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92章 原因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你帮我想个办法,给我出出点子!”我眼巴巴地看着老黎。   (w w w . v o dtw . c o m)</p>

    “你不想让那副总扶正的原因,除了你刚才说的,是不是还有其他因素?”老黎突然冒出一句。</p>

    “这个……”我犹豫着,没有说下去。</p>

    老黎似乎明白我有难言之隐,不知道他似乎是不是猜到了一些什么,接着笑了笑,说:“好吧,既然你为难,那我不问了,但我明白你肯定不只是那两个原因了。这事,我看你倒也不必太焦虑,离你停职到期的时间还有一些时间,你们集团不会在你停职还没到期宣布发行公司新的老总人选的,是不是?”</p>

    “是——”我说。</p>

    “你现在听到的只是小道消息,并不确凿,是不是?”老黎又说。</p>

    “是——”我说。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但可能性极大!”</p>

    老黎捏着下巴沉思起来。</p>

    我满怀期待目不转睛地看着他。</p>

    “干嘛这样看着我?”老黎偶尔抬起眼皮。</p>

    “你长得俊!”我说。</p>

    “没大没小,我这把年级了还长得俊,再俊也没有你俊!”老黎嘟哝了一句。</p>

    我哈哈一笑。</p>

    老黎继续沉思,我不打扰他了。</p>

    一会儿,老黎抬起头,说:“我给你个建议。”</p>

    “什么建议?”我看着老黎。</p>

    “你可以分两步走,第一步。”老黎顿了顿:“停职反省有一些日子了,我看你该找你们老大去汇报下你反省的结果了。汇报汇报思想。”</p>

    “找孙东凯去汇报思想?”我说。</p>

    “是啊。”老黎说。</p>

    “汇报。”我重复了一遍,突然明白了老黎的意思,他是让我打着汇报思想的名义去探听孙东凯的口风,证实这个消息。</p>

    我点点头:“我明白了。”</p>

    老黎微笑了下:“我儿聪明。”</p>

    我说:“如果证实了呢?”</p>

    老黎没有回答我,反问我说:“如果孙东凯告诉你准备让那副总扶正,准备安排你到别的部门任职,你打算怎么表态?”</p>

    我想了想,说:“不管到什么部门,都表态不同意,坚决不同意!”</p>

    老黎摇摇头:“愚蠢——”</p>

    我一怔,看着老黎。</p>

    老黎说:“如果他已经决定要这么做,你认为你同意不同意重要吗?你以为你不同意会改变他的主意吗?你以为你的面子市委记秘的面子大吗?你以为你在他心里的位置市委记秘的位置重要吗?”</p>

    我说:“那我该怎么表态?”</p>

    老黎说:“不管安排你干什么,不管到什么部门,不管好坏,都要痛快答应,要高姿态,要做出服从大局的高姿态,要一切服从领导的决定,既然胳膊抗不过大腿,那还不如识时务的好。”</p>

    我有些丧气:“唉。那这第一步岂不是毫无意义了。我找他汇报不汇报都没有意思了。”</p>

    老黎说:“当然不是毫无意义。这一步是要明确这个消息的真实程度,证实确实是市委记的秘插手了。如果确凿了,那么,你可以走第二步了,这第二步才是最关键的。”</p>

    我说:“第二步,怎么走?”</p>

    老黎说:“阻止此事的实施啊!”</p>

    我说:“如何阻止?”</p>

    老黎说:“你自己想办法,我怎么知道。”</p>

    我一愣,说:“你说了这么多,等于没说啊。”</p>

    老黎说:“当然不等于没说。但是,你需要自己去琢磨,去想点子。我不会告诉你具体该去怎么做的,当然,我也不知道具体该去怎么做。”</p>

    我垂头丧气。</p>

    老黎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刚才和你的话里已经提示你了,你难道没听出来。”</p>

    我说:“听出来什么?”</p>

    老黎说:“我让你去证实什么?”</p>

    我说:“证实那副总确实要扶正,证实确实是市委记乔仕达的秘插手了。”</p>

    老黎说:“这不是了。”</p>

    我皱眉沉思起来。</p>

    一会,我抬头看着老黎,不停地眨巴眼睛,脑子里快速转悠着。</p>

    “这个副总,你确定是你的敌人?”老黎说。</p>

    “是的。”我点点头。</p>

    “那么,这个副总女朋友的哥哥,你确定也是你的敌人?”老黎又说。</p>

    “敌人未必一定是,但敌人的大舅哥,肯定不会是我的朋友,肯定是我的对手。”我说。</p>

    老黎微微一笑:“那是说,敌人的大舅哥,对你来说,肯定不会是良性的了。”</p>

    我说:“不错。”</p>

    老黎又是微微一笑:“嗯。你想到该怎么办了吗?”</p>

    我此时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致的主意,露出一脸的坏笑,说:“凉办!”</p>

    “怎么个凉办法?”老黎说。</p>

    “不告诉你!等成功了再和你说——”我说。</p>

    “如果不成功呢?”老黎说。</p>

    “不成功我自残。”我说。</p>

    “自残?”老黎说。</p>

    “我不会自残的,所以我必须要成功。”我说。</p>

    “你这么自信?”老黎似乎还有些怀疑。</p>

    我说:“必须自信!”</p>

    老黎说:“好吧。我相信你的自信。实在不行,我给你来个再保险!”</p>

    我哈哈笑起来:“你怎么给我来再保险?你还有第三步?”</p>

    老黎狡黠地笑了:“保密。如果你成功了,没有了,如果你失败了,到时候或许你知道了。”</p>

    我说:“哦,你这再保险第三步有多大把握?”</p>

    老黎说:“百分之百的把握!”</p>

    我说:“你吹吧,反正吹牛皮不纳税。”</p>

    老黎一翻眼皮,说:“不信算了。”</p>

    我实在觉得老黎有些过于自信了,但也不想继续打击他的兴致和情绪,不以为然地说:“好了,那我姑且当是信了,不过,我想,你那再保险也是第三步恐怕是用不到了,你留着自己玩吧。你给我提示的第二步,我脑子里大致有个盘算了,我要周密策划一下,一旦第一步属实,这第二步开始实施,第二步必须要成功。”</p>

    老黎乐滋滋地看着我:“儿啊,我觉得你怎么像是个阴谋家呢?”</p>

    我一咧嘴:“我这阴谋还不是你启发诱导出来的?我是阴谋家,那你是什么?你是阴谋家他爹,岂不是老阴谋家了?”</p>

    老黎开怀大笑:“哈哈,儿子,你终于认我是你爹了。”</p>

    我这才发觉自己自己不小心被老黎绕进去了,拍拍脑袋,苦笑了一下。</p>

    老黎很是开心了一阵子,笑地合不拢嘴。</p>

    看着老黎如此开心的笑,我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老黎太容易满足了,而这微不足道的满足,我却很难给他。</p>

    笑够了,老黎对我说:“小克,你有没有发觉,随着你的不断进步,随着你人生道路的不断延伸,你的对手越来越多。”</p>

    我点点头:“嗯。对手不但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强大。”</p>

    老黎说:“你喜欢强大的对手吗?”</p>

    我说:“不喜欢,讨厌。”</p>

    “为何?”老黎说。</p>

    “很简单,对手强大了,我活的不舒服。我得挖空心思去对付他,我要付出更多的精力。”我说。</p>

    老黎呵呵笑了,说:“错——小克,我想告诉你,对一个人的成长来说,对手强大是一件幸事。”</p>

    我不以为然地笑了下:“得了吧你,你这是不得已的自我安慰吧。”</p>

    老黎微笑不语。</p>

    不经意回头,突然看到不远处的马路边听着一辆加长的黑色轿车,车旁站着两个穿黑西装戴墨镜的平头小伙子。</p>

    卧槽,这俩莫不是又来跟踪的。</p>

    我站起来,接着想过去。</p>

    老黎连头都没回,说:“你省省吧,坐这里陪我聊天看海好了。不用过去了,那是我的保镖。”</p>

    “哦。”我坐下,说:“没记得你坐这么长的轿车!”</p>

    “小季刚给我买的,你走后不久买了。”老黎慢条斯理地说:“小季说是为了我的安全,说这车是特制的,安全措施很到位,车玻璃都是防弹的。连保镖都给我换了,以前的回集团保卫科了,这次的这俩小伙子是小季特地从外地聘来的。”</p>

    “哦。”我不由又回头看了看那辆车和那俩保镖。</p>

    “自从那次大火之后,小季突然变得有些紧张了,特地给我配了这些,我不想要的,但是小季非要坚持,我想了想,为了能让小季安心集团的事情,答应了,不然,我到处溜达,整天让他不安心,也耽误他的工作。”老黎说。</p>

    “很好,很有必要。”我很赞同夏季的做法,夏季为老黎想得确实很周到,这一点,我倒是自愧不如。当然,我也没那实力和能力做到这些,这辆车,估计价值是不菲的。</p>

    “这两个保镖,不知道身手如何?”我说。</p>

    “怎么?你想试试他们的身手?”老黎笑着说。</p>

    “呵呵。”我笑起来。</p>

    “你小子是爱打架,是不是?”老黎说。</p>

    “那倒也不是。”我说。</p>

    “这俩小伙子,身手我倒是没见识过,但枪法我试过了,百发百!”老黎说。</p>

    “哦,他们身都带着枪的?”我说。</p>

    “不!我没让他们带,带枪是违法的,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守法公民,怎么能让他们带枪呢?”老黎亦真亦假地说。</p>

    我哈哈一笑:“对,你说的对,带枪是违法的!”</p>

    “我知道你手里一定也是有枪的,是不是?”老黎说。</p>

    我点点头:”嗯。”</p>

    “平时不许随意带出来。知道不知道?”老黎严肃地说。</p>

    我忙点头:“好——”</p>

    “私自拥有枪支都是违法的。”老黎又说。</p>

    “但是,没办法。”我说。</p>

    老黎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说:“真正要想在斗争取胜,不能仅靠武力,还得靠这个。”</p>

    说着,老黎指了指脑袋:“要靠智慧。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永远都不会有所成,永远都成不了大事。”</p>

    “嗯。”我老老实实地听着。</p>

    “我老了,一没有功夫,二没有智慧,所以只能靠保镖了。”老黎轻声笑起来。</p>

    我没有笑,说:“你的智慧是无可拟的,你的智慧足可以抵得好几个武林高手。”</p>

    老黎说:“唉——这年头,除了我儿子巴结我夸夸我,没人会这么夸我了。”</p>

    我忍不住笑起来。</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