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25章 录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孔昆的眼神黯淡了下来,然后和小亲茹一起走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回到办公室,四哥还在聚精会神地看录像,秋桐也在注视着录像画面。</p>

    四哥这时定格住了画面,对我和秋桐说:“看,这是今天下午那些小姐嫖客赌徒被押出酒店时候的画面。”</p>

    我和秋桐凑到跟前看那几个人,视频画面很清楚,这几个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完全的陌生人。</p>

    “你熟悉不?”我问四哥。</p>

    四哥摇摇头。</p>

    秋桐看了一会儿画面,眨了眨眼睛,眉头突然舒展开来,接着站起来坐回到座位,看着我,眼神有些发亮:“易克,四哥,来——”</p>

    我和四哥走到秋桐跟前。</p>

    秋桐抿了抿嘴唇,说:“刚才听了黎叔的一番分析,我突然有个想法。”</p>

    我紧盯住秋桐,不知她有了什么想法。</p>

    秋桐又看了一眼那监控视频画面,说:“似乎,我找到解决问题的突破口了。”</p>

    我和四哥看了看那视频监控画面,然后对视了一眼,接着又看着秋桐。</p>

    秋桐握紧拳头,两眼看着桌面,又沉思了一下,然后将拳头往桌面一敲,似乎终于下了决心,似乎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嘴唇紧紧抿了下,然后抬眼看着我和四哥,轻声但又干脆地说:“我想好了,这么办——”</p>

    “怎么办?”我和四哥异口同声不约而同说出了这句话,都紧盯住秋桐果断坚定的眼神。</p>

    “分两步走——第一步,你们负责落实,第二步,我负责实施!”秋桐的声音不大,但很有力度。</p>

    “两步走?怎么走?”我说。</p>

    “第一步是查清真相,掌握真相的确凿证据,你和四哥想办法。至于你们怎么想办法,我不管了,只要你们弄好了第一步,剩下的第二步,我来操作——”秋桐说。</p>

    “第二步你怎么操作?”我说。</p>

    “现在保密,等你们实施好第一步之后,我来接手第二步,至于如何实施,你们不要管了,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秋桐说:“这两步是紧密结合的,缺一不可,第一步是第二步实施的基础和保证,你们务必要实现好第一步。这第一步的突破口,我看不妨从这里入手。”</p>

    说着,秋桐又看了监控视频一眼。</p>

    我和四哥又互相看了一眼,四哥似乎领会到了什么,点点头。</p>

    虽然我对秋桐要如何实施第二步很好,但既然她坚决不肯说,那我也不强求,看秋桐此时的眼神,似乎她较有把握。</p>

    我此时也似乎意识到该如何实施第一步了,也点点头。</p>

    秋桐似乎又有些担心,对我和四哥说:“为了营救出海珠和张总,只能这么做了,但我要提醒你们,实施第一步的时候,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要有过度的伤害,不要实施不必要的伤害,更不要伤害无辜,同时,你们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要谨慎行事。特别是不要暴露,不要留下什么后患。”</p>

    我和四哥点点头,我说:“我知道该怎么去实施好第一步了,我一定会查清事情的真相的,我一定会掌握真相的证据的。”</p>

    秋桐轻轻叹息一声,自言自语地说:“事到如今,世道如此,我们无须祈祷,无须侥幸,我们只有直面,只有正视。虽然手段不大光明,虽然行为不大磊落,但既然有人要陷害无辜的人,那也只有如此了。或许,有些时候,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我们不想这样做,我们没有选择,我们是被逼的。”</p>

    我和四哥一时都没有说话。</p>

    我突然觉得今天的秋桐和平时表现地不大一样,今天,她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冷静和理智,以及坚强和果断。似乎,她的内心正在变得愈发强大,她的意志正在变得越发坚强,她正在残酷现实的被动适应主动去思考一些问题,甚至开始尝试学会用非常的手段来处理非常的一些事情。</p>

    或许,人都是逼出来的。</p>

    或许,现实可以改变一个人。</p>

    或许,环境真的可以造改变一个人。</p>

    或许,秋桐是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冷酷的现实让她不得不接受发生的事实,非常的经历让她不得不学会用非常的手段来保护自己和朋友以及亲人。</p>

    不知不觉,她已经接受了不得不接受的现实,她已经不得不正视自己的现实,她似乎正在逐渐学会在这样的现实里适应并生存。</p>

    秋桐接着站起来:“我们在这里呆的时间不短了。现在这个时候,此地不宜久留,走,回家——明天,大家要在表面一切都做到如常,该班的班,该开会的开会,该吃饭的吃饭,该睡觉的睡觉,总之,一切都要在不知不觉进行。不要让任何人看出我们有什么异常的情况。”</p>

    我们于是离开了旅行社,四哥开车直接送秋桐回家,我打车回小区。</p>

    到了小区,我直接去了方爱国他们的宿舍,刚到,四哥也赶了过来。</p>

    此时,我脑子里已经有了成熟的实施计划,先给方爱国他们通报下了情况,然后和四哥又商讨了下,接着开始布置任务。</p>

    布置完任务,我回到宿舍。</p>

    这一夜,我没有睡着,想着正关在里面的海珠和张小天,想到海珠在里面受到的身心折磨,我心疼不已,揪心地疼,无法入眠。</p>

    同时,又对张小天颇感愧意,他是受了我的牵连。</p>

    同时,我的心里又对阴谋策划实施者充满了极度的仇恨。</p>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我照常班。</p>

    刚到办公室不一会儿,正坐在办公桌前琢磨事,有人敲门。</p>

    “请进——”我说。</p>

    门被轻轻推开,我扭头一看,伍德来了。</p>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伍德,伍德面带微笑走了进来。</p>

    “易总。这几天不见,看到你办公室门口又增加了一块牌子,兼经管办主任了,可喜可贺啊。”伍德说。</p>

    我呵呵笑了,站起来,招呼伍德坐下,然后坐到他对面的沙发说:“伍老板今天怎么有空了?”</p>

    伍德说:“路过这里,想老弟了,想到你已经复职了,顺路过来看看。没想到老弟双喜临门啊。正好向老弟表示下祝贺!”</p>

    我说:“谢谢。说实在的,我这次的双喜临门,似乎还要感谢伍老板!”</p>

    “感谢我?此话从何说起呢?你该感谢的是你们集团的孙记啊,我又没帮什么忙!”伍德说。</p>

    “呵呵,你懂的。我要不是被停职,恐怕也未必能有这些好事。”我说。</p>

    “易老弟这话,我似乎听不懂。”伍德说。</p>

    “不懂你可以装懂啊!”我似笑非笑地说。</p>

    “呵呵,我愈发听不懂你的话了。”伍德说。</p>

    “伍老板是聪明人,不会真的听不懂吧?”我笑着。</p>

    伍德看着我,一时没有说话,一会儿笑起来:“老弟其实更是个聪明人。对了,老弟,我今天听说了一件事,似乎和你有关,顺便过来问问你。”</p>

    我说:“请讲——”</p>

    “我今天一大早听说你的大酒店昨天因为涉嫌经营色情和赌博业务被警方查封了?听说酒店的相关人员被警方带走了?是不是真有这回事啊?”伍德带着关切的表情说。</p>

    我稳稳地笑了下,说:“伍老板,我先给你纠正一下,这酒店不是我的,我是国家公职人员,国家公职人员是不可以从事经营行为的,这是原则问题,我向来是遵纪守法的规矩人,伍老板可不要乱给我扣帽子哦。”</p>

    “哦,呵呵,你看我这张嘴,讲话不大注意严谨性,对,对,这酒店名义不是你的,是你女朋友海珠的!”伍德说。</p>

    “没有什么名义不名义,本来不是我的,法律名义都不是我的。在原则问题,来不得半点马虎!”我说。</p>

    “呵呵,是,是。”伍德点头。</p>

    我然后继续说:“至于酒店是不是从事了违法行为,至于酒店的人是不是被警方带走了,伍老板的消息倒是很灵通。”</p>

    “灵通倒不是,只是关注罢了,对于无关人的事我是不注意的,但一听到是这家酒店,想到海珠是你女朋友,我不由关注关切了。”伍德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p>

    我说:“既然你的消息如此灵通,难道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p>

    伍德笑了:“我只听说是涉嫌色情和赌博,至于具体是怎么回事,我还真不知道!”</p>

    我说:“其实我知道的和你一样多。你知道的我也知道,你不知道的我也不知道。”</p>

    伍德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然后说:“海珠是你的女朋友,这家酒店的经营我记得一直是很守法的啊,怎么会突然出了这事呢,会不会是警方搞错了啊,会不会是误会了啊?如果她的酒店真的经营这些非法项目,我想你一定是早能知道的吧?”</p>

    伍德似乎想弄个圈让我钻进去。</p>

    我说:“搞错没搞错,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公安说了算。酒店有没有搞违法经营,我不知道,我是班族,我平时只忙乎我的工作,对于酒店的事,我从来不过问,我和海珠是朋友,这不错,但我们只是朋友,她的生意我从来不过问,这次她的酒店出了问题,真假是非我想我是无权做出结论的。</p>

    我相信法律,我相信公安,我相信政府,我相信警方一定会给出公正公平的结论。如果酒店真的有违法经营行为,那相关人士受到惩罚也是情理之,如果没有,政府也不会冤枉好人的。”</p>

    说完,我冲伍德沉稳一笑。</p>

    既然伍德给我装逼,那我和他装逼。以革命的装逼来对付反革命的装逼。</p>

    伍德淡淡笑了下:“老弟,你太幼稚了。警方既然敢抓人敢封酒店,那他们手里一定是有证据的,他们不会毫无凭据随便动手的。不过,这种事,太正常了,那家酒店里没有小姐呢,至于有没有赌博吸毒的,也都不好说,这样的事摊了,总是有些不运气,但这样的事,你也知道,可大可小。”</p>

    “可大可小是什么意思?”我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