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15章 经管办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孙东凯说:“经管办是集团最重要的行政管理部门之一,是整个经营委的运转枢,整个集团的经营部门,都围绕着经管办的管理来运转,经管办具有十分重要的承启下作用,工作量是很大的,责任是十分重要的,对这些,你要有清醒的认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点点头:“嗯,我会充分清醒认识的。一定会的!”</p>

    孙东凯接着神情变得很严肃:“还有,我把你配置到这个位置,不仅仅是要你完成自身的工作,你还有另一个重要的职责。这个职责,甚至你的工作还要重要。”</p>

    “哦。”我看着孙东凯,做出一副茫然的样子,其实我心里大致猜到孙东凯指的是什么意思。</p>

    “经管办最直接的功能是为分管经营的党委领导服务,打交道最多的是分管经营的党委领导,也是最后机会接近和了解分管党委领导具体情况的人。”孙东凯话里有话地说:“如此,我想我刚才那话的意思,你该明白了吧?”</p>

    我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点点头:“我的明白,我彻底明白了。我一定遵照你的指示办。”</p>

    “嗯。既然你明白了,那你打算如何落实好呢?”孙东凯说。</p>

    “我会密切注视注意秋总的情况,不管是工作之内的还是工作之外的,一旦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一旦有对你不利的地方,我会及时想你汇报请示。”我毫不犹豫地说。</p>

    “呵呵。”孙东凯笑起来,笑的很舒畅,接着又递给我一支烟:“小易,你的回答让我很满意,我知道,不管在哪个方面,你都不会让我失望的。我知道,我任命你为经管办主任,是我最明智的选择!”</p>

    我心里一阵发狠,脸却笑的十分开怀:“谢谢孙记对我的信任,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辜负你的一片苦心的。今后,我知道该怎么做的。”</p>

    这是关于经管办这一块我要对你说的,关于发行公司这一块,我想告诉你,下一步的工作任务十分艰巨,关部长那天提出的要求必须要不折不扣地落实好,决不能让关部长再有什么理由批评我,批评集团。”</p>

    孙东凯的口气有些无奈,还有些失落,继续说:“下一步,你要制定出详细周到的实施计划,全面落实好关部长关于做好央和省级党报党刊征订发行的指示,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资金方面,我会全力保证,政策方面,只要你提要求,我保证一路畅通。”</p>

    我使劲点点头:“一定的,必须的。”</p>

    孙东凯想了想,又说:“关于这项工作,你要及时给秋桐沟通汇报请示,毕竟秋桐做经营,还是有战略眼光和丰富经验的,她的创新思路还是有的,这一点,要充分利用起来。”</p>

    似乎,孙东凯虽然对秋桐不满,虽然对秋桐有看法,但秋桐的能力他还是认可的,他还是需要秋桐来为他出政绩,还是要利用秋桐来做好集团的经营工作。</p>

    我点点头:“我明白!”</p>

    孙东凯接着又说:“还有这个唐亮,他到发行公司是担任第一副总经理,你要使用好他,让他做你的得力助手,这个人缺点不少,喜欢发牢骚,经常目无领导,做事独断专行,但经营方面的管理经验和能力还是要认可的,不然我这次也不会把他配置到这个位置,虽然他可能对我俄国人还是有些看法和意见,但我是以工作为重,以大局为重的,我不会计较个人恩怨。</p>

    他在你手下工作,你要把他牢牢压住,压制住他的毛病,发挥他的长处,如果他再有什么胡言乱语再发表什么不负责任的言论,如果他在你面前倚老卖老不服从你的管理,你要及时给我汇报,我不会饶了他的。这次我放他一马给他一个改正自新的机会,看他自己会不会把握了。”</p>

    “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会格外注意的!一定会落实好你的指示!”我信誓旦旦地给孙东凯保证。</p>

    此时我心里继续很困惑,孙东凯这次怎么会把唐亮放了出来,他刚才和我说的那些理由,我当然不会相信,我想其一定会有什么道道。</p>

    孙东凯接着压低嗓门对我说:“我告诉你,看人要看其真面目,我知道你想要唐亮是处于工作是处于公心,但是,唐亮这个人,你对他的做人和做事还不了解,他没有你认为的那么简单,他是个有心计有心机的人,他和秋桐的关系,我看似乎是不简单,所以,你要注意提防。一方面要让他为你的工作出力,另一方面,要防备着他,防止他和秋桐串联在背后对你下黑手。”</p>

    我心里只想笑,但脸却做出严重的表情,说:“哦。原来如此。我心里有数了,谢谢你的提醒。”</p>

    “必须的,有些事情我必须要提醒你的!”孙东凯说。</p>

    听孙东凯刚才这话,我突然想唐亮这次能回来,会不会和秋桐有关呢,难道是秋桐背着我捣鼓了什么道道?</p>

    我忍不住这想去找秋桐问问,但此刻不能,我还的继续和孙东凯谈话呢。</p>

    “哎——秋桐现在翅膀越来越硬了,越来越难以驾驭了。”孙东凯突然叹息了一声。</p>

    我明白孙东凯为什么叹息,他一直想对秋桐图谋不轨,一直想通过各种卑劣的手段霸占秋桐,但却一直没有得逞,以前秋桐的职位低,他可以有条件肆意妄为,但现在秋桐是集团党委成员,市委任命的正儿八经的副处级干部,他没有任免权。</p>

    秋桐处在这个位置,他再想实施以前的那些手段和诡计,是很难得逞的。</p>

    但同时,从孙东凯的话里,我也觉察出,他似乎对秋桐并没有死心,仍然怀着不轨的淫邪之意,只是没有得逞的机会。</p>

    同时,我也觉察出,孙东凯这话也似乎再次表明唐亮的归来和秋桐有某种关系,似乎秋桐在其是做了某些工作的。</p>

    我这时说了一句:“她是翅膀再硬,不也还是你的下属?你也还是副总裁,你是集团一把手,谁敢和你抗衡,除非是出了豹子胆!”</p>

    我这么又说,孙东凯似乎得到了某些安慰,笑了起来。</p>

    我接着说:“她即使是当了总裁提拔了正处级又怎么样?排名还不是在你后面?你无须担心的。”</p>

    孙东凯眼皮猛地一跳,似乎我这话戳了他的某一根神经。</p>

    我继续说:“难不成她还能提拔到集团一把手取你而代之?这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多虑!”</p>

    孙东凯的眼皮又是猛地一跳,面部肌肉都抽搐了。</p>

    看孙东凯那样子,我心里只想乐,突然想,说不定哪一天秋桐真的能当集团一把手呢,依照她的能力,完全可以胜任,一定能孙东凯干的好多了。</p>

    不过又想,要是秋桐当了集团一把手,那孙东凯往哪里放呢?是提拔到面去呢还是调走呢?还是因为某种原因进了监狱呢?</p>

    这些都是猜想啊,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p>

    孙东凯沉默了半天,牙根咬地紧紧的,半天才恢复了常态。</p>

    又和孙东凯聊了一会儿,然后孙东凯让我回去,让我明天正式回来班。</p>

    出来后,我给秋桐发了个手机短信,说晚想和她一起吃顿饭,地点在春天大酒店。秋桐很快回复短信,痛快地答应了。</p>

    晚,在春天大酒店餐厅的一个豪华小包间里,我让厨师做了几样秋桐最喜欢吃的菜,要了白酒,一切绪,然后坐在房间的沙发等秋桐来。</p>

    想到秋桐即将到来,想到我和秋桐前几天在她办公室打的那个赌,我的心一阵猛跳,心里突然一阵异样的感觉,身体不觉一阵骚动和驿动。</p>

    这骚动和驿动似乎是纯洁的。</p>

    对秋桐,我经常会有骚动,但我一直认为这骚动很纯洁。</p>

    其实,的确是很纯洁的。</p>

    这样想着,我轻轻叹了口气.</p>

    晚7点整,秋桐准时来到,一进门,看到我傻乎乎地坐在那里,看到桌子好的酒菜,呵呵笑了:“哎——难得易主任易总一片诚心相邀啊。看来易主任今晚是要咱来祝贺一下头又增加一顶帽子了。”</p>

    第一次听到被称呼易主任,还是秋桐称呼的,不觉感到很有意思,我笑起来,招呼秋桐坐下。</p>

    秋桐看了看房间,说:“怎么,咱们俩?”</p>

    我说:“是的,我邀请了你自己!怎么?不可以?怎么?有想法?”</p>

    秋桐一时显得有些尴尬,笑了下,说:“没说不可以,没说有想法,我只是觉得咱们两个人占用这个单间,还有这么多菜,我们俩多浪费啊。”</p>

    我说:“行,那你要是觉得人少没意思,我叫几个男服务员进来一起陪你吃喝,好不好?”</p>

    秋桐说:“哎——易主任,你怎么回事?有病啊,我只是说说感想,你哪里来那么多道道?”</p>

    我嘿嘿一笑:“我是有病,而且还病得不轻。”</p>

    秋桐坐在我对过,冲我抿嘴一笑:“我看你这病是烧的,烧晕了,烧糊了。”</p>

    我伸出手一把抓住秋桐的一只手,脑袋往前一伸,将秋桐的手贴在我的额头:“你试试,我是不是发烧?”</p>

    秋桐的手在我手里像只小动物,柔软而嫩滑。</p>

    秋桐忙抽回手,说:“好了,易大人,你没发烧,是我发烧了,行不行啊?”</p>

    我坏笑一下,接好伸手又去摸她的额头,嘴里边嘟哝着:“这可不得了,领导发烧了,我试试温度。”</p>

    我的手指在秋桐的额头轻轻抚弄着。</p>

    秋桐微微有些脸红,把我的胳膊往后一推,说:“你可真黏糊。我也没发烧,好了吧。”</p>

    我哈哈笑起来,靠着椅子后背仰脸大笑起来。</p>

    秋桐看着我的得意和开心,脸挂着开心的笑,一会儿说:“你是个——”</p>

    “是个什么?”我停住笑,看着秋桐。</p>

    “大坏蛋!”秋桐说。</p>

    “嘿嘿。”我又坏笑了下,说:“既然你说我是大坏蛋,那我坏给你看看,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大坏蛋。”</p>

    说着,我夸张地张牙舞爪作势要站起来走过去。</p>

    “别——别——我服了,我服了,我不敢惹你了,你饶了我吧。”秋桐忙笑着求饶。</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