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55章 回应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说:“那大家都是怎么回应的呢?”</p>

    秋桐叹了口气:“唉——木有人响应啊,大家都迎合常务副部长的意见,我是最后一名党委成员,谁会在乎我的意见呢。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哈哈笑了,突然伸手捏了一下秋桐的脸蛋:“丫头,我叫你耍我。鬼才相信你会有这个提议。你当我三岁小孩子啊,吓唬我,你还嫩着了。”</p>

    秋桐“哎哟——”了一声,伸手摸摸被我捏的地方,脸色微微一红,接着笑,”我说的是真的啊,没骗你——”</p>

    我又伸手要捏秋桐的脸蛋:“你再继续撒谎?”</p>

    秋桐身体忙往后闪,接着讨饶:“好了,不逗你了,不逗你了。不许再捏我脸。”</p>

    我嘿嘿笑:“刚才捏的疼不疼?”</p>

    秋桐脸色又红了:“不告诉你!”</p>

    “其实不疼,一定不疼,我那捏啊,其实和摸差不多!”我说。</p>

    秋桐脸更红了,说:“好了,不许再说了。”</p>

    嬉闹了一会儿,我们都安静下来。</p>

    我说:“这个处分结果,出乎你意料不?”</p>

    秋桐反问我说:“你意外不?”</p>

    我说:“当然很意外!妈的,操——没想到老子竟然还能死而复生。”</p>

    秋桐说:“不许说脏话。”</p>

    我忙点头:“好,好,我做明人。”</p>

    秋桐抿嘴一笑。</p>

    我又说:“其实你一定也很意外,是不是?”</p>

    秋桐说:“我为什么一定要意外呢?我难道不可以不意外吗?”</p>

    我说:“你可以不意外!这是我要找你的原因!”</p>

    秋桐说:“什么意思?”</p>

    我说:“什么意思你明白!”</p>

    秋桐说:“阿拉不晓得!”</p>

    我说:“侬一定晓得!”</p>

    秋桐似笑非笑地说:“阿拉真的不晓得哦。”</p>

    我笑了,接着说:“我问你——”</p>

    秋桐说:“问吧!”</p>

    我说:“第一,这个处分结果你满意不?”</p>

    秋桐微微叹了口气,说:“谈不什么满意不满意,要说满意,你什么处分都没有最好,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这次的事情,处分是不可避免的,你罪责难逃,给你一个停职反省的处分,我个人以为,算是放了你一马,算是较轻的了,或许,我们是该满意的。”</p>

    我接着说:“第二,这个一直想把我狠狠处分的常务副部长,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要放我一马?”</p>

    秋桐看着我,眼皮一跳,接着说:“我不知道!”</p>

    我说:“你相信他是突然发了善心突然良心发现吗?”</p>

    秋桐说:“你相信不?”</p>

    我说:“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p>

    秋桐说:“那你是怎么认为的?”</p>

    我说:“我猜一定是有外部因素起了作用,常务副部长是逼不得已才改了主意的。他是没办法。他只能放老子一马!”</p>

    秋桐说:“又说脏话了!”</p>

    我忙说:“好,我再改,不说老子了,说鄙人好不好?”</p>

    秋桐嗔笑了下,说:“你认为是什么外部因素呢?”</p>

    我说:“对这个常务副部长最能起到制约作用而且还和我有些关联的人,你想会是谁?”</p>

    秋桐的眼神有些闪烁,说:“我想不出。”</p>

    我说:“你撒谎,你明白的!”</p>

    秋桐说:“我想听你说——”</p>

    我说:“自然是关云飞!”</p>

    秋桐的眼皮又是一跳,说:“哦,你说是关部长啊。”</p>

    我说:“是的,这次急转直下,关云飞一定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他一定是知道了我要大难临头的事,一定有人通过某种途径巧妙把这事告诉了关云飞,关云飞一定是不想看我下场这么惨,于是给那常务副部长发话了,要对我从轻发落,那副部长对关云飞的话是不敢不从的,于是。”</p>

    秋桐说:“哦,你想的真多啊。我怎么没想这么多呢?”</p>

    我说:“你看着我的眼睛,把这话再说一遍!”</p>

    秋桐不看我,说:“我干嘛要看着你的眼睛呢,不看!”</p>

    我说:“看不看?”</p>

    秋桐说:“不看!”</p>

    我说:“不听话,是不是?”</p>

    秋桐点点头,说:”嗯。”</p>

    我说:“那我这次揪你耳朵,叫你耳朵反应慢——”</p>

    秋桐忙往后缩身,瞪眼看着我:“你个停职反省的家伙还敢目无领导,领导的耳朵是可以随便揪的吗?胡闹——我看你反省的态度很不好。”</p>

    我哈哈笑了起来,秋桐也笑。</p>

    然后我说:“按照我的推断,我这事关云飞出手的可能性极大,如此,关云飞是如何知道这个消息的呢?是谁通过某些渠道把这消息以巧妙的方式透露给了关云飞呢?”</p>

    秋桐看着我:“你猜这人是谁啊?”</p>

    我说:“我猜是对我好的人,是对我十分关心的人!”</p>

    秋桐说:“哦,对你好的人很多的,关心你的人也不少!”</p>

    我说:“但是,能有渠道和关云飞发生联系能知晓这事的人却不多!”</p>

    秋桐说:“哦。那你的意思是?”</p>

    我实在忍不住了,伸手捏住了秋桐的一只耳朵:“你这个鬼丫头,你再给我装憨卖傻,你说我的意思是什么?你给我老老实实坦白交代!”</p>

    “哎哟——”秋桐惊叫一声,抓住我的手说:“你快放开我,放开我,你个坏蛋,不要揪我耳朵。”</p>

    我说:“老实坦白放开你,回答我,昨晚和你一起吃西餐的女人谁?你约那女人吃西餐的目的是什么?昨晚你都去干吗了?老实回答我!”</p>

    “我。……”秋桐支吾着:“坏蛋,你先放开我耳朵。”</p>

    我嘿嘿一笑,捏住她的耳垂不放,另一个手指还轻轻摩挲了一下她的耳廓:“丫头,听话不?听话坦白啊,争取从宽啊。”</p>

    正和秋桐闹腾着,门突然开了,云朵带着小雪回来了。</p>

    我和秋桐也都愣住了,我的手甚至都忘记送开,还是继续捏着秋桐的耳朵。</p>

    看到我正用手捏着秋桐的耳朵,云朵和小雪都一愣,小雪叫了起来:“易叔叔,你干嘛捏我妈妈耳朵?你是不是在欺负我妈妈?”</p>

    云朵带着意外的眼神看着我和秋桐。</p>

    我迅速反应过来,看着小雪说:“我哪里敢欺负你妈妈啊,你妈妈刚才说耳朵里进了一只小虫子,痒得很,我正要帮你妈妈捉小虫虫呢。”</p>

    “哇——小虫虫进妈妈耳朵了哇——”小雪叫起来:“可不得了了,易叔叔,你快帮妈妈捉虫虫啊。”</p>

    秋桐脸色红红的,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p>

    云朵带着半信半疑的目光看着我。</p>

    我这时骑虎难下了,索性抬起身子,将眼睛凑近秋桐的耳朵孔看了看,然后猛地往里吹了几口气,接着说:“咦——小虫子出来了。飞出来了——”</p>

    “在哪里?我看看——”小雪兴奋地说。</p>

    我往空一指:“嗨——小飞虫啊,很小啊,看,它飞走了——”</p>

    云朵和小雪都随着我的手指看,小雪说:“哪里啊,我怎么看不到啊——”</p>

    我说:“很小的,肉眼几乎看不到的。咦,我现在都看不到了——”</p>

    “哦——”小雪点点头。</p>

    秋桐的脸还是红红的,又忍不住想笑,却又笑不出。</p>

    云朵睁大眼睛看了会空,然后又看着我和秋桐,皱皱眉头,接着轻轻咬了下嘴唇。</p>

    看到云朵的神情,秋桐的脸色突然有些难堪和扭捏。</p>

    然后大家坐定,我一般正经地对秋桐说:“刚才我问你的那个问题,你认为答案是怎么样的呢?”</p>

    秋桐看着我,缓缓地说:“我回答你三个字——不知道!”</p>

    “我回答你三个字——不知道!”小雪调皮地模仿秋桐的口气跟着重复了一遍。</p>

    云朵噗嗤笑起来,秋桐也笑。</p>

    我咧咧嘴,看来这答案是从秋桐这里得不到了。</p>

    接着秋桐看着我和云朵,转移话题说:“这次你停职一个月,曹腾主持发行公司的工作,是孙记在党委成员会提出来的,提出之后,有党委成员提出异议,认为曹腾资历太浅,业绩不突出,领导能力还有欠缺,威信不足以震慑住发行公司的人员,建议还是由我来兼发行公司经理。但孙东凯坚持己见,说对于年轻干部,要多给锻炼和磨练的机会,因为他的坚持,大家也不多说了。”</p>

    我说:“关于这事,你是怎么表态的?”</p>

    秋桐说:“我自然不能要求自己必须兼发行公司总经理,我保持了沉默。”</p>

    我说:“我和曹腾已经交接完了,明天起,我正式开始停职反省,曹腾正式主持公司的全面工作。”</p>

    秋桐说:“我知道。曹腾下午和你交接完毕后找我报到了,开始直接向我汇报发行公司的工作了。”</p>

    我说:“动作够快的!”</p>

    秋桐无声笑了下,然后看着云朵:“云朵,易克停职,曹腾主持,最少要有一个月时间你要独自面对曹腾,公司的事情易克无法再插手,我也不能直接干预,你自己要有个心理准备,做事要谨慎,既要配合好曹腾的工作,又要注意保护好自己。”</p>

    云朵点点头。</p>

    我接过秋桐的话:“云朵,直接说了吧,曹腾这狗日的不是个好东西,他主持发行公司期间,你要小心他暗算你,他心里知道你是我的人,我现在停职不在公司,只要有机会,他不会放过你的。所以,你要格外小心,有什么难题和问题要及时和我沟通,或者也可以告诉秋桐。”</p>

    云朵莞尔一笑:“好的,我有数的,我会小心行事的。哎,你们也别把我看得太低能太软弱了,有些事我虽然不说,但心里还是很有数的,曹腾的秉性,我还是了解一些的,反正我做事对事不对人,工作的事,只要是对的,我会服从和配合的,有问题的,有陷阱嫌疑的安排,我会和秋姐和哥汇报的。”</p>

    秋桐笑起来:“云朵其实一直在成长啊。”</p>

    我也笑起来。</p>

    云朵说:“这其实都是受你们二位的影响啊,潜移默化啊。”</p>

    秋桐打趣地说:“我看是受海峰这位东北区总裁的影响更多吧。”</p>

    云朵脸红了起来,害羞地笑了下。</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