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52章 沉郁的秋桐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我站住,看着秋桐走过来。   (w w w . v o dtw . c o m)</p>

    秋桐一抬头,看到了我,也停住了。</p>

    “你干嘛的?”我问秋桐。</p>

    秋桐看着我,眼神有些沉郁,说:“还能干嘛的?刚吃完饭啊!”</p>

    “和谁吃的?”我说。</p>

    “和一个朋友!”秋桐说完,顿了下,接着又说:“不是男的,是女的!”</p>

    “我没问你是男是女!”我说。</p>

    “我主动坦白不是更好?”秋桐说。</p>

    我嘿嘿笑了起来:“怎么你自己呢?”</p>

    “她吃完先走了!”秋桐说。</p>

    “哦。”我看着秋桐,又嘿嘿笑了下。</p>

    秋桐皱皱眉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能笑出来!”</p>

    我说:“这个时候怎么了?我不笑,去哭?”</p>

    秋桐叹了口气:“没让你去哭,我知道你不会哭,但你也没必要这么笑吧?”</p>

    “我想笑,我笑!”我说。</p>

    秋桐又叹了口气:“好了,别笑了,明天午外出的党委成员都回来,我刚接到党办通知,明天下午2点召开党委会,专题讨论对你的处分决定,说是讨论,不如说是贯彻落实常务副部长的意见。唉。”</p>

    秋桐一副郁郁的神情,但看起来似乎不是很焦虑的样子。</p>

    秋桐的神情让我觉得有些怪,但又想不出什么道道。</p>

    我说:“他妈的,爱怎么处分怎么处分吧,这官老子不当了,只要不让我离开集团行,让我在集团里继续干临时工也无所谓了。”</p>

    秋桐看着我:“你说的是真心话?”</p>

    “是的!”我说。</p>

    “行,有你这话,这是你说的,明天党委会我建议加重对你的处分,干脆将你开除公职,让你做临时工好了。”秋桐板着脸说。</p>

    我一咧嘴:“你敢?信不信我打你——”</p>

    秋桐说:“那你打啊?来吧,打我啊——”</p>

    我说:“好,那你转过身,翘起屁股来,我要打你屁股!”</p>

    秋桐脸一红,嗔怒地说:“坏蛋——知道欺负我!”</p>

    我呵呵笑起来。</p>

    秋桐无奈地看着我:“不许再笑了!”</p>

    我不听秋桐的话,干脆仰脸冲着夜空大笑起来,笑声在夜里听起来有些歇斯底里。</p>

    笑着笑着,我看了秋桐一眼——</p>

    我的笑倏地停住了。</p>

    因为,我看到秋桐正愣愣地看着我,眼角有亮晶晶的东西。</p>

    看着秋桐楚楚郁郁而伤感的目光,我的心顿时被钢针扎了一下,很疼。</p>

    一阵巨大的伤痛,一阵悲楚的冲动,我突然伸出胳膊,一把将秋桐拉过来,搂进了怀里。</p>

    秋桐没有反抗,任我将她紧紧搂在怀里。</p>

    我的下巴轻轻抵住秋桐的头皮,看着深邃的夜空,眼睛突然有些发潮。</p>

    一个声音在我脑间回响:朋友间的情谊,不在事业蓬勃时,而在失魂落魄时;男女间的情爱,不在花前月下时,而在大难临头时。</p>

    这样想着,我的眼睛愈发潮湿。</p>

    这样搂着秋桐,感受着秋桐的体温,感受着秋桐轻轻在我后背的拍打,似乎在感受着她那颗挚爱和抚爱的心,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了莫大的宽慰。</p>

    夜晚的马路,行人匆匆而过,似乎没有人去刻意留意我们。</p>

    蓦然意识到,芸芸众生里,我们是多么不起眼的尘埃。</p>

    蓦然意识到,在这样的世间,在这样的人群里,我们其实不必有那么多的疲惫和顾虑。</p>

    良久,我松开秋桐,看着她。</p>

    秋桐轻轻抿了抿嘴唇,伸手捋了捋头发,沉静的目光看着我,轻声说:“我知道你很坚强,没有什么可以击垮你。可是,我还是不愿意看到你遭受磨难,假如有可能,我愿意去代替你。”</p>

    我的心里暖流喷涌,看着秋桐说:“有你这话,我知足了。即使我承受再多的苦难,只要你不受委屈,我值得。不管我遭遇什么挫折,我都不愿意让你去受苦。虽然我们。我们没有可能在一起,可是。可是,我的心里。我的心里。”</p>

    我的声音停住了,顿住了。</p>

    秋桐低下头去。</p>

    我接着让自己的声音变得轻松:“其实也没多大的事,毛毛雨啦。不是挨个处分嘛,不是不做官了嘛,又不是被撬了饭碗,没事的。大不了从头再来是,多大个事啊。”</p>

    秋桐抬起头看着我,嘴角努力露出一丝笑意:“你能这么想,很好,人生有无数次的重头再来,每次重头再来,都是人生新的起点,每次起点,都会让人生变得更有色彩。不管这次处分的后果如何,我都相信你会从低谷能奋起的,我相信你的。”</p>

    我说:“处分的结果是没有悬念的了,这个不要抱任何幻想,那狗日的常务副部长是不会放过我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气馁的,这点挫折,不会将我放倒的。”</p>

    秋桐微笑了下:“嗯。有时候,有些人感觉走到了尽头,其实只是被感觉走到了尽头。有人以为只要认真地去付出,可以打动很多人,原来却只是打动了自己。失去坚持的天空,便没有了颜色。直到有一天,遇到最大的挫折,终于明白,所有的奋斗,再深的尽头,也只是一个过程。”</p>

    我呵呵笑起来:“领导,你在教导我了。”</p>

    秋桐说:”不是我在教导你,是你在教育我。”</p>

    我伸手拍了拍秋桐的肩膀:“好了,不要相互吹捧了,丫头,走吧,回家吧!”</p>

    秋桐眼皮一跳:“你叫我什么?”</p>

    我说:“丫头!”</p>

    秋桐说:“你没我大!”</p>

    我说:“没你大我也叫你丫头,不许拒绝,听话才是好孩子!”</p>

    秋桐瞪了我一眼:“你老占我便宜!”</p>

    我说:“必须的,应该的!”</p>

    “坏蛋——”</p>

    我呵呵笑起来,笑的有些轻松。</p>

    秋桐也笑起来,似乎她很享受我叫她丫头的感觉。</p>

    笑完,秋桐说:“你先打车走吧,不要让海珠等急了。”</p>

    我说:“一起走吧,正好顺路!”</p>

    秋桐说:“我先不回家,我还有点别的事要去做!”</p>

    我说:“哦,你做什么事?”</p>

    秋桐说:“你别管。不要问好不好?”</p>

    我说:“不好!”</p>

    秋桐说:“我不会告诉你的!”</p>

    我说:“即使打屁股也不告诉?”</p>

    秋桐认真地点点头:“是的!”</p>

    大屁股都不怕,那我没办法了。</p>

    我无奈地说:“那好,你先打车走,我然后走!”</p>

    秋桐接着拦了一辆车走了,我随后离去。</p>

    我不知道秋桐今晚到底去干什么了。</p>

    我知道秋桐的脾气,她不想告诉我的,我是再努力也白搭。</p>

    她要是真犟起来,我是拿她没办法的。</p>

    她其实是个犟丫头。</p>

    回到宿舍,海珠正坐在沙发看电视,看我回来,站起来走到我跟前,伸着鼻子嗅了嗅。</p>

    我不由有些紧张,担心秋桐身的气味被海珠闻到。</p>

    所幸海珠没闻到,说:“今晚怎么没喝酒呢?”</p>

    我放心了,说:“干嘛要喝酒?”</p>

    海珠说:“要被罢官了,没去喝闷酒?”</p>

    我说:“咦,阿珠,你怎么知道的?”</p>

    海珠说:“你出的那事我都知道了,曹丽今天告诉我的!”</p>

    “你又和曹丽联系了?”我说。</p>

    海珠没事似的说:“不是联系,是今晚一起出去吃饭了。曹丽大惊小怪地告诉我你摊事了,说你明天要被罢官了。”</p>

    我看着海珠,说不出话。</p>

    海珠看着我不以为然地说:“罢官罢官,咱不稀罕。整天累死累活地为公家做事,最后还出力不讨好,混什么官场,我看干脆你明天一班主动提出辞去公职得了,反将他们一军,让他们再开会讨论给你处分。”</p>

    我说:“这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曹丽给你建议的?”</p>

    海珠笑起来:“哥,你可真聪明,猜到了,曹丽今晚还真给我这个建议了,不过这也正是我的想法,咱们现在有自己的事业,又不缺钱,在公家单位受那洋罪干嘛啊,我看还不如干脆先入为主主动炒他们的鱿鱼,回来做我们自己的事业,赚咱们自己的钱。自己做老板,谁的脸色也不用看。你说好不好?”</p>

    我看着海珠没有说话。</p>

    “哥,你说话啊?”海珠晃着我的胳膊。</p>

    “不好——”我说。</p>

    海珠的脸色拉了下来,目光直直地看着我。</p>

    我仰脸看着天花板,不做声。</p>

    海珠看了我半天,怏怏地去了卧室。</p>

    我呆在原地,又看了很久天花板。</p>

    曹丽今晚告诉海珠此事,给海珠出这个馊主意,到底是何意呢?</p>

    想了半天没有想明白。</p>

    躺在床,海珠长吁短叹,我默不作声。</p>

    第二天下午,我和老黎一起喝茶。我告诉了老黎我遇到的麻烦。</p>

    老黎听我说完,沉思良久,然后端起一杯茶,慢慢喝了两口,说:“唐僧去西天取经要经受九九八十一难,你这才经受了几次挫折,我看没什么大不了的,官没了再重新混呗。</p>

    出了这么大的事,造成了如此恶劣的影响,你该挨处分,我看你是罪有应得!我看着处分还是轻了,换了我是你领导,我不但罢了你的官,还给你来个双开——”</p>

    说完,老黎冲我呲牙一笑。</p>

    我叹了口气:“唉,本想找你求安慰的,没想到被你落井下石了。”</p>

    老黎哈哈一笑:“关键是你这麻烦惹得太大了,你是直接责任人,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啊,好几个领导都因为你挨了处分,我看你啊,是个整天惹事的主,早晚一天你得把你的领导害惨。你那集团老大对你如此重用,早晚有一天你得把他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p>

    我咧嘴一笑:“嘿嘿,你这个神算又开始捣鼓了。”</p>

    老黎兴致勃勃地说:“下午你们集团党委要开会讨论对你的处分了,要不要我再给你神算一下?”</p>

    我说:“得了吧,免了,这会不开我都能知道处分结果,你还算什么啊?你省省吧!”</p>

    老黎说:“哎——好吧,既然你如此说,那我不算了。不过,我似乎觉得。”</p>

    我说:“不是说不算了吗,你还觉得干嘛?”</p>

    老黎哈哈一笑。</p>

    我说:“你觉得什么?说——”</p>

    老黎说:“我不说了!”</p>

    我说:“你不敢说了,你这次是怎么也不会算准的,结果是明摆着的,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p>

    老黎微笑不语,继续喝茶。</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