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11章 抢夺毒品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在担心什么?她不在,是不是?”冬儿说:“她在又怎么样?难道不许初恋情人聊天了?她算是个什么东西。 ”</p>

    “好了,你不好说了!”我打断冬儿的话,冬儿如此说海珠,我听不进去。</p>

    冬儿顿了顿,接着说:“是你过来还是我过去?”</p>

    似乎,冬儿没有给我别的选择。</p>

    我犹豫着,没有说话。</p>

    “我想和你说说话,难道不可以吗?难道你这么厌恶我,甚至连话都不想和我说了?”冬儿幽幽地说了一句。</p>

    我下了决心,回去关了门,然后走到冬儿跟前:“进去——”</p>

    冬儿回身关了门,我径直走到客厅,看到茶几放着一瓶红酒,还有一个酒杯,瓶子和酒杯都是空的。</p>

    冬儿竟然自己喝光了一瓶红酒。</p>

    “欢迎回家——”冬儿跟在我身后说了一句。</p>

    我猛然想到这房子的户主是我,冬儿这话显然是有这个意味的。</p>

    我没有说话,坐在沙发,冬儿坐在我对过,看着我一笑:“小克,有些日子没见了。”</p>

    “你最近还好吧?”我说。</p>

    “难得你还记得我,难得你还知道问我过得好不好!”冬儿说着从茶几下拿出一盒三五递给我:“想抽烟不,抽吧。”</p>

    说着,她又把火机递给我。</p>

    我抽出一支烟,点着,慢慢吸了两口,然后看着冬儿:“这烟是你抽的?”</p>

    “家里有烟一定是我抽的?”冬儿反问我。</p>

    “那……”</p>

    “难道不能是为你准备的?”冬儿又说。</p>

    我闷头抽烟。</p>

    “你是不是觉得我今晚喝多了?”冬儿说。</p>

    我抬起头:“喝得是不少,但似乎还没醉!”</p>

    冬儿说:“是吗?你看我没醉吗?我要是说我喝醉了呢?”</p>

    我说:“我看你不像醉酒的样子!”</p>

    冬儿说:“醉酒什么样子呢?发酒疯?说胡话?”</p>

    我说:“冬儿,你……”</p>

    冬儿轻笑一声,然后两眼瞪着我,突然沉默了。</p>

    我也沉默了。</p>

    沉默了不知多久,冬儿站起来,身体摇晃了一下,径直去了卫生间。</p>

    我不知冬儿要去干嘛,我以为她是要洗手间,但片刻,我听到卫生间传来哗哗的淋浴声音。</p>

    冬儿在洗澡,她不声不响自己去洗澡了。</p>

    冬儿看来今天喝得确实有些醉了。</p>

    我一时冲动,想起身离去,刚站起身,卫生间里传出冬儿的声音:“我洗个澡,醒醒酒,你不许走——老老实实呆着!”</p>

    我又一屁股坐下来,继续抽烟。</p>

    一会儿,听到卫生间的门一响,接着冬儿出来了,穿着一件蓝色竖条纹不算暴露的睡衣,头发还没有干,直接走到我对面坐下。</p>

    我得承认,沐浴后的冬儿别有一番风情。</p>

    我不敢多看,低头继续抽烟。</p>

    “洗了个澡,清醒多了。”冬儿说:“看来,我刚才是有些醉了!”</p>

    “那好!”我说。</p>

    “小克,抬头看着我!”冬儿说,声音虽然温和,但似乎又带着一丝命令的味道。</p>

    我不由抬起头,看着冬儿。</p>

    “你看我美不美?”冬儿说。</p>

    “美!”我由衷地点点头。</p>

    “你觉得我老了吗?”冬儿又说。</p>

    “你不老,你怎么会老呢?你这才多大?”我说。</p>

    “可是,我觉得自己似乎老了!”冬儿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寂寥。</p>

    我说:“没有的,你没有老的,你依旧年轻!”</p>

    “或许,我的人依旧年轻,但我的心却老了。”冬儿幽幽地叹了口气。</p>

    我说:“你的人依旧年轻,你的人也依旧年轻!”</p>

    冬儿微笑了下,似乎很开心,接着看着我说:“小克,我看你,最近似乎很沧桑。这么些日子不见,你黑了,瘦了。”</p>

    我笑了下:“黑了健康,瘦了精神!”</p>

    冬儿说:“你的所谓健康和精神是用出生入死的代价换来的吧?”</p>

    我的心一抖,装作不明白的样子看着冬儿。</p>

    冬儿说:“不要告诉我你这段时间一直在宁州老家和父母在一起。我要是如此认为,也不会给你打那个电话了。”</p>

    我想起冬儿在宁州的时候冬儿给我家打电话暗示我被跟踪的事情,尴尬地笑了下:“你怎么知道我被人跟踪的?”</p>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冬儿说,口气淡淡的。</p>

    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p>

    一会儿,冬儿说:“那批货到底是谁的?”</p>

    我吃了一惊:“什么那批货?你说的是什么意思?”</p>

    冬儿一翻眼皮看着我:“你说呢?你说我什么意思?我问你那批毒到底是谁的?”</p>

    “你。你怎么知道的?”我结结巴巴地说,心里非常惊诧。</p>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是你的事,我想知道的必须要知道,我想知道的一定会知道。”冬儿说:“我提醒你被人跟踪,不代表你消失在我的视线。我知道你越境去了金三角,和李顺一起合谋抢夺了一大宗毒,而这批毒是要运往大陆的。你亲自参加了抢夺毒的行动。”</p>

    “你——”我感到很惊骇,看着冬儿:“冬儿,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p>

    冬儿淡淡地说,”我说了,我不会告诉你的,或许,我可以告诉你一句话,我冬儿不是脓包,我既然一心要关注你的行踪,我既然知道还有人也对你的行踪很感兴趣,我自然有办法获知你的消息,至于我到底是通过什么方式什么渠道知道的,你不必如此好了。我只问你一句话,那批货是谁的?”</p>

    我沉默着不说话,我不想让冬儿掺和此事。</p>

    冬儿看我不说话,顿了顿,接着说:“那么,我换个问法,伍德是不是和这批货有关?伍德是不是在从事贩毒的勾当?”</p>

    我又是一惊,看着冬儿说不出话来。</p>

    冬儿平静地说:“我知道有一大宗毒在金三角被抢夺,我知道这批货是李顺抢的,我知道你参加了这次行动,另外,我还知道在这期间,伍德突然神秘失踪了,不在星海,到了昆明,然后到了泰国。所以,我才会如此问你。”</p>

    我说:“你是不是听皇者说的?”</p>

    冬儿眼皮一跳,接着说:“他?你以为他是万能的是无所不知的吗?虽然他是伍德的心腹,但是你以为他对伍德的所有事情都知道吗?你以为伍德什么事都会让他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听他说呢?你以为他即使知道会告诉我吗?”</p>

    我一时无法判断冬儿这话是真是假。</p>

    我说:“你是怀疑。伍德贩毒?你认为伍德和李顺抢夺的那批毒有关?”</p>

    冬儿说:“是的,不错,我的确是怀疑这一点。虽然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我有一种预感,我很怀疑。”</p>

    我说:“皇者也找我了,找我问这个了。”</p>

    冬儿说:“我知道。”</p>

    “你怎么知道的?”我说。</p>

    “不告诉你!”冬儿说:“我现在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p>

    我吸了两口烟,说:“冬儿。你不该问这个的。你不该掺和这些事情的。”</p>

    冬儿说:“我没想掺和,我是好,好不行吗?你难道不能满足我的好心吗?”</p>

    我说:“你不能好这个!这对你来说是很危险的,你知道不?”</p>

    冬儿说:“我非要好,我不在乎什么危险不危险!”</p>

    “但我在乎!”我脱口而出。</p>

    冬儿眼里闪过一丝喜悦的神情,接着说:“我知道你在乎我的。我知道的。”</p>

    冬儿竟似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我心里却感到很难过。</p>

    冬儿接着温和地说:“小克,你放心,我不会掺和这事的,我只是个弱女子,我能怎么掺和这样的事呢?我不掺和自然是没有危险的,我只是觉得很好,我很想知道。”</p>

    我说:“不行!”</p>

    冬儿说:“好吧,那既然你不肯告诉我,我找别人去问!”</p>

    我一听急了:“傻子,你千万不要到处去打听这事,这会要了你的命!”</p>

    冬儿说:“那你告诉我,我不到处打听了,我保证听了谁也不告诉!”</p>

    我心里有些无奈,说:“那好吧。我告诉你。不错,你的直觉很准确,伍德确实是去了泰国,在泰国的清迈,伍德和李顺见了面。”</p>

    “伍德见到你没有?你参加会面了没有?”冬儿紧张地看着我。</p>

    我摇摇头:“我没有露面。”</p>

    冬儿松了口气。</p>

    “但伍德和李顺谈话的整个过程我都监听到了。但伍德似乎知道我也去了清迈。”我说。</p>

    冬儿的神情又紧张起来,看着我:“你。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p>

    我说:“没有。”</p>

    冬儿轻轻呼了一口气,说:“继续说下去。”</p>

    我说:“至于你问我伍德到底是不是在贩毒?那批货到底是不是伍德的?我只能这样告诉你,不但我,是李顺也无法确定伍德到底是不是在贩毒,但这批货和伍德是有关的,伍德信誓旦旦和李顺说这批货是他一个朋友的,无论李顺怎么试探,他都一口咬定这批货和自己无关,他和李顺见面,只是受朋友委托要讨回这批货。但李顺没有答应,他早将这批货出手了。”</p>

    “哦。”冬儿看着我。</p>

    “一开始李顺判断这批货必定是伍德的,他认定伍德是在贩毒,但和伍德会面之后,李顺突然无法做出明晰的判断了,对自己之前的判断有了怀疑。根据伍德的综合表现,我其实也不能判定伍德是不是在贩毒。”我说。</p>

    “之所以不能判定,其实最关键还是缺乏确凿的证据,是不是?”冬儿说。</p>

    “是的。一切只能是怀疑,根本抓不到伍德贩毒的现场证据!没有证据,不能咬死这一点。”我说。</p>

    冬儿点点头,沉思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小克,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问你这个问题?”</p>

    我说:“不是好吗?”</p>

    冬儿说:“错——我之所以非要想知道伍德到底是不是毒贩,是为我自己的前途和利益着想。假如伍德是毒贩,那我跟着他做事,岂不是要担惊受怕甚至受连累,现在结果证明他似乎不是毒贩,似乎那批货只是他朋友的,甚至李顺和你都无法断定,那我放心了,我可以高枕无忧继续在伍德这里发财赚钱了。”</p>

    听冬儿这么一说,我登时后悔了,我刚才要是说伍德是毒贩多好,那样冬儿会害怕,说不定会立刻从伍德那里脱身。</p>

    我不由感到很懊恼。</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