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04章 顺利进行中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看着出租车远去的影子,我不由叹了口气。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晚吃过饭,我独自在人民广场溜达,恰好又见到了老关和谢非,两人正在散步,谢非挽着老关的胳膊,两人说说笑笑的。看起来这是一对多么和谐温馨美满的夫妻啊。</p>

    我没有让他们看到我,转身走到了另一边。</p>

    我不由心里突然很感慨,闪过一阵巨大的迷惘,突然对婚姻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困惑。</p>

    我快要和海珠走入婚姻了。</p>

    这样想着,我突然闪过一丝恐惧的感觉。</p>

    晚回到宿舍,我和方爱国又联系了下,听取了他们实施捉鳖计划的进展情况。</p>

    目前来说,这出戏虽然刚刚开头,但一切都在顺利进行。</p>

    我又提了一些指导建议和意见,提醒他要注意细节,要在细节下功夫。</p>

    方爱国答应着。</p>

    然后,我挂了手机,看电视。</p>

    一会儿,海珠打来了电话,问我在干嘛,我说在宿舍看电视,海珠说她顺利到达乌鲁木齐了,说现在虽然是10点多了,但这里天还大亮呢。</p>

    我们聊了一会儿,海珠挂了机。</p>

    我这时有些累了,洗涮床,关灯。</p>

    躺下之后,我下意识伸手到床头缝隙摸了下。</p>

    这纯粹是无意识的习惯性动作。</p>

    谁知道我竟然摸到了录音笔。</p>

    我晕,录音笔还在这里。</p>

    我忙打开床头灯,将录音笔拿出来。</p>

    我拿着录音笔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这是声控的,不讲话不录音,一有动静开始工作。</p>

    我突然想听听里面到底有什么东东。</p>

    我打开播放开关,然后靠在床头,关了灯,静静地听着。</p>

    片刻,录音笔里突然传出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阿桐……若梦……我爱你……”</p>

    这是我迷迷糊糊的声音,虽然迷糊,但我听得分明,这是我的声音!</p>

    啊,我的声音啊!我的梦话啊!</p>

    日了!</p>

    我的脑袋轰然一响,在黑暗倏地从床蹦了起来——</p>

    晕倒,我竟然说了这样的梦话,我竟然真的这么说了梦话!</p>

    我的大脑和身体都似乎一起在空眩晕了。</p>

    最可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p>

    终于——发生了!</p>

    当我的身体重重地落到床的时候,我突然清醒了。</p>

    我认真冷静想了下,联想到今天海珠的表现和神情,突然觉察,她似乎没有听到这些话的,不然,她早走的时候不会表现地如此正常。</p>

    我突然觉得万幸又后怕。</p>

    无疑,这是昨晚我睡觉发出的声音。</p>

    无疑,这是昨晚录的。</p>

    但,无疑,海珠是没有来得及听到。</p>

    显然,海珠昨晚放在这里之后早走的匆忙忘记收起来了。</p>

    她疏忽了。</p>

    她没有来得及听这声音。</p>

    感谢神,幸亏她疏忽了。</p>

    哈鲁利亚,感谢神。</p>

    我毫不犹豫把这声音删除了,然后将录音笔放回原处。</p>

    突然没有困意了,坐在床发呆起来。</p>

    点燃一支烟,在黑暗里默默地吸着。</p>

    照这样下去,只要海珠锲而不舍地坚持对我严盯死防,早晚我要露馅,早晚要出大事。</p>

    一旦出事,是极其可怕的,是不可挽回的,将是狂风暴雨疾风骤雨电闪雷鸣晴空霹雳。</p>

    可是,我却无法去阻止制止海珠,不但不能阻止,还要装作不知道,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p>

    两个人,两个天天在一起人,两个即将走入婚姻的人,彼此之间到了这个程度,这是不是一种悲哀呢?这又是谁的悲哀呢?这悲哀是谁的责任呢?</p>

    一开始,我的心里对海珠充满了不满,但细细想想,我为何要对她不满?她是如此地爱着我,如此地依恋我,如此地依赖我,她有什么过错呢?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难道不都是我自己作死作出来的吗?这一切的根源不都是我造成的吗?我对不住海珠,也同样对不住秋桐,我对不住的人太多了。</p>

    到现在为止,我经历的女人还少吗?从云朵到冬儿,从海珠到秋桐,从夏雨到。到不知是否确定的谢非。</p>

    我竟然趟过了这么多女人的生命灵魂之河,竟然这么多。</p>

    怎么不知不觉这么多?我心里突然很诧异,不觉惊异。</p>

    不但已经经过了这么多女人,而且,还有秦璐和孔昆两个预备役,甚至,还有个不知死活在那里执着等待的曹丽。</p>

    我不觉心里有些恐惧,我这是不是滥情呢?我快成种马了。</p>

    这样想着,我不由心里深深地自责起来,深深地责备着自己。</p>

    这样想着,我不觉深深感觉自己对不起海珠,对不起秋桐,对不起云朵,对不起夏雨,甚至,还感觉对不起我的师姐我的领导夫人谢非。</p>

    一生里要对不住这么多女人,这是多么沉重的心理负担,这是多么不能承受之重。</p>

    我不想这样,但却又在这样,又已经在这样了。</p>

    不由觉得自己是个混蛋,不由心情十分糟糕。我觉得自己像个赌徒,正在歇斯底里地去赌博,赌博人生,赌博爱情,赌博生命。我似乎要将我的全部本钱都投进去,不打算收回。</p>

    当然,我的本钱是什么,其实我并不知道。</p>

    甚至,我怀疑自己有没有人生的本钱,有没有资格有人生的本钱。</p>

    第二天,我到公司转了转,先去了旅行社,然后去了酒店,看看最近的运营情况。</p>

    旅行社迎来了一年之的另一个旺季,夏天来星海旅游的客人很多,地接部忙得不亦乐乎,外地来的团队很多,家里的导游都派出去了还不够用,只得从兄弟单位借地陪导游。</p>

    虽然做地接不如做发团赚钱多,但起码可以大大增加人气。</p>

    无疑,海珠做旅游是道了,最近我一直没大指点她,她自己管理地如此出色。</p>

    海珠成长起来了。</p>

    我感到欣慰。</p>

    然后,我去了酒店,到了张小天的办公室。</p>

    张小天正在给酒店的管理层人员开会,我坐在那里,听了一会儿。</p>

    似乎,酒店的管理出了一些问题,管理层人员反映有些员工心态不稳,一个劲儿嚷嚷着要工资福利待遇太低,有的甚至拿辞职来威胁,甚至教唆其他人一起走。</p>

    我问张小天是怎么回事,他苦笑了下,告诉我是个别的员工不知是受了谁的唆使在闹事,鸡蛋里挑骨头,酒店目前给员工的工资福利待遇在星海同类型的酒店里是最好的,但有的人是不满意。</p>

    我心里一动,突然想是不是闹事的人背后还有人在指使呢?</p>

    我目光沉静地扫视了一圈管理层人员,有的人目光坦然,有的人则低头不语,有的人还似乎不大敢和我对视有些畏缩的样子。</p>

    似乎,想闹事的不仅仅是底层员工,似乎在管理层人员里也有问题。</p>

    我想了想,笑了起来,然后说:“我和大家说三句话,同时也请大家把我这三句话传达给各自部门的员工。第一句话:员工的忠诚度是企业长期培养出来的;第二句话:员工看到老板赚钱时不要想去共同分享,因为在老板赔钱时你也不会去共同承担;第三句话:跳槽时要对企业心存感激,因为它肯定在不同角度和程度帮助过你。”</p>

    说完,我转身出了张小天办公室。</p>

    出来之后,我的心里还有些发狠。</p>

    但同时,我的心里又有些警觉,莫不是伍德开始将手伸到酒店了?莫不是伍德要开始从酒店或者旅行社入手来给我制造事端了?</p>

    虽然今天的事未必是伍德插手制造的,但似乎给我提了一个醒。</p>

    我当然知道伍德要是想搞垮酒店和旅行社,不会如此小儿科,但却从另一方面让我有所戒备,我不能忘记三水集团的那场大火。</p>

    饭我是在酒店和张小天一起吃的,边吃边询问了下最近酒店的经营状况。酒店目前的经营效益很好,张小天是尽心尽力的,客房基本是饱和状态,餐饮也很红火。</p>

    我对张小天的工作是满意的。</p>

    张小天有意无意想问我工作的事,问关于伍德的什么事,问关于李顺的什么事,都被我岔开了话题。我不想让张小天再趟这些浑水。</p>

    张小天看我不想和他谈这些话题,也不问了。</p>

    饭过后,我去了旅行社,坐在海珠的办公室里看最近的发团接团统计表。</p>

    正在这时,我接到了云朵的电话,电话里云朵的声音似乎有些急促:“哥,不好了,公司出事了。”</p>

    我不由是一愣,曹腾不是一直用心在管理公司吗,怎么突然出事了呢?出了什么事呢?</p>

    “云朵,说,出了什么事?”我镇静地问她。</p>

    云朵接着把事情和我说了一下,公司果真出了事,这事虽然不算大,但也不小。在今天午左右的时间,公司送报纸的一辆发行车在下面县区里送完今天的报纸往回返经过一个陡峭的弯道下坡路的时候,车子的刹车突然失灵,驾驶员无法控制车辆的急速下滑,车子直接冲到了悬崖下,幸亏驾驶员机敏,在车子掉入悬崖的前一刻跳出了驾驶室。发行车直接冲下几十米的悬崖,基本报废了。</p>

    听云朵这么一说,我有些发愣,妈的,车子怎么会突然刹车不行了?车子的养护不都是很及时的吗?怎么会出了这事?幸亏没出人,不然这事还真大了。即使这样,也不是小事,一辆车子十多万,这可是国有资产。</p>

    “刹车为什么突然失灵?”我问云朵。</p>

    云朵说:“我刚才听车队队长说,这辆车子的刹车片早该换了,可是,一直没有换。”</p>

    “靠——失职,渎职,车队队长简直是混账,他这个队长是怎么当的?简直是胡闹——我看着责任他背定了,他这饭碗弄不好要被撬。”</p>

    云朵说:“可是。这事其实也不能都怪队长的。队长一周前打了个维修车子换刹车片的报告,可是——”</p>

    “可是报告递去之后,一直没有签批回复。这么耽搁下来了,终于出了今天的事情。”云朵说。</p>

    “报告给谁了?”我说。</p>

    云朵说:“我听队长说,报告是给了曹腾。”</p>

    “给了曹腾?”我说:“曹腾不该如此马虎大意的啊,他怎么会没有批复呢?”</p>

    我这时心里不由很怪。</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