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01章 演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讲完后,我哈哈笑了:“都听明白了没有?”</p>

    他们也都笑:“明白了。 放心,易哥,保证没问题!”</p>

    方爱国说:“嗨——易哥,你还真找对人了,在金三角的时候,秦参谋长带我去过好几次清迈和当地的华侨社团华侨商社的头头接触,我每次都是扮演的这种角色,我演地很逼真啊,秦参谋长表演过我好几次。”</p>

    我说:“那很好。你是这出戏里的关键,你要是演砸了,那功亏一篑了。其他人的任务也很重要,都不要掉以轻心。”</p>

    大家不住点头:“保证完成任务。”</p>

    我接着说:“为了稳妥,你们要多演练几遍,每个步骤和环节都要落实到位,这是环环相扣的,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不行。”</p>

    “请易哥放心,绝对没问题!”方爱国拍着胸脯下了保证。</p>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明天开始实施这个计划。”我说。</p>

    “好——”方爱国点点头,接着说:“对了,易哥,这次计划要不要取个代号啊?这样听起来似乎显得更正规了。”</p>

    我笑了:“靠——什么活动都要取个代号,好吧,那我们起个行动代号。叫什么呢?”</p>

    我转悠着眼珠思忖着。</p>

    方爱国说:“要不叫棱镜计划?”</p>

    我忍不住笑了:“卧槽,你以为你们是斯诺登啊。”</p>

    大家都哈哈笑。</p>

    此时,离棱镜计划和斯诺登还有三年时间,我们自然是无法穿越的。</p>

    无厘头一下而已。</p>

    周大军想了想,说:“要不,叫捉鳖行动?”</p>

    杨新华说:“好,捉鳖行动,好玩!”</p>

    杜建国也点头:“哈哈,对呀,我们这不是钓鱼钩瓮捉鳖吗?”</p>

    方爱国笑看我。</p>

    我笑着说:“好吧,既然你们都觉得合适,那叫捉鳖行动吧。”</p>

    大家又都笑。</p>

    我然后举起酒碗,看着他们说:“兄弟们,来,第四口,全部干掉,四喜来财啊,预祝我们的捉鳖行动圆满成功,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p>

    “来,干——”大家纷纷举起酒碗。</p>

    大家一起干了碗酒。</p>

    然后,我说:“再拿两瓶来——”</p>

    杨新华又拿了两瓶茅台,分别给大家倒,大家边吃边喝边继续讨论行动的细节。</p>

    我又要了纸笔,把必要的一些信息写下来交给了方爱国。</p>

    捉鳖行动讨论地差不多了,大家又谈起我这次去金三角的事情。</p>

    我把此次猎鼠计划升级为红色风暴行动的事情说了下,然后详细和大家说了下红色风暴行动的整个实施过程,大家听得津津有味,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p>

    等我说完,方爱国说:“太精彩了,太棒了,有李总司令的英明领导,有秦参谋长的周密策划,有易哥的机智英勇,这次红色风暴行动简直是一次经典战役。”</p>

    “哎——我们错过了一次参战的机会。”杜建国满脸遗憾的表情。</p>

    “是啊,要是我们参加战斗的话,一定能更加精彩!”周大军说。</p>

    “嘿嘿,我要是跟着易哥去参战好了,我当狙击手,保证百发百,让易哥看看我的枪法。”杨新华说。</p>

    我说:“哎——革命工作部分岗位不分位置,前方后方一样重要。你们坐镇星海,也同样是有很艰巨的任务嘛,你们给大本营提供的很多情报,都是很有价值的,对红色风暴行动成功实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p>

    方爱国说:“对,易哥说的有道理,我们出发来星海的时候,秦参谋长不也是这样告诉我们的吗?我们在这里的任务同样也是很艰巨的,虽然我们暂时没有真刀实枪的战斗任务,但是,我们潜伏的性质决定了我们的工作形式,在我们的隐蔽战线,更多的时候可能要我们用脑子去战斗,这是更高一个层面的斗争方式。如易哥今晚给我们布置的任务是如此。”</p>

    我不由很赞赏方爱国的一番话,方爱国笑着说其实这也是秦参谋长说过的话。</p>

    我随时都能感觉到老秦对这支队伍里每个人的渗透和影响,看得出,老秦对这支革命军是下了一番苦心的。</p>

    然后,大家继续喝酒,很快,2瓶白酒又喝光了,大家喝得很均匀,正好每人8两。</p>

    方爱国他们四人的酒量果然可以,8两茅台下肚,个个都毫无醉意,我倒是头有些发晕了。</p>

    看来我的酒量未必能喝过这四个家伙。</p>

    我不喝了,让大家吃饭。</p>

    酒足饭饱,我离去。</p>

    剩下的,看他们的了。</p>

    按照我的计划,不出几日,结果要见分晓。</p>

    随着我停职期限的步步临近,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这个计划的每一步都很紧凑。</p>

    卧槽,时不我待,只争朝夕啊。</p>

    回到宿舍,海珠正在收拾东西,见我回来告诉我说明天她要出差,和孔昆一起到乌鲁木齐参加一个西部旅游推介会。</p>

    我问她要去多久,海珠说要看具体情况,最快也要一周才能回来,如果还有其他安排的项目和行程,时间会更长。</p>

    我点点头:“哦。这么久啊。”</p>

    “怎么?不舍我离开那么久?”海珠笑吟吟地说。</p>

    我呵呵笑了:“是啊。”</p>

    “真的还是假的啊?是不是嘴巴说不舍得,心里很高兴呢?”海珠说。</p>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说。</p>

    “我走了,不在你跟前,你可以有机会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了啊!”海珠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我能做什么事情?”我说。</p>

    “你说呢?你还能做什么事情?”海珠说。</p>

    “我不明白你这话的意思。”我说。</p>

    “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海珠直起身子,看着我,正色说:“我告诉你,我走后,你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不许搞什么洋动静,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我随时都会给你打电话。”</p>

    “知道了!”我心里不由有些郁闷。</p>

    “怎么?你有情绪?”海珠说。</p>

    “没有啊,我哪里有啊!”我说。</p>

    “我看你是有情绪!”海珠撅起了嘴巴。</p>

    我心里突然觉得很累,默默叹了口气,接着努力让自己笑起来,过去搂住海珠:“阿珠,你看你。我不是很听你话的吗,我哪里会有什么情绪呢,你不要想多了哦,你走这么远,我会想你的,我会牵挂你的。”</p>

    我最后这话其实是真心话,海珠走这么远,去乌鲁木齐,我心里真的是有些牵挂,甚至,我都担心那里治安不好。毕竟,三股势力一直想搞恐怖活动,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啊。</p>

    海珠的神色缓和了,说:“我也会想你的呢。我真的不想离开你呢。可是,没办法,谁让我是商人呢。”</p>

    我说:“出门在外,安全是第一位的,一定要注意安全,特别是到了乌鲁木齐,晚不要出门,不要到大巴扎二道桥那里去。如果想顺便在新疆旅游,万万不要去南疆,其他西疆北疆东疆都可以去。”</p>

    “哦。”海珠点点头:“我记住了。”</p>

    说完,海珠搂住我的脖子,亲吻起我来,边嘟哝着:“哥——我要出门好久哦。今晚……”</p>

    我知道海珠这话的意思,一把抱起海珠的身体往卧室走……</p>

    半夜,突然蓦地醒了,身边传来海珠均匀的呼吸。</p>

    我悄悄伸手去摸床头的方向,一会儿,手触到了一个东西。</p>

    录音笔又在这里了。</p>

    我想了半天,心里不由有些发愁,接着,突然,我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p>

    此时,我很想以后在睡觉的时候用胶布把嘴巴封。</p>

    第二天,我送海珠和孔昆到机场。</p>

    在机场安检口,海珠似乎已经忘记了昨晚的不快,又似乎海珠是想在孔昆面前秀秀和我的恩爱,大庭广众之下和我拥抱吻别。</p>

    孔昆站在一边微笑着看着我们的难分难舍,眼神却有些发直。</p>

    我不知道孔昆此时是怎么样的心境。</p>

    送走海珠和孔昆,我有些无聊,到星海广场附近去溜达散步。</p>

    星海广场人不少,很多打着小旗子的导游带着一帮人在穿行,我知道,这都是夏季来星海旅游的团队,很多都是青大烟一条线来的内陆和南方游客,也是青岛大连烟台,一趟线下来。</p>

    我坐在广场边的一个椅子,心情有些郁郁,目光呆呆地看着对过的星海大酒店门口。</p>

    突然,在一辆刚停下来的出租车下来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下来后直接进了酒店大堂。</p>

    我不由来了精神,这不是她吗?她来这里干嘛呢?</p>

    突然有些好,似乎又被某种预感趋势,我不由站起来,穿过马路去了星海大酒店,走到门口,看到她正站在大堂柜台前,似乎在办什么手续。</p>

    在办手续的时候,她转头望四周看。</p>

    我迅捷站在一个柱子后,她没有看到我。</p>

    接着,我看到她手里拿了一张房卡,然后径直进了电梯。</p>

    她在这里开房的,我擦。</p>

    我接着进了大堂,找了个角落的沙发坐了下来,拿起一张报纸。</p>

    边装作看报纸,我边留意着大堂门口。</p>

    大约20分钟之后,我看到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出现在酒店大堂门口,在门口稍微停留片刻,接着径直往电梯间走去。</p>

    日啊,这男人我也认识。</p>

    他们一先一后同时出现在这里。</p>

    难道,难道。</p>

    我坐在那里发了半天呆,呆了至少有半个小时。</p>

    终于我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想走,刚走了几步,突然又站住了。</p>

    因为,我看到大堂门口又出现了一个女人,这女人我同样熟悉。</p>

    我的心里猛地一怔,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今天要出事!今天要出大事!</p>

    正在发愣寻思着,肩膀突然被人在背后猛地拍了一下——</p>

    动不动被人在背后拍肩膀,这很狗血,不过没办法,这年头的鸟人,都喜欢背后拍人肩膀。</p>

    按照以往的狗血惯例,我于是倏地回头——</p>

    操,原来是海峰。</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