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47章 人情味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当前第一位的是抢救生命!”孙东凯加重语气说了一句。 </p>

    这话挺有人情味,而且这话似乎还挺熟悉,后来我想起遇到重大灾难时领导人的口头禅都是这个。</p>

    午11点,我到了庄河人民医院,到了急救室门口。</p>

    急救室门口一堆人,除了庄河发行站站长,还有闻讯赶来的伤者的家属,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来了,都带着焦急悲伤地神情等在这里。</p>

    “什么情况了?”我直接问站长。</p>

    “正在抢救。”站长看到我来了,松了口气,似乎见到了主心骨,说:“伤的很厉害,胸部受伤最严重,医生说内部有大出血,头部也有损伤,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医院正在全力抢救。”</p>

    我点点头,看来只能等了。</p>

    这时,伤者的家属都围拢过来,看着我。他们看出来我是领导了。</p>

    “领导,你一定要救救我们的孩子。”一位年妇女哭哭啼啼地对我说。</p>

    “这是伤者的母亲。”站长对我说。</p>

    “阿姨,不要着急,我们一定会让医院想尽一切办法抢救的。”我安慰着这位可怜的母亲。</p>

    “我这一个儿子,我儿子要是没命了,我也不活了。”这位妈妈又痛哭起来。</p>

    哭得我心里很酸楚,我继续又安慰她,同时安慰其他的亲属。</p>

    好一会儿才让他们的情绪趋于稳定。</p>

    “车祸是怎么发生的?”我问站长。</p>

    “车祸发生在城南郊区的外环路,据目击者说,当时发行员正在送报纸,骑着自行车,在横穿马路的时候,突然一辆皮卡直接撞了过来,将发行员撞飞了。”站长说。</p>

    “肇事车辆呢?”我说。</p>

    “肇事车没有牌照,撞完人接着逃逸了。附近的好心人及时打了120,我听到消息后抓紧赶了过来,站还有一万块没来得及缴的报款,先交了住院押金。”站长说。</p>

    “报警了吗?”我说。</p>

    “报警了。交警肇事科的人也去了。那边的现场都勘察完了,不过这边伤者正在昏迷,也无法询问。当时是早,外环路车辆行人稀少,目击者只有一个打扫马路的环卫工人。”站长回答。</p>

    我点了点头,妈的,无牌照的车撞人逃逸,这案子是有些棘手的。</p>

    正在这时,抢救室出来一个医生,大家都凑了去,紧张地看着他。</p>

    “谁是病人家属?”医生问。</p>

    “我们是——”发行员家属回答。</p>

    我忙过去说:“我是病人单位的负责人。医生,情况怎么样了?”</p>

    医生看看我和发行员家属,神情很严肃:“伤员伤势很严重,头部和胸腔内脏器官都受到剧烈撞击,出血很严重,目前情况还不好说。”</p>

    大家听了,不由面面相觑,十分焦虑。</p>

    “医生,请一定要把他救过来!”我说。</p>

    “我们正在想尽一切办法进行抢救,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也不会放弃的。希望你们家属和同事配合好我们的工作,不要在抢救室门口大声喧哗,不要吵嚷。”医生说。</p>

    大家忙点头。</p>

    这时,一位护士过来说:“交的一万押金不够,还需要再交钱。再交5万吧。”</p>

    伤者家属都看着我。</p>

    看伤者家属的穿着,都是农村人,估计家里经济也很拮据。</p>

    我立刻点头:“钱没问题,我这安排!”</p>

    然后,医生护士又进去了。</p>

    我立刻给云朵打了电话,让她火速安排公司财务给这边打五万块钱来,打到站的账户。接着我安排站长钱到位之后立刻交。</p>

    半小时后,款到了,住院押金交了。</p>

    我们继续在抢救室门口等候结果。</p>

    伤者家属都眼睁睁地看着我,我走到哪里他们跟到哪里,似乎生怕我跑了。</p>

    似乎我现在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p>

    我理解他们的心情。</p>

    我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我伤员抢救不过来,我是不会走的,我在这里和大家一起等着。”</p>

    他们似乎稍微松了口气。</p>

    我此事心里焦虑万分,星海那边正在紧张筹备明天的现场会,这边却又要抢救生命。显然,现场会是没有抢救生命重要的,生命是第一位的。</p>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我的心一直提着放不下。</p>

    我安排王林去买了盒饭给大家吃,大家都没有胃口,都没有吃。</p>

    我一边在这边等候抢救的结果,一边分别给秋桐和孙东凯打电话说了情况,秋桐又要赶过来,孙东凯没让,说要让她在集团主持筹备好明天的现场会,今天下午参加会议的省里和兄弟报社领导都陆续来了,秋桐要和他一起做好接待工作。</p>

    孙东凯还在记着现场会的事,我已经不去考虑了,我此刻最担心的事发行员的生命。</p>

    抢救室里的医护人员在争分夺秒进行急救,外面的人焦急万分地万分紧张地等待着。</p>

    等候的当口,我让王林到车去休息会,避免他回去的时候疲劳驾驶。</p>

    王林答应着下去了。</p>

    一个难捱的白天过去,又一个煎熬的夜晚过去,我和伤者家属一起在抢救室门口等候着,都忘记了疲劳和困顿。</p>

    我此时脑子里想到的只是如何把伤者的生命抢救过来,别的都忘记了。</p>

    抢救的过程,我们也没闲着,护士不时出来指使我们去干着干那,一会儿去拍片子,一会儿去拿结果。</p>

    当天蒙蒙亮的时候,抢救室的门终于再次打开,医生走了出来,摘下口罩,松了口气,看着我们说:“抢救过来了。生命没大碍了。”</p>

    大家都松了口气,我忽然觉得浑身无力,我整整接近24小时没吃饭了。</p>

    “暂时没问题了,但还是需要继续监控。病人现在要转入重症监护室。”医生又说。</p>

    “好,谢谢,谢谢。”我说。</p>

    医生看了看我们,说:“我看现在你们没有必要留在这里那么多人,这对病人的恢复没什么帮助。反而会乱糟糟的影响医院秩序。”</p>

    我看了看站长,又看看病人家属,发行员的父母决定留下来,我让站长留下陪同随时解决一些问题。</p>

    这时,我想到今天午要召开现场会了,按照会议日程,午看现场,参观部分报亭,下午发言交流,孙东凯和我还要做典型发言,分别站在集团和公司的角度介绍经验,同时,市委宣传部那位主持工作的常务副部长也要做发言,介绍星海宣传系统利用报亭等平台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明建设的做法。</p>

    既然伤者抢救过来了,暂时没有性命之忧,那我还是要赶回去开会。</p>

    听说我要走,伤者家属又不放心了,带着可怜巴巴担心的目光看着我。</p>

    我充分理解他们的心情,给他们保证单位会保证医治的后续资金,同时其他善后事宜也会按照公司的规定给予办理,不会对发行员不负责任的。</p>

    我说了老半天,他们才算安稳下来,答应放我走。</p>

    我接着又安排站长随时和交警那边保持联系,有什么情况随时给我汇报。</p>

    安排妥当,我带着王林急速往回赶。</p>

    此时,已经是午8点多了。</p>

    边往回走,我边和云朵联系了一下,得知会议已经开始,大家到市区去参观现场去了,秋桐亲自给大家做讲解。</p>

    本来现场讲解这活是我的,我赶不回去,只有秋桐代劳了。</p>

    刚和云朵打完电话,我的手机没电了。</p>

    又想起还有事情,借用王林的电话,他的手机也没电了。</p>

    “车充呢?抓紧充电!”我说。</p>

    王林捣鼓了半天,额头冒汗,对我说:“易总,真不巧,车充坏了。”</p>

    我傻眼了,无奈了。</p>

    “抓紧往回走吧。”我说。</p>

    王林加速往回赶,我闭眼睛靠在后座打了个盹,快到市区的时候,醒过来,又吃了王林给我买的一包饼干。</p>

    急赶慢赶,好不容易到了星海,已经是11点了,进市区又遇堵车,感到会议宾馆的时候,11点半了,与会者参观现场回来了,正准备吃午饭。</p>

    我大步进了餐厅,却没有看到熟悉的面孔,只有参加会议的人在吃饭。</p>

    我听到他们边吃边议论着什么。</p>

    “这现场会开的有意思,到底是让我们来学习什么的呢?参观的这些东西,是正面教材呢还是反面教材。”</p>

    “当然是正面教材,不过,星海这边好像搞砸了哦。”</p>

    “这下子星海的脸可丢大了,我看他们宣传部那常务副部长的脸都挂不住了。集团领导的脸更难看啊。”</p>

    “更难看的是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和省报协领导的脸呢,我看都拉的很长很长啊。”</p>

    “下午的发言我看进行不下去了。我看他们怎么做典型经验介绍,我看他们如何能开得了口。”</p>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带着或惋惜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语气和表情。</p>

    听到这些议论,我的心猛地一沉,第一个反应是看现场的时候出事了!现场的参观点出了问题。</p>

    出了什么问题呢?</p>

    我这时想到我还有一部分报亭没有来得及去巡查督促落实布置,难道会是这些报亭出了问题?这些报亭能出什么问题呢?</p>

    听这些人的议论,似乎性质很严重。</p>

    到底是什么问题会如此严重呢?</p>

    我急于找到答案,出了餐厅,到处找我们的人。</p>

    终于在一个休息室里找到了自己人,孙东凯秋桐云朵都坐在里面,还有市委宣传部的那位常务副部长,常务副部长的脸色铁青,孙东凯脸色阴沉,带着高度的紧张,秋桐眉头紧锁,神色冷峻,云朵则显得非常惶恐。</p>

    他们不吃饭,在这里干嘛呢?</p>

    我进来后,大家看了我一眼,却没人说话。</p>

    我找个座位坐下,看着孙东凯和秋桐。</p>

    秋桐这时问我:“伤员什么情况了?”</p>

    “救过来了,没事了!”我说。</p>

    秋桐舒了口气。</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