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83章 旅游散心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其实我该感谢你的。 这次出来旅游散心,从昆明到曼谷到清迈,一路都没少了你的人暗护送,不然,我哪里会心情如此放松呢。”伍德说。</p>

    听到此话,我的心一震,伍德这只狡猾的老狐狸早发觉自己被李顺的人跟踪之事了,从昆明发觉了。</p>

    我不由惊诧于伍德的精明和警觉,他竟然一开始能发觉。</p>

    “这……”李顺的声音听起来似乎也有些意外,还有些尴尬。</p>

    “阿顺,别忘了,你是我带出来的。你做的事情,想瞒过我,恐怕没那么简单。我想你一定看过西游记,一定知道如来佛和孙悟空的关系。”伍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意味深长,还带着警告的意思。</p>

    “嗯,我其实。其实是担心你路会有什么意外,所以。所以让你保护你的。”李顺的声音愈发尴尬。</p>

    “我知道啊,不然我怎么会感谢你呢?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的安全的。”伍德笑着说:“不过,现在好了,阿来过来了,有阿来陪着我,你大可不必担心我的安全,随后我的旅程,你不用操心了。”</p>

    “嗯,好!”李顺说。</p>

    “其实,我倒是很关心你在金三角的安全,今后,你要格外多加小心,小心被人偷袭,小心被人暗算,小心被人蒙骗,小心被人算计。”伍德说。</p>

    “我会注意防范的,感谢你对我的关心!”李顺说。</p>

    “我对你关心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伍德停顿了下,接着说:“还打算回星海吗?打算什么时候回去?”</p>

    李顺说:“我在这里活的很好,不打算回去了。再说,我现在是通缉犯,回去那不是找死吗?”</p>

    伍德说:“过了风头,我想办法给你缓和一下关系,看看能不能把通缉令撤了,如果撤了通缉令,我看你还是可以回去的,毕竟,那里是你的家嘛,那里还有你的亲人嘛。当然,在你回去之前,我会好好照顾好你的亲人的,我会当做自己家人来照顾的。”</p>

    伍德这话显然是别有用意。</p>

    李顺说:“那给你添麻烦了。不过,请你回星海之后,可以在适当的场合对适当的人放下口风,我在星海的所有亲人,如果他们当的任何一个有什么闪失,他们一定会遭到我李顺的血腥加倍报复,他们一定会后悔,到时候,我会杀了他们全家,会诛灭他们九族。这一点,我说到做到,绝不会食言!”</p>

    伍德说:“好,我会记住的。你说的所有亲人,包括易克吗?”</p>

    李顺说:“你认为易克是我的亲人吗?”</p>

    伍德说:“呵呵,我不知道。”</p>

    李顺说:“易克和我不是一条道的人,虽然我和他是有联系的,但我们现在甚至连亲密的朋友都不是,我们现在近似于分道扬镳了,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充其量,我们只能是普通地不能再普通的朋友而已。”</p>

    我明白,李顺对伍德这番话,是想保护我,撇清和我的关系。</p>

    但,伍德显然是不会相信的,李顺这么说对伍德是没用的。</p>

    但李顺还是这么说了。</p>

    伍德说:“哦,我明白了。”</p>

    李顺接着说:“虽然我和易克没有什么特殊的交情了,但如果要是有人想利用易克来对付我,如名义拿易克开刀而实质是针对我来,想损害我的利益,那我不会坐视不管。”</p>

    伍德说:“呵呵。嗯,可以理解!”</p>

    似乎,伍德根本没有把李顺的这一番狠话放在心,甚至,他在心里似乎会嘲笑李顺的狂妄和无知。</p>

    然后,伍德说:“你是昨晚到的吧,住在我隔壁吧?”</p>

    李顺说:“是的,昨晚到的时候很晚了,没敢打扰你休息!”</p>

    伍德说:“你是想贴身保护我吧?”</p>

    李顺说:“可以这么说。”</p>

    伍德沉默了片刻,接着说:“你能确定易克没有来金三角吗?”</p>

    李顺说:“当然!反正我是没有见到过他。”</p>

    伍德又呵呵笑了,一会儿突然说:“阿顺,你猜我隔壁另一侧房间住的是谁?”</p>

    闻听伍德此言,我的心不由一紧。</p>

    伍德这只狡猾的老狐狸,难道他猜到隔壁是我了?甚至,他猜到我在偷听了?我紧张地想着。</p>

    接着听到李顺镇静的声音:“我猜不到。当然,如果你感兴趣,我们不妨一起过去敲门问问看看。”</p>

    李顺怎么能这么说啊,我擦,这不是让自己露馅吗?</p>

    伍德说:“你都猜不到,我自然更猜不到了,住店的客人来自五湖四海,我对住的是谁,其实是没有兴趣的。管他是谁呢。”</p>

    伍德不打算来隔壁抓我的现行,这让我松了口气,但同时又有些迷惑不解,难道,伍德刚才只是想诈一下李顺?难道,伍德是不想让李顺脸太难看?难道,伍德是明知李顺在撒谎而故意不戳穿?难道,伍德是另有盘算?</p>

    一时猜不透伍德的算盘。</p>

    我想此时李顺也一定和我一样松了口气,但也同样会有这些困惑和不解。</p>

    看来,起伍德,我和李顺实在是毛嫩。</p>

    但,即使毛嫩,伍德这次还是失算了,他的这批货物还是被李顺给算计了。</p>

    或许,这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吧?这是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吧?这是轻敌的代价吧?毕竟,伍德也不是神,他是人,他也有疏漏的时候。</p>

    或许正是因为这次疏漏,才会让伍德对李顺格外关注重视起来,才会让他对李顺的提放和戒备提高到了一个新的程度。</p>

    “好了,我要走了。”我听到伍德说。</p>

    伍德终于要走了,伍德和李顺的这次谈话终于要结束了。</p>

    我松了口气。</p>

    今天他们的谈话,自始至终,我没有听到阿顺的一丝笑声,倒是伍德不时亦真亦假地笑着。</p>

    笑与不笑,是心态。</p>

    在李顺和伍德之间,似乎,他们今天的心态是不同的,伍德似乎一直占了风。</p>

    似乎,在伍德面前,李顺是轻松不起来的。</p>

    “我送送你。”李顺说。</p>

    我急忙站起来,我也想送送伍德。</p>

    我跑到门口,趴在猫眼往外看,接着看到伍德和李顺走了出来,阿来不知何时也回来了,跟在伍德李顺身后。</p>

    伍德往前走了几步,在我门口站住,有意无意往我这边看了一眼——</p>

    伍德的眼神倏地闪过一丝犀利的阴冷,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我的心不由一颤,一动不动地通过猫眼看着他。</p>

    对视了不到一秒钟,伍德神态自若地接着看着李顺,伸手拍了拍李顺的肩膀:“阿顺,到这里吧,不要送了,我走了。以后,你要好自为之,我说的那些话,你要细细琢磨,好好记住。”</p>

    “一路平安,一路顺风。”李顺喃喃地说,脸的表情有些落魄。</p>

    伍德微微一笑,然后转身离去,阿来跟了去。</p>

    伍德这么走了,空手走了,目的没有达到一无所获地走了。</p>

    我想,此时伍德的心里一定是很愤怒恼羞的,一定是在发狠的,一定是充满了极度的怨恨的,他一定不会此罢休的,一定不会此放过李顺的。</p>

    李顺呆呆地站在那里,眼神直勾勾地看着伍德离去的方向。</p>

    半晌,李顺仰脸看着天花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开门——”</p>

    我打开门,李顺走进来。</p>

    我关门,摘下耳塞。</p>

    李顺一屁股坐在沙发,目光阴沉地看着我:“都听见了?”</p>

    “是的——”我说。</p>

    “都明白了?”李顺又说。</p>

    我摇摇头:“没有。”</p>

    李顺低头沉默了半晌,说:“我也是。”</p>

    我点燃一支烟,慢慢吸了两口。</p>

    “在他面前,我似乎永远也放不开。似乎,我要永远活在他的阴影里。”李顺喃喃自语。</p>

    我没有说话,看着李顺。</p>

    李顺抬起头,看着我:“你说,他到底是不是超级大毒贩?”</p>

    我微微一怔:“这个你不早调查清楚了吗?”</p>

    李顺也一怔,接着点点头:“是的,不错,可是……”</p>

    李顺顿住了,脸的表情突然有些扭曲,肌肉抽搐了几下,露出痛苦的神情,接着又低下头去。</p>

    我无法想到李顺此刻的心情,无法理解他内心的真实感受。</p>

    一会儿,李顺说:“他这次空手而归,一定不会罢休的。他是再有钱,这一点五亿也还是等于割了他的肉的。”</p>

    我认同李顺的说法,不错,是的,伍德再有钱,也不会不在乎这一点五个亿,他一定会很心疼的。</p>

    正在这时,李顺的手机响了,李顺接电话,听了片刻,接着说:“一帮蠢货,跟个屁,让他们走,不要跟踪了。”</p>

    我听明白了。</p>

    放下电话,李顺说:“我们的人到底还是素质不行,到底还是功夫欠缺,到底没有瞒过他的眼睛。”</p>

    我出了口气,点点头。</p>

    李顺又说:“他一定知道你在隔壁,只是,他没有过来抓现行,他为什么不过来抓现行呢?”</p>

    我说:“我一时也没有想明白。甚至,我想,他会猜到我听到了你们的谈话。”</p>

    李顺想了想,摇摇头:“未必。他知道我做事的风格,他应该不会猜我我会让第三者知道我和他谈话的内容。”</p>

    我沉默了片刻,说:“我们现在干什么?”</p>

    李顺果断地说:“退房,走——我送你去曼谷!你转道新加坡立刻回国——”</p>

    我们于是马下楼,老秦正在楼下等着,把我的护照还给我,同时告诉我一切手续都办好了。</p>

    我们出了酒店,了悍马,两辆悍马一前一后离开了清迈,直奔曼谷,直奔机场。</p>

    李顺亲自把我送到机场安检口,目送我进去。</p>

    安检完,我回过头,看到李顺还站在那里愣愣地看着我,似乎,我看到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忧郁和惆怅,还有几分失落。</p>

    我冲李顺挥挥手,然后直奔登机口。</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