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26章 可大可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可大,严格按照法律,是可以入刑的,要进监狱的,可小呢,罚点钱可以放人,甚至,如果关系硬,不用交钱可以出来的。这人被关在局子里,那滋味可是不好受的。你即使不关心那张总,难道你不心疼你女朋友?”伍德说。</p>

    “呵呵。伍老板的意思是。”我看着伍德。</p>

    伍德说:“我是出于对老弟的关系,既然关心老弟,那要关心你的女朋友包括那个张小天老总。直说了吧,我虽然是个生意人,但政府方面的关系还是多少有一些的,我和政法系统的关系想必你也知道,我对他们的支持是不小的,他们呢,在一些事情,多少也会给我一些面子。</p>

    这次老弟的朋友遇到了麻烦,凭我和老弟的关系,我怎么着也不能坐视不问啊。我其实很担心老弟会因为这事受到牵连。所以啊,我在想,或许我可以凭借关系帮老弟的朋友一把的,当然,我知道,帮你朋友其实是帮你。”</p>

    “哦。伍老板打算怎么帮呢?”我说。</p>

    “如果老弟愿意,如果老弟担心此事会牵扯到你,会影响你在仕途的发展,我去打通疏通一些关节,找找人,看看能不能把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怎么着也不能因为这事把你牵进去啊,那样会影响你今后的进步的。”伍德说。</p>

    伍德似乎在有意无意用话来引诱我,让我承认自己和酒店的事情有关联。</p>

    我用眼角瞥了一眼电脑主机,那里面还有监听器呢。</p>

    我呵呵笑了起来,看着伍德:“伍老板,首先,我感谢你的一番好意,感谢你对我个人的关心和关照,其次,我觉得这事真的用不着伍老板费心,因为我和酒店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我从不涉足酒店的任何事情,加入酒店真的有违法行为,那对他们进行处罚是必须的,可以给他们敲敲警钟,谁让他们搞非法经营呢?</p>

    不管是谁,违反了国家法律,都要受到相应的惩罚,如果伍老板借助自己的关系把此事化小了,那他们还是不会接受教训,还会继续从事违法行为,从另一个方面说,这其实不是帮他们,反而是害了他们。</p>

    我作为他们的朋友,是不愿意害他们的,让他们受到一些惩戒,有益无害。换个角度,我作为一名国家公职人员,更不会助长这种不正之风,我认为既然犯了法,必须要接受处罚。”</p>

    我说的理直气壮,正气凛然。</p>

    伍德目光直直地盯住我,笑了:“看不出,易老弟还是有如此正能量的国家公职人员。如此,看来,我是多管闲事了。”</p>

    我说:“但你的好意我还是领了,我怎么也不会忘记你的一番好意的,我会记得很牢固的。”</p>

    伍德说:“老弟,凭你和海珠的关系,你说酒店违法经营的事你毫不知晓,你说你和酒店违法经营的事情毫无关系,你认为可信度高吗?”</p>

    我哈哈笑了下:“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凡事都是要有证据的,说话也是要有依据的,空口无凭,不可以信口开河的,说出来的话,是要负责任的。”</p>

    伍德漫不经心地说:“老弟,我是很愿意相信你的话的,我很愿意相信你和酒店是没有任何瓜葛的,但是。你以为别的人会信吗?”</p>

    我说:“此话何意?”</p>

    伍德说:“我是想啊,假如要是呆在里面的人主动说出酒店的违法经营行为是和你有关系的,是你指使甚至操纵的,那么,你说,即使不把你弄进去,但要是公安把这事向相关部门通报,向你的级管理组织部门通报下,那对你的仕途会不会产生不好的影响呢?在这个宁信其有的社会舆论氛围里,你的公众形象会不会遭到破坏呢?其实,我说想帮你,这才是我真正考虑的深层次原因。”</p>

    听到伍德这话,我的心里不由一凛,伍德这话的意思很明白是向我传递两个信息:第一,海珠和张小天会在里面遭到刑讯逼供,虽然秦璐找了人,但秦璐的影响力毕竟是有限的,谁又能保证那些警察在得不到想要的口供情况下气急败坏动手呢?第二,一旦刑讯逼供,警察会按照他们的意思逼问口供,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而这些东西都是有明显的目的和意图的。</p>

    我看着伍德说:“你的意思是海珠和张小天在里面如果不承认,会遭到刑讯逼供,是不是?”</p>

    伍德说:“我没这么说啊,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p>

    说完,伍德咧嘴阴笑起来,笑地我有些心颤。</p>

    但我知道此时绝对不能在伍德面前表现出任何不安和失态,他的目的是想引我钩,想让我公开跳出来,或者是想借这事来逐步控制我让我丧失主动权,当然,至于更深层次他还有什么目的,我不得而知。我目前所能做到的是以不变应万变,牢牢守住自己的底线。</p>

    我看着伍德,说:“伍老板,古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其实呢,不管他们在里面说什么,怎么说,都和我没有关系,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不过,我还是很感动于伍老板对我发自内心的关照和关切。这个人情,我领了。”</p>

    伍德看着我,缓缓点了点头:“好,既然易老弟如此说,那我没事了。不过,我还是会为你和你的朋友祈福的。”</p>

    我说:“再次表示感谢。我易克没齿难忘伍老板对我的一番深情厚谊。我也代我的朋友感谢你。”</p>

    伍德站起来,冲我微微一笑,笑的有些狰狞。</p>

    然后,伍德走了。</p>

    伍德走后,我心神不定地去了秋桐办公室,说了刚才伍德来的事情。</p>

    秋桐听了之后,神色严峻地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海珠和张小天暂时不会在里面被刑讯逼供的。”</p>

    “为什么这么说?”我说。</p>

    “早我托人去打听了,一来似乎他们是要给秦璐那位市局的朋友一点面子,二来,似乎他们有足够的耐心,并不急于要逼问什么。”秋桐说。</p>

    “哦。”我点了点头。</p>

    “似乎,有人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而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秋桐皱眉说。</p>

    “你认为会是一盘怎么样的棋?”我问秋桐。</p>

    秋桐摇摇头,又想了想,接着说:“想不出。或许,是我多虑了吧,但愿不会那样。”</p>

    我皱紧眉头思索着,却一时想不出什么道道。</p>

    秋桐又喃喃地说:“希望这事能尽快了解,希望海珠和张小天能尽快平安出来,希望今后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希望大家都能过平平安安的生活,希望我们今后再也不要和这些人打交道。”</p>

    秋桐的愿望无疑是良好的,但似乎,这终归只能是愿望。</p>

    我的心里沉甸甸的,走出了秋桐办公室。</p>

    午的时候,我接到方爱国的电话,被抓进去的小姐和嫖客以及赌博吸毒人员,都被罚完款放走了,海珠和张小天还关在里面。</p>

    “这些人都往哪里去的?”我问方爱国。</p>

    “我们分头跟踪,嫖客是本地人,回家了,但那小姐和赌徒,似乎不是本地人,他们正结伴一起往火车站走,都谈笑风生的,似乎心情很愉快。”方爱国说。</p>

    “跟去。”我说。</p>

    “好的。”方爱国说。</p>

    “不要都跟着,防止暴露,让杨新华自己一个人跟着可以,你们三个人随时待命,随时和杨新华和我保持联系。还有,注意身后有没有尾巴。”我说。</p>

    方爱国又答应着。</p>

    下午4点的时候,接到方爱国的电话:“易哥,这几个人在普兰店下了火车,然后进了火车站对过的一家大酒店。新华正在跟踪着。”</p>

    “开始行动。”我说:“你开出租车到万达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等我。我半小时之后到。”</p>

    “好的,我们现在过去!”方爱国说。</p>

    我接着给四哥打了个电话,告知我和方爱国要出动,让他去接下小雪。四哥答应着。</p>

    然后,我下楼,让王林开车直奔万达大酒店。</p>

    出发不久,我从后视镜看到后面有一辆黑色的车子紧紧跟了来。</p>

    我侧眼看了下王林,他似乎毫无察觉,专心致志地开车。</p>

    车子到了万达大酒店门口,我对王林说:“我要去里面见个客户,你在门口等着我吧,很快我出来。”</p>

    王林忙答应着。</p>

    然后,我下车,看到那辆黑的的轿车缓缓停在我的车子后面不远处,车下来两个戴墨镜的平头男子,径直往酒店门口走来。</p>

    我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直接快步进了酒店,直奔电梯,进了电梯,直接按了8楼。</p>

    电梯门关的时候,那两个平头墨镜正好进了酒店门口,看了看电梯方向,然后对视了一下,接着奔大堂的沙发而去。</p>

    等电梯到了8楼,我没有出去,接着又按了负2楼的地下停车场。</p>

    很快到了地下停车场,出了电梯,看到了方爱国的出租车,杜建国和周大军正坐在车里等着我。</p>

    我立刻车,戴太阳帽和墨镜,对方爱国短促地说了一句:“出发。”</p>

    方爱国发动车子,出租车迅疾驶出了酒店地下停车场。</p>

    车子出了停车场,绕到酒店后面的马路,我这时让方爱国停车,然后摸出手机给王林打了个电话,和颜悦色地说:“小王啊,有点新情况,我和客户要谈的业务看来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今晚我还要在酒店请客户吃饭,吃过饭还要请客户一起洗桑拿做足疗,你不用等我了,回去吧,回头我自己回去可以。”</p>

    “哦。”王林似乎愣了下,接着说:“那好,易总,那我先回去了,回头需要我来接的话你给我打电话。”</p>

    “好的,去吧!”我挂了电话,接着关了手机。</p>

    方爱国似乎明白我为什么要关手机,接着又发动车子。</p>

    车子很快出了市区,前面是高速入口,我们要走高速去普兰店。</p>

    这时方爱国的手机响了,方爱国看了下来电号码,然后接听,随即把手机递给我:“易哥,四哥打来的,找你的。”</p>

    我接过电话:“四哥——”</p>

    方爱国这时开车了高速公路。</p>

    “你离开酒店了吧?”四哥说。</p>

    “是的,高速了。正在往普兰店方向赶!”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