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63章 江峰柳月家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没有直奔宁州机场,而是去了宁州火车站。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路,我一直注意身后有没有人跟踪,反复观察,确信没有尾巴。</p>

    到了宁州火车站,我用老秦给我办的另一个身份证买了一张去温州的动车票,了动车,直接去了温州。</p>

    到温州后,我用另一个身份证先买了一张第二天下午温州飞昆明的机票,然后坐大巴直接去了苍南。</p>

    我想借此机会去看看在苍南海边的江月村执教的柳月和江峰夫妻。</p>

    好久没见到他们了,不知他们近况如何,这个时间,他们应该放暑假了。</p>

    到苍南县城后,我又换成县乡公汽去了江月村所在的小镇,然后又打了一辆三轮车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到了江月村。</p>

    到江峰柳月家的时候,已经是日暮时分。</p>

    黄昏的江月村,十分宁静,那幢白色的小楼掩映在松林,在夕阳下十分显眼。</p>

    沿着松林间的小路,我走近这座小楼。</p>

    用松枝围成的篱笆墙郁郁葱葱,面长满了藤类植物,不远处,海浪的涛声隐隐传来。</p>

    站在门口,我看到院子里一棵高大的垂柳,垂柳下还是那张石桌。</p>

    院子里静悄悄的,看不到人,一股炊烟正从侧房的屋顶升起。</p>

    江峰和柳月一定在厨房做饭的。</p>

    我不由在门口多停留了一下,想感受这宁静恬静的田园生活。</p>

    “喂——你找谁啊?”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p>

    我回过头,一个一身白色休闲运动装20多岁的漂亮女孩子正站在我身后好地打量着我。</p>

    看到这女孩子的一瞬间,不由笑了。</p>

    她长得和柳月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简直是青年柳月的翻版。</p>

    自然,她是之前和我与秋桐在海有过一面之交互相叫大屁孩小屁孩的妮妮,宋妮妮——柳月的女儿。</p>

    我看着妮妮不由笑了,笑的很友好。</p>

    看到我笑,妮妮似乎一下子想起了我,哈哈笑起来:“嗨——大屁孩,易克大人,你来了啊,是你啊,刚才天黑,俺眼神不好,没看清楚哦。”</p>

    我呵呵笑起来:“你好呀,哎——好久不见了。”</p>

    妮妮笑嘻嘻地友好地冲我伸出手:“欢迎你来我家做客!”</p>

    我和妮妮握了握手:“谢谢。谢谢你的欢迎!”</p>

    妮妮又笑起来,然后邀请我进去,接着冲院子里叫起来:“妈——小爸——来客人了,大屁孩易克先生来了——”</p>

    妮妮叫江峰小爸,我听起来觉得很新鲜。</p>

    江峰和柳月闻声从厨房里出来,看到我,分外惊喜,大家不由热烈寒暄了一阵,然后江峰请我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坐下,对柳月说:“姐,你先陪小易坐坐,我再去弄几个菜,今晚小易来了,稀客,咱们好好喝几杯。”</p>

    柳月点点头:“好——”</p>

    妮妮这时说:“小爸爸,我帮你做菜!”</p>

    江峰笑着说:“算了,丫头,你和妈妈一起陪客人聊天吧,我自己弄行。”</p>

    妮妮嘻嘻一笑,然后也坐下了,又打量着我。</p>

    柳月边倒茶边对妮妮说:“妮妮,易克是爸妈的好朋友,不能叫大屁孩,你该叫叔叔才是了。”</p>

    妮妮掩嘴笑:“妈呀——这易叔叔也太年轻了,我看我大不了几岁,叫叔叔是在是把他叫老了,我看还是叫易哥哥好一些。”</p>

    柳月冲妮妮一瞪眼:“易克是爸妈的朋友,自然是要你高一辈分了,不管年龄多大,你还是该叫叔叔哦。”</p>

    妮妮冲柳月吐了吐舌头,做个鬼脸。</p>

    我忍不住笑了:“柳姐,没事的,怎么叫都行啊。叔叔和哥哥无所谓的。”</p>

    妮妮哈哈一笑:“妈妈,果然,易克叔叔哥哥很随和啊。”</p>

    柳月也忍不住笑起来。</p>

    我这时对妮妮说:“妮妮,放假几天了?”</p>

    妮妮说:“刚放暑假!”</p>

    我说:“复旦大几了啊?我忘记了。”</p>

    “嗨,年纪不大,忘性不小,你记性好差,大三啦。”妮妮掩嘴笑。</p>

    我说:“明年毕业了啊。呵呵。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呢?”</p>

    妮妮说:“还没想好呢。不过,我不想马参加工作,我想继续求学深造,去国外深造。”</p>

    我说:“好啊。打算去国外哪里深造?”</p>

    妮妮说:“我想去加拿大。不过也只是大致的想法和意向,这事还得征求我妈和我小爸爸的意见呢。反正还早,等大四下学期再确定也不迟。”</p>

    一听妮妮提到加拿大,我倏地想起了许晴,那个让江峰和柳月10余年也无法挥去无法忘怀的晴儿——许晴。</p>

    我知道许晴在加拿大,但江峰和柳月却不知。</p>

    我很想讲许晴的事情告诉江峰和柳月,但是,我亲口答应过许晴,我不能告诉江峰和柳月许晴的下落。</p>

    我的心里不由万分感慨,又不由感到一股巨大的苍凉。</p>

    柳月这时说:“孩子想毕业后出国留学,我和阿峰倒是都不反对,只不过,孩子一个人远渡重洋,无亲无故地走那么远,离我们这么远,我心里着实是有些担心和牵挂的。”</p>

    父母的心总是跟着孩子的。</p>

    妮妮说:“哎呀——妈,你说你越来越喜欢唠叨了,我都这么大了,你担心什么啊。”</p>

    柳月慈爱地看着妮妮:“话是这么说,可是妈妈这心里却是心不由己哦。”</p>

    我这时又想起了小猪,说:“如果。明年妮妮毕业后,真的打算去加拿大留学深造的话,我在加拿大倒是有个朋友。到时候,如果需要,我可以把她的联系方式给妮妮,去了加拿大之后,如果妮妮觉得有必要,可以和她联系,有困难的话,她会帮助妮妮的。”</p>

    柳月一听,笑了。</p>

    妮妮眨眨眼睛看着我,又看看柳月:“嗨——妈,这下你和小爸爸可以放心了吧,易叔叔哥哥那里有熟人啊,哈。这下更坚定了我去加拿大留学的决心了。”</p>

    我和柳月又都笑起来。</p>

    很快江峰弄好了菜,大家围坐在柳树下的石桌前,江峰开了一瓶白酒,大家边说边吃边喝。</p>

    言谈间,我简单说了下我和秋桐的工作情况,但我没说自己走麦城被停职的事,只说是回来探家顺便看望他们。</p>

    听说秋桐现在是报业集团的副总裁,听说我成了发行公司的总经理,柳月和江峰都很高兴,一起举杯给我们祝贺。</p>

    我知道柳月和江峰都是报业的老前辈,曾经柳月是报社的一把手,江峰是报社的副总编,二位都曾经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在他们面前,我是怀着极大的敬佩和尊敬的。</p>

    我谦虚地和他们喝酒,向前辈致敬。</p>

    一直没看到江峰和柳月的儿子,一问才知道他们的儿子狗蛋放暑假后跟随江峰的父母回北方的老家避暑去了,江峰的父母是北方人,对江南的湿热气候难以适应,每年夏季都会带着狗蛋回北方的大山里去消夏。</p>

    妮妮果真是柳月的女儿,酒量竟然也不小,陪同我们一起喝白酒,竟然也干了几杯。</p>

    举杯畅饮间,大家谈笑风生,言谈甚欢。</p>

    夜色沉静,一轮半弯的月亮从海升起,海涛声隐隐传来,小小的庭院格外温馨。</p>

    酒酣之时,我看着江峰柳月和妮妮,看着夜空的半弯明月,不由又想起了江峰和柳月的往事,想起了万里之外的许晴。</p>

    江峰也抬头看着夜空里的月亮,自言自语地说:“半个月亮爬来……”</p>

    柳月没有做声,入神地看着夜空。</p>

    妮妮看看江峰,又看看柳月,接着也看着夜空,半晌,喃喃地说:“妈妈,小爸爸,我想晴儿大姐姐了。”</p>

    闻听此言,江峰和柳月都微微动容,不由互相看了一眼。</p>

    闻听此言,我的心不由一颤,一阵沧桑感涌心头。</p>

    “这么多年过去了,晴儿大姐姐到底在哪里呢?她过得还好吗?”妮妮继续喃喃地说,眼神里充满了无的思念。</p>

    江峰轻轻低头叹了口气,充满了无的惆怅和牵挂。</p>

    柳月轻轻抿了抿嘴唇,眼角有些发亮,又似乎有些发潮。</p>

    我紧紧咬住牙根,内心一股难言的纠葛在翻涌,我知道晴儿大姐姐在哪里,可是,我不能告诉他们。这是多么让人矛盾的事情。</p>

    看着此刻的江峰柳月妮妮,想起他们之间那感人肺腑的往事,想着远隔重洋孤独地在加拿大生活的晴儿,我的鼻子突然有些发酸。</p>

    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p>

    我感到一阵莫名的悲伤和难过。</p>

    如果难过,努力抬头望天空吧,望着望着忘了。</p>

    天空那么大,一定可以包容你的所有悲伤。</p>

    我于是努力抬头看天,看着那深邃的夜空。</p>

    看着看着,我的眼角有泪水悄悄滑落。</p>

    那一晚,我和江峰柳月喝了很多。</p>

    那一晚,我和江峰柳月谈了很多。</p>

    那一晚,我似乎觉得自己许久没有如此开环畅饮过,没有如此放松释怀过。</p>

    那一晚,我醉了,我真的醉了。</p>

    这种醉,和在谢非家的醉迥然不同。</p>

    此时,我仍然不知道自己那晚在谢非家被长岛冰茶搞醉后有没有把我的师姐给干了。</p>

    这似乎是个谜团。</p>

    这似乎又不是个谜团。</p>

    如果是个谜团,会让我感到困惑和苦思慢慢心安理得。</p>

    如果不是谜团,则会让我惊惧惊恐最终变得蛋疼。</p>

    我不想再蛋疼。</p>

    听医生说,老是蛋疼不是好事。</p>

    其实医生是不说我也知道老是蛋疼不是好事。</p>

    其实不用医生说我也知道蛋疼分两种,生理的和心理的。</p>

    其实生理的蛋疼远远不如心理的蛋疼可怕。</p>

    其实我宁愿生理蛋疼,也不愿意心理蛋疼。</p>

    其实……</p>

    其实太多了,多的让人蛋疼了。</p>

    带着淡淡的愁绪和怅惘的情怀,我无拘无束酣醉在这个被台风抹去又被柳月江峰重建昔日海边渔村的月夜。</p>

    除了妮妮,江峰柳月也颇有醉意,似乎,他们的醉是因为我的到来。</p>

    在这静寂的海边,在这婆娑的月夜,在这属于江峰和柳月的江月村的海滨仲夏夜,我和江峰柳月畅所欲言,言谈甚欢。</p>

    那一晚,我们喝了很多,也谈了很多。</p>

    当夜,我住在江峰柳月家。</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