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59章 教导与暗示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凝神听着老黎的话,似乎,老黎是要在我开始我的停职生涯之际,在我去金三角之前给我灌输一些忠告教导和提示以及暗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似乎,老黎隐约感知到了我一直挣扎于内心的情感纠葛和痛苦,似乎感知到我要在停职期间去捣鼓一些什么事,但他却不想让我对他说出来。</p>

    老黎的话让我的心不由有些开朗,是啊,人这么一辈子,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干吗硬要逼着自己不开心呢?我为什么不好好珍惜眼前,为什么还要拼命地自怨自艾痛苦追悔纠结纠葛不休呢?</p>

    不知不觉我到了,在离谢非家200米的地方,我下了车,和老黎告别,然后直接去了谢非家。</p>

    这是一栋独立的别墅,外面看起来并不豪华,很普通的样子,前面有个小院子,院子里绿化很好,花草满地。</p>

    老关在省城学习,不在家,我来了。</p>

    站在门口,看看周围,没有人,很静。</p>

    我伸手按门铃。</p>

    谢非接着来开门。</p>

    “师姐好——”我说。</p>

    “师弟好——欢迎来我家做客,请进!”谢非笑吟吟地说。</p>

    谢非穿了一件淡蓝色的连衣裙,围着围裙,头发随意扎了一个马尾巴,看起来像是个家庭主妇,但却又流露着知性女人特有的雅致气质。</p>

    进了客厅,客厅布置地很有味道,在田园风里常见的布艺大花沙发透露出主人优雅大方的气质,高质的实木地板与茶几,让客厅又增添几丝庄严气息。</p>

    谢非请我在沙发坐,自己又进了厨房。</p>

    我坐在客厅打量着,间的墙壁挂着一副法,面是四个大字:难得糊涂。</p>

    看看落款,竟然是关云飞自己亲手写的。</p>

    看不出关云飞还喜欢法,四个字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p>

    这年头,领导都喜欢练法,喜欢到处题词。</p>

    一会儿,谢非叫我到餐厅餐。</p>

    去了餐厅,我和谢非面对面坐在橘黄色的灯光下,谢非做了4个菜,都是我喜欢吃的浙菜,我和她每人面前放着一杯酒,高脚玻璃杯里的酒呈现淡淡而又深邃的红色,看起来不像是普通的红酒。</p>

    我看着谢非,灯光下的谢非看起来很优雅,颇有些少妇迷人的成熟风情。</p>

    我不敢多看,说:“师姐,这酒看起来真漂亮。”</p>

    “看起来漂亮,合起来味道更好。这是我特意调制的。”谢非微笑着看我。</p>

    “怎么调制的?”我说。</p>

    “先喝一口尝尝。”谢非举起酒杯,笑看我:“小师弟,来,在我家里,不要拘束,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p>

    不知怎么,我听了谢非最后一句话,心里颇有些异样的感觉。</p>

    我没有说话,端起杯子和谢非碰杯,然后喝了一口,立刻感觉这酒具有一股特殊的味道,略微有些酸味,凉凉的,更多的却是辣味和甜味,还有些刺鼻,入口,回味悠长。</p>

    “怎么样,味道好不好?”谢非说。</p>

    “嗯,不错,这酒的味道说不出,以前我从没有喝过这样的味道。”我说:“师姐,这是什么酒啊。”</p>

    “呵呵,这是我特意调制的,叫长岛冰茶。”谢非说。</p>

    “冰茶?我怎么感觉酒精度不低呢?”我说。</p>

    “不低对了。这是用伏特加为基酒调制的,加了红石榴糖浆、特辣款青芥末、胡椒粉还有奶油酒和雪碧。”谢非说:“这伏特加可是百分之九十六的酒精度哦。”</p>

    我不由吓了一跳,怪不得这酒喝起来如此味道,原来有伏特加啊。</p>

    “呵呵,还敢喝吗?”谢非说。</p>

    “当然敢!”我说。</p>

    “那好,来——”谢非又举起杯。</p>

    我和谢非很快喝光了一杯酒,谢非又给我倒。</p>

    我这时觉得有些眩晕,大脑有些兴奋和梦幻的感觉。</p>

    这鸡尾酒的烈度够高的,甚至单纯的伏特加还要牛叉。</p>

    谢非边给我夹菜边又继续和我喝酒:“师弟,喜欢这酒多喝点。”</p>

    谢非劝我多喝,她自己却每次只抿一点。</p>

    在谢非的盛情下,我又喝光了第二杯酒,眩晕的感觉更厉害了,说:“师姐,这酒可真厉害。”</p>

    “但味道却很好的,不是吗?”谢非说。</p>

    “是的,味道确实不错。”我说。</p>

    “这是我今晚特意为你的到来调制的。”谢非说。</p>

    “哦,你和关部长平时在家不喝的吗?”我说。</p>

    谢非摇摇头,眼里蒙一层淡淡的薄纱。</p>

    谢非又给我倒了一杯,我说:“师姐,我觉得我不能再喝了,我怎么觉得晕乎乎的。”</p>

    谢非笑了:“要的是这样的感觉。我知道你酒量很大,这点酒该不会让你醉的吧?师姐专为你调制的酒,你可不要不给师姐面子哦。”</p>

    我笑了下不想承认自己有醉意,但却觉得有些头了。这种头的感觉和喝普通白酒头的感觉不同,眩晕的同时还有些隐约的幻觉。</p>

    谢非又给我倒了一杯水:“喝点水。冲淡一下。咱们边聊边喝。”</p>

    我们于是边吃边喝边聊。</p>

    谢非说:“师弟,最近工作还算顺利吧。”</p>

    我说:“不是很顺利,遇到了一点麻烦。我被停职一个月。”</p>

    谢非说:“哦。为何呢?”</p>

    我说:“师姐是真不知道呢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p>

    谢非不置可否地笑了下:“你说呢?你认为呢?”</p>

    我说:“你一定是知道的!”</p>

    谢非说:“那我为什么又要问你呢?”</p>

    我说:“因为你想装作不知道!”</p>

    谢非呵呵笑起来,脸色微微有些发红,说:“师弟,你讲话很直接,也很聪明,一点面子都不给师姐留哦。”</p>

    我呵呵笑起来。</p>

    谢非说:“好吧,告诉你实话,不错,你最近遇到的麻烦,我是清楚的。”</p>

    我点点头:“嗯,这次麻烦,本来是个大麻烦,但后来却大事化小了,既然师姐知道,我也不绕弯子了,这次我大难不死,被从轻发落,我一直在想,这其一定是有人帮了我一把。”</p>

    谢非说:“那你认为是谁帮了你呢?”</p>

    我说:“关部长!在我遇到的这事,能肯帮我的,能和常务副部长说话的,非关部长莫属。”</p>

    谢非呵呵笑了:“师弟,你很聪明。”</p>

    我说:“那是说我猜对了,是不是?”</p>

    谢非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说:“那你认为老关是怎么知道的呢?”</p>

    我说:“从你口知道的!是不是?”</p>

    谢非还是没有给我肯定的回答,接着问:“那你认为我是怎么知道的呢?”</p>

    我没有立刻回答谢非的问题,犹豫了一下,接着说:“我想,你是从我们集团的人口知道的。”</p>

    谢非看着我:“那你认为你们集团的人,谁会有机会有条件来和我接触告诉我这事呢?”</p>

    我说:“秋桐!你认识秋桐的,是不是?你和她有过几次照面的,是不是?”</p>

    谢非说:“我是认识秋桐,有过几次照面,但你认为她能用什么理由和我接触呢?”</p>

    我说:“这。我不知道!”</p>

    谢非又说:“告诉我,秋桐为什么会帮助你呢?”</p>

    我说:“因为她是我的老司,是我的分管领导,我们之间一直合作的很愉快,她对我的工作是满意的,而且,她这人做事做人很耿直,德很高尚,这次我出了事,她不想看到我落得很惨的下场,所以,动了恻隐之心。”</p>

    谢非又笑了,看着我,半天没说话,似乎是想验证我这话的真实程度。</p>

    我没有看谢非,端起酒杯喝了一口。</p>

    短暂的沉默之后,谢非说:“你的确很聪明,你猜的不错。是的,这次你遇到的麻烦,是老关出手的,是我告诉了老关,是秋桐找了我。”</p>

    我长出了一口气,说:“秋桐找你的目的是要告诉你这事的吧?”</p>

    谢非却摇了摇头。</p>

    我有些意外看着谢非。</p>

    谢非说:“你的这事是我无意问出来的,秋桐挤牙膏一般告诉我的。”</p>

    “哦。”我看着谢非。</p>

    谢非说:“对于秋桐,我之前和她没有亲自打过较深的交道,仅仅是在场合有过几次照面,但老关却和我经常提起她,我对她多少也是有些了解的,知道她是不仅是一个外貌美丽的女子,而且才华卓越,为人正直,我对她其实一直是颇有好印象的。虽然也一直想和她深交,但一直没找到机会。</p>

    前几天下午,我突然接到了她的电话,直接告知了自己的身份,然后说想邀请我一起吃西餐。我当时觉得颇为意外,但还是痛快答应了。见面后,我们边吃边聊,我问她约我吃饭是不是有什么事,她笑着说没事,说是久仰部长夫人大名,想结交我。</p>

    我当时想想也不觉得怪,宣传系统的女同志想结交我的人太多,但我想结交的却不多,一般邀请我我都是不会答应的,秋桐算是个例外吧。交谈,我主动提起了你,说和你是师姐弟,秋桐说她听你提起过,说她分管你的工作,我听她这么说,接着又大大赞扬了你一番,给你在分管领导面前长下面子啊。</p>

    然后我问她你最近的工作表现如何,秋桐突然变得有些吞吞吐吐,我一看她这神态,追问不休,问了半天,秋桐才断断续续说了你遇到的麻烦事。我这才知道你原来最近点子很背啊。”</p>

    我仔细听着谢非的话,边琢磨着。</p>

    谢非继续说:“说完你的这事,秋桐却又不谈这个了,转而和我谈起其他女人的事情,似乎她约我吃饭不是为你的事来的,只是想和我闲聊熟悉结交我。所以你刚才问我秋桐找我的目的是不是为了你的事,我没有给你肯定的回答。</p>

    但我事后也想啊,你的这位分管领导或许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呵呵。或许是她不想让我觉察出自己的真实目的,所以打着结识我的幌子约我吃饭呢。或许她觉得自己直接去找老关多少会有些不便会有些其他顾虑,所以想借这个机会把你的事情传递给我,想让我这个师姐出手来帮你一把。</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