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19章 失控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知道,虽然我不时在提醒自己,但我时不时仍然会迷失,我知道自己是人,不是神,我有时无法控制自己。   (w w w . v o dtw . c o m)你也如此,所以我理解你,我没有责怪你,但我不能原谅我自己。</p>

    我知道,即使会有迷失会有失控,即使这很难,但这不能成为放纵自己的理由,我们仍然要努力去做到,努力去让自己学会用理智控制情感。要努力去克服那些心里的东西。”秋桐轻轻地说。</p>

    我叹了口气。</p>

    “妈妈——妈妈——易叔叔——”突然传来小雪的声音。</p>

    我们往里面一看,小雪正欢蹦乱跳地冲我们跑过来。</p>

    原来小雪也在这里玩耍的,这会儿看到我们了。</p>

    小雪身后,是秋桐雇的保姆阿姨,正站在那里冲我们笑。</p>

    秋桐弯下腰抱起小雪,亲了亲小雪的脸蛋,笑着说:“宝贝,在这里玩了多久了?累不累啊?”</p>

    “嘻嘻。阿姨带我来这里玩了好一会儿了,累了呢。”小雪笑嘻嘻地说。</p>

    “那咱们回家吧,妈妈给你洗澡澡。”秋桐说。</p>

    小雪接着冲我说:“易叔叔,你也来我们家吧,也一起和我还有妈妈洗澡澡好不好啊?”</p>

    我一咧嘴。</p>

    秋桐脸色一红,接着对小雪说:“叔叔要回家洗澡,不到我们家了,和叔叔再见。”</p>

    小雪冲我挥手:“易叔叔再见!”</p>

    “小雪再见!”我说了一声。</p>

    然后秋桐又看了我一眼,接着抱着小雪和保姆一起回去了。</p>

    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往外走去。</p>

    刚沿着马路走了不到20米,一抬头,看到面前站着一个女子,正目光冷冷地看着我。</p>

    冬儿。</p>

    神出鬼没,冬儿竟然出现在这里。</p>

    不知道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不知她是偶然经过还是早在这里?不知她是不是跟着我们从酒店来到这里的?</p>

    我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冬儿,看着她缓缓走到我跟前,看着她那冷冰冰的目光逼视着我。</p>

    走到我跟前,冬儿停住了,目光仍然像冰刺一般注视着我。</p>

    我不由心里一阵发虚。</p>

    短暂的沉默之后,冬儿突然抬起手:“啪——”给我脸来了一巴掌。</p>

    黑夜里,这声音又响又脆,虽然不重,但却让我感觉火辣辣的。</p>

    我木然站在那里没有动,我不知道冬儿为何要给我来这么一巴掌。</p>

    但,挨了冬儿这一巴掌,我的心里突然感觉舒服了一些。</p>

    似乎,我又被虐的倾向,浑身发贱,不挨打不舒服。</p>

    我倒是希望冬儿能继续打我,打地再重一些。</p>

    但冬儿没有继续,而是转身走,走到路边的一辆宝马车前,打开驾驶员位置的车门,接好开走了。</p>

    冬儿是开车来的,似乎她是专门在这里等我的,似乎是专门为了给我一巴掌来的。</p>

    我突然想到,冬儿会不会是从酒店跟来的,会不会我和秋桐在酒店喝酒的时候她一直在酒店,甚至在我隔壁,甚至在门口听到了我和秋桐在房间里发生的事情。</p>

    我不由感到很懊丧,仰面朝天,看着黑黝黝的夜空,长叹了一口气。</p>

    我和海珠在一起,冬儿不会答应,我和秋桐在一起,海珠和冬儿都不会答应。好复杂好纠结啊,冬儿和海珠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呢?冬儿和秋桐、海珠和秋桐又到底是什么关系呢?</p>

    我仰脸晃动着脖颈,想不明白了。</p>

    正在这时,听到身边不远处发出一阵鬼祟的笑声,我忙扭头看去,看到不知何时身边马路旁出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不知是什么时候开过来的,副驾驶位置车窗摇下,露出了阿来那张幸灾乐祸猥琐龌龊的笑脸,这笑声是他发出的。</p>

    开车的是保镖,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目视前方。</p>

    车后座的座位窗户没有摇下,不知道后面有没有坐人。</p>

    见我看着他,阿来又发出一阵鬼一样瘆人的笑声,然后车子突然加速离开了。</p>

    看着车子驶离,我陷入了沉思。</p>

    似乎,刚才阿来和保镖是看到了冬儿打我的情景,阿来这笑是证明。</p>

    冬儿刚离开,阿来怎么突然出现了?难道阿来是受伍德委派监视冬儿的?还是无意碰巧路过?</p>

    如果阿来是跟踪监视冬儿的,那么,冬儿是不是发觉了呢?</p>

    如果冬儿发觉了自己被监视,那么,她刚才给我那一巴掌,又是什么意思?是因为我在酒店和秋桐发生的事情还是故意要做给监视的人看的呢?</p>

    如果冬儿被伍德监视,说明了什么?难道是伍德对冬儿发生了什么怀疑?怀疑冬儿和我串通意图对他不利?还是冬儿做了什么事情露出了马脚引起了伍德的猜疑?还是伍德一贯多疑安排人对手下人进行的例行监视?</p>

    我脑子里飞速转悠着,分析着各种可能,一时没有明晰的结果。</p>

    正在这时,一辆出租车缓缓停在我跟前,一看,是方爱国开的,车里坐着四哥。</p>

    我立刻车,方爱国接着发动车子离开。</p>

    “你们怎么在这里?”我说。</p>

    “我晚没事的时候在这里转悠,照看小雪的,”方爱国说:“四哥今晚没事,和我一起在这里看着的,一起聊天解闷。”</p>

    “哦。”我点点头。</p>

    “冬儿是跟着你和秋总的出租车来的。阿来的车是跟着冬儿的车来的。”四哥回头说了一句。</p>

    “是这样。”我说了一句。这么说,我和秋桐一出酒店,冬儿跟了,阿来也跟了。那么,冬儿知不知道阿来跟着他呢?还有,阿来是监视冬儿的呢还是监视我的呢?</p>

    四哥和方爱国似乎怕我难堪,没有再说什么,没有提我刚才被冬儿打了一巴掌的事情,但我似乎看到方爱国在偷笑。</p>

    我没有和方爱国四哥多说话,眉头紧锁,琢磨起阿来和冬儿的事情来。</p>

    琢磨了半天,似乎隐约感到伍德那阴魂不散的暗影,似乎伍德在金三角遭受重挫之后,毫不停歇开始了新一轮反扑的谋划。</p>

    但此时,我无法断定伍德的这次反扑是从何处入手,是从星海呢还是从金三角,我也无法断定伍德将会采取何种形式进行反扑,反扑的规模和烈度有多大。</p>

    但我分明感到,伍德一旦决定实施反扑和报复,那必将是经过周密策划的,毕将是心狠手辣的,必将是要置对手于死地绝不容对手有喘息之机的。</p>

    这样想着,我的心里沉甸甸的。</p>

    我不由又想起了万里之外金三角热带雨林里的李顺和老秦,还有李顺的掸邦革命军。</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一看,还是海珠打来的。</p>

    我立刻接听:“阿珠——”</p>

    “还在喝酒?”海珠的声音。</p>

    “没有!”我说。</p>

    “还在酒店?”海珠又说。</p>

    “没有!”我说。</p>

    “回家了?”海珠说。</p>

    “没有!”我说。</p>

    “不在酒店不在家,你在干嘛?”海珠的声音提高了,带着几分狐疑和质问的语气。</p>

    “我和四哥在马路聊天的。”我说。</p>

    “是吗——”海珠拖长了的声音,似乎还是很怀疑。</p>

    我没有说话,将电话放到四哥耳边,四哥接着说:“海珠,你好——”</p>

    不等四哥再说什么,我接着把电话拿回来,接着对海珠说:“还有什么疑问吗?”</p>

    海珠笑起来,接着说:“没有了,你今晚是和四哥一起喝酒的吧?”</p>

    海珠这才想起问这个问题,我没有吱声,心里开始发虚了。</p>

    “好了,我不打扰你和四哥一起聊天了,早回家休息哈。哎,这都10点半了,咱们那里天很黑了,这里才刚要黑天呢。”海珠笑着说着挂了电话。</p>

    我接着收起手机,四哥和方爱国都没有说话,我看到方爱国边开车边又在偷笑。</p>

    四哥沉默了一会儿,说:“伍德这次吃了大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这边,丝毫不能放松警惕,要格外小心才是。”</p>

    我点了点头:“爱国,告诉建国大军新华他们三个,今后要更加密切注意伍德那边的一举一动,要加倍小心保护好小雪,要密切注意小亲茹的平时的言语,要随时和大本营保持好联系。”</p>

    “好的,易哥,一定做到!”方爱国说。</p>

    “同时还要注意自身的安全,晚没事的时候,不要单独出去,要结伴出动。”我说。</p>

    “嗯,好,我记住了!”方爱国又点头答应。</p>

    “没有命令,出门的时候不准携带任何武器,包括刀子!”我又说。</p>

    我担心一旦遇到严打设卡搜查的时候发现这些东西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p>

    “这个。”方爱国迟疑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行,易哥,我记住了,我回去告诉他们!”</p>

    四哥这会儿没有说话,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思索着什么。</p>

    第二天,我正式回单位班。</p>

    时隔一个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p>

    一大早,王林开车来接我了。</p>

    见了我,王林的神态还是一如行前的恭敬和谦卑。</p>

    到了公司楼下,我下车,仰脸看看天,8月的星海的天空,阳光明媚,空气清爽,没有南方那般的湿热和潮闷,蓝蓝的天飘着几朵白云。</p>

    云朵正站在楼门口开心地看着我笑。</p>

    云朵笑的好可爱,好动人。</p>

    我定定神,冲云朵咧嘴一笑,然后往她身边走。</p>

    刚走了两步,背后突然被人打了一拳,接着看到云朵站在那里捂嘴笑。</p>

    我愣了下,接着回头,一看,不由哈哈大笑起来。</p>

    背后偷袭我的是唐亮。</p>

    “唐大哥——”我高兴地叫起来,心里突然有些激动,接着和唐亮拥抱在一起。</p>

    “哈哈——老弟,想死哥哥了,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我们终于又可以在一起做事了!”唐亮热乎乎地说着,拍打着我的后背。听得出看得出,唐亮此时的心情也是激动的开心的。</p>

    我看着唐亮开心的笑脸,听着他豁达而豪爽的笑声,心里感到了些许的欣慰,虽然他没有恢复到原来的级别和职位,但和在山里生活基地服劳役相,毕竟前进了一大步。</p>

    热乎了一会儿,我和唐亮一起往楼里走,看到正站在那里笑嘻嘻的云朵,唐亮主动伸出手:“云总。我来报到了。以后我们在一起共事了,云总多关照,哈哈。”</p>

    云朵谦虚地说:“唐大哥言过了,欢迎唐总来发行公司工作,小妹很荣幸能和唐总一起共事,今后还得唐总多小妹呢。”</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