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50章 会议主题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这次会议是经省里同意召开的,市里也是知道的,如果途突然变更会议主题,且不说对与会者会带来多大的影响,是报省里市里重新批准,时间来不及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再有不到2个小时要开会了。”</p>

    大家互相看了看,省里的几位点点头,似乎觉得秋桐说的有道理。</p>

    “那你认为该如何是好呢?”省里那位副部长说。</p>

    秋桐说:“虽然不变更会议主题,但原定的会议发言,市里要发言的几个,我觉得似乎应该有所变动,副记和集团孙记的发言内容,可以稍作变动,避开报亭建设这一块。</p>

    副记的发言只谈市里是如何利用宣传舆论阵地加强精神明建设的,集团孙记的发言只谈集团是如何以办报为基础加强报业多元化经营的,而原定的集团发行公司负责人易克同志的发言,可以直接取消。</p>

    这样,会议原定的报业经营多元化的主题不变,大家该怎么交流的还是怎么交流,不会妨碍大局,同时,省领导的发言,也可以避开报亭这个敏感话题,围绕报业经营和化阵地的建设和结合做章。</p>

    当然,这样做不可避免还是会有些负面效应,但却不会有那么大了,事到如今,完全彻底消除负面效应是不可能的,只能最大限度去减少,关键是能保证会议在不更改主题的前提下继续得以进行,如果更改会议主题,且不说请示面要耽搁时间影响会议如期进行,而且负面影响甚至会更大。</p>

    我的这个建议,当然也是无奈之举,只是想把由此产生的危害降低到最低程度。我这么说,不是推诿责任,会后,我会接受领导和组织对我的任何处分决定。这是我个人的一点想法,到底如何实施,还是请领导定夺!”</p>

    秋桐说完后,大家开始七嘴八舌讨论起来,都认为秋桐的分析有道理。省里和市里在场的两位老大也都赞同,省里那位说:“秋桐同志的建议也是无奈之举了,两害择其轻,我看可行。关键是我们的时间现在拖不起,参加会议的同志们都在看着等着我们呢。”</p>

    副记长长出了口气:“行,那这么办吧!也只有这样了!”</p>

    秋桐轻轻舒了口气,我也松了口气。</p>

    常务副部长和孙东凯互相看了一眼,也都点点头。</p>

    下午的会议于是按照秋桐的建议准时召开,主题没有变,但内容和形式略微有了变化。虽然此次会议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没有开的成功,但起码也勉强凑合了过去,没有让主办和承办方太丢脸。</p>

    之所以说没有太丢脸,是因为还是有些丢脸的,特别是市里,这脸丢的还不轻。</p>

    我知道,不光省里的主办方窝了一肚子火,市里的相关领导火气更大。</p>

    为了弥补会议的不光彩影响,副记又让集团重新购置了会议纪念,之前准备的价值贵了2倍。显然,副记的用意是想用这个来安抚一下与会者,弥补一下负面的影响,同时也让主办方面子好看些。</p>

    这次会议好歹开完了,开得窝窝囊囊。</p>

    主办方和承办方都很难堪,都很窝火。</p>

    会议刚一结束,秋后算账开始了。</p>

    市里开始从往下追责。</p>

    追责不仅仅是给市里一个交代,还是要做给省里看。</p>

    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向市委做了口头检讨。</p>

    孙东凯在部长办公会做了面检讨,同时被市里给予了记过处分。</p>

    听说常务副部长和孙东凯私下还被副记臭骂了一顿。</p>

    秋桐被给予行政记大过和党内严重警告处分。</p>

    处分最重的自然是我,憋了一肚子窝囊气的常务副部长亲自督促过问对我的处理,压着孙东凯的头皮要求给我严厉处分。</p>

    我很快听到了消息,这位常务副部长提出对我的处分意见是:撤销发行公司总经理的职务,由正科级降为普通人员,调离发行公司。</p>

    艾玛,老子辛辛苦苦打拼了这么久,一夜回到解放前了!</p>

    伍德,你可坑死老子了!</p>

    我终于没有避开伍德的暗算,结结实实被伍德狠狠操了一次。</p>

    虽然最后的处分结果集团党委还没有最后公布,还没有最后下来,但我几乎认定自己这次彻底栽了,一竿子撸到底。</p>

    常务副部长的意见孙东凯是不能当做耳旁风的,不能忽视的。毕竟,这狗日的现在主持市委宣传部的工作,大权在握。孙东凯抗衡不了,集团其他党委成员包括季记秋桐都抗衡不了。</p>

    官大一级压死人。</p>

    我不由感到十分沮丧,我知道此时一定有人在背后窃喜,当然也有人在焦虑,这其一定包括秋桐,也许包括季记,甚至包括孙东凯,他起码目前是不想看到我这样栽倒的。</p>

    谁都明白,一旦被撸到底,要想再起来,那是很难的,是要一步步重头再开始做起的。</p>

    孙东凯把我叫到办公室,神情很忧虑,还很无奈。</p>

    “你这次搞的实在是太。太过分了。”孙东凯摇晃着脑袋郁郁地说:“这次的事件影响实在是很恶劣,给市里抹黑了,不是简单的抹黑,而是重重地涂抹啊。</p>

    这事甚至都惊动了市委主要领导,都很恼火,常务副部长、我还有秋总都挨了处分,你这处分是逃不掉的,常务副部长直接提出了处分建议,压着我的头皮要我召开集团党委会下达处分决定,我现在很为难啊,我实在不想给你找个处分,可是。</p>

    我真的很为难,真的很为难啊。我现在是有心想保你,可是,有心无力啊。我好不容易一步步把你扶持到今天这个位置,结果因为这事,要前功尽弃了。你啊你,你也是实在是太不争气了,你怎么不能给我争口气呢,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让我如何向面交代,让我如何说出为你开脱的话呢?</p>

    人在做,天在看,事情的结果摆在这里,责任明明白白放在这里,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大家都在看着,面的领导在压着不放松,我现在真的是束手无策了。”</p>

    说完,孙东凯重重地叹了口气。</p>

    我相信此时孙东凯的痛惜是真心的,他一直想让我为他出大力,一直想让我今后为他立汗马功劳,现在还没开始发挥我的作用,我突地一下子完蛋了,他怎么能不丧气呢?</p>

    我看着孙东凯说:“孙记,我十分感谢你对我的真心实意,我明白你对我的好,我知道你是真心为我好,可是,我自己不争气,我辜负了你对我的培养,辜负了你对我的一片期望,我知道你为我是尽心尽力的了,我领你这个情,非常领这个情,我不会忘记你对我的一片苦心和好心。事已至此,我认了,我接受组织对我的任何处分。”</p>

    说完,我苦笑了下。</p>

    孙东凯也苦笑了,狠狠抽了一口烟,然后说:“常务副部长一个劲儿催我下达处分决定,我和他说了很多你的好话,但是他是听不进去,我现在也不好和他多说什么了,正好集团有三个党委成员在外出差,暂时还没回来,缺三个人,党委会也不好召开。</p>

    我找了这个理由暂时先搪塞了一下,先拖着,拖一时是一时吧。不过,拖到最后,党委会还是要召开的。常务副部长已经放话了,他的意见我是不能不在党委会传达的,他发了话,党委会其实是走过场了。”</p>

    我点了点头:“我明白!”</p>

    正在这时,季记进来了,看到我在这里,面无表情地扫了我一眼,然后和孙东凯谈别的事情,简单说完后,看也不看我一眼,接着出去了。</p>

    季记出去后,孙东凯看着我又是一阵苦笑,说:“别说面还有常务副部长紧盯着不放,看咱们集团这位季记,难过这一关。”</p>

    我淡淡地笑了下,说:“我明白!孙记,你对我的心意我领了,你也不要再为难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次我认栽,我心甘情愿接受一切处分,别说把我的职务一竿子撸到底,是开除我,我也认了。”</p>

    孙东凯重重地叹了口气,神情颇为无奈,又十分痛惜。</p>

    这时,曹丽进来了,看到我,微微一愣,接着又看着孙东凯。</p>

    孙东凯对曹丽说:“我正在和小易谈心。看来,这次的灾难,小易是躲不过去了。”</p>

    曹丽怔怔地看着孙东凯,又看看我,眼珠子转悠着,嘴角突然露出一丝笑意,转瞬即逝,接着做沉痛状:“唉——出了这样的事,谁也没有想到啊。我十分替小易感到可惜啊。这么好的一个年轻干部,这么背毁了,着实让人痛心。”</p>

    曹丽虽然这么说,但心里不知又在打我的什么鬼主意,说不定她认为此事对她得到我又是一个好机会。</p>

    同时,曹丽必定会秋桐此次遭受处分感到快意。至于孙东凯被处分,对她来说是无所谓的。</p>

    孙东凯皱紧眉头,说:“我突然觉得这事出的很蹊跷,报亭运营了这么久,一直是很好的,怎么突然会在关键的当口冒出推销成人用的人来。”</p>

    孙东凯如此一说,曹丽也露出很怪的表情:“是啊,这事说起来是蹊跷。难道是有人故意在捣鬼?想破坏我们集团承办的这次活动?莫非是背后有人搞阴谋,矛头是对着集团对着你来的,甚至是对着常务副部长来的?”</p>

    曹丽想到了有人捣鬼,却没有想到矛头是对着我来的,在她看来,似乎我这样的小卒子是不值得有人下手的,她的目光看得够远够高,她直接看到了层。</p>

    曹丽的话似乎提醒了孙东凯什么,他的眉头锁地更紧了,看着天花板沉思起来。</p>

    如果曹丽和孙东凯都想到是有人将矛头对准了他和常务副部长,那他们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事是伍德幕后操作曹腾协助进行的了。</p>

    我转悠了一下脑筋,想了想,冒出一句:“为什么不会是有人将矛头对准了我,冲我来的呢?”</p>

    “你?”孙东凯和曹丽异口同声说了一声,看着我,对视了一眼,接着一起都笑起来。</p>

    从他们的笑里,我分明看得出,他们是在嘲笑我,似乎是觉得我这样的小卒子还不够资格被人借助此事进行暗算。</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