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46章 大火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秋桐淡淡笑了下:“个人做事和给公家做事各有不同点,自己做事起码自由,自己说了算,给公家做事,自己是说了不算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自己做事,出再大的差错自己承担责任,谁也找不到你,公家的事,出了差错,弄不好是渎职。这顶帽子可不是轻松的。”</p>

    “这倒也是。”伍德点点头。</p>

    我这时接过话:“秋总这话有道理,如前几天三水集团的那场大火,这要是发生在国企,肯定是要有一批人被处分追责了,说不定有人要进去,一把手的位子也难保,但三水集团是自己的企业,烧了烧了,不管是谁的责任,集团老板照旧是集团老板。”</p>

    伍德眼皮一跳,说:“那场大火你也知道?”</p>

    我说:“地球人都知道。想必伍老板也是知道的了。”</p>

    伍德点点头:“不错,我是知道,从新闻里看到的。哎——可惜啊,好好的资产成了一堆灰烬,真让人心疼。”</p>

    我说:“伍老板真是大慈大悲啊,别人的资产烧了你也心疼。这场大火,伍老板怎么看?”</p>

    伍德说:“听新闻里说,是电线短路引起的。”</p>

    我说:“这个说法你信不?”</p>

    伍德说:“我信!”</p>

    我说:“为什么呢?”</p>

    伍德说:“因为这是公安部门给的结论啊,我不相信政府相信谁啊!”</p>

    我说:“哦。倒也是,伍老板向来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p>

    伍德说:“莫非,易总对新闻里说的失火原因有怀疑?”</p>

    我笑了:“既然伍老板都信了,我还有什么怀疑的呢,你信了,我更信!”</p>

    伍德说:“易总是体制内的人,当然更会相信政府了!”</p>

    我说:“伍老板所言极是。”</p>

    秋桐不动声色地坐在那里看我和伍德对话,眉头微微锁着。</p>

    看我们在聊天,皇者则有些无聊了,站起来到外面去溜达了。</p>

    然后伍德又和秋桐随便闲聊起来。</p>

    我这时手机响了,忙借口接电话出了秋桐办公室。</p>

    电话是曹腾打来的,和我汇报了下筹备现场会他负责的那一块工作的进展情况。</p>

    听完曹腾的汇报,我没有马回秋桐办公室,看到皇者正在走廊头往外看,走了过去。</p>

    皇者看到我过来,笑了下:“老弟,最近春风得意啊,祝贺你晋升正科级!”</p>

    “谢谢——”我说:“你在这里贼眉鼠眼地看什么呢?”</p>

    皇者说:“看你这话说的,我怎么贼眉鼠眼了,我在看街景呢。”</p>

    我说:“你这模样,我要不用贼眉鼠眼这个词,都觉得对不住你。”</p>

    皇者呵呵笑了:“老弟,整天见了我斗嘴,你觉得有意思吗?”</p>

    我说:“没意思!”</p>

    “对我有看法,有意见,是不是?”皇者说。</p>

    我笑了:“你配吗?”</p>

    皇者说:“我不配?”</p>

    我说:“是的!”</p>

    皇者说:“那谁配?”</p>

    我说:“不管谁配,你都不配!”</p>

    皇者说:“行了,我不和你斗嘴!”</p>

    我说:“我懒得和你斗嘴!”</p>

    皇者说:“最近你好像也挺忙乎吧?”</p>

    我说:“你很关心我哦。”</p>

    皇者说:“恐怕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关心你!”</p>

    我说:“我心里有数!”</p>

    皇者说:“那个接送小亲茹的出租车司机干的不错,很尽责,我又给他每天加了20元。”</p>

    我说:“操——这和我有关吗?”</p>

    皇者嘿嘿笑了:“我知道和你无关,这不是闲聊嘛。”</p>

    “闲聊。嘿嘿。”我笑了,看着皇者:“哎——对了,怎么这几天没见到阿来呢。他干嘛去了。”</p>

    皇者若无其事地说:“他在忙自己的事情啊。伍老板手下没有闲人的,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做!”</p>

    我说:“阿来在哪里忙呢?是在星海啊还是在别的其他什么地方?”</p>

    皇者说:“这个我不知道喽。他直接对伍老板负责,到哪里忙也不用给我汇报。”</p>

    我说:“无所不知的皇者怎么还会有不知道的事情呢?”</p>

    皇者说:“该我知道的我一定会知道,不该我知道的,我必定不知道!”</p>

    我说:“那你这意思是你其实知道但不想告诉我了!”</p>

    皇者说:“你可以这么认为!”</p>

    我说:“你看,你现在对我说话越来越疏远了,咱们这朋友,我看真的是很难做了。”</p>

    皇者哈哈笑了:“易总,朋友是在心里的,不是说在嘴巴的。单凭几句话几件事,能判定是不是朋友吗?”</p>

    我说:“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p>

    皇者说:“老弟,各为其主,希望你能理解这句话。凡事都有度,目前的形势,我想你我心里还清楚,所以,老弟也不要为难我了。”</p>

    我冷笑一声:“皇者,你以为你不说我不知道阿来去了哪里?”</p>

    一听我这话,皇者的眼皮猛地跳了下,接着竟似乎暗暗松了口气的样子,长呼吸一口气,接着对我说:“你知道是你的事,和我无关。另外,我想告诉你,刚才你说的这句话,我没听到。我真的没听到。”</p>

    说完,皇者冲我诡异地一笑,接着往秋桐办公室走。</p>

    我愣了下,接着也回了秋桐办公室。</p>

    伍德和秋桐正继续在闲聊。</p>

    大家又东扯西扯闲聊了一会儿,然后伍德告辞离去。</p>

    伍德今天来秋桐这里,似乎真的是来闲聊的,没有任何事。</p>

    送走伍德,秋桐对我说:“你刚才和伍德的谈话,有些过了,怎么说他也是我们的大客户啊。”</p>

    我说:“这是个奸商。看到他我忍不住想损他两句!”</p>

    秋桐说:“你呀,是好胜。嘴皮子一时占风,有用吗?伍德一定对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很不开心的。”</p>

    我说:“他爱开心不开心,我才不管他怎么想!”</p>

    秋桐说:“这样对待大客户可是不对的。”</p>

    我笑了:“行了,你少说我,其实你刚才不也是忍不住想笑啊!”</p>

    秋桐终于忍不住笑起来:“笑归笑,但你刚才是不对!”</p>

    我说:“呵呵。或许吧。”</p>

    秋桐说:“什么或许,本来是!你说,是不是?”</p>

    我说:“你要是用领导的口气来压我,那我说是!”</p>

    秋桐说:“那我现在是你领导,我是用领导的口吻来教导你!”</p>

    我老老实实地说:“那当然是了!”</p>

    说完,我笑,秋桐也笑起来。</p>

    笑着,我突然问了秋桐一句:“小雪的爷爷奶奶现在是个什么状态?”</p>

    一听这话,秋桐接着不笑了,神色突然沉郁起来。</p>

    她沉默着不说话。</p>

    我突然觉得自己这话问的不是时候,有些后悔不该在她面前提起这事。</p>

    看秋桐一直沉默着,我悄悄转身退了出去。</p>

    这天下午,经营支部召开全体党员会,讨论发展新党员的事。云朵顺利通过了支部表决,成为了预备党员。</p>

    我很欣慰,秋桐也很开心,云朵自然很高兴。</p>

    支部大会之后,曹腾找我,说要请假回家一趟。</p>

    后天要开现场会了,曹腾突然这会儿要请假。</p>

    “家里出了点事,我要请假回去处理。”曹腾说。</p>

    “哦。几天啊?”我说。</p>

    “大概。需要两三天!”曹腾说。</p>

    “哦。两三天。”我沉吟了一下,接着说:“必须要在这几天请假吗?”</p>

    曹腾为难地说:“我知道后天要召开现场会了,现在请假不是时候。可是,刚才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父母因为房屋拆迁补偿的事和房地产开发公司闹了,房地产开发公司非要强拆,今天还雇了社会的小痞子到我家吓唬我父母,我母亲本来心脏不大好,我很担心啊。所以我想抓紧回去处理下。”</p>

    我一听,这是大事,不能耽误,忙说:“那好,你抓紧回去处理吧。”</p>

    曹腾感激地点点头:“我争取抓紧处理好尽早赶回来。”</p>

    我说:“不要赶时间,处理稳妥才好。不要留下后遗症。你负责的这一块工作,我来弄好了,你安心回去吧。”</p>

    曹腾说:“那谢谢易总了。我们的那些报亭,我这些天跑了一大半了,经营秩序都很好。还剩下的那些,要辛苦你了。”</p>

    我呵呵笑了下:“不辛苦,没事的,你抓紧回去吧,要稳妥处理,不要激化矛盾,有需要单位出面的事情,你尽管和我联系!”</p>

    曹腾又感激地冲我点头,然后走了。</p>

    曹腾走后,我排列了一下报亭的名单,准备明天集时间把剩下的报亭跑一遍,落实下现场会要参观的路线和点,到时候全省各兄弟报社的领导都来参观,还有省委宣传部和省报协的领导,这是给市里给宣传部给集团争光的事情,可不能出差错。</p>

    刚主持市委宣传部工作的常务副部长对这事很重视,已经专门听秋桐和孙东凯汇报过一次了。</p>

    第二天早,我刚了车,正准备让王林去看报亭,突然发生了一件让我始料不及的事情。</p>

    车子刚出院子,我的电话响了,庄河发行站站长打来的,内容是:庄河发行站的一位发行员早在送报纸的时候突然出了车祸,受了重伤,生命垂危,现正在庄河人民医院急救!</p>

    卧槽,出车祸了!</p>

    人命关天啊。</p>

    这么大的事我当然是要去的。</p>

    来不及想别的,我立刻对王林说:“抓紧去庄河。”</p>

    “哦。”王林答应了一声,立刻开车直奔庄河而去。</p>

    路,我给秋桐打了电话:“秋总,庄河发行站一位发行员出了车祸,正在庄河医院抢救,我正在赶赴庄河。”</p>

    “啊——”秋桐吃了一惊:“出了车祸。情况严重吗?”</p>

    “听站长汇报说情况很严重,弄不好有生命危险!”我说。</p>

    “我也要去庄河看看——”秋桐说。</p>

    “你先别来了,我先去看看情况,有什么事情我给你汇报。”我说。</p>

    秋桐停顿了下:“也好,我先给孙记汇报下这事。”</p>

    我挂了电话,片刻孙东凯打了过来,指示我去到之后要尽全力采取一切手段抢救伤员的生命,同时要注意妥善处理好相关事宜。</p>

    我答应着。</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