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73章 特殊性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那。   (w w w . v o dtw . c o m)要不让狙击手解决了他?”支队长又说。</p>

    我继续摇头。</p>

    既然一开始没有干掉头目,这会儿再打意义不大了,收不到那效果了。</p>

    而且,我脑子里又开始转悠新主意,留着这指挥官的命似乎是有用的。</p>

    我继续用望远镜观察,却并没有看到阿来的影子。</p>

    莫非,阿来没有在这里?没有跟随马帮行动?</p>

    一阵激烈的交火之后,处于地势低处的马帮吃了大亏,越打越被动。这还是我暂时留情的,没有让迫击炮往人群密集处轰击,不然他们死伤会很惨重。</p>

    当然,我没有命令重武器继续开火,也是顾虑会打死打伤牲口。</p>

    对方指挥官听见爆炸当然明白了埋伏,他似乎明白敢于袭击他,尤其敢于在距离城市不远的地方向他袭击的人决非等闲之辈。他下令将骡马赶进寨子里,收缩队伍,似乎想等待援军解围。</p>

    我暂时命令停止射击,同时将目前交战的情况告诉了老秦和李顺。</p>

    老秦一直按兵不动等待我这边的结果,听我说了目前交火的情况后,他表示他们已经成了失去和外界联系的瓮之鳖,电台被打掉,他们是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的,除非依靠人力往外送信,但目前他们被我们包围地水泄不通,想派出人去通风报信,难加难,所以先把他们困死是可以的。</p>

    李顺也表示赞同我的做法。同时指示说,在金三角打仗,核心是争夺货物,不是杀人,即使牲口也不许射击。你把骡马打死了,多达十几吨的货物谁来运输?漫漫山道,翻山越岭,牲口是金三角惟一的运输工具,没有工具你是打赢了也没用。</p>

    我明白李顺的意思,他和我想到一起了,这是金三角战争的特殊性。</p>

    夜幕降临,双方休战,山头团团烧起篝火来。果敢自卫队马帮已成瓮之鳖,他们溜不掉,我认为是沉重的货物拖了他们后腿,人可以悄悄溜掉,货物和牲口却溜不掉。</p>

    即将到来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山头的革命军,战场变成浪漫之夜,兴奋和性急的掸族士兵在阵地敲响象脚鼓,吹起笛子,跳起欢乐的火堆舞。</p>

    鼓声和歌声在安静的山谷里传得很远,而那些红通通的篝火,远远看去好像美丽发光的珍珠项链环绕在崇山峻岭的脖子。</p>

    我猜想,此时躲在山沟里的马帮指挥官的心情可能较痛苦,他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毒数量太大,没法突围,如果扔下毒,突围又变得毫无意义,所以他必须在这个两难选择忍受折磨。</p>

    我虽然不知道这指挥官是谁,但我觉得他应该是个明智识时务的人,他决不会与毒共存亡,人是第一宝贵的财富,没有人,再多冰毒又有何用?这种观点较接近西方的人本主义思想。</p>

    其实我心里也是有些麻杆打狼的感觉,如果他们以死相拼,鱼死破,骡马打死了,毒焚烧了,这样的胜利要来又有何用?</p>

    想了半天,次日黎明,攻击再次开始前,我让人向山下的马帮下达最后通牒:“给你们两小时考虑,要么投降,要么决战;投降,保证一个不杀,来去自由,决战,保证一个活口不留,全部杀光!”</p>

    我的最后通牒充满血腥,杀气腾腾。</p>

    在这样的时刻,我知道,我必须要在气势压住他们。</p>

    果敢自卫队马帮最终在在敌人和死亡的压力下屈服了,指挥官明智地选择了保全大家性命的做法。</p>

    所以半小时后,果敢自卫队马帮宣布缴械投降。</p>

    我命令一支队长带人下山去接受投降,同时我跟在队伍后面,继续用望远镜搜寻阿来的影子。</p>

    一直没有看到阿来。</p>

    我命令把对方指挥官压过来,询问他的队伍里有没有阿来这个人,指挥官想了半天,摇摇头,说确实没有。</p>

    看指挥官的样子,不像是撒谎。</p>

    看来,阿来没有跟随押运毒的队伍一起行动。</p>

    我命令支队长把俘虏集合起来,我向他们保证,战斗全部结束后,他们来去自由,但是暂时不能放他们走。</p>

    支队长带人打扫战场,收拢人马,伤者简单包扎,死者地掩埋,对方死了几个人,我们有十几个受伤的,没有死亡。</p>

    我兴冲冲让人给老秦发报:这里战斗顺利结束,大获全胜,你那边可以行动了!</p>

    老秦接着回复我:验货了没有?</p>

    我一愣,忙让支队长带人去验货。</p>

    我此时觉得老秦有些小心过分了,觉得验货其实有些多余。</p>

    我接着让人给李顺发报:战斗结束,进展顺利,大获全胜,没有见到阿来。</p>

    片刻,李顺回电,没提阿来,直接发问:验货了吗?</p>

    我擦,李顺和老秦都是最关心这一点。</p>

    难道我辛辛苦苦带人夺过来的会是假货?难道他们兴师动众一百多人长途劳顿押运的会是假货?这可能吗?</p>

    我很不以为然地点燃一支烟,慢慢吸着,边四处扫视着。</p>

    一会儿,一支队长脸色死灰一般跌跌撞撞跑过来,结结巴巴地对我说:“副总司令。不好了。”</p>

    “怎么了?”看着支队长的神态,我顿有不祥之感。</p>

    “骡马驮的货物,都是粮食,不是我们要的货物。”支队长说。</p>

    啊,我大吃一惊,看着支队长:“你全部都检查了?”</p>

    “是的。全部都检查了。所有的货物我都亲自检查了,都是粮食。”</p>

    我的心猛地一顿,大步走到骡马跟前,摸出一把刀子,用力往袋子里戳去——</p>

    果真是粮食,都是白花花的大米。</p>

    我又连续戳了几个袋子,都是大米。</p>

    我靠,果真没有冰毒,都是大米啊。</p>

    老子当了?老子计了?</p>

    我忙过去审问那指挥官,指挥官一头雾水,说他不知道什么毒的事情,说自己只是受命带人押运这批货物到指定边境地点,至于我们为什么要兴师动众抢夺这批大米,他一开始觉得很怪,一直想问,但又不敢问。</p>

    这会儿指挥官似乎明白了什么,明白我们把他押运的这货物当做毒了,所以才会伏击他们。既然明白了,他也没必要问了。</p>

    支队长不信,把雪亮的马刀架到指挥官的脖子,威胁他如果不说实话割断他的喉咙砍下他的脑袋。支队长真急了,目露凶光,一副恶狠狠的样子。指挥官噗通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苦苦哀求,对天发誓说真的不知道毒的事情。</p>

    我看指挥官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加在队伍里又没有发现阿来,似乎也是能验证这一点。</p>

    我叫人把指挥官押下去。</p>

    “副总司令,怎么办?”一支队长看着我,将马刀狠狠插进地面。</p>

    我一时没有说话,琢磨着。</p>

    “辛辛苦苦折腾了这么些天,竟然弄的是假货。这也太窝囊了。”支队长懊丧地说。</p>

    我此时脑子里十分紧张,我想的不是真货在哪里,而是这是不是伍德和果敢自卫队全部阴谋的一部分,我们是不是了他们的计策。</p>

    如果是那样,那惨了,老秦的突袭计划会惨遭失败,李顺的大本营也必定会遭到进攻,此时大本营人员空虚,如果敌人此时进攻,李顺将会凶多吉少。</p>

    想到这里,我的额头冒出一阵冷汗,立刻令人给李顺和老秦发出相同内容的一封密电:货物是假的,没有发现我们想要的东西,估计我们是计了。</p>

    发完电报,我叫人将骡马的粮食全部卸下来,集到一起,通知寨子里的山民来自行领取。</p>

    虽然粮食很诱人,但山民都远远地观望着,却没有人敢过来。</p>

    我知道我们走后他们自然会过来瓜分这些大米的,此时也不再去理会这些。</p>

    我焦急地等待老秦和李顺的回复。</p>

    很快老秦回复:“果然。我一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感觉这次行动太顺了。只是一直想不出问题在哪里。现在我终于明白了。”</p>

    “这是不是一个阴谋,我们是不是计了?”我问老秦。</p>

    “这是个阴谋,但我们却也不算是计。”老秦回答。</p>

    “为什么?”我很不解。</p>

    “因为这阴谋不是专门针对我们来的,而是他们为了货物的安全采取的特定防范措施,故意明目张胆走这条路运货,吸引周围的目光,吸引想打这批货主意的人的注意力,从而保证真正的毒安全运输出去。</p>

    “刚才我和总司令交换了意见,一致认为,对手依旧不知道我们的行动计划,他们采取的这个计谋,不是专门针对我们的,目标是散漫了。我猜他们真正的货物一定是走了另一条路,而这条路线我们并没有侦察到。因为我们侦察人员的注意力都被这支马帮吸引了。”</p>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放弃这次行动计划?止你那边的进攻计划?”我说。</p>

    “已经到了这个份,开弓没有回头箭了,回不去了,停不住了。且不说这几天潜伏的代价,单说撤退,很容易被对方发觉,一旦发觉,一定会爆发激烈的战斗,在他们家门口打,到时候我们会很被动。而且,也极其可能会被抄后路端了老窝。</p>

    “而目前,虽然我们围剿了这支马队,但因为首先打掉了他的电台,他们的大本营是暂时不知道这边被伏击的消息的,这样,我们仍然还有取胜的希望。”</p>

    “你的意思是。”</p>

    “我正在派人全力搜集情报,同时这边潜伏的人马正密切注视着果敢族自卫队大本营的一举一动。你那边先安排一部分人把俘虏押回去,其他人原地待命,等我这边得到最新的消息,我们再定夺决定下一步的方向措施。”</p>

    “好!”</p>

    我这个副总司令此时不由自主听从参谋长的安排了。</p>

    我看看俘获的60匹骡马,决定派40人带着重武器押送俘虏回大本营,留下的60人只携带轻武器跟随我进行下一步行动。</p>

    我想了,下一步我要骑马行军,这样速度快。</p>

    凭直觉,我下意识感觉到我还会有一场战斗。</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