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79章 两个方案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电话里李顺继续在说:“此次我带你来清迈,预备了两个方案,一个是你跟随我当面去见他,看他怎么做,听他怎么说,然后随机应变。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第二个方案,是我单独去见他,你自始至终不要露面,但你要时刻保护好我的安全。</p>

    这两个方案,各有利弊,各有用意,本来我是想实施第一个方案的,但是。阿来的出现,让我改变了主意,我决定还是实施第二个方案,你呆在房间里,哪里也不要去,我自己单独去见他。”</p>

    “可是有阿来在这里,你去单独见伍德,会不会……”我说。</p>

    “不要担心,我见他的时候,肯定是我们单独两人,阿来不会在旁边的。”李顺说:“这一点,根据我对他的了解,我是有把握的。”</p>

    “你单独去见他,我在这个房间里,如何时刻保护你?”我说。</p>

    “既然单独会面,似乎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李顺说:“但是……”</p>

    说到这里,李顺顿住了。</p>

    我静等李顺下面的话。</p>

    “但是我还是想让你随时掌握那边的情况。”李顺说。</p>

    “如何掌握?”我说。</p>

    “给你送的饭,你没全部吃完吧?”李顺说。</p>

    “嗯,是的!”我说,不知李顺突然问这话是何意。</p>

    “那个糯米团,你没打开吧?”李顺说。</p>

    “是的。”我说。</p>

    “打完电话,你掰开那个糯米团,里面会有一个耳塞子,你只管把耳塞子塞到耳朵里,会听到我和他会面的所有谈话。”李顺说。</p>

    “哦。”</p>

    原来李顺早有安排了,这说明李顺是要携带微型监听装置进伍德房间的。</p>

    “进门的时候,会不会被搜身?”我说。</p>

    “可能吗?谁会搜我的身?谁敢搜我的身?”李顺说:“这里是清迈,是泰国,虽然不在金三角,但我的势力依然能延伸到这里。走廊来往的服务员清洁工都有我的人,楼下大堂也有我的人。阿来这龟孙子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唉。真遗憾,没有在金三角把他做了,在那里没有干掉他,在这里不能动他了,让他多活一些日子吧。”</p>

    我说:“恐怕酒店里也会有伍德的人。”</p>

    “这个我心里有数,他一到这酒店,我们的人盯了,有那么几个人在这酒店里溜达,但都不足以成气候,我们昨晚到酒店的时候,他们都躲在一个房间里赌博,我们进来,他们是没有发觉的。”李顺说。</p>

    “阿来是什么时候到这里的?”我说。</p>

    “今天早,一大早到的酒店。然后直接进了他的房间,这会儿才刚出来。”李顺说。</p>

    “他这会儿在走廊里溜达什么?”我说。</p>

    “估计是当保安的吧。”李顺轻笑了下:“你放心,虽然他站在你房间门口,但他不会发觉你的,既然我决定不让你露面,那么,谁都不会发现你在这里。好了,这样,我要挂了,我要过去了。”</p>

    说完,李顺挂了电话。</p>

    我立刻掰开那个没吃的糯米团,果然看到一个微型耳塞子。</p>

    我将耳塞塞进耳朵,却没有任何声音。</p>

    我悄悄走到门口,通过猫眼往外看,果然看到了阿来。</p>

    阿来此时正靠在我房间侧对面走廊的墙壁,抱着双臂,两眼直勾勾往看天花板。</p>

    不知这龟儿子在想什么。</p>

    我屏住呼吸看着阿来。</p>

    片刻,我听到耳塞子发出了轻微的声音,李顺那边打开开关了。</p>

    接着,我看到阿来的身体一动,脑袋往一边看,接着站直身子,直勾勾地看着侧方。</p>

    显然,是李顺出了房间,阿来看到了李顺。</p>

    阿来似乎没有料到李顺突然会在这里出现,似乎没有想到李顺住在隔壁,露出意外的神情直直地看着。</p>

    “阿来——你好啊!”我听到李顺轻松的声音。</p>

    我的心不由一紧。</p>

    阿来似乎还没有从意外里回过神,看着李顺说:“李老板……你……你……”</p>

    “好久不见,怎么,见到我是不是很激动啊?你个龟儿子!”李顺说。</p>

    “这。李老板。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阿来说。</p>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李顺反问,接着说:“你都能在这里,我怎么不能来呢?”</p>

    “这,呵呵……”阿来勉强笑了下,身体随意晃荡着。</p>

    “妈的,见了老子怎么这么浪荡,给我立正站好,鞠躬!”李顺口气突然有些严厉。</p>

    阿来一怔,两眼看着李顺的方向,脸露出一股屈辱的表情,接着缓缓站直了身子,出了一口气,老老实实给李顺鞠了一躬:“李老板好——”</p>

    “哎——这才是听话的好孩子。”李顺说:“阿来,我是来这里见将军的,你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呢?你不是一直跟着白老三的吗?”</p>

    “白老板死了,我跟着伍老板干了。”阿来面无表情地说。</p>

    “是这样啊,原来白老三死了?真让人意外,好好的人怎么死了呢?是不是你杀的啊?”李顺说。</p>

    阿来没有说话,直勾勾地看着李顺。</p>

    他显然知道李顺是在捉弄自己。</p>

    “据说白老三是我杀的,你信不信呢?”李顺说。</p>

    “不知道!”阿来说。</p>

    “我怀疑是你杀的,你信不信呢?”李顺又说。</p>

    “不知道!”阿来继续回答。</p>

    “妈的,不老实,我叫你不老实——”李顺突然出现在视界里,走到阿来跟前,抬起手,照阿来的脑门是一巴掌,嘴里还骂着:“狗日的,回答老子问题不老实,我打你个龟孙子。”</p>

    李顺抬手打阿来,阿来竟然没有还手,老老实实让李顺打。</p>

    依照阿来的身手,只需一伸手,李顺能被放倒,但李顺似乎知道阿来是不敢还手的,照打不误。</p>

    打了几巴掌,李顺对阿来说:“妈的——听老子命令,立正——往后转——齐步走!”</p>

    阿来站在那里没动。</p>

    李顺火了,伸手照阿来的脸开始抽他的嘴巴。</p>

    我这时不由很担心阿来会还手,我做好了随时开门出去的准备。</p>

    阿来直挺挺站在那里,竟然任凭李顺打,是不还手,也不走。</p>

    阿来的嘴角被李顺打出了血,李顺还在不停地打。</p>

    李顺似乎不担心阿来会对他出手,似乎他料到阿来不敢对他出手。</p>

    正在这时,我隐约听到有开门的声音,接着听到一个声音:“住手——”</p>

    声音不大,但充满了底气。</p>

    我不由一颤,这是伍德的声音。</p>

    李顺的身体似乎也不由一颤,接着住了手,接着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恭敬,看着门口方向,低声说:“将军……”</p>

    李顺似乎还是不能摆脱伍德在自己心目的阴影,虽然他背后狠狠打击了伍德一番,但当面见了伍德,他似乎还是不能做到让自己心里洒脱起来。</p>

    “阿顺,你为什么打阿来?”伍德的声音。</p>

    “我要来见你,他站在门口不走,我看了眼烦!”李顺说。</p>

    我突然意识到李顺这么打阿来驱赶阿来是要保护我,让我之后可以走出这房间。</p>

    “阿顺,阿来现在跟着我,是我让他站在门口的。”伍德说。</p>

    “那我不知道。”李顺说。</p>

    “阿来没告诉你吗?”伍德说。</p>

    “告诉我了,但他的话,我怎么能信呢!”李顺说。</p>

    “那我的话,你能信吗?”伍德说。</p>

    李顺没有说话,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目光看着伍德,似乎他眼神里还有几分敬畏,这敬畏似乎是习惯了的目光,他无法一时摆脱。</p>

    “阿来,李老板的话你是要听的,李老板让你走,你走吧。”伍德的声音:“李老板打你,是爱护你,我眼里有你,是看得起你。能被李老板打的人,是要感到光荣的,你走吧。”</p>

    阿来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一言不发,带着憋屈和恨恨的目光看了李顺一眼,然后转身走。</p>

    李顺紧紧咬住牙根,看着阿来离去的房间,又不经意往我这边看了一眼。</p>

    “阿顺,进来吧。”伍德说。</p>

    李顺接着进了伍德的房间,啪——传来关门的声音。</p>

    我坐回到沙发,凝神听耳塞子传来的声音。</p>

    “坐吧。”伍德的声音。</p>

    “嗯。”李顺答应了一声。</p>

    “想喝点什么?”伍德说。</p>

    “不渴!”李顺说。</p>

    “嗯。”伍德顿了下,接着说:“阿顺,我们好久没见面了。自从白老三死了之后,我们再也没见过面。”</p>

    “是的。”李顺的声音有些低沉。</p>

    “你瘦了,黑了,但似乎精神了!”伍德说。</p>

    “你还是没变,还是老样子!”李顺说。</p>

    “呵呵。”伍德笑起来,笑地似乎有些干巴。</p>

    李顺没吱声。</p>

    然后,是沉默。</p>

    沉默了大约有三分钟左右。</p>

    “白老三的死,公安的人说和你有关,说是你杀的。而且,证据似乎还很确凿。”一会儿,伍德缓缓地说:“阿顺,此事你怎么认为?”</p>

    “我没怎么看,反正白老三不是我杀的,至于他们怎么说,那是他们的事,爱怎么认为怎么认为。”李顺说:“虽然我一直想亲手杀了白老三,但却的确不是我杀的,我明白这其是有道道的,我知道一定是有人安排杀了白老三,然后家伙嫁祸于我,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嫁祸于我。”</p>

    伍德说:“你说的他们是指的谁呢?”</p>

    “你明白的!”李顺说。</p>

    “呵呵,我要说我不明白呢!”伍德说。</p>

    “那我无话可说!”李顺说。</p>

    “你说的他们,包括我吗?”伍德说。</p>

    “我不愿意这么认为!”李顺说。</p>

    “不愿意这么认为。只是不愿意这么认为。这么说,你似乎也认为我是他们的一员喽?”伍德说。</p>

    李顺说:“不敢!”</p>

    “是不敢还是不会?”伍德说。</p>

    李顺不说话。</p>

    沉默片刻,伍德叹了口气:“阿顺,你跟了我那么多年,我和你的关系,你心里应该是有数的,你心里该明白我和你的个人感情是怎么样的,你心里该清楚我对你到底是怎么样的。</p>

    当然,有时候,为了我自己的生存和发展,我可能会在表面做出一些心不由己的事情,但那只是表面,在我的心里,我始终还是把你当做我最贴心的人的。毕竟,你是我带出来的。你的后期成长,是我看着一步步成长起来的。”</p>

    李顺还是不说话。</p>

    “还记得我们以前在日本时候的情景吗?还记得我以前是怎么指导你辅助你教导你的吗?”伍德说。</p>

    “记得!”李顺终于说话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