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27章 偷听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嗯,好,王林开车离开了酒店,往单位去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跟踪你的那辆黑色轿车还停在酒店门口,那两个平头男子正在酒店大堂看报纸。”四哥说。</p>

    一听四哥这话我明白,我一离开公司,四哥在后面跟了,他发觉了跟踪我的黑色轿车和两个平头男子。</p>

    四哥是个做事极其谨慎的人,周密得很。</p>

    “我在酒店后面给王林打电话让他回去的。我手机现在关机了。”我说。</p>

    “那好。我待会儿去接小雪,你们路小心点,注意安全!”四哥似乎也知道我关手机的用意,接着又叮嘱着。</p>

    我答应着,然后挂了电话。</p>

    晚6点半,顺利抵达普兰店,直奔火车站对面的酒店。</p>

    停好车子,我们直接进入酒店,杨新华正在大堂里等我们,见我们进来,迎了来。</p>

    “他们人呢?”我看了看周围,然后低声问杨新华。</p>

    “正在餐厅的一个包间里喝酒。”杨新华说。</p>

    “进去多久了?”我说。</p>

    “大约10分钟。”杨新华说:“他们在这家酒店开了一个大套间,我也开了一个房间,在他们隔壁。”</p>

    “走——去房间!”我说。</p>

    大家一起直接楼,进了房间。</p>

    “他们吃饭的包间,在我们下面。”杨新华往下指了指地板,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耳塞子递给我:“借服务员送酒菜的机会,我在那房间里弄了个传感器。在这里能听到他们的谈话,还算清晰。”</p>

    大家随意坐在床,我将耳塞子塞进耳朵,打开开关,先是一阵沙沙的声音,接着听到七嘴八舌的说话声。</p>

    我凝神听,大家都默不作声安静地坐在那里抽烟。</p>

    “大哥,这次我们这活干地真漂亮,一天一夜每人赚了5万,这钱来的真是太容易了。”一个声音说。</p>

    “是啊,这钱确实是好赚,我们只不过进局子里呆了一夜,大把的票子来了。以后再有这样的好事,大哥可是要叫着我们哈。”</p>

    “大家放心,有发财的机会,我怎么会忘记你们呢。这次也算是我们运气好,遇个出手阔绰的大主儿。”一个自得而又威严的声音。</p>

    “大哥,这次是个什么主儿啊?怎么如此大方?”</p>

    “这个,我也搞不明白,是一个道的朋友找的我,介绍了这个活儿让我们干,我估计他也是受人之托当的间人,我开始也很怪,问为什么要我们这么干,他闭口不谈,只是说只要我们按照他的吩咐去做,每人能得到5万元,先预付了10万,事成之后给余款。</p>

    我一想,他娘的,管他是什么意图呢,我们只要有钱干啊,于是我把这活儿接了,他们果然仗义,今天我们一出来,钱立马给齐了,罚款也是他们给交的。”</p>

    “我们是逍遥快活,只是要苦了那酒店的老总和那老板娘了,哈哈,我估计他们在里面是要受些苦头了,弄不好两人都得判刑,酒店也算是完了。”</p>

    “我猜一定是他们惹了仇家,仇家想搞他们。”</p>

    “肯定的啊,这不明摆的事。”</p>

    “不过这仇家倒是很聪明,不在当地找人干这事,跑到我们普兰店来找人。一完事,我们离开星海了,算事情出了什么纰漏,也好遮掩的。”那位大哥又说。</p>

    “这倒是。看来这仇家也不是善茬。弄不好和公安还有一腿的。”</p>

    “可能性很大,你们没看到那些警察对我们都还挺客气的,没打没骂,咱们都不是第一次进去,什么时候得到这等待遇了?”</p>

    “当然也是我们配合地好啊,老老实实招供,回答地附和他们的心意。”</p>

    “拿了人家的钱,要替人家办事,这事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当然要按照事先定好的口供来说了。我们这也是对客户负责嘛。我们也好维护自己的良好信誉嘛,说不定,以后他们有事还会来找我们的,我们以后发财的机会还在后面呢。”</p>

    “大哥说的对,我们这次干的这么完美,信誉还是没得说!”</p>

    “哈哈,来,大家干杯,喝酒。”</p>

    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哼,你们一帮臭男人倒是快活,老娘我可是当了一回鸡,被那个糟老头子男人给折腾地够呛。我吃亏吃大了。”</p>

    “哎——不能这样说的,你应该说你我们还爽,我们都还没快活呢,你还快活了一次。怎么,嫌那老头子功夫不行?那今晚我们哥们四个轮流陪你,咱们轮流发生关系,咋样啊?”一个淫邪的声音。</p>

    “去你的,没正行,老娘可是良家妇女。”</p>

    “我吐——你还良家妇女,卧槽。”一个声音说:“你说说,你到底和多少男人玩过?别的不说,咱们在座的,你说你和谁没有过一腿?你要是良家妇女啊,我们他妈的都是孔繁森焦裕禄了。”</p>

    “哈哈。”一阵哄笑。</p>

    然后又是那大哥的声音:“哎——还真别说,昨天进去的那老板娘,长得还真是滋润,我靠,这么水灵的娘们老子还真没玩过。”</p>

    “想玩还不容易,等回头我们再去趟星海,把这娘们绑架到星海来,大哥先,然后我们兄弟再轮流发生性关系,这一定是很爽的。”</p>

    “哈哈,这主意妙。”一阵淫邪的笑声。</p>

    听着这些话,我不由牙根紧咬,怒目圆睁,握紧了拳头。</p>

    方爱国他们看着我的表情,互相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p>

    “不过,这次的事情,有我们大家的口供,那娘们估计很难出来了,弄不好要进监狱了,看来,一时半会儿,我们是没机会玩她了。只能等到以后了。”</p>

    “这倒也是,早知道如此,我们该先下手啊,先把那娘们玩够了再说啊。”</p>

    “这时候说这个还有用吗?废话!既然你们都憋着一股子火,那今晚我们先和这位良家妇女轮流发生性关系吧。哈哈,待会儿酒足饭饱,我们去玩牌溜冰,边玩牌边玩良家妇女。”</p>

    “好,好——”</p>

    “你们这几个臭男人,知道欺负老娘我。”女人装模作样的声音。</p>

    “什么叫欺负啊,我们哥们是轮流伺候你呢。今晚保管爽死你。”</p>

    “去你的,今晚我和谁玩也不和你玩——”女人娇滴滴的声音。</p>

    又是一阵大笑。</p>

    “好了,哥儿们,喝完这杯酒吃饭,吃过饭,今晚好好痛快一番。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朝是与非。”</p>

    “来,干——”</p>

    一会儿,他们似乎吃完了,要走了,又听到那大哥说:“老三,你让服务台的人出去帮我们买箱瓶装的啤酒,待会送到房间里。今晚咱们边玩牌边喝啤酒边玩咱们自产的良家妇女。”</p>

    “哈哈,好!”</p>

    然后,一阵椅子移动的声音,接着安静下来。</p>

    我摘下耳塞,长出了一口气,看看方爱国他们,说:“准备好——”</p>

    他们点点头。</p>

    一会儿,听到门外传来说话的声音,接着是隔壁开门的声音,然后关门,他们都进去了。</p>

    我对方爱国说:“一会儿会有服务员来给他们房间送啤酒,你到楼门口等着。”</p>

    方爱国会意地点点头:“我明白该怎么做。”</p>

    “走——”我站起来。</p>

    大家出了房间,方爱国径直往楼梯口走去,我们几个在门口的走廊里装作溜达的样子。</p>

    不一会儿,一个服务员小伙子抱着一箱啤酒来了,方爱国迎过去:“哥们,怎么这么半天才买来——好了,给我吧,呶——给你辛苦费!”</p>

    方爱国边说边递给小伙子一张老人头。</p>

    小伙子喜滋滋地接过去,连声道谢,然后下楼走了。</p>

    然后方爱国抱着啤酒过来,大家一起站在套间门口,方爱国直接敲门,其余的人隐蔽在门两侧,随时准备往里冲。</p>

    “干什么的?”房间里传来一声粗鲁的声音。</p>

    “大哥,你们要的啤酒来了!”方爱国说。</p>

    “好——来了——”话音未落,房间的门开了。</p>

    房门刚开,方爱国身体往边一闪,我当即迎过去,看也没看,直接一脚踹了过去,然后后面的人紧接着涌进来,直接各自闪电般扑了去,方爱国迅速关房门,放下啤酒,然后也扑了进去——</p>

    “哎哟——啊——”随着一阵嚎叫惨叫,房间里的四个男人被我们的快速出击直接打懵了,很快被制服,压在地板。</p>

    一个妖艳的年轻女人面容失色,趁乱想往外跑,被杨新华一把抓住头发,硬生生拉了回来,毫不客气一脚揣在地板,脑袋碰到了床帮,直接晕了过去,半天没有动弹。</p>

    我们直接抽出他们的腰带,毫不停歇把他们捆了起来,然后我去卫生间找来毛巾和浴巾,分别塞到他们嘴里。</p>

    杨新华把那女人也捆了起来,嘴巴里塞了毛巾,扔到床。</p>

    然后,我坐在沙发,看了看躺在地板的这四个人,其一个光头,貌似是大哥模样。但我不能确定。</p>

    “谁是大哥?”我问了一句。</p>

    光头不语,其他三个人也都不说话,只是带着惊恐的目光瞪着我们。</p>

    “放血——”我简单利落地狠狠地说了一句。</p>

    方爱国他们接着亮出了雪亮的匕首,一人一个,毫不犹豫冲大他们的大腿扎了下去。</p>

    “呜——”一阵闷声惨叫,血渗出来,流到地板。</p>

    “谁是大哥?”我点燃一支烟,慢慢吸了一口。</p>

    其他三个人都用眼神看那光头,光头面露恐惧之色。</p>

    我点点头,然后看着那光头,又用眼神失意了一下方爱国他们。</p>

    方爱国他们把其一个人的衣扒下,撕成布条,简单给他们包扎了一下大腿的伤口。然后,方爱国掏出光头嘴里的布团,解开捆他的腰带,卡住他的脖子,将他一把提起,然后照腿弯是一脚,光头正好隔着茶几跪在我面前。然后方爱国站在他身后,一只手牢牢卡住他的脖子。</p>

    “你们……你们是……是干嘛的?”光头结结巴巴地看着我,疼地龇牙咧嘴。</p>

    我没有说话,拿过一瓶啤酒,用牙齿咬开,对着瓶口喝了一大口,然后将酒瓶放在茶几,看着他,心里涌起一股不可遏制的怒火,一时没有说话。</p>

    “敢问好汉是哪一路的?”光头继续说:“这里可是普兰店,我们在普兰店,可是道最有名的,我想,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p>

    “没找错,找的是你!”我阴沉沉地说着,然后又拿过酒瓶,仰起头,将一瓶啤酒一口气喝光,接着低头看着光头,想起刚才他喝酒的时候说的针对海珠的话,不由怒从心起,突然将空酒瓶对着他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