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18章 那个赌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痴痴地看着秋桐娇媚的面容,吃吃地说:“丫头……你……你真美,好……好动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秋桐脸闪过一阵羞色,看着我:“你……你又在想什么?”</p>

    我说:“我在想……我在想……我们那天打的那个赌。”</p>

    秋桐真的有些醉了,脑袋摇晃了下,皱皱眉头说:“什么赌呀?”</p>

    我说:“是那天在你办公室我们打的那个赌啊。你忘记了?”</p>

    我一提示,秋桐记起来了,脸刷得更红了,甚至闪过一丝惊慌,说:“你……你……”</p>

    我的声音有些嘶哑,说:“你输了。”</p>

    “我……我没有答应你的……没有答应的。”秋桐的声音里带着羞涩和惊惶。</p>

    我半真半假地说:“输了是输了,怎么?你打算输了耍赖吗?”</p>

    “你……你不要乱来……不要……”秋桐神情紧张加惊惶地看着我。</p>

    我的心里此时一阵冲动,酒精刺激下,这冲动愈发强烈。</p>

    我没有再说话,突然站起来走到她身后,接着两手放在了她的肩膀。</p>

    秋桐坐在那里没有动,似乎他无力动弹了,身体不住颤抖,心里似乎十分紧张。</p>

    我的双手顺着她的肩膀缓缓滑了下去,一直滑到她的双手,握住了她的手,顺势圈住了她的身子,我的下巴抵在了她的肩膀,脸贴住了她的脸颊和耳朵。</p>

    秋桐的身体颤抖愈发厉害,脸颊很烫,她似乎紧张地说不出话来了,也许是醉地无力说话了。</p>

    房间里很安静,我的手握住秋桐的手,秋桐的手此时是那般柔软和娇嫩。</p>

    我闻到秋桐身体发出的淡淡的迷人的芬芳。</p>

    我的心里愈发冲动,一股从灵魂到**的热流在我的大脑和血液里急速涌动。</p>

    “不许耍赖。”我在秋桐耳边嘶哑地低语了一句,心跳加剧,接着顺势吻住了她的耳垂。</p>

    “啊……”秋桐身体一颤,不由自主发出一声惊叫,这叫声此时听来分外无力。</p>

    此时的秋桐,在酒精的作用下,在我温柔的抚摸和轻轻的亲吻下,似乎也真的迷醉了。</p>

    秋桐这一声在我听来更像是呻吟的叫声瞬间激发起了我强烈的生理本能和无的胆量与勇气。</p>

    这一刻,我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忘记了世间的一切,我的眼里我的心里我的手里我的怀里只有秋桐,我的女神,我的若梦,我的空气,我的天堂,我的灵魂,我的刻骨铭心无法挥去的爱和愁。</p>

    亲吻着秋桐,我将她的身体圈地更紧。</p>

    秋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的呼吸也越发急促。</p>

    秋桐显然是极度慌乱,身体不安地扭动着,想挣脱我的束缚,却似乎又因为惊惶和无力而无法做到。</p>

    我几乎眩晕了,大脑里除了极度的兴奋和冲动,似乎忘记了一切。</p>

    一把将秋桐的身体抱起,随着秋桐一声低低的惊呼,接着秋桐被我放倒在了身后的沙发。</p>

    强烈的刺激让秋桐突然发出一声惊叫,这惊叫此时听起来充满了极度的惊慌,她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一下。</p>

    秋桐的这声惊叫吓了我一跳,我不由停住了动作,身体似乎一时也僵住了。</p>

    在秋桐发出这惊叫的同时,在我吓了一跳动作停滞的同时,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p>

    这手机铃声又让我吓了一跳,似乎也吓了秋桐一跳,似乎让秋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突然来了气力,伸出双手用力推开了我的身体,接着倏地坐了起来,眼睛睁地大大的,惶然地看着我。</p>

    突然,秋桐的眼里流下了泪水,沿着她的脸颊流淌下来。</p>

    看到秋桐流泪,我顿时慌了,大脑急速清醒过来,潮水般的热流和炽热倏地开始冷却,疯狂的冲动瞬间无影无踪。</p>

    手机铃声还在响着,此时听起来十分刺耳。</p>

    我一把掏出手机,一看,是海珠打来的。</p>

    我的心里突然开始惶恐不安,心虚阵阵,海珠在新疆给我打电话来了,我此时却正在对秋桐做这些。</p>

    看着泪流满面的秋桐,听着海珠一遍遍的手机铃声,我突然涌起一阵无的羞愧,觉得自己卑鄙而无耻还有龌龊,仿佛自己刚才做了无丑陋的事情,仿佛自己刚才的行为畜生都不如。</p>

    我手脚忙乱回到自己座位,努力深呼吸一口气,镇静了一下,开始接海珠的电话:“喂——阿珠!”</p>

    一听我的声音,秋桐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似乎被惊吓了,接着她的眼里充满了无的羞愧和不安,接着坐正身体,手忙脚乱整理被我搞乱的头发和衣服。</p>

    秋桐是知道海珠此时在新疆的,但她的动作看起来似乎海珠在门口似的。</p>

    “哥——你在干嘛呢?怎么这么半天才接电话?”手机里传来海珠低沉而遥远的声音。</p>

    “我在喝酒,刚才没听到手机响。”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p>

    “喝酒,在哪里喝的?”海珠说。</p>

    “在我们的春天酒店。”我说。</p>

    “哦。”海珠的声音听起来开始轻松,接着笑了:“你倒是会省钱,在咱们家的酒店喝酒。”</p>

    “呵呵。”我干笑了一声。</p>

    “喝多了吗?”海珠接着说。</p>

    “没啊。”我回答说,边看着正在整理衣服的秋桐。</p>

    “没喝多好。对了,你这要复职了吧?你们单位怎么安排你的工作的?”海珠说。</p>

    似乎是因为知道我在自己的酒店喝酒,海珠似乎很放心,不担心我会和什么人搞什么洋动静,她连我和谁在一起喝酒都没有问,似乎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了,转而开始问起我的工作了。</p>

    我于是告诉了海珠我的职务安排,海珠听完之后,长长地哦了一声,接着说:“这么说,你不但官复原职,还同时担任了秋姐的办公室主任。”</p>

    “嗯。”我说。</p>

    “你是不是很开心呢?秋姐是不是也很开心呢?”海珠说。</p>

    “这个没有什么开心不开心的,都是工作需要,都是集团党委安排的。”我小心翼翼地说。</p>

    “工作需要……党委安排……”海珠重复了一句,接着说:“理由很充分啊,你很心安理得啊,是不是?”</p>

    “阿珠,这个……”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p>

    “秋姐也一定很满意吧?”海珠又说。</p>

    我没有说话,又看了一眼秋桐,她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脸红红的,低头坐在沙发,两手不安地在膝盖紧紧绞在一起,似乎,此时她仍然还是很紧张。</p>

    然后,海珠不说话了,但也没有挂机,是在电话里沉默着。</p>

    我也沉默着。</p>

    电话里在沉默,房间里同样也在沉默。</p>

    双重的沉默让我突然觉得十分窒息,我几乎要憋闷过去。</p>

    但我不敢挂机,海珠不说话,我得一直听着她的沉默。</p>

    我的心情此时非常糟糕,糟糕到了极点,电话里千里之外的女人在和我沉默,房间里咫尺距离的女人在低头不语,她们都是我的女人,一个是和我公开同居即将走入婚姻父母双方社会公众都认可的未婚妻,一个是在我生命里刻骨铭心深深印入我的灵魂之和我心心相印却只能在空气里幻觉现实里永远都可以拥有即使尝试拥有也要做贼一般心虚的梦女神。</p>

    这是怎样的一种矛盾一种痛苦一种无奈一种无力和残忍。</p>

    不知过了过久,海珠重重叹了口气,接着挂了电话。</p>

    我松了口气,收起手机,呆呆地看着秋桐。</p>

    秋桐这时已经用湿巾擦干了脸的泪痕,正怔怔地看着我,眼神里充斥的都是不安和愧疚。</p>

    我们互相呆呆地看着,一时都没有说话。</p>

    秋桐轻轻深呼吸了一口气,紧紧抿了抿嘴唇,然后说了一句:“你喝多了,我也喝多了……你疯了,我也疯了……对不起……”</p>

    她低下了头。</p>

    我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我的心一阵剧痛,针扎一般。</p>

    我不知道秋桐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不知道她是在向谁说对不起。</p>

    接着,秋桐站起来,静静地看着我。</p>

    我不敢看秋桐明亮清澈的眼睛,不由低下了头。</p>

    “今天,我们不该在这里喝酒,不该在这样的环境里喝酒,不该喝那么多酒,不该放纵不该放纵的东西,不该做不该做的事情。”秋桐缓缓地轻轻地说着,声音有些颤抖:“我们都是成人,我们要有自己的理智,我们要学会用理智来控制自己,要学会用理智来面对现实。我不怪你,我只怪我自己。”</p>

    秋桐的声音里充满了自责,身体不由摇晃了一下。</p>

    我的心里感到很难过,一阵凄凉悲楚的感觉。</p>

    然后,又是沉默。</p>

    沉默了一会儿,秋桐轻轻叹息一声,然后打开门,缓缓走了出去。</p>

    我忙站起跟了出去。</p>

    出了酒店,秋桐没有停步,直接走到马路边等出租车。</p>

    我站在秋桐身边,接着拦了一辆出租车。</p>

    “我自己回去。”秋桐说。</p>

    “我送你回去!”我说。</p>

    “不用了!”秋桐说。</p>

    “不行!”我说。</p>

    今晚秋桐喝多了,让她自己回去我不放心。</p>

    秋桐似乎觉得自己犟不过我,没有再说话,直接进了出租车,我也坐了进去。</p>

    回去的路,我和秋桐都没有说话,我和她一起坐在后排,一直没有敢碰她。</p>

    到了秋桐家小区门口,下车后,我和秋桐站在那里。</p>

    小区里面出来一阵孩子们的嬉笑声,里面有个小广场,几个小孩子正在哪里嬉闹着玩耍。</p>

    秋桐此时神情已经恢复了常态,看着我说:“今晚你没有吃饭。找个地方去吃点东西吧!”</p>

    “你也没吃饭!”我说。</p>

    “我不饿!”秋桐说。</p>

    “今晚。我。我。”我突然结巴起来。</p>

    “不要再说了。我没有责怪你什么,我只是责怪我自己。”秋桐说。</p>

    “不。你没有错,是我。是我。我的错!我不该。不该。”我结结巴巴地说。</p>

    秋桐抿了抿嘴唇,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有些东西,是必须要面对的,有些东西,是必须要逃避的,有些东西,生来是注定的,有些东西,是不可放纵的。我在提醒我自己,也在提醒你。”</p>

    我低头不语,心里起起落落。</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