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21章 跃跃欲试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思路清晰,语气果断,声音虽然不大,但听起来十分有力,十分有分量。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无疑,秋桐是给我们指明了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和发展方向,明确了工作思路和工作目标。</p>

    我和唐亮还有云朵认真听着,不住点头。</p>

    “关于下一步的工作,特别是党报党刊的征订发行工作,你们发行公司要拿出一个具体的工作思路和方案,然后我们一起讨论,成熟之后,然后提交集团党委。”秋桐又说。</p>

    我点头:“好——尽快会拿出来的!”</p>

    唐亮沉思了下,对我说:“易总,既然我分管发行,那还是我先拿个草案出来的,然后我们三个一起讨论,然后再提交秋总审核。”</p>

    唐亮主动请缨,我很高兴:“好啊,那辛苦唐大哥了!”</p>

    “易总客气了,这是我的本职工作。这段时间,我在大山里呆着,可没有光种菜养猪,我也思考了不少报业经营的事情,包括发行方面,这回终于有用武之地了。”唐亮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p>

    我和云朵都呵呵笑了。</p>

    “当然,其要是有不明白的问题,我会及时找以易总和云总请教的。”唐亮又说。</p>

    “没问题,老哥你尽管放马过来是!”我说。</p>

    大家都哈哈笑起来。</p>

    然后秋桐说:“今天的谈话到此结束,下一步,易总,你主持一下,让唐总和曹腾交接,对了,曹腾不光要和唐总交接,还要和你交接呢。”</p>

    我说:“好的,那我们这过去!”</p>

    秋桐接着又说:“交接完之后,我还要和经管办的主任副主任谈话呢。易主任,你的事情还没完呢。”</p>

    大家又笑,然后离开了秋桐办公室。</p>

    我和唐亮接着找了曹腾,进行工作交接。</p>

    曹腾的神情十分正常,痛痛快快和我还有唐亮进行了工作交接,期间,我和曹腾没有多说什么。</p>

    大局已定,局势明了,多说无益。</p>

    再说,到了经管办,我和曹腾要说的时候多了。</p>

    交接完毕之后,我和曹腾又去了秋桐办公室,秋桐又代表党委给经管办的两位主任进行谈话。</p>

    在秋桐面前,曹腾一如既往对秋桐表现地恭敬有加,尊敬如常。</p>

    当然,对我,曹腾又恢复了以往那副谦卑恭顺的模样。</p>

    秋桐先是和我谈了经管办主任的职责,一条一条说的很具体明确,我板板正正地听着。</p>

    然后,秋桐和曹腾谈了经管办副主任的职责,说的更具体。</p>

    秋桐一条一条地说着,曹腾认真地听着,不住点头。</p>

    说完各自的职责之后,秋桐接着又对近期经管办的工作提了一些具体要求,然后秋桐说:“让你们二位到集团经管办工作,是集团党委经过慎重考虑做出的决定,是从集团整体经营工作的需要和你们个人的工作特点工作能力来考虑的,同时,还考虑到你们是老搭档,彼此之间都很熟悉,都较了解,关系又处地一直不错,在发行公司担任正副职务的时候合作也很愉快。</p>

    所以,你们二位继续在经管办搭档。集团党委相信,我相信,你们二位一定能不辜负集团党委的期望,不辜负集团大家的期望,一定能精诚合作,一定能圆满做好经管办的工作,把集团的整体经营管理工作推向一个新的水平。”</p>

    我点点头:“没问题,我和曹总……哦,不,是曹主任,我们是老伙计了,我们之间工作起来是十分有默契的,合作一直是十分愉快的,我们之间,一向都是开诚布公心地坦荡彼此真诚对待的,有曹主任协助我工作,我实在是感到开心和荣幸,感谢集团党委给我配置了一名得力的好助手。”</p>

    曹腾冲我笑了下,然后说:“集团党委安排我到经管办担任副主任,这充分说明了党委对我的信任,感谢集团党委对我的信任,感谢秋总对我的信任,我一定不辜负集团党委和秋总对我的期望,我一定竭尽全力做好本职工作,一定尽心尽力协助好易总易主任的工作,保证服从易总的领导,圆满完成易总交办的所有任务,保证让经管办的工作一个新台阶。</p>

    我和易主任是一直以来的搭档,我们一直合作的很愉快,我一直对易主任的工作能力十分佩服,这次能继续在易主任的领导下工作,我倍感荣幸,无荣幸,我会珍惜这个向易主任学习的机会,虚心接受易主任的领导,虚心向易主任学习,扎扎实实高效率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p>

    曹腾的一番表态很感人,很真诚,很发自肺腑。</p>

    我于是当着秋桐的面主动向曹腾伸出手,微笑着:“曹主任,祝贺你,祝贺我,祝贺我们。”</p>

    曹腾握住我的手轻轻晃动了下,也微笑着:“易主任,同贺,同喜!”</p>

    秋桐看着我和曹腾在这里表演,也微笑了下,但眼里却又闪过一丝隐隐的担忧。</p>

    我知道秋桐在担忧什么,但她心里也明白,即使担忧,也是无可奈何的。</p>

    秋桐沉吟了一下,接着说:“易主任,现在你是兼着两个部门的负责人,你打算是同时保持2个办公室呢还是。”</p>

    我看了看曹腾,他的眼珠子正在转悠。</p>

    我接着对秋桐说:“保持2个办公室不是太奢侈了?太**了,我看一个办公室可以!”</p>

    秋桐说:“那你的意思是。”</p>

    我说:“我还是在现在的办公室办公好了,门口再加个牌子是了。”</p>

    听我这么一说,曹腾眼里闪过一丝喜色。</p>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如果继续在现在的办公室办公,那么,经管办那边的主任室想当然是他的,而且,那边离我的办公室有一段距离,经管办的办公室人员都和他在一起,无形之,我和大家疏远了。</p>

    曹腾接着说:“我赞同易主任继续在现在的办公室,毕竟这边是单独一个办公室,而经管办那边,是里外间,主任室和外面是连通的,这样不利于更好的办公。”</p>

    秋桐没有说话,看着我,似乎她明白我还没说完自己的意图。</p>

    我接着说:“曹主任说的有道理,不过,为了更好地有利于工作,更好地和大家沟通,我想呢,是不是可以这样,和集团物业心沟通一下,把经管办搬到我现在办公室的隔壁,我隔壁是一间大屋子,现在是发行公司报刊批零心在用,他们到现在经管办的房子去办公,倒也不会有什么不便。这样,经管办的工作人员和我挨在一起,既有利于公司的工作,也有利于经管办的工作开展。”</p>

    我这么一说,曹腾的眼神顿时黯淡了一下,秋桐则眼神一亮,接着抿嘴笑了下。</p>

    曹腾又转了转眼珠,接着说:“对啊,易主任这提议太好了,我刚才怎么没想到呢,我早该想到的,这样一置换,我们离易总很近了,请示工作也很方便了。”</p>

    我笑着说:“曹主任,我是为了方便你的工作才想到这一点的呢。”</p>

    曹腾呵呵笑着:“易主任高明!”</p>

    秋桐点点头:“好,那这样办,我现在给集团物业心打个招呼!”</p>

    秋桐接着摸起内线电话打给了物业,很快安排好了。</p>

    然后秋桐对我们说:“物业下午来人安排此事。你们做好配合工作!”</p>

    我看了看曹腾:“曹主任,经管办搬家的事,你负责。公司那边我通知云朵配合好。”</p>

    曹腾立刻爽快地答应了。</p>

    然后,秋桐和我与曹腾的谈话结束了。</p>

    然后,在秋桐主持下,我和苏定国进行了工作交接,曹腾和赵大健进行了工作交接。</p>

    此时的苏定国灰头灰脸,沮丧万分,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由又安慰了他一番。</p>

    此时的赵大健,意气风发,满脸春风,一副走进时代的豪迈劲儿,见了我,也没有之前的那副哭丧脸了,主动和我握手,还热烈拥抱了下,同时又祝贺我。</p>

    他似乎知道,今后他和我打交道的机会太多了,我这个经管办主任,不是他可以轻易得罪的,今后他还有用到我的时候。</p>

    窝囊压抑憋闷了多年的赵大健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p>

    只是,我不知道他能得意多久。</p>

    我手里还一直攥着他的小辫子呢,这狗日的曾经雇佣社会的混混抢劫过我辛辛苦苦赚来的订报提成,2万多呢,这笔账我还没给他算。</p>

    当然,我此时不打算和他算,我想找个最佳的时机。</p>

    当然,赵大健是不知道我晓得此事的,他要是知道了,估计会寝食难安。</p>

    交接完毕之后,我召开了一次经管办全体人员会议,算是和大家正式见面。</p>

    然后,我又召开了公司全体层管理人员会议,一来宣告我易汉三又回来了,二来让大家和同样杀回来的唐汉三见个面,同时宣布了副总分工事宜。</p>

    这两个会议,秋桐都参加了。</p>

    当天晚,我在集团新闻大酒店搞了一个酒局,迎新送老,参加的人有曹腾赵大健苏定国唐亮还有云朵,欢送赵大健到印刷厂高,欢迎唐亮到发行公司职,祝贺曹腾平级重用,同时也低调给苏定国送行,祝他到生活基地生活愉快,祝愿他早日回到集团大本营工作。</p>

    这个酒场,我特意没有通知秋桐。</p>

    我觉得秋桐不需要参加。</p>

    酒场,在我的主持下,貌合神离各自心怀鬼胎的男人们带着不同的心情和心境,说着真诚真挚的祝福和安慰语,倾诉着掏心窝的真话和假话,觥筹交错间,加深着似乎越来越近乎的兄弟情和战友情。</p>

    除了云朵,大家似乎都喝醉了,越喝话语越感人,越喝感情越亲近。</p>

    有我在旁边,赵大健虽然喝得有些忘乎所以,却也没有敢多看云朵一眼,更没有敢对云朵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和言语。</p>

    他似乎心里是有数的。</p>

    似乎,大家虽然都醉了,担心里都是有数的。</p>

    第二天,苏定国要进山,到生活基地去报到。</p>

    他要开始重蹈唐亮的覆辙,要进山去服劳役了。</p>

    离开集团的时候,没有人给他送行,他离去的身影很孤单寂寞。</p>

    我在进山的路口等着他,在当时给唐亮送行的那家小酒店里,给他践行。</p>

    昨晚不是真正的践行,此时才是。</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