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94章 威胁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的神经绷劲了,我知道伍德这话里的意思,他又拿出那次和李顺谈话的阴阳来了,在警告我威胁我了。 </p>

    我说:“其实是你说错了,我其实是怕死的,我很怕死,这世没有人不怕死。还有,我这个人,做事向来只顾自己,我才不管别人会怎么样,我自己怕死可以,我怎么会害怕别人的生死呢。还有,我想你也一定会怕死的,甚至,你我更怕死。你说是不是?”</p>

    伍德的神色阴沉起来,两眼死死盯住我,半天没说话。</p>

    我继续抽烟,心里其实还是有些紧张,思忖着对付他的思路。</p>

    “停职后,你都干了些什么?你都去了哪里?”伍德突然冒出一句。</p>

    我呵呵一笑:“个人私事,无须告诉你,你算老几啊?我干嘛要告诉你?我爱干什么干什么,爱去哪里去哪里。”</p>

    伍德继续阴沉着脸:“不想说是不是?”</p>

    我说:“不是不想说,而是无须告诉你。你没那资格知道!”</p>

    “我没那资格,那谁有资格呢?”伍德说。</p>

    “谁都有资格,你没有!”我干脆地说。</p>

    “不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了,是不是?”伍德说。</p>

    “原来伍老板知道啊,原来伍老板能掐会算啊,原来伍老板是神通啊。那你说我去了哪里呢?”我说。</p>

    “停职后,你直接回了宁州,是不是?”伍德说。</p>

    “那又怎么样?”我说:“跟踪我了,是不是?”</p>

    伍德没有回到我的问题,接着说:“但你并没有一直呆在宁州家里,是不是?”</p>

    我说:“聪明,答对了。我是个生来坐不住的人,我怎么会这么久一直在家里呆着呢。”</p>

    伍德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金蝉脱壳突然失踪了,但我知道你再次出现是在哪里!”</p>

    “哦。是哪里呢?”我说。</p>

    “你心里清楚是哪里。而且,你在那里都干了些什么,你心里谁都明白!”伍德说。</p>

    伍德似乎不愿意说出金三角三个字。</p>

    “哦,我心里还真是不明白,请伍老板明示。你说,我在哪里,都干了些什么?具体说出来!”我想引诱伍德说出金三角。</p>

    只要伍德说出来,我可以趁势步步紧逼,逼问那批毒是谁的。</p>

    伍德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说:“你在哪里干了些什么,和谁一起干的,我想我不用说了。”</p>

    我说:“你不想说,那我说,我来告诉你。我去了金三角,而且还是偷渡去的,我去那里和一个当地的武装派别会合了,我参加了他们的一次缉毒行动,截获了大批毒,这批毒是金三角的果敢自卫队发给国内一个大毒枭的,数量巨大。我亲自带人截获的这批毒,而且,那支地方武装还剿灭了果敢自卫队。”</p>

    我知道,其实我说与不说都没多大区别,伍德已经知道我去了金三角参与了那次红色风暴行动,与其和他在那里绕弯子,还不如直接说出来。</p>

    但我没有提到李顺的名字。</p>

    伍德微微一怔,似乎没料到我竟然敢在他面前直言说出来。</p>

    接着,伍德微微笑了下:“行,够直爽,够痛快,直接全部招了。我看你是胆大包天,身为国家公职人员,竟然敢越境偷渡,竟然敢和国外非法武装人员狼狈为奸干起抢劫的勾当,你知道不知道如果这些事情如果传到你的单位传到你的级耳朵里,会是什么后果!”</p>

    我老老实实地回答:“知道!我犯法了!”</p>

    “知道你还说出来。你难道以为我一定会为你保密吗?”伍德说。</p>

    “当然,不然我不会说了。我知道你一定会为我保密的!”我微笑着说。</p>

    “你凭什么这么认为?”伍德说。</p>

    “凭什么?你说呢?”我继续微笑着看着伍德:“伍老板,你说我凭什么呢?”</p>

    伍德的神色微微一变,看着我。</p>

    我继续说:“伍老板,我相信一点,凭我们俩的友谊,你必定会为我保密的,你不会告诉任何人的。甚至,你还会叮嘱我不要告诉任何第三者,甚至,你还会把我的行踪和作为看得我自己认为的还要保密。</p>

    我要是因为此事进去了,那么,我想,我这个人胆子很小,进了局子里,不用动用刑具我会一五一十把我看到听到做的都说出来的,我想啊,外面一定会有人我还紧张还着急还害怕。”</p>

    伍德脸色倏地发白了,牙根狠狠咬了咬,低声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p>

    我呵呵笑了:“你说呢?你猜猜。猜了有奖!”</p>

    伍德说:“你再威胁我?”</p>

    我说:“不敢。其实呢,是你先威胁我的。咱们彼此彼此。”</p>

    伍德说:“告诉我,你都知道了些什么,他都告诉了你什么?”</p>

    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p>

    伍德突然哈哈笑起来:“易克,你在给我玩花样。你以为你给我灌米糊汤我怕了你不成?”</p>

    我说:“是啊,你什么都不用怕,倒是我很怕,我害怕死你了。”</p>

    伍德说:“天底下的都知道我伍德是一个正经本分遵纪守法的商人,是积极为社会为政府分忧解难的红色商人,你以为凭你一张嘴,凭你的胡扯八道,能吓唬倒我?能改变我这个红色商人的性质?”</p>

    我说:“我可没那么以为,伍老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想到哪里去了?似乎,听你这话的意思,你难道和金三角的毒贩子有关系?难道你和那批被截获的毒有关系?这。这不可能吧,这也太让人意外了吧?打死我也不会相信的。”</p>

    伍德的面部肌肉微微一抽搐,接着说:“我看你委实是想多了。说起话来像是天方夜谭。不错,前几天我是去了一趟泰国清迈,虽然那里离那地方很近,但我只是去旅游的,却没有涉足那里。我是一个爱国商人,一项从事的正当生意,歪门邪道的事,我是从来不干的,这地球人都知道。”</p>

    我说:“是啊,我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伍老板可是咱们星海的大名人,大名鼎鼎的红顶子商人,怎么会干违法的事情那,如此说来,倒是我误会伍老板了。”</p>

    伍德说:“既然你如此认为,那么,你认为我还会为你刚才说的事情保密吗?”</p>

    我诚恳地点点头:“我想你还是会的,一定会的!”</p>

    伍德说:“为什么?”</p>

    我说:“因为我们俩牢不可破的友谊!”</p>

    其实我刚才说的那些话真的带有吓唬伍德的意图,因为不论是我还是李顺,都没有抓到伍德贩毒的真实凭据,只是靠各种情报和现象分析得出来的,不然,李顺也不会在和伍德谈话之后对伍德的毒枭身份又有些不确定了。</p>

    但我还是决定要在伍德面前用这个来试探一下他,即使他不是直接的毒贩,起码也和毒贩是朋友,是朋友有勾结,凭这一点,足以让伍德紧张一下子。即使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证明他贩毒,但一旦沾这事,也会对他在社会红顶子商人的名声构成损害,这是他绝不愿意看到的。</p>

    似乎,我和伍德之间现在的状态是麻杆打狼——两头怕。我他妈的当然也不愿意进去,不愿意为此毁了我的仕途。</p>

    同时,我还有一个底气,那是伍德不敢把我偷渡的事捣鼓出去,别说他没有现场确凿的证据,算有,我一旦真的进去了,他也会担心我把他和李顺以及雷正的事情一股脑儿都倒腾出来,那对他包括雷正显然是不利的。</p>

    我觉得其实目前我和伍德可能似乎是都有些担心,但是又都不担心什么。</p>

    我本来想借助此事取得对伍德心理的优势,但似乎没有达到目的。</p>

    伍德眼珠子转悠了一会儿,重重地出了一口气:“易克,我知道你刚才是拿捕风捉影的事情来诈我的,我经历的风浪多了,你以为我会担心你的恐吓?笑话。不过,刚才你提到我们之间的友谊,我倒是很珍惜,我一直是很看重你的,这你是知道的。</p>

    凭你对我直言不讳,我看出了你对我的信任,既然我们是朋友,我当然要对得住朋友这个称呼,我当然会为你对我的信任负责,我当然不会告诉任何一个人。放心吧,我会为你保密的。</p>

    再说了,你说你偷渡越境参加了武装抢劫,谁会相信呢?谁有证据呢?我自己都怀疑你是痴人说梦说梦话的。或许你是看香港黑道的电影看多了,自己在那里意淫呢。至于你刚才说的另外其他话,我想更是凭你的想象揣度的。你其实根本都是无凭无据扯淡的。”</p>

    我呵呵笑了:“伍老板果真厉害,这都看得出来。”</p>

    伍德微微一笑:“易克,其实我心里还是一直把你当朋友的。我想,我们还是有很多可以合作的机会。”</p>

    我说:“做朋友可以,我们一直是朋友,我一直把伍老板当朋友,伍老板这么大的名人,能和我这样的小吏做朋友,委实是我的荣幸。不过,说到合作,其实我们一直在合作,你不是我的大客户嘛,我们在业务合作的一直很愉快啊。”</p>

    伍德说:“我指的合作,你该明白是哪方面!”</p>

    我说:“哦,我想想。”</p>

    我装模作样沉思了会,说:“嗯。或许我知道你说的合作是指的什么了。”</p>

    伍德看着我,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似乎是笑我装逼。</p>

    我说:“伍老板,可能。不行啊,你知道,我是体制内的人了,是国家公职人员了,我要做守法的模范,我怎么能做那些不合法的事情呢。我辛辛苦苦混个官不容易,我可不想因为一些事把官位丢了。这次我被停职检查已经胆战心惊了,我可不想再继续担惊受怕。所以,伍老板啊,我很抱歉了。对不住哦。伍老板。”</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