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87章 一起回星海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海珠善解人意地笑了下,把手缩回来:“好吧,那我们睡吧,今晚我不回去了,我和你一起睡,你搂着我睡。 明天你把房间退了,我们到金茂去住,后天,等我的活动结束了,我们一起回星海。”</p>

    “嗯。”我点点头。</p>

    “嘻嘻。真好,出差有老公作陪,好幸福啊。”海珠开心地笑起来。</p>

    我看着海珠满足的表情,心里有些歉疚之情,低头亲了亲她的唇:“睡吧。”</p>

    我们躺下,我关了灯,海珠偎依在我怀里,我们一起睡去。</p>

    第二天一大早,我退了房间,跟随海珠去了金茂大酒店。</p>

    路,海珠给我爸妈打了电话,告知我回来的消息,我接过电话,又和爸妈说了半天。</p>

    第二天,四哥先去了机场飞回了星海。</p>

    当天,孙东凯率考察团一行也回了星海。</p>

    第三天,海珠的活动结束,我们一起飞回了星海。</p>

    星海,老子又回来了。</p>

    回到星海,我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风吹雨打。</p>

    对于伍德,我是时刻也不会放松警惕,虽然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会捅我一竿子。</p>

    我心里明白,随着金三角红色风暴行动的结束,李顺和伍德之间虽然没有公开正式撕破脸,但两人之间的距离正在越来越远,两个集团之间的斗争渐趋白热化了。</p>

    我有一种预感,他们之间一旦公开开战,那必将是你死我活的,激烈程度惨烈程度一定是昔日的白老三无法拟的。</p>

    我不但要关注着伍德,还要关注我身处的官场。</p>

    虽然离我停职反省结束还有些日子,但我心里却开始盘算着下一步的走向。</p>

    我这时不由自主开始关注起孙东凯和曹腾。</p>

    虽然关注孙东凯和曹腾,但我一时却摸不到一点头绪,没有听到任何他们和我有关的讯息。</p>

    似乎,我要等待。</p>

    似乎,我只能等待。</p>

    于是,我等待,我决定静观其变。</p>

    与南方的湿热炽热炎热炙热相,星海的气候是凉爽宜人的。</p>

    回来之后的第二天晚,海珠在春天大酒店摆了一桌,请了夏季夏雨秋桐云朵海峰孔昆张小天小亲茹四哥等人一起吃饭。</p>

    这些人都是对我人间蒸发十分关注十分关切的。海珠邀请他们吃饭,也算是对他们表示谢意,同时宣告我重新在人间了。</p>

    多日不见,大家自然是十分高兴,吃吃喝喝,谈天说地,气氛十分融洽。</p>

    夏雨见了我,几次都有想扑来的冲动,但大家面前,只能忍住。</p>

    看夏雨那样,活像一只发情的小白兔。</p>

    海峰将我臭骂一顿,嫌我只顾自己逍遥快活不和大家联系一下,让大家胡思乱想心焦忧虑。</p>

    我免不了道歉一番,然后说自己去泰国和新加坡转了转,忘记带手机了,同时感谢大家对我的厚爱。</p>

    夏季张小天表现地倒还算平静,只是埋怨我太马虎,走了这么久也不和大家联系下。</p>

    四哥坐在那里,微笑着,基本不说话。</p>

    秋桐坐在那里只顾和云朵一起照顾小雪吃东西,也不大说话。</p>

    大家对我的真实去向都蒙在鼓里,秋桐心里明镜似的,她怎么说?说什么?</p>

    孔昆坐在那里,不住拿眼神瞄我,却没有多说什么。</p>

    看着孔昆,不知怎么,我突然想起了一直和我暧昧的秦璐,这位大仙最近不知在干吗?</p>

    想起秦璐的同时,又想起了我的师姐我的领导夫人谢非,想起临行前在她家喝鸡尾酒的那个夜晚。</p>

    想起这事我心里纠结困惑,我擦,那晚我在她家喝得晕乎乎的之后到底干了些什么?我到底有没有把她做了呢?</p>

    想起这些心里有些忐忑,卧槽,日师姐日领导夫人可不是好玩的事情,是要担风险的。</p>

    还有,万一我要是真的把谢非做了,那我如何面对海珠如何面对秋桐呢如何面对对我关怀备至的老关呢?我的良心何安呢?</p>

    想起这些,心里越发纠结,越发忐忑不安起来。</p>

    我若无其事地坐在酒桌前和大家谈笑风生,其实我此刻是心怀鬼胎啊。</p>

    当然,没有人会知道我此刻在想什么。</p>

    夏雨一会儿滋滋地说:“哎——真不错,玩失踪真好玩。等我有机会也玩个失踪,看你们大家谁想我。”</p>

    夏季冲夏雨一瞪眼:“你敢——”</p>

    夏雨冲夏季瞪眼:“夏季同志,我严重警告你,你再敢冲我吹胡子瞪眼,我明天离家出走,接着易克同志的衣钵玩失踪,我看你再烧包——”</p>

    夏季一听急了:“好了,好了,我不冲你瞪眼了。”</p>

    夏雨一歪脑袋,说:“嘎——那吹胡子也是不行滴!”</p>

    夏季摸了摸嘴唇和下巴:“我根本没留胡子,你让我怎么吹?”</p>

    看着这兄妹俩在那里闹腾,大家都忍不住笑起来。</p>

    小雪这时跑到夏雨怀里说:“小雨阿姨,你要玩失踪,带着我呀,我要和你一起玩。”</p>

    大家一愣,接着又笑,夏雨拍拍小雪的屁股:“这孩子,玩什么不行,跟着我玩这个,这是大人玩的,小孩子不能玩。你要是跟着我失踪了,还不要了你妈妈的命啊。你给我老老实实打哪里来回哪里去。”</p>

    说着,夏雨笑着把小雪塞到秋桐怀里。</p>

    小雪不高兴地对秋桐说:“妈妈,小雨阿姨不好,她不和我玩。”</p>

    秋桐抱着小雪说:“乖,宝贝儿,你可不能玩这个。乖乖的,要和妈妈在一起,哪里也不许去哦。”</p>

    看着秋桐说话的神情和语气,我的心里忽地一阵感动。</p>

    夏季用温和的目光看着秋桐和小雪,眼神里似乎也有一丝感动。</p>

    夏季看秋桐的目光让我心里觉得有些不自在,但同时又有些黯然。</p>

    我有什么资格不自在呢?是的,我似乎是没有资格。</p>

    一想到自己或许连资格都没有,心情不由很索然。</p>

    四哥这时不住用眼神看我,似乎,他有话想和我单独说。</p>

    我于是想出去,想找个借口出去。</p>

    这会儿不光四哥不住看我,夏雨孔昆都不住用眼神瞟我。</p>

    刚想站起来出去,突然想到一旦我出去,或许夏雨或者孔昆会尾随出来,特别是夏雨几乎一定会跟着我出来。</p>

    而这会儿,海珠目光一直在夏雨身转悠,她没有在意到孔昆,却一直让自己的视线离开夏雨。</p>

    显然,海珠对夏雨是一直带着高度的警戒的。</p>

    思忖了一下,我坐在那里没动。</p>

    这会儿出去不合时宜。</p>

    于是,大家继续边喝边聊。</p>

    一会儿,我站起来说去卫生间。</p>

    完卫生间,夏季正在走廊尽头打一个电话,我站在旁边抽烟。</p>

    一会儿,夏雨出来了,看到我站在那里,冲我做了个鬼脸,接着似乎要往扑,我的身体往后一退,夏雨接着看到了旁边正在打电话的夏季,老实了,冲我一瞪眼,低声说:“死鬼二爷。这么久没消息,想死人家了。没良心的,也不知道和人家联系一下,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二奶。”</p>

    我装作没听到夏雨的话,对她说:“你要去卫生间啊,卫生间在那边。”</p>

    说着,我的手一指卫生间方向。</p>

    夏雨咬牙切齿突然伸出手捏住了我的胳膊,用力一拧,我疼得呲牙咧嘴,却又不敢出声。</p>

    “你个没良心的死二爷,你知不知道人家心里多担心你。你要是真的玩失踪,也要带着我,知道不知道?你自己出去逍遥,干嘛不带着我?你个无情无义的死二爷。以后再遇到这么好的机会,必须要叫我,知道不?”夏雨低声说道。</p>

    我咧咧嘴,说:“再不松手,我叫了。”</p>

    “叫呀,你叫啊,我听听你叫的声音是什么样子!”夏雨得意地说。</p>

    我又咧嘴,没有真的叫出来。</p>

    我还真不敢叫。</p>

    夏雨又得意地笑了,刚要再说什么,却突然松开了我,接着快速往卫生间方向走去。</p>

    我扭头一看,原来海珠从房间里出来了,正往这里走。</p>

    我松了口气。</p>

    海珠走到我跟前,看看我,又看看正在打电话的夏季,说:“夏雨刚才过来了?”</p>

    我说:“是的,去卫生间了。”</p>

    海珠松了口气,冲我笑了下:“你怎么不进去?”</p>

    我说:“透透风,抽支烟。”</p>

    海珠又笑了下,然后也去了卫生间。</p>

    一会儿,夏雨和海珠有说有笑地从卫生间出来,我继续在那里抽烟。</p>

    夏雨和海珠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夏雨偷偷冲我挤了挤眼睛,吐了下舌头,然后不情愿地跟着海珠回了房间,似乎她是被海珠押送回去的。</p>

    四哥这会儿一直没出来,我知道,他知道夏季还没回房间,知道我可能会和夏季一起谈话,所以不会出来的。</p>

    一会儿,夏季打完了电话,走到我身边。</p>

    我边抽烟边说:“打完电话了。”</p>

    夏季没有回答我一听等于没说的话,看着我,笑了下:“老弟,你这一走,杳无音讯,这么多日子,牵挂你的人可真不少。”</p>

    我淡淡笑了下:“承蒙大家关爱。”</p>

    夏季说:“牵挂你的人,不仅是今天在座的大家。”</p>

    我的心里一动:“哦。”</p>

    夏季说:“有空,你去看看我爸爸吧。”</p>

    我说:“你爸爸怎么了?”</p>

    夏季说:“你走之后,他像换了个人,整天无精打采的,没事念叨你。我看得出,他心里在牵挂着你。”</p>

    我的心里突然一阵感动,多好的老黎啊,老朋友,够意思。</p>

    这么久没见到老黎了,我还真的很想他。</p>

    夏季说:“他这些日子,自己整天在茶馆喝闷茶,郁郁寡欢的。”</p>

    我说:“好,明天我去看看他。”</p>

    夏季突然出了口气,看着我:“我很怪。”</p>

    我说:“怪什么?”</p>

    夏季说:“怪你对我爸爸为什么会如此重要?”</p>

    我说:“哦,我其实没感觉出来。可能是你整天忙着工作没空陪他,你爸爸自己一个人很寂寞,想有个人聊天,而我,和他聊天又较对他胃口吧。”</p>

    夏季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似乎他对我的回答既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接着他说:“老弟,我说句话你不要不开心。”</p>

    我说:“但说无妨。”</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