来。’金爷爷摇摇头,‘不碍事,你们知道现在国际有很多人把我们当作敌人,不断给我们制造麻烦,你们是祖国的未来,你们的事情便是国家的事情,是头等大事。’</p>

    我们都激动了,眼里噙着泪花。多好的金爷爷呀。金爷爷抬头看看天空说:‘如果世界这天空这么安静好了,但是有一些国家,象美国,要搞乱这个世界,他们是罪人’说着,金爷爷弯下腰,从花池里捡出一颗石子,然后看着天空说:‘该死的。’说着他把石子奋力向一掷。很快见空一颗卫星突然爆发出耀眼的强光,然后坠落下来。</p>

    “‘这是美国的间谍卫星,他们一直在平壤空盘旋,侵犯我们的主权,我已经忍了很久了。’金爷爷愤愤地说。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为祖国有这样的领袖感到自豪……”</p>

    听秋桐念完这个故事,我不由目瞪口呆。</p>

    终于知道“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这句话的出处了!我真是特么的太落伍了。</p>

    秋桐念完,抿了抿嘴唇,轻轻叹息了一声。</p>

    我继续被惊呆着,我真的惊呆了,不带我的小伙伴秋桐,我想独自惊呆一会儿。</p>

    惊呆了一会儿之后,我突然忍不住大笑起来。</p>

    秋桐没有笑,两眼沉静地看着我,目光很特。</p>

    我继续笑着,我是在忍不住要笑。</p>

    “你觉得很好笑吗?”秋桐轻声说了一句,眼神里带着几分忧伤。</p>

    看到秋桐的神情,我倏地不笑了,有些尴尬地舔了舔嘴唇,说:“我是哭笑不得。”</p>

    秋桐将教科小心翼翼地放到床头柜,然后站起来,走到窗前,抱起双臂,看着夕阳下的大海沉默了。</p>

    我不知道秋桐在想什么。</p>

    一会儿,秋桐说了一句:“一个人的命运往往是融于一个时代的,在时代面前,人是多么的无力和无奈。”</p>

    我没有说话,默默看着秋桐的背影,此时,她的背影显得有些孤独和寂寥。</p>

    “多么希望我的祖国能早日繁荣昌盛起来。”秋桐又说了一句,然后又是一声叹息。</p>

    我明白秋桐此时说的祖国是指的那里。</p>

    “会的,一定会的,早晚会的。”我说了一句。</p>

    秋桐缓缓转过身,看着我,笑了下:“谢谢你。”</p>

    看着此时的秋桐,我的心不由起起落落起来,我知道,在她的心里,有两个祖国,有两个母亲。</p>

    随后几天,我和秋桐尽职尽责做好自己的工作,照料好金敬泽一行,保证他们顺利参加好交流会。</p>

    这几天,金敬泽和我还有秋桐也都混熟了,都是年轻人,语言也方便,交流起来没有什么障碍。</p>

    金敬泽是一个直爽热情真诚的人,对国怀有深厚的感情,对国化怀有深深的敬意,有这个作为基础,他和我还有秋桐很快成了好朋友。我们彼此都不再称呼职务,直接称呼名字。</p>

    交流会结束之后,金敬泽恋恋不舍和我们告别,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临走前一再邀请我和秋桐方便的时候到韩国去玩,到他们的今日传媒集团去做客,我和秋桐痛快地接受了邀请,说有机会一定去拜访。</p>

    “下次有机会,我一定陪我姑姑一起来国游览观光,当然,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果你们到了韩国,我姑姑一定会盛情欢迎你们的。”金敬泽诚恳地说。</p>

    “这次你姑姑没有能来星海,确实是很遗憾,等下次你姑姑来国观光,我一定全程奉陪。”秋桐笑着说。</p>

    听得出看得出,秋桐似乎对那位董事长姑姑很有好感,虽然没有见过真人只是看了照片和听了金敬泽的几句简介。</p>

    我其实也是对这位董事长姑姑颇有好感,又似乎觉得这位姑姑有些神秘。</p>

    为什么会觉得神秘,我说不出原因。</p>

    或许这世很多事本来没有原因的。</p>

    “十分感谢。回去后我一定会把这次国之行的情况向我姑姑做一个全面汇报,特别是二位的盛情接待。”金敬泽说:“我姑姑虽然年龄大了,但却也是很喜欢帅哥美女的哦。”</p>

    金敬泽幽默的话让我和秋桐都笑了。</p>

    然后,金敬泽邀请我和秋桐一起合影,我们愉快地答应了,一左一右站在金敬泽身边合影留念。</p>

    “回去后我要把和你们的照片给我姑姑看,到时候她来国的时候见到你们不会有陌生感了。”金敬泽笑着说。</p>

    我和秋桐又笑了。</p>

    然后,金敬泽和秋桐握手,和我紧紧拥抱。</p>

    然后,金敬泽带着随从进了机场安检。</p>

    送走金敬泽,我和秋桐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完成地很圆满,得到了活动接待组领导的表扬。</p>

    同时,此次韩化交流年活动也圆满结束。</p>

    这天,我到秋桐办公室去送一份材料,看到她正坐在办公桌前低头发呆,似乎在目不转睛端详着什么。走近一看,桌子是打开的金敬泽送我们的今日传媒集团的宣传画册,她正在看那位董事长姑姑的照片。</p>

    她看得如此专注,似乎我的进来都没有让她分心。</p>

    我没有做声,将件放在她的办公桌,轻声说:“这是印刷厂的一个报告,我看完了,请你审阅。”</p>

    秋桐抬起头,将画册轻轻合起,轻轻出了口气,却没有看我给她的报告,而是托着腮,转头出神地看着窗外的天空。</p>

    我说:“怎么?还在想着那位韩国的董事长姑姑?”</p>

    秋桐无声地笑了下,没有做声。</p>

    “你对她好像很有兴趣!”我说。</p>

    “怎么?不可以?”秋桐说。</p>

    “没什么不可以,只是,我觉得。”</p>

    “你觉得什么?”秋桐看着我。</p>

    “我觉得有些怪。你怎么会对一个从来不认识没有见过面的董事长姑姑感兴趣呢?”我说。</p>

    秋桐皱皱眉头,眼神里涌出几分困惑,接着轻轻摇了摇头:“我其实也觉得怪。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见到这位董事长姑姑的照片,突然莫名有几分亲近感,莫名想多看几眼。”</p>

    我说:“或许因为她的气质很特别吧,也或许是以为她是成功的女企业家,又或许是因为她是你的女同胞。你骨子里有成为优秀女强人的潜质,所以你会对她感兴趣。”</p>

    秋桐笑了:“我不喜欢女强人这个称谓,不好听。对了,你觉得她的气质很特别?特别在哪里呢?”</p>

    我想了想,说:“说不出,是觉得有些特别,但具体特别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p>

    “我其实也有这种感觉。”秋桐说了一句,皱皱眉头,然后又扭头看着窗外,目光里涌出几分怅然和失落。</p>

    看着秋桐此时的神情,我的心里不由觉得有些莫名的忧郁。</p>

    转眼到了周末,午,我到人民广场散步,在草坪边遇到了老李。</p>

    老李出来了,不知道是用什么名义出来的。</p>

    当然,现在当官的犯罪不管判多重,没有几个真正能呆在里面服刑的,想出来办法多的是。</p>

    这不怪,官越大出来的越快。</p>

    多日没见到老李,他苍老了很多,头发几乎都白了。</p>

    此时,老李正在草坪和小雪玩耍,秋桐坐在一边的连椅,正在低头翻看什么东西。</p>

    我先和老李打了个招呼,老李见到我,很高兴,和我简单说了几句,然后小雪又过来纠缠他,他和小雪到草坪继续去玩。</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