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05章 曹腾递交报告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云朵说:“听队长和我说,他给曹腾递交报告的时候,闻到曹腾嘴里酒气很大,似乎曹腾当时是喝多了,醉醺醺的。 曹腾接过报告,看都没看,放到件夹里去了。”</p>

    听云朵这么一说,我似乎明白了,曹腾这些日子一直处于亢奋状态,觉得自己这发行公司总经理的位置是坐定了,心里似乎有些懈怠,没事约公司的层喝酒,抓紧联络感情。队长那天给他送报告的时候,恰好他酒意未醒,漫不经心把报告往件夹里一放。</p>

    “酒醒后,他可能没记起这事,没看到这报告,亦或是看到了也没往心里放,觉得不是很急的事情,放放也不要紧。当然,根据曹腾做事的风格,我觉得前者的可能性要大一些。</p>

    此时正值曹腾升迁的关键时刻,公司竟然出了这事,安全事故啊,造成国有资产的重大损失啊,这可不是闹了玩的。公司甚至是集团有史以来第一次出这样的重大交通事故。幸运的是车毁人没亡,万幸。</p>

    无疑,此次事故的发生,对曹腾的升迁多少会有些负面影响,至于影响能到什么程度,会不会起到决定性作用,我无法判断。</p>

    老子正在另一条战线紧锣密鼓捣鼓事,曹腾竟然在这边开始自毁长城了,这不等于是帮我的忙吗?</p>

    一个人要是自己想寻死,那是谁也无法阻拦的。</p>

    既然曹腾想自残,我也没办法。</p>

    我这时想起一个问题,问云朵:“曹腾呢?他现在人呢?”</p>

    “刚刚带着车队队长去现场了。”云朵说。</p>

    “曹腾有没有否认队长给他打报告的事情?”我说。</p>

    “在曹腾办公室,队长当着我和曹腾的面提起了这事,说他早给曹腾打了报告的。曹腾一听,忙乎了,忙去翻件夹,结果真的找到了那份报告。他当然是无法否认的了,我和队长都是见证人呢。”云朵说。</p>

    我松了口气,说:“好——我知道了,那先这样!”</p>

    放下电话,我寻思起来。</p>

    不管如何,发行公司的这起车祸必定会在集团迅速传开,必定会给曹腾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这些负面影响不只会在集团群众有,在集团党委成员领导同样也会有。这对曹腾的这次升迁无疑是不利的。</p>

    但这事或许还不足以将曹腾的此次升迁彻底搞残,因为孙东凯不会不考虑小凤哥哥的身份和位置,小凤的哥哥还是此事成败的关键。</p>

    虽然此次车祸会给曹腾带来一些负面舆论,但如果孙东凯要是执着坚持提拔曹腾,那党委其他人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党委记是党委的核心,最后的决策权还是在他手里。</p>

    但我心里明白,此事还是会对曹腾带来一些不利因素,是他极不愿意看到的。</p>

    而对我来说,这似乎是一缕东风,预示着好兆头。</p>

    曹腾虽然一直很谨慎小心地做着目前的工作,但终于还是出了纰漏,他到底还年轻,到底还是得意忘形之际有了失误,到底还是春风得意之际犯了错误。他以为有小凤的哥哥在,大局已定,自己似乎可以高枕无忧了,但哪里会想都在这个方面出了问题。</p>

    一把手岂是那么好当的,责任重大,一不小心要出事。出了事要承担责任。</p>

    看来,他毕竟还是经验不丰富,阅历太浅啊。</p>

    当然,我也不认为我经验丰富阅历深,但我起码不会犯曹腾这样愚蠢的失误。</p>

    因为我牢牢记住老黎曾经教育我的一句话:失意莫气馁,得意莫忘形。</p>

    我有老黎这样一位好导师,曹腾估计是没有。</p>

    我有好导师是我自己修出来的,曹腾那人估计是修不出来的。</p>

    我此时心里突然对曹腾有些惋惜,你说你正一帆风顺要提拔了,不好好盯紧公司的事情,怎么突然搞出这么一个漏子了,这不是自己给自己俩抹黑吗?</p>

    虽然有些惋惜,但我却不会停止我的捉鳖计划,捉鳖计划仍在继续进行。</p>

    有了曹腾的此次低级愚蠢失误,捉鳖计划成功的几率似乎更大了。</p>

    曹腾似乎是在帮我来达到自己的目的。</p>

    当然,我不会感谢他,没必要。</p>

    我坐在海珠办公室有滋有味地琢磨着。</p>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来了个短信:“易先生,请到春天大酒店208房间。”</p>

    看号码不熟悉。</p>

    日,这是谁?还叫我易先生,还在隔壁的酒店里。</p>

    我不由很好,拿起手机拨打这个号码,却打不通了,提示关机。</p>

    搞得还怪神秘的,我嘟哝了一句,然后出了旅行社,直接去了酒店前台,对服务员说:“给我查下,208房间的客人是谁?什么时候入住的?”</p>

    服务员查了下对我说:“是个男的,叫张三,吉林长春人,28岁,刚刚在一个小时前办理的入住手续。”</p>

    张三?还李四呢!</p>

    我想了想,没记得自己认识这样一个人。</p>

    我决定去看看,于是直奔208房间。</p>

    到了门口,门虚掩着。</p>

    我轻轻推开门进去,看到一个人正背对我站在窗口往外看,因为背光,房间里光线较暗,背影模模糊糊的。</p>

    “易先生,请关好门!”对方说话了。</p>

    一听这声音,我不由操了一句,说:“装神弄鬼的,你捣鼓什么?还张三?”</p>

    边说,我边把门关死。</p>

    “呵呵。”他回过身看着我,脸带着惯常的诡异的笑。</p>

    这是皇者。</p>

    “用假身份证开的房间吧?”我说。</p>

    “当然是真的,嘿嘿。但。”</p>

    “但也只是另一个你,是不是?”我说。</p>

    操,都会来这一套了,我不由忧虑国人口普查到底准不准,到底有多少人是有多个户口的了。</p>

    皇者又嘿嘿笑:“易先生明白好。”</p>

    “怎么突然这么客套了,叫我易先生,我是不是也该叫你皇先生呢?”我说。</p>

    “那倒不必,不过随你了。”皇者说:“我叫你易先生不是显出对你的尊敬吗?你说我们现在这状态,朋友不是朋友,敌人不是敌人,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叫你易先生最合适。”</p>

    我说:“你怎么跑到这里来开房间了?”</p>

    皇者说:“安全啊!在你的酒店里和你见面,这不是最安全的吗?再说,你这酒店还不显眼,不是那种高档的星级酒店,来往的熟人也不会多。”</p>

    我说:“你想见我,所以来这里开了房间!”</p>

    “是的,我开房间是专为了见你而开的!”皇者干脆地说。</p>

    我呵呵一笑:“我的待遇可不低啊,劳你破费开房间。早知道你来开房间,我给酒店负责人打个招呼给你免费啊。”</p>

    皇者呵呵一笑,招呼我坐下,然后说:“你有这心思我知足了。老弟开这酒店是做生意的,如果动不动免费,那这生意还怎么做呢?”</p>

    我说:“不叫易先生了,叫老弟了,是不是我这个人情面子一送,觉得近乎了呢?”</p>

    皇者说:“你说呢?”</p>

    我说,”我说你是在装逼!”</p>

    皇者笑了:“这世不装逼的人又有几个呢?”</p>

    我也笑了:“这话倒也实在。看来你其实是知道我刚才在旅行社那边的,是不是?”</p>

    皇者说:“当然。我刚才和小亲茹打电话,她说易哥正在海珠姐办公室检查工作。”</p>

    我说:“专门开了房间来见我。何事,说吧!”</p>

    皇者说:“没事不能见你了?”</p>

    我说:“没事你见我干鸟?你这种人,做事有不带目的的时候吗?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把我当知己朋友约了聊天的?”</p>

    皇者说:“我知道你不相信。不过,其实。我倒是真的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以知己朋友的身份一起聊天呢。”</p>

    我冷笑一声:“凭你现在的作为,凭你现在的身份,你觉得可能吗?你做梦去吧。”</p>

    皇者说:“做梦也不错啊,能有个梦做总没有强,嘿嘿。老弟,我总觉得你对我成见很深啊。”</p>

    我说:“这都是你自己做出来的结果。我不想对你成见深,但你自己的作为却让我不得不这样。你怪不得我的。”</p>

    皇者说:“老弟,我们毕竟还是曾经有过很不错的合作的,我毕竟还是帮过你们的忙的。”</p>

    我说:“是的,这一点我承认,我不否认,但是,那只是曾经。你那时帮助我,是因为对你有利,恐怕你也不仅仅是为了我,但是现在,我们恐怕已经没有共同利益可言了。不但没有共同利益,甚至说不定哪一天,我们会反目成仇。斗个你死我活。”</p>

    皇者说:“其实,你救过我一命,在那个岛,我还是记得的。”</p>

    我说:“你觉得我现在会不会后悔当时救你呢?”</p>

    皇者说:“你一定不会后悔!”</p>

    我说:“为什么?”</p>

    皇者说:“因为我知道你从来不是喜欢做事后悔的人!”</p>

    我说:“那我要真的是后悔了呢?”</p>

    皇者说:“即使你现在有些后悔了,但以后。以后。你一定不会后悔的。”</p>

    我说:“你说的以后是什么时候?”</p>

    皇者说:“我也不知道。可能很快,也可能,还要很久。”</p>

    我有些听不懂皇者这话的意思,沉思了片刻,说:“最近伍德还好吧?”</p>

    皇者没有回答我,盯住我看了半天,突然说:“你前段时间到哪里去了?都干了些什么?”</p>

    皇者的口吻似乎带着审讯的味道。</p>

    我心里很别扭,看着皇者说:“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你是警察啊,和我用这副口气说话。”</p>

    皇者微微一怔,接着笑了:“哦。抱歉,那么,我换一个方式,老弟,有些日子不见你了,想死哥哥了,能不能告诉我你前段时间去了哪里都干了些什么呢?说出来哥哥和你一起分享。”</p>

    我说:“不能!”</p>

    皇者说:“为嘛?”</p>

    我说:“不为嘛,是不愿意!懒得和你说,懒得和你分享。”</p>

    皇者说:“我这话可是没有恶意的,老弟你不要想多了。”</p>

    我说:“你真的很想知道?”</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