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66章 一举多得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李顺说:“我让你来不是讨论搞不搞的问题,而是商议如何搞,如何确保百分之百成功的问题。 这是我们生存和发展的一次良机,失去了,再也不会再有了。我们目前的生存环境并不乐观,果敢自卫队一直虎视眈眈想吃掉我们,我们如果不抓住这个良机重挫他们一下,下一步会更加被动和困难。”</p>

    我沉默了,沉思起来。</p>

    这次李顺的行动一旦成功,必将重挫果敢自卫队和伍德的元气,这对打击伍德的实力和稳定李顺的革命军在金三角的霸主地位都具有重要意义,同时,李顺将这批毒贩卖到日本,还能大大赚一笔外财,这笔外财可不是小数,必将大大增加李顺在金三角扩展和发展的实力。</p>

    这一减一增,李顺可谓一举多得了。</p>

    如果确定要实施这次行动,那么,真的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一旦失败,后果必然是不堪设想,李顺在金三角必将会遭到果敢自卫队的严厉报复,同时伍德也一定会依托自己的雄厚财力采取某种形式加入诛杀李顺极其革命军的行列。甚至到时候不但李顺要完蛋,我也将会死无葬身之地。</p>

    我感到自己被逼到了生死存亡的决战悬崖,前面是刀山火海,背后是万丈深渊,不能从刀山火海里杀出来,要葬身万丈深渊。</p>

    李顺又一次把我绑架到了他的烈焰战车,我没有退路了。</p>

    “此次行动极为机密,到目前为止,只有我和你还有老秦知道,其他人,一概不知!”李顺严肃地说。</p>

    “行动草案是我自己用手写的,只有这一份!”老秦说。</p>

    我点了点头。</p>

    “现在,我们开始讨论猎鼠行动草案。”李顺说。</p>

    我们聚拢到沙盘前。</p>

    老秦打开方案本,对着沙盘和挂在墙的军事地图开始给我和李顺讲解他的初步打算。</p>

    “据我们的初步了解,此次果敢自卫队的货物押运,大约在2天后从他们的大本营出发,目的地是缅边境湄公河边的一个叫其力的小村落,他们会在那里卸下货物进行转交。</p>

    运输方式会是水陆两种都用,先用骡马把货物运到湄公河边,然后装货船,逆流而,到达其力后卸船再改用马帮穿越原始森林抵达边境线。大陆那边必定也有安排好的马帮等待接货。接货后装到拉水果的货车。”老秦慢条斯理地说。</p>

    “这些货物陆地运输大约需要多少骡马?水陆需要几艘船?”李顺问老秦。</p>

    老秦回答:“他们大约会出动30匹骡马驮运这一吨冰毒,至于水路,只要一艘船即可,但还要考虑他们的押送人员,这次他们要出动一百人的武装队伍押运货物,这100人,除了携带轻武器,极有可能还会携带重武器,这样考虑,他们至少会出动60匹骡马,水路至少会是三艘船。”</p>

    老秦果然思维十分慎密,分析地很具体。</p>

    我和李顺点点头,边看着沙盘。</p>

    战争取胜的第一要素为知己知彼,也是情报,老秦一直对情报工作十分重视,他早已在果敢自卫队内部秘密发展策反了几个线人,此刻他们发挥了重要作用。</p>

    “他们具体会怎么走?水路怎么走?陆路怎么走?”李顺说。</p>

    老秦指着沙盘说:“你们看,从果敢自卫队的大本营到缅边境线,也是他们要交货的地点,路途大约为100公里,几乎是从北到南贯穿了半个危机四伏的金三角,水路只有一条,那是湄公河,但是在抵达水路之前的陆路,他们有三条路线可以选择,一条是公开的大路,这条路城镇较多,关卡重重,有政府军守卫。”</p>

    “他们绝不可能走这条大路,否则等于自杀!”李顺说。</p>

    “是的。他们是决不会选择走这条大路的。”老秦点点头说:“还有两条小路,分别是湄公河东岸河谷的走私小道,和湄公河西岸山谷的森林小路。”</p>

    李顺看着沙盘点点头:“嗯,老秦,你估计他们会走哪条路?”</p>

    老秦说:“如果他们选择走东路,那我们只好放弃这次行动,眼睁睁看着猎物从江对岸经过而无可奈何。”</p>

    “为什么?”李顺的眼睛有些充血,看着老秦。</p>

    老秦平静地说:“因为那条路不仅在水流湍急的湄公河以东,而且路分别盘踞着两股势力强大的地方武装,一支是班山的班邦联军,一支是割据果敢以北的弄亮民族革命军。我们在他们的地盘设伏,会激化和他们的矛盾,即使我们投入全部的武装力量,也难以有全胜的把握。</p>

    而且,目前我们和他们之间保持着较和谐的关系,基本是井水不犯河水,贸然进入他们的地盘,会给自己带来无穷尽的麻烦。我们现在的主要对手是果敢自卫队,这一个够我们劳神的了,最好不要同时树起多个敌人,那样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p>

    李顺眨眨眼睛,没有做声。</p>

    我沉思着。</p>

    老秦接着说:“但据我的估计,果敢自卫队也不会选择都东路,他们走东路的可能性极小。”</p>

    “为什么?”我问老秦。</p>

    老秦说:“果敢自卫队的地盘和我们一样都位于湄公河西岸,他们要是走东路,要先越过这条河,然后走陆路,因为湄公河的这一段河道是不适宜航行的,他们必须要先走一段相当长的陆路。</p>

    过河是有风险的,他们我们会更清楚这一点,果敢自卫队和那两帮武装力量的关系并不好,积怨很深,我想他们不会去自寻死路的。”</p>

    李顺点点头,松了口气:“对,说的很有道理,不错,他们不会走东路的,他们必定会走西路。”</p>

    老秦说:“我猜也是这样的,走西路是他们最明智的选择,换了我是他们,我也会走西路,否则只有从天飞过。走西路的森林小道,那条小道从我们控制地盘的边缘穿过。”</p>

    李顺微笑了下:“但我们不会在我们控制地盘的边缘动手。”</p>

    老秦也笑了:“是的,傻子才会这么做,这里离他们的大本营太近,不利于作战。一有风吹草动,他们能迅速赶过来救援的。而且,果敢自卫队的人也不是兔子,他们当然已经料到路可能会有麻烦,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金三角的各个山头谁不垂涎他浩浩荡荡的巨大财富呢?</p>

    所以我想,尽管果敢自卫队的人并不能确切地预知麻烦将出在哪里,但凭借他们的经验和直觉,一定能猜到会有人暗打他们这批货的主意,他们出动100人的强大武装力量沿途护卫足以证明他们的高度警惕。</p>

    当然,他们或许也会想到,以目前已知的西岸沿途,应该没有一家武装力量有足够的实力和野心去抢劫这批财富,他们或许不会想到我们有这个胆量敢对他们下手,毕竟,他们一直没有怎么瞧得起我们,毕竟,我们是金三角的新生力量。”</p>

    李顺嘿嘿笑了:“他们能这样认为正好,正合我意。”</p>

    老秦说:“我们必须要对此次行动的计划高度保密,虽然果敢自卫队对自己的武装护卫很有信心,但他们必定还是会高度警惕,警惕沿途东风每一个武装力量。现在果敢自卫队或许没有把我们当成一只狼,但如果他们知道了我们的真实情报和计划,他们还会把我们当做一只兔子吗?”</p>

    我说:“老秦说的对,他们走哪条路其实一来是现实的情况,二来,也会取决于他们对形势的判断,我们必须要给他们制造错觉。如果他们判定西路确实有了危险,说不定他们也会不得已选择其他路线。”</p>

    老秦点点头:“是的,如果他们一定要走其他路线,那是老天的意志,我们现在最要紧的是封锁消息,决不能走漏半点风声,胜负成败,在于情报。”</p>

    李顺和我点点头。</p>

    我此时蓦然发现此时的老秦浑身充满了一个职业军人的气质。</p>

    接下来,我们开始讨论行动的细节,讨论设伏的地点和出动多少人马合适,讨论如何用最少的牺牲来换取胜利,讨论设伏的具体方式。</p>

    老秦提出了自己的方案,李顺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我也有不同的想法,暂时还不能取得一致。</p>

    我们对各自提出的这三个方案进行着深入的分析和较。</p>

    到傍晚时分,还没有取得最后的最完美的结果,李顺建议大家先吃饭,晚继续讨论。</p>

    正在吃饭,有人来报,巡逻队在司令部附近抓到两个果敢自卫队的奸细。</p>

    我和李顺老秦放下饭碗,卧槽,老秦白天的预言这么快不幸被证实了。</p>

    李顺命令把这两个奸细押进来。</p>

    这是两个形迹可疑的掸族人,他们到处打听有关掸邦革命军的消息,还在山与革命军的哨兵一起喝竹筒酒,东拉西扯地厮混,哨兵佯装不知他们的身份,很快觉察到了他们的可疑。他们是被果敢自卫队收买的掸族人,此次是专门来刺探情报的。</p>

    两个奸细被抓住的时候正在同卖米酒的掸族女人睡觉,饶舌的女人把他们当做了买主,把革命军队伍最近集结和紧急整训的事情还有兑了水的米酒以及自己的身体统统卖给了客人。</p>

    奸细被五花大绑押到了指挥部,这是两个年轻的男人,毫无特别之处,把他们混同于山寨的山民,简直像两滴雨水落进河里。</p>

    经过仔细搜身,士兵在奸细的鞋子里找到了一张小纸片,面画着一些简单的符号,根据符号的排列组合,老秦很快猜出这些符号所代表的意义,如打叉的代表了机关枪,打勾的代表迫击炮,画杠的代表士兵人数,花圈的代表武器配置低点和士兵驻扎位置。</p>

    最重要的是,他们居然弄清了革命军正在紧急集合,而且还知道今天刚刚来了一名重要的陌生人,也是我。如果这个情报送到了果敢自卫队那里,他们能对李顺这边掉以轻心吗?而且,阿来还在果敢自卫队那边,到时候他会不会猜出我来到了这里呢?</p>

    老秦和李顺还有我互相看了一眼,都不由有些后怕的表情。</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