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54章 领导总是正确的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说:“这话我没说过,但是你以前是说过的,我去党校学习之前,我建议曹腾主持发行公司的工作,你不是这么说的吗?”</p>

    孙东凯笑了,说:“此一时彼一时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那时候我那么说,有那时的理由,现在做出这个决定,自然是有现在的原因。我们要根据随时变化的情况来决定工作方针嘛。”</p>

    妈的,不管怎么说都是他有理。</p>

    我说:“我明白了,反正领导总是正确的。”</p>

    孙东凯说:“怎么,你有情绪?”</p>

    我说:“没有!”</p>

    孙东凯说:“但我能听出你是有情绪的。”</p>

    我干笑了下,没有说话。</p>

    孙东凯点燃一支烟,吸了两口,说:“小易,撇开今天这事不谈,我这么和你说吧,记住我的这句话,在官场混,你要时刻明白一个道理:领导总是正确的服从总是最好的!”</p>

    我看着孙东凯。</p>

    虽然我从心里不把孙东凯当朋友,但他的话我却觉得是很实用的,是可以借鉴的。</p>

    看来有句话说的好,一个人的老师不仅仅是自己的朋友,敌人同样可以做自己的老师。</p>

    孙东凯接着说:“刚才在小会议室你问停职期满后如何安排你的工作,这话问的是很不合时宜的,我当时只能那么回答你。”</p>

    我点了点头,说:“那你现在可以和我说实话了。”</p>

    孙东凯说:“实话?什么叫实话?我刚才在会议室说的是实话。”</p>

    我有些没听明白孙东凯这话的意思,看着他。</p>

    孙东凯说:“换句话说,关于你下一步的工作安排,我还真的没有来得及去考虑。目前来说,我无法给你肯定的答复!”</p>

    我说:“这么说,你是不打算让我官复原职了?”</p>

    孙东凯反问我说:“我有这么说了吗?”</p>

    我说:“没有!”</p>

    孙东凯说:“那你不要胡乱猜测了。安心停职反省,好好休整一个月吧。关于你的工作安排,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我会从长计议从全局来考虑的。”</p>

    听孙东凯话里的意思,他似乎是想借着此次我的停职反省对我另有打算,似乎并没有打定主意让我再回到发行公司。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不知道他到底在搞什么算盘,现在很明显他不想和我多说,我什么也不会问出来。</p>

    说实在的,我是不想离开发行公司的,一来我喜欢这份工作,二来把云朵仍在那里我有些不放心,三来我有一种预感,如果我回不去,那么,曹主持很可能要扶正,我有些不甘让他捡这个便宜。</p>

    离开孙东凯办公室,回到公司,在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的主持下,我和曹腾进行了工作交接。</p>

    交接完毕之后,曹腾对我既表示了真诚的庆幸又表示了十分的惋惜,一再表示我还是发行公司的老总,他一定会尽心尽力主持好发行公司的工作,期待我一个月后回来继续领导他工作。</p>

    我带着感动的神情向曹腾表示感谢,同时祝贺。</p>

    “易总,这一个月期间,公司的工作,我还是会继续向你汇报的!”曹腾说。</p>

    我忙摆手:“别,曹兄,这我可经受不起,我可不想垂帘听政,你也不想做个傀儡吧。既然我停职了,公司的大小事务,我都不会再过问的。”</p>

    曹腾笑着:“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p>

    我看着曹腾笑:“曹兄,很开心吧。”</p>

    曹腾说:“没有啊只是觉得责任很大!”</p>

    我说:“呵呵。装逼了不是?我都替你感到开心,你怎么会不开心呢?”</p>

    曹腾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易总啊,装逼是一门技术活,我修炼地还不行啊,其实我觉得该好好向你学习呢。”</p>

    我说:“曹兄不必客气,你的水平其实已经很高了,和你相,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大差距。”</p>

    曹腾说:“易总实在是谦虚啊,别的不说,你这谦虚的态度,值得我好好学习!易总请放心,既然党委让我主持发行公司的工作,我一定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把公司的各项工作做好的,一定会保持易总之前工作的延续性,会继承好你的衣钵把公司的工作有序稳定开展下去的。我现在只不过是临时替易总顶班,一个月后,易总回来,公司还是你的,我还是继续在你的领导下做事。”</p>

    我说:“也许我一个月后回不来了呢。”</p>

    曹腾微微一怔,接着说:“那除非是易总又高升了。”</p>

    我说:“曹兄听说过挨了处分停职反省的人有期满接着高升的吗?”</p>

    曹腾说:“这倒是没听说过。”</p>

    我说:“那是了。”</p>

    曹腾说:“那易总这话的意思是。”</p>

    我说:“你说呢?”</p>

    曹腾说,”我说不出。”</p>

    我笑起来:“看,曹兄又装逼了不是?”</p>

    曹腾也笑:“易总又何尝不是在装逼呢。”</p>

    我说:“曹兄,我们的友谊在装逼不断升华啊,越来越深厚了。”</p>

    曹腾点点头:“此言极是,我赞同!”</p>

    我呵呵笑起来,曹腾也笑起来。</p>

    我笑的很含蓄,曹腾笑的更含蓄。</p>

    交接完毕后,我开始了停职反省的生涯,又是一个月开始了。</p>

    当天下午,我一直在办公室里呆着,一直呆到天黑。</p>

    海珠来了一个电话,她又出差了,要几天后回来。</p>

    接完海珠的电话,我继续独自发呆,琢磨着为何对我的处分突然发生了巨变。</p>

    我不相信常务副部长突然发了善心放我一马,我断定这背后一定还有其他原因。</p>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我苦苦思索着。</p>

    突然,我的脑门一亮,想起一个人。</p>

    关云飞!</p>

    能直接左右常务副部长的人,关云飞是头号人选。</p>

    莫非是正在省城学习的关云飞知道了此事,莫非是有人找关云飞告知了此事,让他出面救我一把?莫非是关云飞直接给常务副部长发了号令,常务副部长虽然不情愿但却又不敢违抗关云飞的话,只能顺从呢?</p>

    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p>

    我慢慢想着,焦点逐渐集到了秋桐身,我不由想起了昨晚秋桐的微妙神情和言语。</p>

    我觉得如果这个判断是正确的,那么,在这个时候有智慧有能力出马拉我一把的人,必定会是秋桐。</p>

    只有她会这么做!</p>

    而在这种事情,以秋桐目前的身份,她直接找关云飞显然是不合时宜的,那会容易引起老谋深算的关云飞的某种猜疑,会容易暴露秋桐和我的私人关系,秋桐不会傻到那个地步的。</p>

    那么,秋桐又是通过如何的渠道操作了此事呢?</p>

    我又想到了昨晚和秋桐一起吃西餐的神秘女人。</p>

    这女人会是谁?谢非还是秦璐?亦或是其他的什么人?</p>

    我的脑子里边转悠边出了办公室,走到大街,摸出了手机。</p>

    我打给了秋桐。</p>

    电话很快接通,传来秋桐的声音:“喂——”</p>

    这声音听起来似乎很轻松。</p>

    “在哪里?在干吗?”我说。</p>

    “在饭店,在吃饭!”秋桐说。</p>

    “和谁?”我说。</p>

    “我闺女!还有云朵。”秋桐说。</p>

    “哪里的饭店?”我说。</p>

    “你站的地方马路对过的餐厅二楼。”秋桐有些忍不住的笑声。</p>

    我一愣,往马路对过看去,果然在饭店的二楼窗户看到了小雪秋桐和云朵,都正趴在窗口冲我笑,小雪还在兴奋地挥手。</p>

    原来她们早看到我了。</p>

    “过来一起吃。”秋桐笑着说。</p>

    我放下手机穿过马路进了饭店,了二楼,小雪正和云朵站在楼梯口等我,看到我,小雪嘎嘎地叫起来,直接扑进我怀里。</p>

    我抱起小雪,云朵笑呵呵地说:“哥,我们在这里吃饭,正好看到了你,秋姐刚要喊你,你电话打过来了。”</p>

    我们边说边走进一个单间,秋桐正笑吟吟地坐在靠窗的位置。</p>

    我放下小雪,小雪接着要出去玩,我对云朵说:“你带她出去玩,我给秋总汇报下工作!”</p>

    云朵看看我和秋桐,抿嘴一笑,带着小雪出去了。</p>

    我坐下,秋桐看着我:“没吃饭吧?”</p>

    我点点头。</p>

    “我让服务员加了一副筷子,吃吧!”秋桐说。</p>

    我毫不客气拿起筷子吃,边吃边看一眼秋桐。</p>

    秋桐没有吃饭,坐在那里安静地看着我。</p>

    我很快吃完,秋桐端过一杯水给我:“喝水——”</p>

    我喝了几口水,然后放下杯子,看着秋桐。</p>

    秋桐说:“吃饱喝足了,开始吧!”</p>

    “什么开始吧?”我说。</p>

    “你刚才不是说要给秋总汇报工作吗?”秋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p>

    我嘿嘿一笑:“汇报你个头!”</p>

    秋桐一瞪眼:“你说什么?”</p>

    我说:“汇报你个头啊!”</p>

    “你——赖皮!”秋桐说。</p>

    我哈哈一笑:“丫头,做梦啊,还想让我给你汇报。告诉你,我打电话找你,是要听取你的汇报的。好了,现在开始给我汇报下今天党委会的情况。”</p>

    秋桐抿嘴笑:“看你美的。汇报什么啊,我猜你一定从孙记那里都知道了不少了。”</p>

    我说:“他说他的,我想听听你说的情况。”</p>

    秋桐说:“事情其实很简单,党委会刚要开,常务副部长来了,大家都不说话,都看着他,看他怎么说,于是他谈了自己的意见,这次他的意见和以前的大相径庭,说了一通大道理,然后建议给你停职处分,大家虽然都觉得很意外,但也都顺水推舟了。既然他发话了,那还有什么必要再节外生枝呢。于是这处分结果出笼了。”</p>

    我点点头:“嗯。你说的和孙东凯说的大致差不多。”</p>

    秋桐说:“我猜孙记有个事一定没告诉你!”</p>

    我说:“什么事?”</p>

    秋桐一般正经地说:“是征求大家意见的时候我的提议啊。”</p>

    我说:“哦,你怎么提议的?”</p>

    秋桐说:“我提议加重给你的处分,建议把你双开,直接把你打到原点去做临时工。”</p>

    我睁大眼睛看着秋桐:“真的?你真的这么提议的?”</p>

    秋桐说:“是啊,我真的这么说的啊!”</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