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60章 神秘女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不过即使她是带着这个目的约我的,我也不会见怪的,我甚至还要为你感到高兴,因为你有对你这么关心的分管领导,甚至我还要感谢她,她不告诉我这事,我无法告诉老关,那你可真的要倒大霉了。   w w w . v o d t w . c o m我可不想看着我的师弟遭此大难。当然,秋桐这么做我也是理解的,或许她是不想让外人误以为你们之间有什么非同寻常的关系,不想让外人想多了。”</p>

    听谢非说完这些,我终于明白了,那晚秋桐约的神秘女人是谢非,她是打着结识谢非的名义把谢非约出来把我的事情告诉了谢非,她估计凭我和谢非的师姐弟关系,谢非不会对我的事情不管不问的,她知道谢非一定会谈起我的,只要提起我,她有机会把这事告诉谢非。</p>

    但同时,她的确是有顾虑的,她不想让任何人对我和她之间的关系起疑心。</p>

    而谢非虽然觉得秋桐约她吃饭的目的未必一定是为了我,但她还是多少有些疑心的。</p>

    我看着谢非说:“师姐,秋桐秋总找你吃饭,谈起我,你有没有想多呢?”</p>

    谢非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你说呢?”</p>

    我说:“一定不会!”</p>

    “为什么呢?”谢非说。</p>

    “因为师姐不是那种无聊的人!”我说。</p>

    “呵呵。”谢非笑起来,笑的有些含蓄。</p>

    谢非的笑让我心里有些摸不到底。</p>

    笑完,谢非说:“不错,我的确不是那么无聊的人,我不会把正常的同事关系男女关系想歪了。我愿意相信秋桐约我吃饭是没有目的的,或者是为了结交我,我愿意相信秋桐之所以告诉我你的事是出于对你的工作关系和同事友谊,我愿意相信你的事情是我无意从秋桐口里听到的。”</p>

    我松了口气,说:“其实,我觉得事情是如此的。”</p>

    谢非又说:“当然,秋桐告诉我你的事,或许她也是想帮助你,她分明知道凭我们师姐弟的情谊,凭我和老关的关系,我有能力帮到你。当然,不管她是有意告诉我的,还是无意的,你其实都该感谢你的这位女司,我其实也想感谢她。”</p>

    谢非的话似乎是隐约在和我套近乎,显出她对我非寻常的关心和好感。</p>

    谢非接着说:“知道此事后,我当天晚回来打电话告诉了老关,让他务必要帮你脱离困境!老关听我说完后,半天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态。搞得我心里还有些发毛呢。”</p>

    “哦。”我看着谢非。</p>

    “你知道老关最后说了一句什么?”谢非说。</p>

    “什么?”我说。</p>

    “老关最后憋出一句话:这小子,关键时候掉链子!说完挂了电话!”谢非说完,笑起来。</p>

    我也笑了,主动端起酒杯对谢非说:“感谢师姐,感谢关部长!”</p>

    此时,我心里最想感谢的其实是秋桐。</p>

    和我碰杯喝完后,谢非说:“但对你最后的处理结果,我却不满意。”</p>

    “怎么了?”我说。</p>

    “我以为老关出手能把这事彻底化解的,没想到还是给了你停职一个月的处分!”谢非脸露出不满的神情。</p>

    我说:“师姐,不要这么想,这次事情的确我是犯了大错,我是有责任的,给我这个处分,我一点都不屈,开除我公职我也是罪有应得,停职一个月,对我来说已经是很轻的处罚了。知足吧,我都很满意,你不要再不满意了。”</p>

    谢非看着我,没有说话,一会儿轻笑了下:“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不想看到你在官场有任何磕碰,我希望你青云直哦。”</p>

    “谢谢师姐的良好祝愿,我今后会努力的!”我说:“这次的事,实在是让你和关部长操心了。特别是师姐,我可是欠了你的人情了。”</p>

    谢非说:“欠我人情?师弟这话不觉得说的有些欠妥吗?咱们师姐弟之间,到底是谁先欠谁的人情的?师弟难道忘记曾经帮我的事情了?”</p>

    谢非如此一说,我不觉有些尴尬,毕竟那次我帮谢非解围的事是不好拿到桌面来说的。</p>

    沉默了一会儿,谢非说:“师弟,从你的角度来看,你觉得我和老关怎么样?”</p>

    我说:“很好啊,恩爱夫妻,生活幸福,和美和谐。”</p>

    谢非看着我,突然自嘲地笑了下,把玩着手里的酒杯,低头看着桌面,半天不说话。</p>

    我浑身有些不自在的感觉。</p>

    一会儿,谢非抬起头,看着我:“师弟,那天我到春天大酒店去,说是见一个姐妹,你一定认为我是在撒谎吧?你一定认为我要见的不是女人,而是一个男人,是吧?”</p>

    我不由有些汗颜,忙说:“师姐,我没这么认为,我没多想的!”</p>

    谢非说:“你在撒谎了。其实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甚至,我知道你心里把我认为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p>

    我挠了挠头皮,讪笑了下,没有说话。</p>

    “红杏出墙的女人,不守妇道的女人。不是吗?”谢非说。</p>

    “师姐,你……”我觉得口干舌燥,不由又喝了一口酒。</p>

    谢非自顾抿了一口酒,咬了咬嘴唇,然后看着我,缓缓道:“小易,易克,师弟,我告诉你吧,那天,我到那酒店,是对你说了谎,换句话说,我的确不是去见什么所谓的姐妹的,我的确是去见一个男人的!”</p>

    谢非如此直白的话让我不由吃了一惊。</p>

    我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眩晕,眼前有些恍惚。</p>

    不用谢非说我也能猜到那天她是去见男人的,见女人的话,出来的时候看到关云飞突然出现会有必要那么紧张吗?</p>

    我早猜到这一点了,只是一直不想说而已。</p>

    换了谁是我,那天都如此猜测。</p>

    但世有些事是这样,大家心里都明白好,未必非要说出来。谢非此时干嘛把这话挑明了呢?挑明这事,对她有什么好处?</p>

    我吃惊之余,又有些不解,困惑地看着她。</p>

    “师姐。这话其实你可以不用和我说的。其实,你那天见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对我来说,不重要。”我结结巴巴地说。</p>

    谢非淡淡笑了下:“或许对你是不重要的,但对我来说,但对我和你此时来说,却似乎有些必要。”</p>

    我听不懂谢非这话的意思,懵懂地看着她。</p>

    谢非接着问我:“小易,问你个问题!”</p>

    我说:“嗯。你问!”</p>

    谢非说:“你觉得做高官夫人幸福吗?”</p>

    我看着谢非,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说:“这个我说不好,不懂!”</p>

    谢非说:“如果你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那么我换个问法,现在的女人,都望夫成龙,都希望自己的男人当大官发大财,那么,你觉得女人们的这个心态是好事还是坏事?”</p>

    我想了想,说:“或许。这不是一件坏事吧。望夫成龙,自古以来是这样,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飞黄腾达呢。”</p>

    谢非说:“曾经。我也这么认为。可是,我现在却不这么想。”</p>

    我看着谢非,等她继续说下去。</p>

    谢非说:“有多少女人一心想望夫成龙,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甚至不惜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帮男人去实现这个目标,可是,我突然发现这样的女人是极其可悲的。她们的可悲之处在于,当自己的男人成了龙之后,她却成不了凤。甚至,当自己的男人成龙之时,自己的悲剧开始了。”</p>

    “哦。这话的意思是……”我说。</p>

    “有多少女人在窥视着成龙之后的男人呢?有多少女人希望不劳而获去占有自己辛辛苦苦培育成的龙呢?”谢非说:“饱暖思淫欲,成龙之后的男人,有几个能忠于自己婚姻的呢?有几个不家外彩旗飘飘的呢?”</p>

    谢非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无奈,还有几分凄然和伤感。</p>

    我似乎明白谢非这话的意思了。</p>

    “这世界是这样,男人出轨天经地义,女人出轨天理不容。”谢非又说。</p>

    我呵呵笑了下,没有说话。</p>

    谢非也笑了:“你觉得这对女人来说公平吗?”</p>

    我说:“嗯,不公平!”</p>

    谢非说:“不公平那怎么办?”</p>

    我说:“怎么办?凉办!”</p>

    谢非噗嗤笑了,说:“热炒呢还凉拌。”</p>

    我又呵呵笑起来。</p>

    谢非一会儿不笑了,说:“我要是告诉你那天我去酒店是去见一个男人的,你会不会觉得我是坏女人呢?”</p>

    “这个……”我一时无法回答。</p>

    “回答不出来代表你是认同我是坏女人的,是不是?”谢非说。</p>

    “不,不是,我没那么想。”我说。</p>

    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言不由衷。</p>

    谢非说:“没事的,你是那么认为我也不会责怪你。但如果我再告诉你,我去见的那个男人,和我是没有发生任何男女关系的,以前没有,那天也没有,以后更没有,你会相信吗?”</p>

    我的心里一震,严肃地看着谢非,认真的点了点头:“师姐,我会信的,我一定会信!”</p>

    “为什么会信?”谢非说。</p>

    “因为你是我老师,是我师姐!”我说。</p>

    谢非点点头:“谢谢你。你这话让我听了很欣慰。”</p>

    虽然我说我会相信谢非的话,但我心里的疑问还是没有消除,既然谢非不是找那男人偷情的,那是干嘛的呢?</p>

    虽然我有疑问,但谢非不说,我是不打算问的。</p>

    谢非说:“其实你心里一定很怪我那天到酒店见那个男人是干嘛的,也很怪既然我不是去红杏出墙干嘛出来的时候见到老关又会紧张。”</p>

    我老老实实点点头:“是的。”</p>

    谢非说:“想知道吗?”</p>

    我说:“我对别人的**没那么强烈的好心。”</p>

    谢非说:“如果我想告诉你呢?”</p>

    我说:“师姐,你可以选择不告诉我!”</p>

    谢非笑了下,说:“来,师弟,喝酒。”</p>

    我举起酒杯。</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