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31章 眺望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她还是站在甲板的另一侧眺望着对岸,似乎很入神很深情很迷惘很惆怅。 </p>

    她是在眺望她的祖国吗?在眺望她的母亲吗?</p>

    今生,她能回到自己的祖国吗?能见到自己的母亲吗?</p>

    她的心里是否正在低吟着阿里郎采撷着烂漫的金达莱呢?</p>

    我的视线渐渐模糊,我的心情渐渐低落。</p>

    2年了,700多个日日夜夜,又回到起点。</p>

    2年了,这期间发生了多少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和婉转悱恻。</p>

    2年后,我和她又站在了鸭绿江的游船,又在这样的位置这样的甲板。</p>

    只是,物是人非,此时的我此时的她都不是彼时的我和她了。</p>

    这世界每天都在变,变是世间不可逆转的规律。</p>

    我的视线愈发模糊,我的心情愈发低落。</p>

    “易克,生日快乐!”忽然一个温柔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p>

    蓦然睁开眼,看到了眼前一簇鲜艳的花朵,秋桐正微笑着站在我面前,身后是同样微笑的四哥。</p>

    这才记起,今天是我的生日。</p>

    最近发生的糟糕事情扰乱了我的思绪,我忘记了今天是我的生日,似乎,我周围的人也都没有想起,包括海珠。似乎,她也是因为前几天发生的那事才没有想起。也似乎,她或许想起了但没有心情来给我一个祝福。</p>

    今天是我的生日,连我自己都忘记了,但秋桐没有忘记,我在鸭绿江的游船收到了她的生日祝福。</p>

    我看着鲜花和秋桐真诚的笑脸,似乎感到,这祝福里充满了满腔的纯情和凝重的渴望,似乎,这满腔的纯情和凝重的渴望能为我升起幸福的晨曦。</p>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秋桐又轻声说了一句,四哥也缓缓点点头,笑了下。</p>

    我缓缓接过鲜花,同时也接纳了秋桐美丽纯洁的笑颜,心里感动着,冲秋桐和四哥笑了下,点点头:“谢谢你,谢谢你们。”</p>

    我不知道秋桐是什么时候从哪里弄来的鲜花,船的时候都没有发现。</p>

    似乎,她早计划好了,似乎,她是专门要在这里向我表示生日祝福。</p>

    四哥似乎理解我和秋桐此刻的心情,似乎他不想打扰我们的谈话,接过我手里的鲜花去了客舱。</p>

    我和秋桐站在甲板,我的身体靠着船舷,她面对我。</p>

    这个位置,和2年前我们站的位置恰好相似,当初我是这样站着,她怒气冲冲来夺我手里的相机,结果我身体一闪,她差点扑到江里去,为了不让她掉下去,我一把揽住她的胸将她的身体捞了回来。同时,我的手也第一次摸到了她的胸部。</p>

    这样想着,我的心里不禁又感慨起来,对秋桐说:“还记得2年前的今天吗?”</p>

    秋桐脸色微微一红,接着点了点头,低声说:“记得。”</p>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2年过去了。”我说。</p>

    秋桐没有说话,默默走到船头,扶着栏杆,两眼默默地注视着江对岸。</p>

    “时光一去不复返。”她说了一句,没有回头。</p>

    我走到她身边,看着缓缓流淌的鸭绿江水,脑子里突然闪出一句话:或许,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们遗忘了。</p>

    又想起一句话: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她的声音,忘记了她的笑容,忘记了她的脸,但是每当想起她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p>

    不由,我想起了冬儿。</p>

    “2年前的今天,你当时在想什么?”仿佛猜到了我的心思,她说。</p>

    我的心一跳,两年前的今天,我在想什么呢?我那时不正在想突然失踪杳无音讯的冬儿吗?</p>

    我深呼吸一口气,决定老实坦白,说:“那时,那刻,我正在想冬儿。”</p>

    秋桐点了点头,接着又沉默了。</p>

    我也沉默了。</p>

    似乎,在这突然唤起的回忆里,我该遗忘什么。或许,遗忘,是我不可更改的宿命,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没有对齐的图纸,从前的一切回不到过去,这样慢慢延伸,一点一点地错开来。也许,错开了的东西,我真的应该遗忘了。</p>

    谁是谁生命的过客,谁是谁生命的转轮,前世的尘,今世的风,无穷无尽的哀伤的精魂。</p>

    回过头去看自己走过的道路,记忆忆像腐烂的叶子,那些清新那些嫩绿早已埋葬在时间刻度的前段,惟有铺天盖地的腐烂气味留在时间刻度的尾部。</p>

    当年,当我倔强地独自背行囊开始我流浪的路程,我知道,只要仅有的几个朋友会站在我身后凝望。但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离去的背影,因为他们的眼神像落日一样苍茫而深远,让我觉得沉重。</p>

    不过,当我决定了孤独地路,一切的诅咒一切的背叛都丢在身后,我仍然可以在人前倔强地微笑,在无人处难过地哭泣,可是依然把脚步继续铿锵。</p>

    时光飞逝,这些年,时光没有教会我任何东西,却教会了我不要轻易地去相信一个神话。</p>

    我似乎知道,神话最让人膜拜的地方在于它的不可信!</p>

    “当时的你,破产加失恋,心情一定是痛苦的。是吗?”秋桐转脸看着我。</p>

    我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p>

    “而这痛苦,已经伴随你延续了很久,是吗?”她又说。</p>

    我不由自主又点点头。</p>

    “只是,我当时不认识你,不了解你,不然,我会告诉你,人这一生,必须要学会承受痛苦。”她说。</p>

    我看着秋桐沉静的面孔。</p>

    “生命是一条湍急的河流,可是,当我们勇敢地面对时会发现,那些曾经的伤疤会让我们生命的河流,流得更宽、更远,更加清澈无。”她轻声说。</p>

    我缓缓点了点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p>

    “痛苦教会我们为人处世的道理。在所有的痛苦,破产和失恋会让人迷茫与绝望。然而,在无尽的苦难,我们也许该明白:该来的早晚要来。人总要学会承受痛苦,既然无法逃避,勇敢地接受。你会发现,当你坦然接受后,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礼物出现在痛苦的尾巴。”秋桐说完,冲我微微一笑。</p>

    秋桐的笑是如此美丽。</p>

    我也笑了下,说:“其实,一个人在痛苦和迷惘的时候,很容易颓废,很容易堕落。”</p>

    “那时的你或许没有堕落,但你一定很颓废,是不是?”秋桐说。</p>

    “是的。暂时没有堕落,但确实很颓废!”我说。</p>

    秋桐轻轻呼了一口气,看着我:“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堕落,即使颓废也不要堕落。”</p>

    我说:“不管是以前还是今后,我都不会堕落!”</p>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有些发虚,我不承认自己有过堕落,不承认自己正在堕落,可是,我做过和正在做的一些事,那是不是堕落呢?我说这话,是不是等于自己打自己耳光呢?</p>

    我心里不由感到了巨大的矛盾和纠结。</p>

    看着身边的秋桐,想着经历过的海珠冬儿夏雨,想着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想着自己追随李顺干的那些勾当,我不由在迷惘和困顿感到了一阵杂乱的痛。</p>

    我的痛,只有自己懂。</p>

    船靠岸后,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我和四哥还有秋桐沿着江边小道随意走着。</p>

    秋桐不时入神地看着江对岸,我不时看着秋桐沉默的表情,四哥不时带着警惕的目光往四周看着。</p>

    回到酒店的房间,四哥对我说:“刚才我们在江边散步的时候,有人在跟踪我们。”</p>

    “哦。”我看着四哥:“什么样的人?”</p>

    “两个戴墨镜的小伙子,我发觉之后有意放缓了脚步,然后转身冲他们走过去,他们看到我过去,突然拔腿加速往沿江马路跑去,接着了一辆当地的出租车,然后快速离开了。”四哥说。</p>

    听四哥说完,我陷入了沉思,我此时不好断定跟踪的人是哪部分的,可能是伍德派的,也有可能是海珠花钱雇的,甚至,还有可能是冬儿搞的洋动静。</p>

    但不管是那一部分的,不管是带着什么目的,我都必须要小心,要注意我和秋桐的安全,更要注意我和秋桐的言行举止,不能被人看出我和秋桐有什么不正常的举动,这把柄落到谁手里都会让我不好受,特别会对秋桐不利。</p>

    吃过晚饭,躺在床,我的心里突然隐隐有些不安,想了半天,这不安似乎来自于海珠。</p>

    此次我出差,海珠的表现有些异常,没有像以前那样每天几个电话来问候我关照我。到现在为止,海珠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我打。</p>

    联想到最近出事之后海珠的某些细微表现,我的心里的不安愈发强烈。</p>

    但我不知道海珠为什么有如此的异常表现,难道是这次事件让她的心理发生了某些变化?难道是海珠还没有从这次惊吓缓过神来?抑或是其他别的原因?</p>

    我摸出手机想给海珠打电话,想了想,又放下了。</p>

    辗转反侧,一夜没有睡好。</p>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们往回赶。</p>

    此时,我不会知道,在星海,有一个惊人的消息正在等着我。</p>

    回星海的路,我不时通过观后镜往后看,看是否有车子跟踪我们。看了一路,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迹象。</p>

    我不由有些困惑,不时看一眼四哥。</p>

    四哥面无表情地开车,不理会我。</p>

    途在服务区休息的时候,趁秋桐不在跟前,四哥对我说:“我们出酒店的时候被人跟踪的,但了高速之后,那车子没有再跟来。”</p>

    “为什么?”我问四哥。</p>

    四哥皱皱眉头,摇了摇头:“想不出。”</p>

    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问四哥:“我们去丹东的时候,后面有没有车子跟踪?”</p>

    四哥摇摇头,用肯定的语气说:“没有。”</p>

    “这怪了。”我说。</p>

    “去的时候没有被跟踪不代表在丹东跟踪我们的人不是从星海去的。”四哥说了一句。</p>

    我锁起眉头。</p>

    休息之后,继续往回赶,很快到了星海,下了高速,进入市区,路,我继续观察后面,似乎还是没有什么车子跟踪我们。</p>

    回到单位,我惦记着几天没有联系的海珠,处理完公务,直接打车去了旅行社。</p>

    到了旅行社门口,我吃了一惊,旅行社大门紧闭,卷帘门都没开,门前没有一个人,这和平时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大不相同。</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