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75章 此起彼伏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随即,随着“噗——”的一声,探照灯立刻被打灭了,周围重新又陷入一片黑暗。 </p>

    此时,我仿佛听到三艘船都在进行激烈的搏斗,惨叫声和咒骂声此起彼伏。</p>

    但一直没有枪声,看来偷袭小组控制局面较成功,根本不给对方掏枪的机会。</p>

    大约十分钟之后,声音停止了,周围又安静下来。</p>

    接着,三艘船先后有人冲我这边打手电暗号,示意已经成功控制了船只。</p>

    我不由出了口气,但同时却又有些顾虑,阿来在船的话,他岂能束手擒?偷袭的5个人恐怕加起来也不是阿来的对手,当然,或许是偷袭小组先发制人,先用枪控制了局面。阿来再牛逼,也无法和枪抗衡。</p>

    我带着四名狙击手泅渡过河,登船。</p>

    岸边的埋伏人员这时一部分在周围分散警戒,另一部分分别登三艘船。</p>

    我了间那艘,我猜如果不出意外,毒应该在这艘船。</p>

    偷袭小组的活干的十分漂亮,船夫打扮的武装护送人员除了被干掉的,剩余的都被捆绑了起来,嘴里都塞了布团。</p>

    我挨个船仔细辨别被抓的人员,竟然都没有发现阿来。</p>

    我心不由大。</p>

    时间紧张,来不及我多想,先找货要紧。</p>

    阿来不在船,那么,是不是货也不在呢?</p>

    让人把俘虏押进舱里,然后开始找货物。</p>

    翻遍三艘船,没有发现冰毒。</p>

    妈的,整整一吨冰毒,难道蒸发了?</p>

    支队长到船舱里去审问,竟然都说不知道,嘴巴还都挺严实。</p>

    支队长火了,直接掏出匕首割下一个俘虏的耳朵,继续审问,还是什么都问不出来。</p>

    我心里有些发急,脑子飞速地转悠着,边看着船壁。</p>

    伸手敲敲,似乎声音有些异常。</p>

    我的心里一动,立刻让人找来铁棍,砸开船板。</p>

    折腾了半天,船板被砸开一层,真相大白了——</p>

    我擦,他妈的,货在夹层里,都是一袋袋白花花的冰毒!</p>

    终于找到了,三艘船的夹层里都是冰毒。</p>

    看来这些船员也未必知道货在夹层里,弄不好是提前有人将货放好了,然后让他们只管开船到哪里,而不会告诉他们船夹层里有什么东西。</p>

    当然,大多数人不知道,但如果阿来随船的话,他一定是知道的。</p>

    我当即令人给李顺和老秦发报:货已得手,马回大本营!阿来没见到,正在查找。</p>

    随即,我收到了李顺的回电:大功告成,副总司令辛苦,祝贺凯旋!</p>

    随后,我接到了老秦的回电:祝贺副总司令,我即将开始对地发起闪电突袭。</p>

    我看看时间,午夜12点整。</p>

    此地不宜久留,我当即命令全体人员船,开船,顺河而下,直接回大本营。</p>

    边走边将货物整理好,装入船的空箱子里。</p>

    这些空箱子,估计是用来到达目的地后装冰毒用的。</p>

    这一吨罪恶的冰毒这样被我带人截获了,在离我国边境不到10公里的地方被缴获了,这些冰毒不会流到我国境内毒害我们的国民了。</p>

    我惚然觉得自己似乎是在做一件正义的事情,是在为民除害。</p>

    伍德这下子损失大了,起码是1.5个亿的预付款没了。</p>

    顺流而下,速度很快,估计天亮前能回到大本营。</p>

    我这时开始继续调查阿来的下落。</p>

    我让支队长把船老大带来,带到甲板。</p>

    船老大满脸惊惧惊惶之色,带着讨好和求饶以及谦卑的口气冲我点头哈腰:“大王好——我是个办事的,出力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是奉命开船到江口,我哪里知道这船的夹层里有冰毒啊。求大王饶命啊,我真的是无辜的。”</p>

    我说:“我不追究你私运毒之事,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保证不杀你。但是你如果不老实,那么。”</p>

    我停住了,支队长又亮起手里雪亮的匕首,在船老大眼前一晃。</p>

    船老大身体一哆嗦:“我保证老实,我是老实人。只要我知道的,我什么都说。”</p>

    我看着船老大:“伙计,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p>

    船老大面露惧色看着我:“你听你说话的这口气,莫非……你是李将军的亲属?”</p>

    我一听,说:“你说的是哪个李将军?”</p>

    船老大哆哆嗦嗦地说:“是。是京城里那个不会拿枪的什么将军,那个唱什么小小竹排闪闪红星混成将军的那个什么双什么江。听闻其老婆和儿子最常用的语录是这两句,难道……大王是传说的那位李将军之子天一?”</p>

    “操——你放什么屁话,老子多大了,李双江那崽子才多大?还有,现在是哪一年?这屁话语录现在能传出来吗?你丫的整个是胡扯八道,再不老实,我割了你的舌头!”我哭笑不得。</p>

    支队长又摇晃着匕首在他眼前。</p>

    “不敢,不敢,大王饶命啊。”船老大连连求饶。</p>

    我接着问他:“告诉我,这次随你一起行船的人,有没有一个叫阿来的?”</p>

    “阿来?”船老大看着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啊。”</p>

    我想了下,给他简单描绘了下阿来的外貌特征,然后说:“你想想,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和你们一起。”</p>

    船老大想了想:“有啊,有。是有这么一个人,黑黝黝的,大个子,眼神很凶恶,整天闷不做声在船舱里睡大觉。不过,他不叫阿来,我带船出发时,级交代我说称呼他为老罗,说到达江口后,老罗会找人来接船,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后面的事情不用管了。让我们另外找船回去报到。”</p>

    “那个老罗呢?”我说:“他在不在船?”</p>

    船老大摇摇头:“今晚10点的时候他离船岸了,说找人来接应船,让我们等他回来,说大概2点左右能回来。这不,他还没回来,大王您先带人来了。”</p>

    无疑,阿来是找人卸货的,他在我到达江口之前登岸了,到现在还回不来。</p>

    我自然不能回去等他了,先把货带回去要紧。</p>

    等阿来2点回到江口,看不到船和货,一定会往汇报的,但那时,似乎一切都有些晚了,那时果敢自卫队的老窝可能已经被老秦消灭了。</p>

    这时,东南方向传来隐隐约约的枪炮声,还有充天的火光。</p>

    船老大看着东南方向,面色微微一变。</p>

    我知道老秦那边打响了。</p>

    我对船老大说:“你在那边负责什么?”</p>

    船老大说:“运输……我是运输小队长,我只负责水路运输,至于运输什么货,从来不问,只管运到卸货是。”</p>

    我说:“从今晚开始,果敢自卫队从金三角消失了。我们是掸邦革命军,你们果敢自卫队勾结大陆毒贩,往大陆运输毒,坑害国人,我们掸邦革命军对此是决不能容忍不能视而不见的,同时,你们果敢自卫队还妄图勾结什么有钱的主想剿灭我们革命军,自己找死。所以,今晚我们先下手为强,先消灭你们,先端了你们的老窝。”</p>

    船老大大惊失色:“大王是掸邦革命军。”</p>

    “不错,正是!”我回答说。</p>

    船老大垂头丧气地低下头:“唉——败在你们手里,我心服口服。”</p>

    我说:“那个老罗,你知道他的身份不?”</p>

    船老大说:“不知道。他从来不和我们多说一句话,头也没告诉过我,只是说这是个重要的客人,随同我们一起走,同时到了江口后他会安排人接船接货。”</p>

    我点点头:“好吧,那这样。”</p>

    然后,支队长把船老大押了下去。</p>

    船继续顺流而下,一路枪炮声不断,东南方向的天空一片通红。</p>

    不知道老秦那边的战况如何了。</p>

    接近凌晨3点的时候,枪炮声渐渐停止了,但东南方向的天空却更红了,似乎正在燃起冲天大火。</p>

    靠在船舷边,我点燃一支烟,静静地吸了两口,看着周围沉沉的夜色,想起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心里忽然一阵空旷。</p>

    似乎,红色风暴行动该结束了。</p>

    天色大亮之后,我们的船顺利到达大本营,李顺带人在码头正等着。</p>

    船靠岸后,李顺直接登船,亲自验货。</p>

    验完货,李顺满意地对我说:“很好,都是质量最等的毒,妈的,我真想。”</p>

    我眉毛一扬,看着李顺。</p>

    李顺尴尬一笑,忙改口:“我是说,我真想一把火烧了它。可是,不能啊,我要把这些毒弄到日本去,他们发明出来毒害人的,我再把这个还给他们,同时赚他们一笔钱。”</p>

    我看着岸边,没有理会李顺的话,说:“老秦还没回来?”</p>

    “正在回来的途,人没回来,捷报已经回来了。”李顺哈哈大笑:“咱们这是同时奏捷报啊,你那边大获全胜,老秦那边更是进展顺利,闪电突袭得手,直接端了他们的老窝,打死了他们的总司令,其他大小军官士兵,打死了一部分,俘虏了好几百,缴获的物资不计其数啊,哈哈,武器弹药很多,粮食服装油料什么的,也很多啊。</p>

    老子这次发了一笔横财。我让老秦把能搬走的都搬走,带不走的一把火全部烧光。他们的大本营现在已经化为灰烬,老秦正押着俘虏带着战利往回走呢。”</p>

    我点了点头:“哦。”</p>

    李顺接好让人把冰毒卸下船,放到仓库里,专人看管。</p>

    然后,我又让人把俘虏押下来。</p>

    “俘虏统统先送到操场集合。”李顺得意洋洋意气风发地说:“等老秦那边的俘虏到了之后,统一处理。”</p>

    然后,李顺拍拍我的肩膀:“你这次为革命军的发展和壮大立了大功,你和老秦都是功臣啊。哎,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奖励你们俩了。差点功高盖主了啊。”</p>

    我苦笑一阵。</p>

    傍晚时分,老秦回来了,带回来大批俘虏,还有大批物资。</p>

    老秦果真收获颇丰,那个强大的果敢自卫队一夜之间从金三角消失了,被李顺抹去了。</p>

    李顺非常高兴,巡视了一番缴获的物资,很满意。</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