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81章 国事家事天下事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那你知道果敢自卫队是被哪一支派别给干掉的吗?”伍德说。 </p>

    “你不是看了报纸吗?报纸应该会提及的吧?”李顺说。</p>

    伍德说:“报纸的确是讲了,说是被缅甸政府军剿灭的。但,你认为我会相信吗?”</p>

    李顺说:“那你认为是谁消灭他们的?”</p>

    伍德说:“所以我想问问你。”</p>

    李顺说:“我要是说我不清楚呢?”</p>

    伍德说:“你是想告诉我你对此一无所知吗?”</p>

    李顺说:“你为什么对这个感兴趣呢?你对金三角的一直地方武装为什么会这么有兴趣?”</p>

    伍德说:“好!我这个人,你应该知道,对世界每天发生的大小事情,都很感兴趣,国事家事天下事,我什么都关心。”</p>

    李顺说:“或许你是,但我不是,我不感兴趣!”</p>

    伍德说:“好吧,你不感兴趣。那我们暂且不谈这事,我还想问你一件事。”</p>

    “问吧!”李顺说。</p>

    伍德说:“在这支果敢自卫队被剿灭的同时,我还听说金三角发生了一起神秘的事件。”</p>

    李顺说:“你听说了什么事件?”</p>

    伍德说:“听说果敢自卫队有一批价值不菲的货物,在运往缅边境的途,在快要到达边境地区的时候,突然神秘地失踪了,货物失踪了,押运货物的人也不见了。”</p>

    李顺说:“你的消息的确是够灵通的,你不会告诉我这个消息也是你从报纸看到的吧?”</p>

    伍德说:“这个倒不是,这是听我的一个朋友提起的。”</p>

    李顺说:“那你这位朋友想必是在金三角混的?”</p>

    伍德说:“呵呵,你说呢?”</p>

    李顺说:“以前我可从没有听说你在金三角有朋友。”</p>

    伍德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世界每天总是在变化的嘛。”</p>

    李顺说:“那你听说这批货物是什么东西呢?”</p>

    伍德干脆地说:“冰毒,一吨冰毒,价值三亿多。”</p>

    李顺说:“哦,你为什么会对毒的事情感兴趣呢?”</p>

    伍德说:“因为这批毒和我的那位朋友关系十分密切,而我,和那位朋友关系也是不错。”</p>

    李顺说:“你是不是想说,那批货物是你朋友的?”</p>

    伍德说:“是。那批货物是我朋友先预付了一半定金给果敢自卫队,也是说,起码有一半,也是有价值一点五亿是他的。”</p>

    李顺说:“你那位朋友是毒贩了。你在和贩毒的人交朋友。”</p>

    伍德说:“干我们这一行的,你也知道,结交的朋友都是三教九流,干什么行业的都有,有白道的,有黑道的,有经商的,有做官的,有做正经生意的,有做地下买卖的。</p>

    我呢,最近还真认识了一位朋友,他是做贩毒生意的。虽然不是要命的交情,但却也是友谊很深,经常互相帮助。当然,我这么说并不代表我涉足贩毒生意,我只是替我朋友来过问一下,我这个人一项乐于助人,你是知道的。”</p>

    李顺说:“那你找我问这事的意思是。”</p>

    伍德说:“我想,或许你会知道这批货物是被哪位好汉给劫持走了。我想,那位劫持这批货物的人一定是金三角的,而且一定有不小的胆量和实力。”</p>

    李顺说:“你打听这个的意思是。”</p>

    伍德说:“话说开了,我的意思是想让你帮我打听到是哪一支武装截取了这批货物,然后呢,如果你认识他们,当然,凭你现在在金三角的实力和地位,你是应该能知道的,也是应该能说话的,我想,让你帮个忙,算是帮我朋友的忙,也算是帮我的忙,毕竟,这批货,外婆朋友预付了一般的定金,让这位好汉看在你的面子开一面,放一马,把这批货物归原主。</p>

    如果此事能成,我那位朋友是不会亏待那位好汉的,自然也不会亏待你,而且,这样,我的面子也有了,当然,我明白,我的面子其实是你给的,也不枉我和你多年的交情,也不枉我对你多年的教导。”</p>

    李顺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认为我一定会知道这事是谁干的吗?”</p>

    伍德说:“是的,你一定会知道,我有这个把握。”</p>

    李顺说:“那么,你认为我一定会有这个面子说服那位好汉把货物归还吗?”</p>

    伍德说:“如果我没有把握,不会来清迈了,不会约你在这里见面了。”</p>

    李顺说:“那,如果我说,我做不到呢?”</p>

    这回轮到伍德沉默了,一会儿,他缓缓地说:“阿顺,我想你也知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在道混,还是少树敌的好。在和平盛世少树敌很有必要,在乱世金三角少树敌更有必要。”</p>

    李顺说:“我这么做,能有什么好处?”</p>

    伍德哈哈一笑:“好处自然是大大的,这批货价值高昂,转手出去,会大大赚一笔,赚的钱,我那位朋友说了,大家平分。到时候,你和那位好汉起码不会少于一半的好处。”</p>

    李顺说:“那你呢?”</p>

    伍德说:“我?我只当是帮朋友了,我不要什么好处,当然,你只要给了我这个面子,对我来说,这本是是一笔财富。”</p>

    伍德够装逼的,打死不承认这批货是他的。</p>

    李顺沉默了,似乎在思考。</p>

    伍德说:“我知道你在金三角发展,是需要强大的物质基础作为依托的,有了这笔钱,对你招兵买马自然是很有好处的。同时,你不用冒任何风险能得到一大笔钱,这样的好处,简直是天掉馅饼。”</p>

    一会儿,李顺说:“我想来想起,这事我还是办不了。很抱歉,我无法帮你,也无法帮你的那位朋友了。”</p>

    伍德的声音有些发冷,拖长了声音:“是吗?你想好了?你决定了?”</p>

    “是的,我想好了,我决定了!”李顺说。</p>

    “你不后悔?”伍德的声音愈发阴冷。</p>

    “不后悔!”李顺说。</p>

    “这么说,我这张老脸不管用了,我的面子你是不打算给了。”伍德说。</p>

    “我没这意思,只是,请你也理解我的难处。也请你转告你的那位朋友,请他多多理解谅解。”李顺说。</p>

    两人都在绕弯子,李顺似乎是在步步逼伍德,让他承认这批货是他的,而伍德呢,似乎在步步紧逼李顺范,却又坚决不肯承认自己和那批毒的关系。</p>

    局面一时有些僵持住了。</p>

    稍停,听到伍德说:“阿顺,你这脾气还是那么犟。你翅膀硬了,连我的面子也不给了,你。你让我很失望。”</p>

    李顺说:“在你面前,我的翅膀永远也硬不起来,我也不想让你失望,只是,这事我真的做不了。如果不是冰毒,或许这事还有回旋的余地,但是,涉及如此大宗的一批冰毒,我恐怕是很难出手的。”</p>

    伍德缓了缓,说:“阿顺,既然今天你非要如此说,既然你非要如此表态,那我不给你面子了,那我直说了。我打听清楚了,果敢自卫队其实是你干掉的,同时,这批货物,也是你劫持的,这一点,我有确凿的证据,我想你不会否认吧?”</p>

    李顺说:“既然你直说了,那我也不回避,不错,这批货是我劫持的,果敢自卫队是我消灭的。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消灭他们劫持他们的这批货吗?”</p>

    伍德说:“你说——”</p>

    李顺说:“之所以我要派人劫持这批货,是因为这批货要运输到大陆,要在大陆倾销,要去毒害我们的同胞,我李顺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好人,但我多少还是有点爱国之心,运输到别的国家,我不管不问可以,但运输到大陆地区,我看不过去。</p>

    我自己溜冰这么多年,深受毒之害,弄得现在人不人鬼不鬼,无法戒掉,我这辈子一大半是毁在了毒,我深知毒的危害,正因为如此,我不想让如此巨量的毒流入大陆。所以,这批货,我一定要阻止他们流入大陆,所以,我将这批货劫持了。</p>

    还有,这个果敢自卫队,我为什么要把他们干掉,一来因为他们一直和我争地盘,矛盾积怨已久,我在我的辖区搞禁毒运动,他们在自己的辖区大力发展罂粟种植,大力发展毒制造和贩运,和我水火不容。</p>

    我这样做,是基于正义,是基于为人类的健康考虑,我不会容许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有这么一个大规模制毒贩毒的团伙存在。我并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是个好人,我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我知道自己是混黑道的,但即使混黑道,也要黑地正,黑地有道义。</p>

    二来,果敢自卫队一直亡我之心不死,我听说他们一直在和外界某一个实力财力雄厚的财团勾结,想密谋联合将我和我的掸邦革命军一举铲除,也是说,如果我不干掉他,那么,他会干掉我,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不如提早下手。”</p>

    伍德的声音听起来微微有些异样,说:“如此说来,你是迫不得已了,你是被逼无奈才有此举动的了。”</p>

    李顺说:“不错,是的。我是为了自己做人的良心,那点还没有彻底泯灭彻底烂掉的良心,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发展需要。”</p>

    伍德说:“那么,你知道不知道果敢自卫队要和外界那个财团合作要消灭你的呢?”</p>

    李顺说:“不知道。不过,刚才听你说的那些话,倒是提醒了我,该不会是你的那位朋友吧?该不是他要和果敢自卫队合作要消灭我吧?”</p>

    “他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伍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干巴。</p>

    李顺说:“这个我说不清楚。不过,大致可以这么认为,既然你那位朋友是大毒枭,那么,我在辖区搞的禁毒运动一定会妨碍他的生意继续扩大和发展,把我搞掉,我的地盘成了果敢自卫队的,那么,他们可以有更多的地区来种植罂粟,他们的毒生意会很好地得到扩大。”</p>

    伍德说:“阿顺,你想的实在太多了。你太有想象力了。我认为你的判断是错误的,我的那位朋友既然知道我和你的关系,那么,他是绝对不会针对你做出什么阴谋的。他和我的关系非同一般,他是绝对不会对你下手的。你想得实在是太多余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