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200章 霸道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理直气壮地说:“我对你不霸道对谁霸道?”</p>

    秋桐低声说:“你——你这个不讲道理的男人,你坏死了——”</p>

    我说:“我要对你坏,我想对你坏。 ”</p>

    秋桐急了,脸色愈发羞红,说:“不理你了。”</p>

    我嘿嘿笑起来,笑的很开心,但同时心里却又隐隐不安起来。</p>

    这种不安突然带给我内心里一阵巨大的悲凉和凄苦。</p>

    倏地停住了笑,起身离开了秋桐的办公室,关门的时候,看到秋桐正坐在那里怔怔地看着我。</p>

    我分明看到,秋桐的目光里同样饱含着凄苦和无奈,还有怅怅的忧郁和苦寂。</p>

    我轻轻带门,下楼,离开了院子,到了马路。</p>

    站在马路边,我仰起头,看着这北方天空里灰蒙蒙的夏天,深深呼了一口气。</p>

    然后我沿着马路继续走,边走,我边摸出了手机。</p>

    我拨通了方爱国的电话。</p>

    “爱国,在哪里?”我说。</p>

    “刚接送完小雪,易哥有何吩咐?”</p>

    “召集一下建国、大军、新华他们,半小时后到你们的宿舍会合。”我说。</p>

    “好的!”方爱国并不问我什么事,直接答应下来。</p>

    “你们宿舍里有吃的没有?”我说。</p>

    “呵呵。只有泡面。”方爱国说。</p>

    “有喝的吗?”我说。</p>

    “有酒啊,白酒啤酒大大的。”方爱国说。</p>

    “好,我知道了,半小时后我到!”说完我挂了电话。</p>

    我接着到路边一家肴肉店买了几个菜肴,让店家给我切好包好,然后直接去了方爱国他们住的地方。</p>

    在我住的楼前面,也是李顺的房子。</p>

    曾经,李顺带一个女大学生来这里过,当时我以为李顺是要嫖宿这名女大学生,但怪的是,我和李顺分手不久,李顺带这名女大学生去没几分钟,这女大学生出来离开了。</p>

    但第二天我和李顺去机场飞宁州的路,李顺却又眉飞色舞向自己的司机吹嘘昨晚他是如何勇猛善战,说的和真的一样。</p>

    此时让我当时颇为疑惑,现在想起来也没搞清楚到底李顺是怎么回事。</p>

    我到了那房间之后,方爱国他们都回来了,正在房间里等着我。</p>

    我一进门,方爱国忙过来接过我手里提的菜肴,嘴里说着:“嗨——易哥,莫不是今晚你要和兄弟们喝一气了?”</p>

    我点点头:“不错。兄弟们今晚在这里聚聚,喝酒吃肉。”</p>

    大家都很高兴,其他三人忙去收拾桌椅碗筷。</p>

    我打量着这房子。</p>

    这套房子结构布局和我住的那一套是一样的,面积也是一样的,房间布置地很豪华,家具家电齐全,都是高档的。</p>

    这里是李顺曾经来住的地方之一,现在是方爱国他们住。</p>

    方爱国他们看来也是很整洁的人,房间里非常干净。</p>

    四个男人住在这里,能保持如此好的卫生,不错。</p>

    我随意到各个房间看了看,四室两厅的房间,每人一个房间,房间都整理地很洁净,床铺也很整洁。方爱国房间里有一个墨绿色的情报接收装置,看起来像是军用。</p>

    方爱国对我说:“易哥,我们是通过这个和大本营保持联系的。”</p>

    我点点头:“多久和大本营联系一次?”</p>

    “每天晚12点整。”方爱国说。</p>

    “哦。”我点点头。</p>

    “不管有没有事,都要和大本营呼叫联系一次。”方爱国又补充了一句。</p>

    我这时寻思,除了和我保持联系,方爱国很可能还和星海的其他人有联系,但我不知道是谁。</p>

    既然方爱国不和我说,那我也不问。</p>

    我明白,方爱国只是奉命行事,他一方面接受我的管束,另一方面还随时接受大本营那边的指令。</p>

    “武器都放在那里?”我说。</p>

    “这里——”方爱国打开一个衣橱的门。</p>

    我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好家伙,里面都是黑黝黝发亮的武器,除了手枪,还有冲锋枪和ak47步枪,还有不少黄澄澄的子弹,整齐排列在弹夹里,另外,还有一些雷管和手雷。</p>

    这里简直是一个小规模的弹药库,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搞到这里来的。</p>

    我仔细看了老半天这些杀人武器,甚至拿出一支ak47划着。</p>

    方爱国突然以极其流畅的口气说道:“ak47步枪是世界使用最广泛的步枪武器之一。以其令人惊诧的可靠性、结构简单、坚实耐用、物美价廉、使用灵便,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甚至西方国家的军队或**武装都广泛使用,其广泛程度在轻武器历史可能只有毛瑟步枪和柯尔特左轮手枪可以相……”</p>

    我看了一眼方爱国:“你知道的不少啊。”</p>

    方爱国笑了下:“特战分队的人都知道这些,这是我们培训的时候秦参谋长给我们讲的。他要求我们熟悉每一种武器的来历,要求我们恩呢该熟练操作使用每一种武器。特别是ak47。”</p>

    我笑了下,然后将枪放了回去,关好橱门。</p>

    “易哥,是不是。要有行动了?”方爱国轻声问我。</p>

    我看看方爱国,他的眼神有些发亮,带着几分期待和兴奋。</p>

    我呵呵笑了,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走,喝酒去。”</p>

    去了餐厅,酒菜都已经摆好,桌子放着两瓶茅台。</p>

    我坐在餐桌间的作为,他们四人分别坐在我的两边,身板挺直,两手放在腿,规规矩矩地看着我。</p>

    的确,他们的气质看起来不像是黑社会分子,倒是颇像受过正规训练的军人。</p>

    当然,这都是老秦训出来的。</p>

    我看了看那两瓶茅台,问方爱国:“你们,都能喝白酒?”</p>

    方爱国说:“虽然我们是南方人,但却不是北方人眼里的那种南方小男人,我们四个人,都能喝白酒,而且,每个人酒量都不会低于8两。”</p>

    “呵呵。”我笑起来,说:“是不是特战分队的每个队员都有好酒量呢?”</p>

    方爱国说:“那倒不是。我们是秦参谋长特意挑选的,秦参谋长在挑选来这里的四个名额时,特意问了下我们的酒量,他说易哥酒量很大,我们来这里跟随易哥,必须要有个好酒量,没事的时候还陪易哥喝几杯。”</p>

    老秦真是细心啊。我忍不住又笑了,大家都笑了。</p>

    我说:“把酒杯撤了,找几个大碗来——”</p>

    杨新华立刻去了厨房,接着拿了5个大碗,分别放在我们面前。</p>

    然后我说:“开酒,倒酒,两瓶都打开,5个人,每人4两,倒——”</p>

    杜建国和周大军接着开酒倒酒。</p>

    倒完酒,大家都看着我。</p>

    我看着他们,缓缓地说:“兄弟们,你们到星海时间也不短了,这是我第一次正式和你们坐在一起喝酒。我今天和你们喝一心一意这一碗酒,这碗酒,我们分四次喝掉,四,四喜来财。吉利数字。”</p>

    大家都点点头:“谢谢易哥——”</p>

    我接着端起碗:“兄弟们,来,第一口,一心一意做兄弟,一心一意做朋友,一心一意做事情。”</p>

    “听易哥的,一心一意跟随易哥,一心一意听易哥指挥,一心一意忠于李总司令,一心一意忠于革命军。”方爱国端起碗。</p>

    其余三人也都端起碗,看着我。</p>

    我先喝了一大口,酒很辣。</p>

    大家也都喝了。</p>

    然后我招呼大家吃菜:“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p>

    大家纷纷拿起筷子,却不夹菜,都等着我先夹菜。</p>

    我不客气地夹菜,大家才开始吃菜。</p>

    然后,我端起碗给大家喝第二口酒:“这第二杯酒,好事成双,各位来星海一段时间了,不知过得是否舒服,不知是否安逸。”</p>

    他们都笑,方爱国说:“易哥,说实在的,这日子实在是太安逸了,不过,我们时刻记着自己的使命,随时准备参加战斗,兄弟们这心里其实都发痒呢,都想什么时候易哥下令试试身手。”</p>

    我呵呵笑了:“不要着急,马有任务要下达。来,先喝酒!”</p>

    他们一听,都有些兴奋,大家接着喝酒。</p>

    两大口喝完,各人碗里的酒还剩了一半。</p>

    我接着和他们喝第三口:“来,连三元,第三口喝完,我给你们下任务。”</p>

    大家痛快地喝了第三口酒,接着都带着跃跃欲试的目光看着我,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p>

    我放下酒碗,擦了擦嘴角,然后拿起筷子吃肉。</p>

    他们四人脸的神态都有些着急。</p>

    我慢条斯理地吃完一块肉,看着他们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操——都看着我干嘛,吃肉啊!”</p>

    他们都笑起来,也一起吃菜,方爱国边说:“易哥,快下任务吧。兄弟们都等不及了。”</p>

    “易哥,什么任务啊?”杜建国问我。</p>

    “易哥,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周大军说。</p>

    “易哥,我们是带长武器还是短家伙?要不要带手雷”杨新华问话更直接。</p>

    我放下筷子,笑呵呵地看着他们说:“这次任务,不动刀,也不动枪。不需要动任何武力,连拳头都不用动。”</p>

    “哦。”他们带着困惑的表情看着我,方爱国说:“易哥,那。这是什么任务啊?”</p>

    我说:“这是一次演出任务,我要你们给我好好演一出戏。”</p>

    “演戏?”他们一愣,接着都笑起来。</p>

    “是的,演戏,我现在遇到一个难题,需要你们来演一出戏,帮我解决问题。”我说。</p>

    “易哥,你说——”方爱国说。</p>

    我说:“这出戏,我是导演,你们四个是演员,必要的时候,还需要群众演员。这出戏,你们要当做严肃的任务来对待,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正式演出前,我会告诉你们如何排练,如何适应各自的角色,如何演好各自的角色。”</p>

    他们都带着好的神情看着我,凝神听我说话。</p>

    我说:“来,下面我给你们讲戏,分配各自的任务和角色……”</p>

    四个人的脑袋都凑了过来,我开始给他们详细讲我的安排。</p>

    我讲的很详细很具体,每个步骤每个环节都作了具体交代,每个人需要干什么都做了详细安排,足足讲个半个多小时。</p>

    我的阴谋这样开始秘密进行落实。</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