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29章 沉重的叹息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忙下楼,秋桐正坐在车前排,四哥开的车。   (w w w . v o dtw . c o m)</p>

    我打开车门车,秋桐对四哥说:“四哥,走吧——”</p>

    四哥接着开车出了院子。</p>

    我忙问秋桐:“这是要去哪里?”</p>

    秋桐神色平静,伸手捋了捋头发,动作很从容很优美。</p>

    然后,她转头冲我微微一笑。</p>

    我心里似乎有一种预感,但又不确定,紧紧盯住秋桐的眼睛。</p>

    “我们——”秋桐顿了下,接着说:“我们到治安大队去接海珠和张小天!”</p>

    我的心一顿,果然被我猜到了,秋桐果然成功地实施了第二步,我给了她真相,她解救出了海珠和张小天。</p>

    秋桐以极高的效率完成了她要做的事情。</p>

    不知为何,虽然猜到了,我的心里却只是稍微的一阵轻松,接着涌出来的是沉重的叹息。</p>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说。</p>

    我的声音提起来似乎充满困惑,却又有些无力和疲倦。</p>

    我看了一眼四哥,他正面无表情地开着车,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十分意外。</p>

    秋桐转过身,看着车前方,微微呼了口气,然后缓缓地说:“首先,是因为有真相。我需要的是真相,虽然未必是全部的真相,但只要是表面的初步的真相,也是可以的。</p>

    感谢帝,在我最需要真相的时候,你把真相搞来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手段搞到的真相,我也不想知道,但我却足以用这不管有几分完整度的真相去完成我要做的事情。”</p>

    我从侧面看着秋桐沉静的表情,听着她淡定的叙述。</p>

    秋桐继续说:“其实这世真的有些事情很巧,不管是真的巧还是假的巧,但总有些人和事会恰好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昨天,也是你给我录音带的时候,我的一位在央视法治在线真相调查节目组担任制片人的大学同学恰好带着记者来到了星海,我呢,在和老同学聚会的时候偶然无意谈起了这个事情,有意无意告诉了他录音带的事情。</p>

    我的这位老同学是个好心很强烈同时还颇有正义感的人,闻听此事,不由来了兴趣,不由当场策划了一个《酒店被查封的背后》节目,不由接着和市政法委联系,想此事搞一个真相调查报道。</p>

    事情是这样,很简单,市里有关部门的反应也很快,当天下午给我那同学反馈回来,说此事纯属子虚乌有,说那只是一个误会,说酒店根本没有被查封,只是暂时停业整顿,说酒店的老总和老板并没有什么事,只是配合进行调查,说那只是一起普通的卖淫和赌博时间,单独事件,和酒店方没有什么干系,说公安部门会很快放人,酒店也会很快恢复营业。</p>

    反馈消息的同时,我那同学昨晚还在棒棰岛宾馆被市政法委和公安部门的领导隆重宴请,期间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交易,今天一大早,我那同学飞回北京了,走之前,我那同学告诉我,说酒店老总和老板一班会被无罪释放。说这都是误会,误会消除了,人也没事了。”</p>

    听秋桐说完,我心里大致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秋桐虽然说得好像真的一切都是巧合,但我明白这其实都是她操作的,在我操作第一步寻找真相的同时,她已经开始操作第二步了,她不动声色制造了这一系列的“巧合”。</p>

    说完,秋桐有些欣慰,却又叹息了一声。</p>

    正在这时,我接到了秦璐的电话,秦璐在电话里声音有些兴奋:“哎——易克,我听说今天海珠和张总没事了,听说这其实都是误会。”</p>

    “嗯,我在去治安大队接他们的路!”我说。</p>

    秦璐的消息也是够灵通的。</p>

    “这事其实很怪,但也很幸运。”秦璐继续说:“真巧啊,昨天央电视台法治在线来了一个制片人,带着记者,不知怎么他知道了这个事情,打电话到我们政法委办公室,说要采访这起事件,要制作一个新闻真相调查节目,说他们接到有关爆料人的消息,说此事有些蹊跷,背后似乎有些猫腻。</p>

    我接着给领导汇报了,领导接着忙了,忙拉了市委宣传部和市广播局的领导一起忙跑到酒店去会见那人,当天又是请客又是送礼又是解释又是澄清误会,好说歹说才把这事摆平,然后给那人回复说误会解除了,市区治安大队的负责人被严厉批评,办案出了差错,抓的人今天马释放,酒店也不得再进行查封。</p>

    我奉领导之命,刚把那无冕之王恭送到机场,眼看着他们进了安检口,眼看着那飞机飞走了,刚从机场往回走呢。哎——你说巧不巧啊,正在这节骨眼北京的记者突然来了,还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事,还认定这事有猫腻,还点明要采访这事,这正好等于帮了海珠和张总的忙啊。</p>

    哈哈,其实我也觉得这事很蹊跷的,我是坚决不相信海珠会允许自己的酒店干这样的营生,只是咱人微言轻,说了没人信啊,还是面的记者厉害,还是央视牛叉,几句话让有关领导紧张了。幸运啊,真的是十分幸运。化险为夷了。”</p>

    秦璐的话再一次验证了我对秋桐刚才所言事情的判断,我似乎明白了此事操作和摆平的整个过程。</p>

    “你们领导对央视记者这事是怎么看的?”我问秦璐。</p>

    “领导似乎很怪,但似乎又受了点惊吓,指示一切要以维护星海政法系统的良好形象为前提,决不能有任何关于星海政法系统的负面报道发出去,要不惜一切手段尽全力灭火,领导有了指示,大家好办了,市里宣传广电部门的领导一起出动,用各种方法做他们的工作。</p>

    嘻嘻。至于什么方法,大家都心照不宣,这些年灭火的做法基本都是这些手段,无非是安抚好记者,尽力澄清误会,做好善后工作,给他们一个完美的答复,再给个人些好处。这样也算是皆大欢喜。”</p>

    秦璐笑呵呵地说:“虽然这事总算摆平了,但我看领导也是有些心有余悸的样子。治安大队的这位负责人挨了严厉批评,恐怕还要给个处分呢。”</p>

    听秦璐这么说,无疑,这位大队长是要当替罪羊了,既然领导要想摆脱责任,总是要有人当替罪羊的,这也是官场的潜规则。</p>

    和秦璐打完电话,我轻轻出了口气,秋桐也微微呼了口气,似乎这些内情她都知道。</p>

    “有惊无险,总算摆平了。”秋桐轻声说了一句,然后叹了口气。</p>

    车子很快带了治安大队门口,刚停下,看到海珠和张小天正一起走出来。</p>

    张小天和海珠的神情看去都很憔悴,还有些受了惊吓的样子。</p>

    我和秋桐忙下车迎过去。</p>

    “阿珠——小天——”我说。</p>

    “海珠——张总——”秋桐也说,接着过去挽住海珠的胳膊,声音里带着几分疼痛和怜惜。</p>

    四哥也下车站在一边看着。</p>

    张小天和海珠站住,看着我们,张小天冲我和秋桐还有四哥勉强笑了下,然后点点头。</p>

    海珠的眼神有些发愣,看看四哥和秋桐,又看看我,眼圈突然有些发红。</p>

    “海珠,你受苦了。”秋桐忙安慰海珠,轻轻拍着她的手。</p>

    海珠又看了秋桐一眼。</p>

    “很幸运,终于没事了。你们可算平安出来了。”秋桐又说,眼圈也有些发红。</p>

    海珠的目光突然有些怨愤,看看秋桐,又看看我,接着轻轻挣脱开秋桐的手,然后冷冷地说了一句:“什么幸运不幸运,我本来没事,我们本来是被冤枉的。我们本来是被被人牵连的,要不是你们。要不是。我们怎么会遭此大难。这一切都是你们造成的,都是你们这些黑社会带给我们的灾难。我恨你们,我恨你们。”</p>

    海珠的声音带着不可遏止的委屈和愤怒,胸口微微起伏着。</p>

    在被关押的时间里,海珠显然意识到了自己酒店出这事的大致缘由。</p>

    海珠这么一说,秋桐的脸接着白了,嘴唇哆嗦着不由低下了头,面有愧色。</p>

    张小天看了看海珠,轻声说:“海珠,不要说这些了,不要这么说。”</p>

    “为什么不说?难道你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吗?难道你不知道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吗?没有他们,没有他们和黑社会的牵扯,我们怎么会遇到这些事?”海珠的声音有些尖利,似乎怒气更大了。</p>

    四哥轻轻舔了舔嘴唇,然后直接了车。</p>

    秋桐继续呆立在那里。</p>

    “我可真荣幸,能沾你们的光,你们自己和黑社会有关系也罢了,还得把我们也牵扯进去。”海珠继续说。</p>

    “海珠。我……对不起……”秋桐断断续续地说了一句。</p>

    “你没必要和我说对不起,我点名说对着你来了吗?”海珠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看着我:“这是你混黑社会的好处,这是你跟着你老大混的报应。我跟着你沾光可真是沾大了,我可真是有福之人,我的福气大了。不光我,张总也跟着沾了你的光。”</p>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阿珠不要说了,车,回去吧。秋桐和我还有四哥是专门来接你们的。”</p>

    海珠看了一眼四哥的车,然后说:“谢谢你们的好意。不过,不需要,我们自己能回去。”</p>

    说完,海珠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拉着张小天了出租车,然后看着我:“你还愣着干什么?你不想和我一起回去?”</p>

    我一愣,秋桐接着低语催促:“你快车和海珠一起回去!”</p>

    我略一思考,接着了车,出租车接着发动走了,扔下秋桐自己站在那里。</p>

    路,海珠沉默地扭头看着窗外,不做声。</p>

    我坐在海珠身边,将海珠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手里,海珠的手有些发冷。</p>

    张小天回过头,看看我,又看看海珠,说:“海珠,其实。这件事,也不能怪易克和秋桐。”</p>

    一听张小天这话,海珠又火了,看着张小天:“张总,那你说怪谁呢?怪我们吗?我们规规矩矩做生意,我们招谁惹谁了?这天掉下来的祸端,这是谁招来的?你难道不明白这事是怎么招来的?”</p>

    张小天一时有些无语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