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95章 玩心眼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伍德的目光阴冷起来,看着我:“易克,不要和我玩心眼,不要以为你刚才说的事情会恐吓到我,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干了什么,胡说八道多了反倒给你戴一顶诬陷的帽子,诬陷也是犯法的,我提醒你。   (w w w . v o dtw . c o m)</p>

    当然,我也不会只因为你的一番偷渡越境抢劫的胡话怎么着你,我知道空口无凭。至于我刚才说的合作,那是给你脸,给你机会,想拉你一把,及时回头,还来得及,不要执迷不悟自甘堕落。不和我合作,恐怕你在官场也混不顺当,和我作对,你一定会后悔。</p>

    不要被眼前的一些现象迷惑了眼睛,不要因为眼前的所谓胜利而得意忘形,不要鼠目寸光。我告诉你一句话,和我作对的人,一定没有好下场!这一点,我敢保证!而且,不但其本人没有好下场,和他有关系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p>

    伍德的声音变得杀气腾腾,凶相毕露。</p>

    似乎,他这会儿想明白了,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只是在吓唬他,他没有任何贩毒的把柄在李顺手里,他见李顺,也只是一口咬死那是他朋友的货,压根没有流露任何和他相关的蛛丝马迹,李顺没有真凭实据,我更当然也更没有。</p>

    而且,即使我今天不说,他也知道我偷渡去了金三角,参加了非法武装的枪战,说不定,他甚至知道我是掸邦革命军的副司令。</p>

    如此,我在他手里的把柄远他在我手里的把柄硬,他根本不用担心我会借那事捣鼓他。当然,为了以防万一,他也不会捣鼓我。</p>

    在这事,大家似乎算是互相忌惮,似乎都不会拿这个来作为进攻对方的武器。</p>

    如此一想,伍德心里必定安稳多了,从刚开始的略微惊慌里沉稳下来了,又开始对我进行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了。</p>

    似乎,我还从伍德的杀气腾腾里嗅到了几分恼羞的成分,那应该是因为他这次的巨大损失,一点五个亿,他一定会很心疼的,一定会十分恼恨李顺的,恼恨李顺,当然也会恼恨我。</p>

    我明白,伍德经历了此次的惨重损失,一定会报复的,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p>

    同时,他的报复不会只因为这次的毒损失,更重要是他似乎感觉到李顺觉察到了他从事什么严重违法行为的蛛丝马迹,而李顺对他的这种行为似乎深恶痛绝,不但不会跟从,而且还有可能会叛变他这位昔日的教父,和他强硬对抗,会和他反目成仇,似乎他闻到了一些李顺要和他翻脸的味道。</p>

    如此,他今后必定会采取一些措施,对李顺下狠手,对我下狠手。当然,他要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下什么样的狠手,目前不得而知。</p>

    伍德杀气腾腾的目光让我的心里不由一凛。</p>

    我的心一挺,目视着伍德,不紧不慢地说:“伍老板,我的命是一条命,其他人的命也是一条命,每个人的命只有一条。同样,我告诉你,你的命也只有一条。每个人都珍惜自己的命,我珍惜,你同样也会珍惜,如果你非要不在乎自己的命,那我也无所谓。”</p>

    伍德冷冷地看着我,看了半天,说:“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p>

    我说:“这其实也是我想告诉你的话。”</p>

    伍德冷笑一声:“小易,易克,易总。你还年轻,年轻人不懂事我可以理解,不过,我还是奉劝你识时务一些。”</p>

    我同样报以冷笑,说:“老伍,伍德,伍老板。你已经不小了,该懂事了,我奉劝你还是悬崖勒马,不要再继续干坏事。”</p>

    伍德微微一怔,接着放声大笑起来。</p>

    我也呵呵笑起来。</p>

    正在这时,孙东凯推门进来了,看到我们都在笑,也笑起来:“你们在谈什么呢,这么高兴?”</p>

    边说,孙东凯边坐在伍德对面,看着我和伍德。</p>

    伍德止住笑,说:“刚才易总给我讲了个笑话,说是一只猴子自不量力挑逗老虎,一心想摸摸老虎的屁股,结果折腾了半天,老虎屁股没摸到,反倒被老虎用尾巴一扫,轻而易举给扫到悬崖下面,掉到万丈深渊里去了。”</p>

    孙东凯呵呵笑起来。</p>

    我这时说:“伍老板,其实这故事还没讲完呢。”</p>

    伍德说:“哦。”</p>

    孙东凯说:“后面还有什么?”</p>

    我说:“老虎自以为是,以为把猴子扫到悬崖下摔死了,哪里知道这猴子精明地很,下落的过程一把抓住悬崖的一个树枝,没摔下去。然后猴子又爬了来。自鸣得意的老虎站在悬崖边往下看,不曾想猴子从另一个侧面爬来,走到老虎背后,助跑20米,然后像一发出膛的炮弹撞向老虎的身体——”</p>

    “怎么样了?”孙东凯似乎听得津津有味,问道。</p>

    我吸了一口烟:“猴子被老虎的身体反弹回来,老虎则掉下悬崖摔死了,粉身碎骨。”</p>

    “哦。哈哈。”孙东凯笑起来。</p>

    伍德也笑,但是笑得有些干巴。</p>

    “伍老板,你说这老虎是不是有些脑残啊,你说你站在悬崖边往下看什么呢?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呢?”我说。</p>

    伍德继续干笑了一阵子,然后对孙东凯说:“哎——孙记,你回来了,我也该走了。”</p>

    “怎么?我们还没好好聊呢,你怎么要走?”孙东凯说。</p>

    伍德说:“不巧,刚接到一个电话,有重要业务要去处理,看来只好下次了,不过刚才和易总聊了半天,还是很开心的,咱们下次再聊吧。”</p>

    说着,伍德站起来。</p>

    既然伍德有重要事情要去处理,孙东凯也不好强留,于是站起来送客。</p>

    我也站起来:“伍老板,慢走。”</p>

    伍德看了看我,笑了下:“易总,祝你早日复职。”</p>

    我说:“谢谢!”</p>

    孙东凯站在旁边不动声色地笑了一下。</p>

    伍德走后,孙东凯招呼我坐下,自己点燃一支烟,吸了两口:“小易,最近忙什么呢?”</p>

    我说:“没忙什么,赋闲,回老家看了看父母。其他时间一直在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p>

    孙东凯笑了下:“父母身体都还好吧?”</p>

    “谢谢孙记关心,都很好!”我说。</p>

    “你回家看父母我信,你说其他时间一直都在反省,我可不信!”孙东凯笑看我。</p>

    我说:“要不,我先给你口头汇报下最近反省的认识结果。等停职期满,我写一个深刻的面反省认识材料。”</p>

    孙东凯摆摆手:“得了吧。还是等你停职期满把面的材料交给党委好了,我们之间的个人谈话,用不着。”</p>

    我笑了下,说:“其实最近我一直在思考复职后发行公司下一步的工作如何开展,要不,我先给你汇报下这个吧。”</p>

    孙东凯略微犹豫了一下,说:“这个也不用了。”</p>

    我做怪状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又吸了两口烟,似乎下了决心,将烟头熄灭,对我说:“小易,其实我最近几天也正想找你谈话,正好你今天主动和我联系了。”</p>

    我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接着说:“最近我一直在考虑你停职到期后发行公司负责人的人事安排问题,还有你的工作安排问题。”</p>

    我说:“你考虑好了吗?”</p>

    孙东凯点点头:“基本考虑好了,还没提交党委会讨论,正好,今天你来了,我先给你透个风,让你先有个心理准备。”</p>

    我说:“哦。”</p>

    孙东凯又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说:“我初步的考虑是,曹腾以副科级身份担任发行公司总经理,同时集团再考虑从其他经营部门调配一名副总过去。”</p>

    我不动声色地说:“那我呢?”</p>

    孙东凯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意外我的神情为何如此平静,接着说:“我准备把你安排到集团党委办公室去协助曹丽工作,以正科级身份担任党办副主任。”</p>

    我一听,蛋倏地微微疼了一下,艾玛,卧槽,这是什么事儿!</p>

    孙东凯想让我去党办当副主任协助曹丽工作,我擦,这不是把我往狼窝里送吗?</p>

    老子刚成了正职不久,转眼不又要成副职了?</p>

    以前我是副科级担任正职,后来是正科级担任正职,现在是正科级担任副职,虽然部门不同,但我怎么觉得自己在走下坡路呢?</p>

    孙东凯如此安排是何用意,仅仅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这其也包含了曹丽的想法?</p>

    曹丽对曹腾的进步基本是不大关心的,虽然是堂姐弟,但她似乎一直没怎么放在心,没怎么用心去扶持曹腾,只是给他介绍了一个市委记秘的妹妹,看起来似乎这是扶持曹腾,但其实恐怕更多是包含了自己的私心。</p>

    这次曹腾扶正,恐怕她也是顺水推舟,不会是她的推力,而是小凤哥哥的功劳。但她显然也是会乐见其成的,既然曹腾扶正大势所趋,那对她似乎也是没有坏处的,起码曹腾会成为她安插在秋桐分管区域内的一个有力眼线和力量,曹腾担任了发行公司老总,在经营系统内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她想捣鼓秋桐,无疑多了更加有力的一个帮手。</p>

    至于我到党办担任副主任,协助她工作,恐怕她会乐死,整天看在她跟前,还是她的副手,她什么时候想捣鼓点好事,那岂不是太方便了?</p>

    曹腾的事恐怕曹丽没有插手,但我的安排似乎她是给了孙东凯什么堂而皇之的建言的,当然,也许这建言正好符合孙东凯的心意。</p>

    一想到我要掉入曹丽这个狼窝,进入曹丽的掌控,我的脑袋大了。</p>

    日啊,老子不想去啊。</p>

    虽然我不想去,虽然我内心强烈反对孙东凯的安排,但我还是保持了适度的平静,我记着昨天和老黎的谈话,我知道自己不能立刻表态,不能立刻表示同意或者反对,我要给自己留出足够的回旋的空间,适度的沉默,可以让我掌握足够的主动。</p>

    于是,我选择了沉默,带着略微有些疑问的目光看着孙东凯。</p>

    这目光似乎在告诉孙东凯,对于他的任何安排,我都不会抗拒的,他是领导,我是下属,服从领导是我的本分,只是,我的心里是有些困惑的。</p>

    我用这目光向孙东凯传达出了我的意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