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89章 孙东凯的想法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年头,民意虽然很重要,但往往起不到决定性作用,关键还是看领导怎么决定,关键还是看孙东凯这个杂碎心里是怎么想的。 </p>

    “孙东凯为什么执意要在这个时候提拔曹腾呢?”我不由自主自言自语了一句,心里有些困惑。</p>

    我不相信孙东凯会在这个时候将我废掉,不然他不会前段时间一直苦苦保我,我还没给他正式发挥重要作用呢,他怎么舍得将我此打入冷宫呢。</p>

    这不符合孙东凯做事的风格。</p>

    但,又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孙东凯出于某些压力或者人情面子一方面提拔曹腾,另一方面要委我以更加重要的位置?集团还有什么位置能更适合我呢?</p>

    孙东凯到底是在打什么算盘呢?</p>

    我苦苦思索着。</p>

    四哥突然又说:“对了,我还想起一个事。那驾驶员还无意说了一句,说曹腾有个女朋友,女朋友的哥哥是市委记的秘。”</p>

    我恍然大悟,突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问题原来出在这里。</p>

    一定是曹腾那女朋友的哥哥给孙东凯打了招呼,让孙东凯适当照顾一下曹腾。不然,单凭曹丽和曹腾的关系,孙东凯是断然不会随意提拔曹腾的,毕竟,曹丽自己都没有把曹腾的事放在心,毕竟,曹腾不是曹丽的亲堂弟,曹丽都没放在心,孙东凯更不会。起码不会如此之快提拔,毕竟,曹腾刚正式提拔副科不久,毕竟,副科级担任集团层正职不是谁都可以的,除非是特别优秀的,如之前的我。</p>

    小凤的哥哥是市委记乔仕达的秘,市委记的秘那可是二号首长,虽然级别不高,但却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下面那些处级干部哪个不想结交巴结呢?即使是副地级的那些高官,即使是市长,对市委记的秘也是不敢怠慢的。</p>

    孙东凯显然知道乔仕达秘打招呼的分量,自然是不敢掉以轻心的,正好想借助着机会来成全一下。</p>

    我突然想到乔仕达的秘给孙东凯打招呼应该是在我被停职之前,或者在我停职还没正式谈话宣布的时候,因为我想到我停职的时候孙东凯和我谈话时候暧昧支吾的语气。</p>

    曹腾这还没有娶小凤,大舅哥迫不及待给妹夫打招呼了,是不是急了点呢?难道是大舅哥担心曹腾会看不自己的妹妹想借助这次招呼来稳固他们之间的恋爱关系?亦或是曹腾看到这次机会实在难得,迫不及待找到大舅哥要求他出面给孙东凯打个招呼。</p>

    越想这事越有可能,越想心里越觉得憋气。</p>

    妈的,想趁人之危霸占老子的宝座,够卑鄙的。</p>

    想到我被曹腾伍德联合操的那次现场会,想到我被停职反省的处分,我心里的怒火不由升腾了。</p>

    不行,决不能让曹腾顺顺当当占了老子的位置,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事搞黄。</p>

    可是,怎么搞黄?</p>

    我心里一时却没有主意。</p>

    “你们俩在这你干嘛呢?”这时传来秋桐的声音,我抬头一看,秋桐正带着小雪出来。</p>

    我和四哥都笑了下,秋桐说:“我带小雪去卫生间。”</p>

    我说:“我们俩在这里抽烟呢。一会儿进去。”</p>

    秋桐带着小雪去了卫生间,我对四哥说:“走,先进去喝酒,回头再琢磨。”</p>

    我和四哥进了房间,大家正在笑谈着什么。看我进来,孔昆笑着说:“这个问题我看还是让易哥来回答吧。”</p>

    “好啊,易哥来回答!”小亲茹笑着说。</p>

    我和四哥坐下,我看着他们,说:“什么问题啊,莫名其妙的!”</p>

    “呵呵。刚才夏季哥讲了个故事,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最后的问题,所以,正好你进来了,还是你来回答吧。”</p>

    “什么故事啊?”我看着夏季。</p>

    夏季呵呵笑着,对云朵说:“云朵,要不你给易克复述一遍。”</p>

    云朵笑着点头:“好。故事是这样的,一个人问农夫道:你用什么喂猪?农夫回答:用吃剩的东西和不要的菜皮。那人道:这样说来我该罚你,我是大众健康视察员,你用营养欠好的东西去喂供大众吃的动物是违法的,罚金一万元。</p>

    “过了不久,另一个穿著整齐的人走来问农夫道:多肥大的猪啊!你喂它们什么?”农夫回答:鱼翅、鸡肝、海鲜之类。那个人说:那么我该罚你,我是国际食物学会的视察员,世界人口有三分之一饿肚子,我不能让你用那么好的食物喂猪,罚你一万元。过了数个月来了第三个人,一如前两个人,他在农夫的围栏探头问道:你用什么喂猪?”</p>

    说到这里,云朵停了下来,看着我说:“哥,你说,换了你你会怎么回答?”</p>

    我说:“你们都是怎么回答的呢?”</p>

    夏雨说:“嘎——我们都还没有想出合适的答案呢!”</p>

    我看着海峰:“狗屎,难道你也没想出答案?”</p>

    海峰呲牙一笑:“没有又怎么样?有又怎么样?我倒是想听听你怎么回答!”</p>

    我想了想说:“换了我是农夫,靠,我这样告诉那人:现在我每天给它们十块钱,它们想吃什么自己买什么。”</p>

    “哈哈——”大家都笑,都说我回答地好回答地妙,只有海峰不住摇头。</p>

    我说:“怎么?狗屎,你不服气?”</p>

    海珠拉了拉我的胳膊,责怪我说:“哥,你不许叫海峰哥狗屎。他是狗屎,那我是什么了?”</p>

    大家忍不住又乐了,夏雨笑得嘎嘎的。</p>

    海峰说:“没事,阿珠,我是狗屎,他是狗屎的朋友,估计也是驴粪了。”</p>

    大家都哄堂笑起来,海珠不乐意了:“他是驴粪,那我是驴粪的未婚妻,我又是什么啦。你们俩嘴巴能不能积点德啊。”</p>

    “呵呵。”我和海峰都咧嘴笑,然后我继续问海峰:“说,你是不是不服气?”</p>

    海峰说:“当然。你这家伙,答案和我想的几乎是一样的,但是,我起码你大方点,我刚才想的答案是:现在我每天给它们一百块钱,它们想吃什么自己买什么。看,怎么样,我你大方多了吧。”</p>

    夏雨看着海峰:“嗨——帅哥,你这一百元是不是日元啊。”</p>

    海峰一咧嘴:“什么日元,是欧元呢。”</p>

    夏雨说:“嘎——你小子发财了,这么大方,小心改天我吃你大头。让你逞能压倒易克的风头。”</p>

    大家又笑起来,海珠却没有笑,眼神不住看夏雨。</p>

    夏季这时说:“我讲这个故事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个道理,其实这世有些事情是很简单的,但却总是有人把它想复杂搞复杂了。”</p>

    说这话的时候,夏季不经意看了我一眼。</p>

    不知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还是本来说者有心,我听夏季这话似乎是别有意味,似乎隐约是说给我听的。</p>

    海峰这时说:“说到简单和复杂,我给你们讲个故事。”</p>

    大家都看着海峰。</p>

    海峰说:“前几天阿来打车,和一个的士司机闲聊,聊起了国足球,那的士司机一语惊人啊,他说:如果找十几个20岁左右的死刑犯,让他们练四年足球,然后他们踢世界杯,出线了出狱,出不了拉回来枪毙,国足球一准儿出线。</p>

    “我惊异于他的想法,于是问道:那么解决现在离婚越来越厉害的现象呢?司机掐断烟头狠心的说道:真正能阻止离婚的婚姻法是,离婚后房子归国家。我心里暗暗叫绝,又问:现在情人节和清明节的区别是。</p>

    “司机想了想说:情人节和清明节是一样的,都是送花,送吃的,区别在于,情人节烧真钱,说一堆鬼话给人听,清明节烧假钱,说一堆人话给鬼听。你们说,这的士司机牛不,对简单和复杂诠释地多么到位。”</p>

    夏雨点点头:“嘎嘎——说的咋这么对呢。”</p>

    这会儿秋桐和小雪也回来了,秋桐也点点头,笑着:“这段话太精辟了。”</p>

    海珠这时笑着说:“你们男人看我们女人,是喜欢用简单的目光呢还是喜欢用复杂的眼神?”</p>

    海峰笑了,看了云朵一眼,说:“我喜欢看的简单,越简单越好。”</p>

    夏季也点点头,看了一眼秋桐,然后说,”海峰说的对,看的复杂了,会很累,大家都很累。”</p>

    四哥笑笑,没有表态。</p>

    张小天也笑了笑,没有发表观点。</p>

    海珠看着我:“哥,你说呢?你怎么看?”</p>

    我说:“我赞同他们二位的看法。”</p>

    海珠似乎有些不满意我的回答,说:“那你说,简单地看,女人和女人的区别在哪里?”</p>

    我说:“这个。我是男人,我看不准,我说不好。”</p>

    “嘎——”夏雨这时候发话了:“这个问题我可以来回答。我看,简单地说,女人和女人的区别,是有傻女人和好女人之分!”</p>

    “什么是傻女人?什么是好女人?”海珠看着夏雨。</p>

    夏雨大大咧咧地说:“海珠姐,我给你说啊,这傻女人,其实是蠢女人,愚蠢的女人,这好女人呢,其实是聪明的女人,懂事的女人。”</p>

    秋桐笑了,看着夏雨:“小雨,你倒是说说,她们的区别在哪里?”</p>

    “是啊,说说——”孔昆也说,顺便又看了我一眼。</p>

    海珠也饶有兴趣地看着夏雨。</p>

    夏雨想了想,说:“傻女人和好女人的区别有很多个方面,如,傻女人,只会盯着男人的缺点,老是生气;而好女人,则会欣赏男人的优点,很是开心。傻女人,不分场合与男人吵,让男人丢脸;好女人,在外给足男人面子,私下里交流……”</p>

    夏雨侃侃而谈,大家都入神地听着,海珠的神色微微有些异样,似乎夏雨的某些话击了她心里的要害,似乎她觉得夏雨这些话是有意冲她来的。</p>

    看着海珠的神色,我心里不由有些担心。</p>

    夏雨这时又大大咧咧说了一句:“嗨——刚才我说的这些,是信口开河,不针对任何人的哈,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在座的各位切切不要对号入座哦。”</p>

    大家都笑起来,海珠也努力笑了下,神色稍微有些缓和。</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