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06章 他或许知道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皇者说:“是——”</p>

    我说:“你真的不知道?”</p>

    皇者说:“是——”</p>

    我说:“你能不装逼不?”</p>

    皇者说:“我真的没装逼!”</p>

    我说:“那好,既然你没装逼,那我告诉你如何知道我前段时间的行踪以及都干了些什么!”</p>

    皇者说:“如何知道?”</p>

    我说:“回去问问你的主子伍德知道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皇者的眼神突然倏地跳动了一下,接着笑:“问他?他知道?”</p>

    我说:“他或许知道。”</p>

    皇者说:“或许……”</p>

    我说:“他没和你这个心腹说过我的行踪?”</p>

    皇者点点头:“是的,从来没提起过。”</p>

    看皇者讲话的神态,似乎他不是在装逼。</p>

    我这时不由觉得有些怪,此次我的事伍德难道一直在瞒着皇者?皇者急于想知道我的行踪,难道是想借此知晓伍德的什么事情?或者是想知道伍德前段时间的行踪?他急于知道这些干嘛?</p>

    我说:“看来,伍德对你也不是无话不谈的,看来,虽然他很信任你,但他的一些事,你也未必都是能知道的。”</p>

    皇者微笑了下:“老弟此言或许是对的。”</p>

    我说:“前段时间我去了星海,伍德也离开了星海,想必伍德的离开和行踪你未必是十分了解的,你问我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事,终极目的是想知道伍德都在干什么吧?”</p>

    皇者又微笑了下,没有说话。</p>

    我说:“你为什么如此好呢?”</p>

    皇者说:“我对我不知道的一切都很好,我对我想知道的一切都很感兴趣。”</p>

    我说:“那我要是不能满足你的好心和你的兴趣呢?”</p>

    皇者说:“我希望老弟能!”</p>

    我说:“我看不能!”</p>

    皇者说:“这对你恐怕是没有坏处的!”</p>

    我说:“我恐怕看不到对我有什么好处!”</p>

    皇者说:“其实你还是对我有很大的戒心,对我缺乏足够的信任!”</p>

    我说:“你很聪明。今天你找我,是为这个来的吧。”</p>

    皇者没有回答我,沉吟了一下,说:“这样吧,老弟,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那么,我来说,你听。”</p>

    我说:“随你怎么说了。”</p>

    皇者说:“前段时间,你被停职后,直接回了宁州老家。”</p>

    我说:“是。”</p>

    皇者说:“在宁州老家呆了几天,然后你突然失踪了。接着,2天之后,你出现在缅边境。然后,在一个深夜,你越过了边境线。”</p>

    我睁大眼睛看着皇者,说:“你。”</p>

    皇者淡淡一笑,接着说:“然后,你出现在了金三角的一个武装派别基地里。那支武装的领导人是谁,我想不用我说出名字了。”</p>

    我看着皇者,说:“听你这话,似乎是天方夜谭啊。继续说下去。”</p>

    皇者说:“你不必承认,也不必否认,我只是告诉你我知道的事情。但其后,我的消息渠道断了,后面的事情我不得而知了。”</p>

    我讽刺地说:“无所不能的皇者竟然也会有不得而知的事情!”</p>

    皇者笑了下,接着说:“随后,我闻听金三角发生了两起重大的事件,一个是一支武装派别被另一支武装剿灭,另一个是被剿灭的那支武装派别正准备偷运到大陆的一大批毒被劫。”</p>

    我看着皇者,不说话。</p>

    “我怀疑这两件事是同一个团体干的,至于是哪个团体,我想你心里也会明白的。”皇者继续说:“其实呢,我对是谁干的并不感兴趣,对谁被剿灭也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那批毒。”</p>

    我说:“怎么?你想贩毒?”</p>

    皇者说:“呵呵,没那胆量。我只是好这么一大批毒,价值几个亿啊,这么被劫了,那货主的损失该多大啊。”</p>

    听到皇者这么说,我的心里突然一动。</p>

    皇者继续说:“这批货是要运到大陆的,那么,货主一定是大陆人。不知道老弟对此事怎么看呢?”</p>

    似乎,皇者也怀疑伍德有贩毒的勾当,怀疑伍德和这批毒有关,但没有明确的证据,他是想从我这里探听什么口风。</p>

    我想了想,说:“这事,我没怎么看。我要是说我对此一无所知吧,你肯定说我装逼,我要是说我什么都知道吧,但我似乎又知道一些,不过我确实不能一口咬死这批货的主人是谁,因为我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过。”</p>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看了看皇者。</p>

    皇者目光紧紧盯住我。</p>

    我反复又思量了一下,接着说:“不过,我听说,在金三角出了这两件事之后,有个人神秘地出现在了金三角附近的清迈。似乎这个人的出现,和这批毒有关,他在那里和另一个人进行了会面,进行了一番秘密谈话。而这个人,似乎是你十分感兴趣的人。”</p>

    皇者突然闪过一丝犀利的目光,那目光竟然让我心里不由一凛。</p>

    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皇者眼里的这种目光,这目光我似乎从电影电视里正面主人公的眼里见过。</p>

    我不由心里有些困惑,皇者眼里怎么能发出这样的目光呢?不该啊!</p>

    似乎,皇者真的不知道伍德去了泰国之事,似乎,皇者对我这番话十分重视,似乎,他一直在等我这段话,似乎,他想从我的话里证实什么,似乎,他想从我的话里得出什么判断。</p>

    接着皇者的目光恢复了平静,点点头,说:“老弟,你说的情况十分重要。”</p>

    我说:“十分重要?操,听你这口气,好像你是侦破案件的人员。我看你啊,是想从我嘴里多套点关于伍德的情况,多套点关于我和李顺的情况,来丰富自己的情报库。然后你说不定会利用这些情报来赚钱,看对谁有利卖给谁。从渔利!”</p>

    皇者呵呵笑起来:“老弟,这年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利益驱动嘛,谁和钱有仇呢?”</p>

    我说:“你这位伍德的心腹竟然还有他瞒住你的事情,看来你在伍德眼里的位置也不过是如此。你说你死心塌地跟着他卖命干嘛呢?”</p>

    皇者说:“各为其主嘛。将军对我一直是很不错的,虽然他有些事瞒着我,但我也理解的,我不会因此对他有什么看法的。”</p>

    我说:“你乱打听伍德的事情,要是他知道了,说不定会废了你!”</p>

    皇者说:“我只找你打听了,难道你会出卖我吗?”</p>

    我说:“那可不一定,要看情况。”</p>

    皇者说:“我相信你不会的。”</p>

    我说:“为什么?”</p>

    皇者说:“因为我们是朋友。”</p>

    我说:“互相利用的朋友?”</p>

    皇者说:“我想,我们可以做肝胆相照的朋友。”</p>

    我大笑。</p>

    皇者也笑,笑地十分诡秘。</p>

    我停住笑,对皇者说:“皇者,不凭别的,凭你这诡笑,我不会和做朋友,更谈何肝胆相照的朋友。”</p>

    皇者呵呵笑起来,说:“虽然你不愿意和我做朋友,不过我今天还是很感谢你,因为你终于满足了我的好心。”</p>

    我说:“我猜终究有一天,你会被你的好心害死!”</p>

    皇者说:“即使死了,也不会后悔的!我做事从不后悔!”</p>

    我说:“为了所谓的好心死掉,你觉得值吗?轻于鸿毛的,不值得!”</p>

    皇者说:“谢谢老弟的提醒,我会记住老弟的话的,但我想,不管我什么时候死了,都不会轻于鸿毛。”</p>

    我说:“那你想重于泰山?”</p>

    皇者笑而不语。</p>

    我说:“今天你找我的目的达到了吧?你终于满足了自己的好心!”</p>

    皇者说:“是的,谢谢老弟!”</p>

    我想了想,看着皇者说:“或许我今天和你说的那些话,你能悟出点什么。”</p>

    皇者说:“老弟能悟出什么来吗?”</p>

    我说:“你说呢?”</p>

    皇者说:“我不知道。”</p>

    我说:“你装逼吧,我知道你不傻,我告诉你的那些话,是我故意告诉你的,至于你会怎么想,会想到些什么,那是你的事。但我要明确告诉你,死心塌地追随伍德作恶,伍德不会有好下场,你也不会有好下场。如果到了非要决一生死的时候,我到时候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p>

    皇者嘿嘿一笑:“但我却一定会对你手下留情!”</p>

    我一怔。</p>

    皇者接着说:“即使我们各为其主,即使我们是对手,但我们——却未必一定要生死相见,未必非要一定有人倒下。”</p>

    皇者的口气有些含糊,还似乎有些意味深长。</p>

    我怔怔地看着皇者,半天没有说话。</p>

    本以为自己已经把皇者看透,但此时却似乎又有些看不透了。</p>

    皇者是这样的人,似乎谁也看不透他。</p>

    发了半天愣,我站起来,冲皇者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出了房间。</p>

    第二天,我继续在酒店和旅行社蹲守,同时密切关注着捉鳖计划的进行。</p>

    同一天,我听说曹腾主动给集团党委打了个检讨报告,对这次安全事故进行了深刻检讨,报告先给了秋桐,秋桐转给了孙东凯,接着在孙东凯那里被压下了。</p>

    孙东凯压下这报告,不知是何用意,不知他是怎么盘算的。</p>

    第三天午,我正在宿舍睡大觉,手机突然响了。</p>

    一看,是孙东凯打来的。</p>

    孙东凯亲自给我打电话了。</p>

    不知道孙东凯亲自给我打电话是什么事。</p>

    “孙记。”我说了一声。</p>

    “呵呵,小易,是不是还在睡懒觉啊?”孙东凯的声音听起来很温和。</p>

    “呵呵。”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是的。”</p>

    “你够舒服的,能好好睡大觉。”孙东凯说。</p>

    “孙记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指示吗?”我不想和他绕弯子,直接问。</p>

    “嗯,是这样的,关部长回来了。”孙东凯说。</p>

    “哦。”我当然知道关部长回来了,他知道的还早,但我还是装作刚知道的样子说:“关部长学习提前结束回来了?”</p>

    “不是学习结束,是回家来休息几天。”孙东凯说。</p>

    我又哦了一声,不知孙东凯和我说这个是何意。</p>

    “今晚我请关部长吃饭,你过来作陪。”孙东凯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