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90章 嬉闹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这会儿一直在看着海珠的神色,眼神有些担忧和紧张,看海珠的神色缓和了,才轻轻舒了口气。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张小天这时说了一句:“我看哪,在座的各位女士,都是好女人。”</p>

    夏季带着赞赏的目光看了一眼张小天。</p>

    小亲茹这时说:“我看啊,在座的各位哥哥,都能找到好女人做媳妇。”</p>

    大家都轻笑起来。</p>

    夏雨看着张小天和小亲茹说:“嘎——看你们这俩,这小嘴,真会说话,我看你俩倒是很般配。”</p>

    张小天的神情有些尴尬,小亲茹嘻嘻笑起来,对夏雨说:“夏雨姐,你少乱拉郎配,别人的事我看你还是少操心吧,先把自己的事情弄好吖。你的那一半呢,找到了吗?”</p>

    夏雨转转眼珠,冲小亲茹做了个鬼脸:“额不告诉你,急死你这个死丫头!”</p>

    小亲茹也冲夏雨做鬼脸,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嬉闹起来。</p>

    小雪在旁边看得哈哈大笑,不住拍手。</p>

    海珠没有笑,秋桐没有笑。</p>

    我心不在焉地和夏季四哥海峰张小天喝酒。</p>

    似乎,我听到身边的海珠发出一声低微的郁郁的叹息。</p>

    似乎,我看到秋桐的目光掠过一缕隐隐的不安。</p>

    似乎,我看到孔昆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p>

    似乎,我觉得眼前有些模糊,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幻觉。</p>

    庸人自扰啊。</p>

    我是典型的庸人。</p>

    我他妈真的是个庸人。</p>

    第二天早,海珠去班了,我起床后吃了点早饭,半躺在沙发继续琢磨昨晚四哥告诉我的事,琢磨着如何把曹腾扶正这事搞黄。</p>

    曹腾一旦当发行公司总经理,一旦大权在握,翅膀硬了,绝对不会像我那样听秋桐的话的,不会真心实意和秋桐配合的,即使他表面做出恭顺的样子,背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和曹丽相互配合,会给秋桐插一刀。</p>

    我不能给他这个机会。</p>

    而且,我个人来说,我对做发行工作很感兴趣,甚至说是充满无限的热爱。为什么会这样,我想,我和浮生若梦的相识相知,是从发行开始的,或许,这是我热爱发行工作的主要因素之一。似乎,这里面有着某种无法解开的情结。</p>

    我不想离开发行公司,起码目前,我是绝对不想离开的。</p>

    综合以因素,我必须要想办法阻止曹腾取代我的位置。</p>

    如何阻止呢?从哪里着手呢?如何做才是最好的办法呢?</p>

    我绞尽脑汁苦思着,想得蛋都疼了,还是没想出什么好主意。</p>

    我决定出去走走。</p>

    夏季昨天告诉我老黎很想我,建议我有空去看老黎,我倒是很想去见见老黎,我也很想老黎,可是我此刻心里烦忧地很,暂时没那心情。</p>

    还是等我把自己的心事想好了再去看老黎吧,陪他好好啦啦呱。</p>

    我去了老李经常钓鱼的海边,那里没有人,空荡荡的,海风吹过来,带着一股淡淡的咸味。</p>

    我坐在海边静静地抽烟,看着茫茫无边的大海发呆。</p>

    周围很静,海面海鸥在追逐飞翔。</p>

    突然,身后有轻微的动静,似乎有人在悄悄靠近我。</p>

    我心里一紧,菊花一缩,倏地回头——</p>

    老黎!</p>

    多日不见的老黎正笑眯眯地站在我身后,看得出,见到我,他很开心。</p>

    我站起来,说:“你什么时候走路如此悄无声息了?竟然走到我身后我才觉察!一惊一乍的,搞什么搞?”</p>

    老黎哈哈一笑:“一来风大,二来你一定在想心事,无暇顾及身后的动静,三来呢,我特意放慢脚步走过来的。本来想拍拍你肩膀吓你一跳的,没想到你还是发现了。”</p>

    看着老黎欢乐的神态,我不由笑起来。</p>

    “臭小子,你还笑。”老黎脸一板:“走了这么久,给老子我玩失踪,一直也不和我联系,回来了也不找我玩,还得我出来找你,你这臭小子太不孝顺了。”</p>

    我嘿嘿一笑,对老黎说:“别咋咋呼呼的,来,坐下,看海——”</p>

    老黎坐在一个长椅,我坐在他身边,老黎说:“整天看海,没意思了,我看还是看看你吧。臭小子,这么些日子不见,瘦了,黑了,但是精神了。”</p>

    老黎说的是实话,在金三角经历了那么一场丛林伏击战,被金三角灼热的阳光晒了那么些天,能不黑不瘦吗?</p>

    我说:“你气色还是很好,身体还是很硬朗。我经常想起你的。”</p>

    老黎说:“托你的福,我还活着,亏你还记着我。”</p>

    我说:“昨晚夏季和我说了,我其实准备今天去找你玩的,只是。”</p>

    “只是什么?”老黎说。</p>

    “只是脑子里还有点事需要梳理梳理,所以先在这坐会!”我说。</p>

    “这么说你这会儿需要独处静思,我来这里,是打扰了你,是不是?”老黎说。</p>

    “那倒不是。你来了,正好省了我不用去找你了。”我哈哈一笑。</p>

    老黎抬手照我脑袋来了一下子:“鬼小子。回来不先去拜见老子,还得我来找你,不成体统。”</p>

    我又嘿嘿笑:“你这叫礼贤下士。”</p>

    “你会诡辩!”老黎忍不住又笑起来,说:“你这次停职反省也有些日子了,怎么样,反省的怎么样了?”</p>

    “很好啊,一直在深刻反省啊!”我说。</p>

    “鬼才会相信你深刻反省了。”老黎说:“离开星海这些日子,你回老家看父母了吗?”</p>

    “看了——”我规规矩矩地说。</p>

    “父母身体你都还好吧?”老黎说。</p>

    “很好。父母身体一直很好!”我说。</p>

    “那好,父母身体好,是他们的福气,也是小辈的福气。”老黎说:“对了,有没有代我问你父母好呢?”</p>

    “这。”我一时语塞,我根本没在我爸妈面前提起过老黎,问什么好啊。</p>

    “小子,我看你是忘了吧?”老黎说。</p>

    “这个。我一直没在爸妈面前提起过你。”我老老实实地回答。</p>

    “嗯,我猜也是。”老黎说:“什么时候有机会,我倒是想拜访一下你父母。”</p>

    “好啊,有机会我邀请你到我老家去做客,我爸妈一定会很欢迎你的!”我说。</p>

    “呵呵。”老黎笑了:“你父母如果有机会来星海,可不要忘记告诉我啊。”</p>

    “一定的,必须的!”我忙点头。</p>

    “这次回家看父母,在家里呆了几天?”老黎说。</p>

    “呆了2天!”我说。</p>

    “那其余的时间,你都干嘛去了?”老黎说。</p>

    “其余的时间,我随处转了转。”我说。</p>

    “随处转了转,到哪里去转了,遇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了吗?转地刺激开心吗?”老黎看着我。</p>

    “这个……”我挠挠头皮:“国内国外都转了转,好玩的事情倒是没遇到,至于刺激,还算行,至于开心,说不。”</p>

    “出国了,是合法出境的还是偷渡出去的呢?什么事觉得刺激呢?为什么不开心呢?”老黎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我咧嘴一笑:“你问这么多干嘛啊,怎么这么好?”</p>

    老黎说:“我一直很好。怎么,不愿意告诉我?不想让我和你和一起分享你的刺激。”</p>

    “这个倒不是不愿意,只是我担心你老了,听了太刺激的事情,心脏承受不了。”我说。</p>

    “嘿嘿。”老黎冲我嘿嘿一笑:“儿啊,你糊弄老子我吧。打着爱护老子身体的名义欺瞒老子吧。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问了。”</p>

    我稍微松了口气。</p>

    老黎接着说:“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你大致干嘛了。”</p>

    我的心一紧:“你猜我干嘛了。”</p>

    老黎说:“你说呢?看你现在黑瘦但是很精干的样子和精神状态,我看你必定是经历了一场暴风雨的洗礼,一定是经历了一场出生入死的战斗历练。只有从亚热带丛林里穿行过的人,只有被亚热带阳光灼射过的人,才会有这个样子。”</p>

    我吃了一惊:“老黎,你怎么知道的?”</p>

    老黎笑眯眯地说:“你忘记了,我是神算啊,你说我算地准不准?”</p>

    我说:“我不信你是神算,你一定是蒙的。”</p>

    老黎说:“信不信由你了。”</p>

    我说:“我告诉你吧,李顺现在在金三角混,他在哪里混得还算不错。这次我失踪了一段时间,你知道我去找李顺了,是不是?”</p>

    老黎说:“恐怕不是你去找李顺,而是李顺找你了吧。依照你的做事风格,一定是李顺先找的你。你不会主动去找他的。”</p>

    似乎,老黎对李顺在金三角混并不觉得惊。</p>

    我点点头:“不错,是的。是他让我去的金三角。我在那里呆了一些日子。”</p>

    老黎说:“好了,到此为止,我只要知道这些行了,其他的,我不感兴趣了。”</p>

    幸亏老黎主动让我到此为止,不然,我还真的很犹豫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在金三角发生的那场红色风暴。</p>

    我松了口气。</p>

    老黎说:“小克,离开这么久,想不想老头子我?”</p>

    我说:“刚才我不是说了,我经常想起你的。”</p>

    “真话?”老黎说。</p>

    “当然——”我说。</p>

    老黎笑了:“还算你孝顺。其实呢,你整天在我跟前,我倒没觉得你对我有多重要,可是,你这一离开这么久,我突然觉得好像少了个什么东西,心里老是觉得很闪地慌。想来想去,才发觉少了你小子。你小子一去无影踪,杳无音讯,我倒是着实牵挂你呢。”</p>

    老黎的话让我的心里热乎乎的,这是一份真实而质朴的情感。</p>

    老黎继续说:“没事我还是在茶馆喝茶,可是这心里不停念叨你。小季倒是看出来了,昨天告诉我你回来了,我一听来了精神,心里很欢乐啊。我眼巴巴等你来找我,可是你不找我,没办法,只有我来找你了。”</p>

    我心里又觉得很抱歉,对老黎说:“是我不对,我该一回来先向你报到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