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61章 一番意味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放下酒杯,谢非低头看着桌面,幽幽地说:“换了是别人,怎么看我,我无所谓,我不会在乎,可是,我不想让你对我产生任何一点的误会,我不想让我在你眼里的形象有任何污点。 所以,即使你没兴趣知道,我却也想告诉你。”</p>

    谢非这话似乎别有一番意味,我的心不由加速跳了几下。</p>

    “那天,我去酒店见的那个男人,是我约好的,是从沈阳来的,他是职业私家侦探,专门搞婚外情调查的。”谢非说。</p>

    我恍然大悟,晕倒,谢非竟然和海珠一样采取了这样的措施,请私家侦探调查自己的男人了。只是谢非没有从本地找,而是从沈阳找的。</p>

    看来,外来的和尚会念经。</p>

    老关想必不知道自己正在被老婆暗调查。</p>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谢非说。</p>

    我点点头:“哦。”</p>

    谢非说:“我一直怀疑老关在外有女人,但我无法确定是谁,无法确定他有几个女人。那私家侦探到了星海入住了春天大酒店,然后我来和他见面谈业务。见面后,我告知了老关的情况,谁知这私家侦探一听老关的身份,来了胃口,狮子大开口,开除了很高的价格,这价格是我不能接受的。</p>

    我和老关虽然是夫妻,但我能管理的钱,只有我和他的工资,除此之外老关到底有什么收入,我是一概不知的,他从不会告诉我的。也是说,我是付不起这私家侦探的要价的。</p>

    谈了半天之后,我决定放弃了。于是我给他付了来回的差旅费,然后出来了。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老关和你在酒店门口谈话,我自然是不想让老关看到我的,幸亏你替我打了掩护。”</p>

    看来关云飞做事是极其谨慎的,他的工资之外的收入谢非是被瞒住了的。我不相信老关为官这么多年,工资之外没有其他收入,一定有,而且不会少。但谢非却不知道。</p>

    很多高官经济出问题是毁于自己的老婆,有的是被老婆报复揭发,有的是老婆被办案人员打开了缺口,看来老关是深知这里面的利害,采取的防范措施很慎密。但同时,也显示出老关对谢非多少是有些戒心的。天天在一起生活的夫妻俩搞成这样,我不知道是不是一种悲哀,不知道是老关的悲哀还是谢非的悲哀。</p>

    原来谢非那天是和私家侦探谈业务未果放弃了打算出来的。</p>

    老关要是知道谢非对他背后搞的动作,不知会怎么想,不知他们外表看起来和谐的夫妻关系会不会蒙一层阴影。</p>

    想到谢非,我又想起了海珠,我和海珠还没结婚已经这样了,结婚后还不知海珠会变本加厉到什么地步啊。</p>

    这样想着,我的心里一阵悲凉。</p>

    我和老关颇有些同病相怜,甚至,我还不如老关啊,他起码是结婚后才被调查,我呢,婚前拉开了序幕。</p>

    谢非又说:“那天之后,我的心态突然改变了,我突然觉得自己的举动很愚蠢很可笑,男人的心靠私家侦探是留不住的,调查来调查去,受伤的只能是自己,我真是愚蠢到家了,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p>

    忽然之间,我想通了,我决定放弃这个打算,不再搞这种调查了,没意思,真的,想想真没意思。两口子在一起,过得好不好,幸福不幸福,其实自己心里是知道的,非要搞那些牵强的东西,能挽回自己的幸福吗?现在回头想想,我真的觉得太可笑了。”</p>

    谢非到底是有修养的知识女性,很理性。</p>

    我其实很怀疑秦璐和老关的关系,但我不打算告诉谢非。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婚,这句话我是知道的。</p>

    我说:“师姐,其实,我觉得,你对关部长的怀疑,或许只是捕风捉影,两口子在一起生活,彼此之间的信任很重要的!”</p>

    谢非苦笑了下,说:“你说的对,婚姻之,信任最重要!至于我是不是捕风捉影,我自己心里有数的,你是不明白的。”</p>

    看来谢非似乎是认定老关外面有女人,但只是不知道是谁而已。</p>

    我其实也认为老关是婚姻出轨了的,而且我大概能知道其一个是谁。</p>

    看来,谢非和老关的婚姻也不像我认为的那么完美,也是有了阴影的。</p>

    不知道这世的婚姻有多少是没有阴影的。</p>

    沉默了一会儿,谢非又和我喝酒,我晕乎乎地和谢非喝,谢非虽然喝得我少很多,但脸色也是越来越红晕了。</p>

    时间在慢慢过去,我和谢非娓娓交谈着,我逐渐发觉谢非其实是个很有涵养很懂生活的雅致知性女人,她的身散发着成熟少妇的魅力,这魅力让我的心不由有些荡漾。</p>

    我不停提醒自己,不可有非分之想,这是我的师姐,是我的老师,是我大领导的老婆,是部长夫人。</p>

    但我也不由觉得成熟的知性少妇的确具有别样的风情,特别是谢非这种有素养和涵养的女人。</p>

    不知不觉,我又喝了几杯酒,谢非喝的不多。</p>

    我的头眩晕的愈发厉害,眼前老是迷迷糊糊有些幻觉,眼前的谢非不时成了秋桐。</p>

    而似乎,感觉谢非看我的眼神也有些迷离。</p>

    我不知自己的感觉是否准确,心跳不由加速,不敢多看了。</p>

    “师弟,你是一个很棒的小伙子,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耳边好像恍惚传来谢非的声音,这声音似乎有些颤抖。</p>

    我不确定这声音是否真实,但心跳继续加速。</p>

    我摇摇晃晃站起来,想去卫生间用冷水洗把脸。</p>

    眼前却似乎有些看不清楚了,等进了一个房间,才发现进了谢非家的客房,而不是卫生间。</p>

    同时,一股女人的香味在我身边飘荡,有人在搀扶着我的胳膊,耳边一个温柔的声音:“师弟,你喝多了吗?坐一下,我去给你倒杯水。”</p>

    我身不由己坐了下来,似乎是坐在了柔软的床。</p>

    眼前有些恍惚,似乎看到谢非的身影出去了。</p>

    头部又是一阵眩晕,伏特加调制的长岛冰茶的后劲势不可挡,我感到一阵极度的迷幻感觉,身体不由往后一歪,突然有一种巨大的困意。</p>

    似乎,我立刻睡了过去。</p>

    不知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我恍惚间看到了秋桐,端着一杯水,站在我床前。</p>

    她将水放在床头柜,默默地看着我。</p>

    我躺在床,带着迷惘而迷幻的目光看着她,是的,不错,真的是秋桐。</p>

    “你休息吧。”她轻声道,说着关了门,随之屋里一片漆黑。</p>

    我莫名其妙地服从了,躺在柔软的床。</p>

    紧接着我感到一双充满柔情的手轻柔地摸索着、抚摸着我的身体,在寻找我的脸。</p>

    她的手万分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带给我无限的温存和安慰,最终她轻轻地吻起我的脸,吻住我的唇。</p>

    我安静地躺着,半梦半醒。随之,我浑身一颤,因为我感到她的手在我的衣服里轻柔地摸索着。她的手自然知道该如何脱掉我的衣服。她缓缓地、小心翼翼地拉下我身的衣服。然后她开始抚摸我滚烫的身体,还亲了,这给我带来了难言的美妙快感,令我为之颤抖。</p>

    我突然想要立即进入,进入到她身体里那柔软安然的宁静之乡。</p>

    于是,我这样做了。</p>

    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我感到的是纯粹的安宁。</p>

    随即,我体内一股新激动的涟漪,那涟漪荡漾着、荡漾着,恰似温柔的火苗,轻若鸿毛,直到美妙的顶尖,完美,完美至极,将我和她灼热的身体彻底融化。这感觉像铃铛,铃声如涟漪荡漾、荡漾,最终,她不知不觉发出叫喊声。</p>

    她不自觉地叫喊着,那是漆黑夜色发出的叫声,是生命的呼喊。</p>

    当我那生命泉水喷涌时,我听到了身下的叫声,几乎为这声音所惊慑。随着她的叫声渐弱,我也平静了下来,全然僵住,浑然不知,而她紧抓住我的手也渐渐放松了下来,一动不动了。</p>

    我的心里感到了极度的颤动,我又和秋桐做那事了。我们的灵魂和**结合融合地是如此和谐和激情。</p>

    我的泪水不知不觉流了出来。</p>

    一个湿滑柔软的东西在亲吻我的脸,将我的泪水吻干。</p>

    我昏沉沉地迷睡着,似乎感觉她在穿衣服,一会儿似乎又感觉她开门出去了。</p>

    我依旧不知自己是在梦幻还是现实,我似乎不愿意让自己注视现实,我似乎宁愿让自己留在梦幻里。</p>

    我终于在迷醉沉沉睡去,睡得一塌糊涂。</p>

    再次醒来,天亮了,我一骨碌爬起来。</p>

    这是谢非家的客房,我昨晚在这里睡的。</p>

    我身的衣服穿得好好的,床头放着一杯水。</p>

    我怔怔地站在那里,愣愣地回忆着昨晚的片段,似乎记忆断了片子,有些模糊,又有些清晰。</p>

    仿佛觉得昨晚的做那事是真实的,但除了梦幻般的的记忆,又没有任何东西能证明这些。</p>

    我伸手摸了摸下面,柱子哥好好地挂在那里,不像是被使用过的样子。</p>

    其实我是自我安慰,即使是使用过,不也还得挂在这里。</p>

    想起昨晚迷蒙间和我做那事的是秋桐,而我现在是在谢非家里,我不由自嘲地笑了下,和谢非显然那是不可能的,我只不过是酒醉后梦幻了一场和秋桐的亲密交融而已。</p>

    想到和秋桐的是梦幻,我的心里突然有些难过,还有些惆怅和落寞。</p>

    难道,我只能在梦里和秋桐进入天堂了,现实,永无可能。</p>

    这样想着,我的心里更加难过起来。</p>

    又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对谢非做出酒后放纵的事情,不然可真不好交代了。</p>

    我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和谢非做那事,身的衣服穿得好好的,这是最好的证明。</p>

    不由心里有些安稳,打开门。</p>

    谢非正在客厅里坐着,还是穿着那件蓝色的连衣裙。</p>

    看到我出来,谢非站起来,走到我跟前。</p>

    “你睡醒了?”谢非的声音很轻柔。</p>

    “不好意思,那酒后劲太大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睡了过去。”我说。</p>

    “没事,你不要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在师姐家吃饭,又不是外人家。其实昨晚我也喝得多了。”谢非说。</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