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30章 牵连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这时说:“阿珠,我明白你的意思,要怪这事怪我吧,都是我牵连了你,牵连了小天,牵连了酒店。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都是我的过错。”</p>

    “你的过错,你说的轻巧,要不是你跟着秋桐干,要不是秋桐有那样一个未婚夫,你能到这一步吗?我能遇到这些事情吗?你倒是很会维护她的利益啊,一句话都揽到自己身,你以为我是傻子?”海珠更不满了。</p>

    我说:“阿珠,我说的是真的,这事完全怪不得秋桐,都是我的错,你和小天还有酒店都是受了我的牵连。其实。你们能如此快出来,这要感谢秋桐。”</p>

    闻听我的话,张小天又转过头。</p>

    “感谢秋桐,感谢秋姐。哈哈。”海珠突然笑起来,接着厉声说:“你给我住嘴,你少给我编造什么谎言再来欺骗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李顺的关系,你以为我不知道秋桐秋姐和李顺的关系,没有你们,没有李顺,我们怎么会到这一步?</p>

    感谢秋桐,你这话说的真漂亮,我看,你恐怕还会说我要感谢李顺吧?是的,按照你的逻辑,我是要感谢的,我要感谢秋桐感谢李顺,还得感谢你,感谢你们把我送进去,感谢你们让我生平第一次被警察抓进去,感谢你们赐给我这些福气。”</p>

    海珠声音有些哽咽,接着顿住了,眼圈又开始发红。</p>

    “阿珠,你听我说——”我有些着急。</p>

    “住嘴,我什么都不想听。”海珠又厉声说。</p>

    我一时住了嘴。</p>

    张小天似乎明白了什么,带着思索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去。</p>

    “我累了。什么都不要和我说了,我心里什么都明白,我累了。”海珠的口气有些缓和,接着将脑袋靠在后座,闭了眼睛。</p>

    似乎,海珠此时什么都不想听,不想听任何解释,她心里充满了受惊后的恐慌和委屈,还有被牵连的愤懑。</p>

    我明白,她的愤懑是对着我来的,还有秋桐。</p>

    秋桐似乎是躺着枪,但在海珠的意识里,又似乎不是。</p>

    我心里一时充满了杂乱的思绪。</p>

    张小天这时说:“回去后我们马恢复酒店的营业,我马召集工作人员回来班。”</p>

    “不——”海珠轻轻说了一句,接着睁开眼睛。</p>

    张小天回头看着海珠,眼神有些意外,我也看着海珠,一时也有些困惑。</p>

    “先停业几天吧,我很累。我想梳理梳理自己的思绪。”海珠的声音带着疲倦。</p>

    我和张小天对视了一眼,似乎我们都没有听明白海珠这话的意思,都不明白海珠要干什么。</p>

    海珠看了我们一眼,接着重重地叹了口气,又闭了眼睛,眉头微微锁了起来。</p>

    我接着对张小天点点头:“也好,那先休整几天再说。你这次也受了罪,好好休息一下。”</p>

    “张总,对不起。让你跟着受连累了。”海珠又睁开眼看着张小天,声音里带着歉意。</p>

    “不要这么说,大家都是朋友,我们都是共同体,我这点罪算什么?”张小天笑了下。</p>

    “话是这么说,但你的的确确是受了牵累,受了我的牵累。”海珠说。</p>

    张小天没有说话,却轻轻摇了摇头,似乎,他心里明白,此次他被抓进去,并不仅仅是沾了海珠的光,似乎他知道,伍德也是想给他一个惩罚和警告。而这些,海珠未必能想得到。</p>

    我觉得心里很沉。</p>

    海珠在家里休息了2天,很快恢复了元气,很快回旅行社班了。</p>

    但她却没有提酒店重新营业的事情,张小天催促他几次,她总是说不急,先梳理梳理思路。</p>

    我不知道海珠究竟要如何梳理思路,梳理什么思路,她什么也不和我说,我问她也是白搭。</p>

    秋桐似乎没有在意海珠那天对她的态度,海珠回来班的第一天,带着云朵和小雪主动来公司看她。</p>

    海珠见了秋桐,也似乎没有那么大的怨气了,面子基本还算说过得去。</p>

    我稍微松了口气。</p>

    我想找机会告诉海珠秋桐帮助她的事,但只要我一提起此事,海珠来了气,不让我说下去。似乎,海珠根本不想听我的任何解释,似乎,海珠根本不愿意再提起刚刚过去的那事,那事似乎对她来说是一场噩梦。</p>

    我见了一次老黎,告诉了他此次事情处理的全部经过,包括我夜袭普兰店,包括秋桐的作为。</p>

    老黎听我说完,没有做任何评价,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说了一句:“我知道了。”</p>

    看老黎如此表现,我的心里有些怪。</p>

    老黎然后用深邃的目光看着我,看了半天,突然微笑了一下。</p>

    老黎的笑让我心里有些捉摸不定。</p>

    “想要在狼群里生存,你首先要把自己变成一只狼,要变成更凶狠的狼。”老黎说了一句。</p>

    老黎这话似乎是对此次事件的总结和归纳。</p>

    “有些事,是回避不了的,回避不了的事,只有去面对。”老黎又缓缓地说。</p>

    我默默思索着老黎的话。</p>

    第三天,海峰回来了。</p>

    见到海峰,海珠突然扑到海峰怀里放声大哭,哭地一塌糊涂,似乎要将这几天积攒的所有委屈和惊吓都向海峰哭诉出来。</p>

    看海珠哭地如此释放和纵情,我的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海珠回来后一次都没在我面前这样哭过,见了海峰终于倾泻出来了。</p>

    似乎,对我和海峰,海珠的感觉不一样了,她能在海峰面前肆无忌惮地大哭痛哭,却在我跟前眼泪都没掉。</p>

    似乎,我隐隐感觉到了海珠内心里对我的一种正在疏远的距离。</p>

    而海珠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种不由自主的疏远,她只是自发地表现出来这些,不是刻意要这样的。</p>

    这种感觉让我的心里不由生出一种恐惧。</p>

    安抚完海珠,海峰和我单独谈话,听我说了事情的经过。</p>

    然后,海峰沉默了许久,一直没有说话。</p>

    临走的时候,海峰带着爱恨交加的矛盾目光看着我,手里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举了又放,放了又举,最终还是狠狠地打在了门框,然后径自离去。</p>

    当天午,海峰和云朵一起吃了一顿饭,然后,下午,海峰又出差了,去重庆。</p>

    云朵送他去的机场。</p>

    海峰的工作很忙。</p>

    我的工作也很忙,第二天,和秋桐一起去丹东参加全省报业经营系统的一个会议。</p>

    我和秋桐又来到了这座国边境线最大的城市,又见到了鸭绿江。</p>

    边城的夏日是迷人的,清澈的鸭绿江水滚滚南下,断桥依然。</p>

    我们是坐四哥的车来参加会议的,住的酒店靠着鸭绿江边,房间在9楼,沿江房,房间里有专门配置的望远镜,站在房间里,透过望远镜,对岸的那国那山那水那人民军战士那老百姓那简陋的房舍清晰可见。</p>

    我和四哥住一个房间,秋桐在我们隔壁,自己一个房间。</p>

    在第一天,我和秋桐去酒店的会议室开会,四哥没事在房间里用望远镜侦察邻国,或者到楼下江边散步溜达。很多没事的驾驶员都凑在一起打牌,四哥没有参与。</p>

    此次参加会议,我最主要的身份是经管办主任。各地市的同行很多都是熟人了,大家见了面都很热乎。</p>

    这种热乎是纯洁的,因为彼此之间没有什么利益关系,用不着遮遮掩掩玩虚的。</p>

    秋桐在会做了交流发言,我其实没有什么事情做,算是秋桐不折不扣的随从。</p>

    会期两天,其实第二天午领导昨晚总结发言完结束了,午饭后,会议组织者留下半天时间统一安排大家乘船游览鸭绿江。</p>

    北方正午的阳光照耀着鸭绿江,虽然明媚,却没有南方那般灼热。刚进入8月,当南方还处在火热之的时候,这里已经悄悄进入了初秋。</p>

    此时,不大不小的游船在碧波荡漾的鸭绿江缓缓而行,已经非常靠近那个毗邻国家的河岸,但却并没有接触到那领土。</p>

    2年前8月的一天,我孤独而寂寞地站在鸭绿江的一艘游船,当时阳光照耀着我的破衣裳。</p>

    2年后8月的一天,我又站在了鸭绿江的游船,此时,阳光依旧照耀,我没有穿破衣裳。</p>

    只是,我此时的心情似乎又感到了孤独而寂寞,虽然秋桐和四哥和我一起在这游船,但我还是如此感觉,同时又有几分沧桑般的感慨。</p>

    独自站在船头的一侧,看着那陌生国度里黛色的连绵的群山和清澈蔚蓝的天空,我不由深深吐出一口气。</p>

    两年前的此刻,我吐出的是浊气,而此刻,我吐出的似乎是郁气。</p>

    我愣愣地直勾勾地看着那山那水,心里麻木着,焦躁着,烦闷着。</p>

    此情此景,竟然没有唤起2年前我在这里邂逅秋桐的动情回忆。</p>

    仿佛一切依旧,仿佛恍然回到了2年前,船老大的声音又飘进我的耳畔:“鸭绿江是两国的界河,但是并没有间的分界线,我们的船可以非常接近河岸,但是只要不接触到陆地,不算是越境,换句话说,可以无限接近,但是,我们却不可以到达……”</p>

    无限接近但永远不可以到达。船老大的话让我的心一颤。</p>

    游船已经非常靠近那国的河岸,我直勾勾地看着江对岸铁丝后面那个国家秀美的山川下贫瘠的土地、萧条败落的村庄里面黄肌瘦的村民以及在岸边背着老式步枪站岗的人民军战士,还有岸边时隐时现的暗堡。</p>

    一切都似曾相识,一切都好像是昨日重现。</p>

    我终于要忆起那曾经的昔日,忆起2年前那刻骨铭心的邂逅。</p>

    我的心起起落落,不禁又带着沧桑的心情感慨起来。</p>

    我依稀看到,一个女人的倩影正款款进入我的视野,那蓝色的连衣裙,那优美的身段。</p>

    我的呼吸不由急促起来,我的心不由悸动起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