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93章 到此为止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老黎站起来拍拍屁股:“好了,我该回去吃药了,今天的会面到此为止吧。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说:“好——我送你车!”</p>

    老黎站住,看了看我,又看看车子那边,说:“你不要送了。知道你是想趁机过去和那俩保镖打招呼试试他们的身手,我看还是算了吧。”</p>

    被老黎说了心思,我呲牙一笑。</p>

    老黎然后走了。</p>

    然后,我独自坐在海边,反复思忖琢磨着老黎今天给我的提示,谋略筹划着自己的计划。</p>

    反复思量了很久,反复琢磨着每一个细节。</p>

    直到傍晚,我才离开海边。</p>

    第二天,我给孙东凯办公室打了个电话,他在。我说想过去给他汇报下最近的思想,孙东凯很高兴,让我这过去。</p>

    我于是直奔集团大厦,直奔孙东凯办公室。</p>

    到了孙东凯办公室,敲门,传出孙东凯的声音:“进来——”</p>

    我推门进去,不由一愣,除了孙东凯,还有一个人在,两人正坐在沙发喝茶。</p>

    那人虽然背对我,但只看那背影我知道他是谁。</p>

    伍德。</p>

    伍德也在孙东凯办公室。</p>

    终于,我要和伍德面对面了。</p>

    不知怎么,见到伍德的一瞬间,虽然只看到了他的背影,虽然他还没回头看到我,我的心里竟然有一丝紧张。</p>

    这种紧张情绪让我心里不由有些生气,生自己的气,操,为什么见了他要紧张呢?他不是伍德吗?伍德又怎么了?他也是人,不是神。</p>

    难道,我是因为心里不由自主的些许心虚,还是。</p>

    我决定不紧张,我要收放自如。</p>

    这样想着,我不由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慢慢呼出来。</p>

    这么一个深呼吸,我似乎不紧张了。</p>

    “孙记——”我先给孙东凯打了个招呼,声音听起来很正常。</p>

    “呵呵。来,小易。”孙东凯笑着给我打招呼。</p>

    我走过去,这时伍德也转头看到了我。</p>

    我也看到了伍德。</p>

    眼神互相一对的瞬间,我看到伍德的眼皮跳了一下,接着嘴角露出一丝微笑。</p>

    我也同样报以微笑:“原来伍老板在这里。”</p>

    “哟——是易总啊。”伍德呵呵笑起来:“好久不见了。易总最近在忙什么呢?”</p>

    孙东凯指指他和伍德之间的单人沙发,我一屁股坐下,然后对伍德笑着说:“伍老板,不要叫我易总。我最近在停职反省呢。”</p>

    “什么?停职反省?”伍德做出惊愕的样子,看看我,又看看孙东凯:“老孙,真的?”</p>

    孙东凯点点头:“是的,伍老板,小易前段时间工作出了一点差错,挨了个处分。最近一直在家反省的,一直没班。”</p>

    “竟然还有这事。我可是一直不知道哦。”伍德继续做出意外的神态:“哎——你说这事弄的,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呢。易总工作不是一直很认真敬业负责的吗,怎么会出了差错呢。”</p>

    孙东凯苦笑了一下。</p>

    我看孙东凯不说话,也不说话,只是微笑。</p>

    伍德继续表演,看着孙东凯:“哎——孙记啊,老孙啊,易总可是你的得力干将,是你一手培养起来的年轻干部,我说句不该说的话,他工作犯了错误,你也是有责任的哦,你这个领导可是负有管教不严的职责啊。”</p>

    “我也连带挨了处分,不光我,还有,秋总也被处分了呢。”孙东凯继续苦笑。</p>

    “是这样啊,看来这责任事故出的还不小?是什么事故呢?”伍德好地说。</p>

    “嗨——都过去了,不提了,提起来晦气。”孙东凯摆摆手。</p>

    “那好吧,那不提了。”伍德点点头,又看着我:“怪不得最近一直没见到易总呢,原来。原来是如此。唉。易总,我是不是该向你表示慰问和同情呢。”</p>

    我咧嘴一笑:“谢谢伍老板的安慰和同情。不过,好像没有必要吧。”</p>

    孙东凯这时递给我一支烟,自己也点着一支,慢悠悠吸了两口,翘起二郎腿,晃动了几下,看着我:“易克,最近在忙什么事情?”</p>

    我刚要回答,孙东凯办公桌的电话突然响了,孙东凯接着站起来去接电话。</p>

    “哦,他们提前到了。让他们到会客室去,我这过去。”孙东凯短促地说了一句,然后放下了电话。</p>

    “伍老板,你先坐会儿,喝会儿茶,来了几个客人,我去会客室应酬下,马回来。”孙东凯对伍德说。</p>

    “孙记既然有客人,那我先告辞了。”伍德说。</p>

    “没事,我很快回来的,伍老板好久不来了,这刚坐下怎么又要走呢,别走,等下吧。我们还没好好聊聊呢。”孙东凯挽留伍德,接着对我说:“小易,你先替我招呼招呼伍老板,配伍老板聊会天。”</p>

    伍德说告辞,那是在装逼,屁股都没动一下,我巴不得他真的走,但孙东凯这么一挽留,他随即从了孙东凯。</p>

    于是,孙东凯去了会客室,办公室里只有我和伍德了。</p>

    孙东凯一走,伍德的眼神倏地变得阴冷起来,眯缝着眼睛斜视着我,嘴角露出一丝狞笑。</p>

    说实在的,伍德的表情让我的心微微一颤。</p>

    我迅速调整心态,镇静下来,冲伍德咧嘴一笑:“伍老板,怎么用这副眼神看着我,你嘴角的那笑,我怎么看起来很狰狞呢。”</p>

    “易——克——”伍德咬紧牙根看着我,半天,嘴角迸出两个字。</p>

    “我在啊,叫我名字干嘛?怎么,想我了?”我说。</p>

    伍德的胸口微微有些起伏,接着深呼吸一口气,盯住我的眼睛,说:“你是不是认为我真的刚知道你被停职的事情?”</p>

    我说:“当然,你自己刚才不是说了。难道,你刚才是在演戏?”</p>

    伍德说:“你说呢?”</p>

    我说:“我没觉得你像个演员,不过这会儿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些像了,很想舞台的小丑。”</p>

    我想用话语来刺激刺激伍德,看他怎么反应。</p>

    伍德听我这么说,不怒反笑了:“是吗。我是舞台的小丑,那么,你呢?”</p>

    我说:“我不会演戏,我不去舞台!”</p>

    伍德说:“我看你像是龟缩着不敢露头的王八,你说是不是?”</p>

    我呵呵笑起来:“是吗?那伍老板可真是高抬我了。”</p>

    伍德冷冷地说:“易克,我看你没有必要在我面前演戏。”</p>

    我说:“好,既然伍老板这么说,那我看我们都不必要演戏。既然刚才你问我是不是真的认为你刚知道我被停职的事,那我回答你,不是!你早知道我被停职了,只是你刚才在装逼!”</p>

    伍德哼笑了一声:“知道好。”</p>

    我接着说:“那么,伍老板,你是不是认为我被停职的事情和你无关呢?”</p>

    伍德说:“你说呢?”</p>

    我说:“我问你的!”</p>

    伍德说:“那我要是说和我无关呢?”</p>

    “那你是在装逼!”</p>

    伍德说:“你的意思是,只要你遇到不顺的事情,都是我在给你使绊子,好事和我无关,坏事都是我干的?”</p>

    我说:“你自己心里有数。不要以为自己做的事很高明,不要以为凡事都天衣无缝。不错,我佩服你做事的慎密周密,计划的周到周详,计谋可以算是高明,但是你忘记了一句老话,狐狸的尾巴终究会是露出来的。”</p>

    伍德笑起来:“年轻人,你开始教训我了。我是不是该聆听你的教导呢。”</p>

    “你爱听不听,但是我告诉你,你捣鼓的那些鸟事,虽然我都没有抓到确凿的证据,但是,我想,你心里有数,我心里也有数。”我说。</p>

    “那些?还有什么呢?你认为还有什么呢?”</p>

    “还有什么?你少装糊涂。三水集团的那场大火,你说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心里不明白?”</p>

    “三水集团的那场大火。新闻不都报了,那是电线短路引起的啊,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伍德若无其事地说。</p>

    “哼——”我冷笑一声:“伍老板,少在我面前装了,新闻报的,我不会信,你更不会信,因为你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p>

    “哎——易总,你越说我越糊涂了。”伍德一副无辜的神态:“我怎么听不明白你的话呢。”</p>

    “得了吧你,少给我来这一套。不错,我是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你指使干的,但是,人在做,天在看,自己做的事自己心里有数,一味装逼是没用的。不要以为我心里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要以为三水集团的老板不明白是怎么回事。”</p>

    说到这里,我突然住了嘴,突然发觉自己说多了,不该说最后一句话的。</p>

    但晚了,话一出口,收不回来了。</p>

    伍德脸色微微一变,目光一寒,看着我。</p>

    我的心里不由一紧一缩。</p>

    伍德不说话,继续用逼人的目光看着我。</p>

    我狠狠吸了一口烟,毫不示弱地对视着他。</p>

    一会儿,伍德的神态恢复了平静,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缓缓地说:“易克,你心里想的事情还真不少,你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你的脑瓜子还挺善于分析。”</p>

    “过奖!”我说。</p>

    “你是不是觉得你在我面前太放肆了一点呢。”伍德继续慢条斯理地说。</p>

    我从鼻子里哼笑了一声,没有说话。</p>

    “猴子再聪明,也只能在老虎面前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称臣,也只能在老虎不在家的时候暂时称大王,老虎一回来,猴子还是猴子,在老虎面前再折腾,也只能是猴子。如果猴子想给老虎耍心眼,那意味着什么?你明白不?”伍德看着我。</p>

    我翻了下眼皮,没有说话,继续抽烟。</p>

    “你不愿意回答,那我来告诉你。那意味着——”伍德顿了顿,缓缓说出两个字:“找死!”</p>

    伍德的声音不大,语气听起来甚至很缓和,但我分明感觉出来其咄咄逼人的杀气。</p>

    我的心里打了个寒噤,接着冷笑一声,看着伍德:“你在威胁我,是不是?你以为我很害怕你的威胁吗?”</p>

    伍德微微一笑:“我从来不威胁任何人。我说话做事,向来是说到做到,决不食言,再说了,我们是朋友,你是我一直很看好的年轻人,我怎么会怎么敢威胁你呢。还有,我知道你或许是不怕死的,不错,你不怕死,但或许其他人会怕死,但你或许会害怕其他人死。你说是不是?”</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