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45章 行尸走肉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恍惚感觉,自己像行尸走肉一般,游荡在社会的每个角落。 每当看到人走过的时候,才感觉到原来社会真的早已改变。失去曾经的天真,失去曾经的幼稚。得到的是明争暗斗老谋深算的结局。</p>

    我不知道这次逆转对我老黎还有夏季还有三水集团甚至李顺意味着什么。</p>

    我也不知道这次大火是否是一个转折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转折点。</p>

    我更不知道,紧随其后,还有一场灾难在等待着我。</p>

    而这时的我,对此毫无知觉。</p>

    三水集团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夏季和我的一番不寻常约谈,老黎态度严厉不容置疑的坚持,都在我的心里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我理解夏季的不安和忧虑,也明白老黎的心思,更清楚这火是谁指使放的,清楚防火是针对谁来的。</p>

    只是,对于纵火的目的,我只能做现实的浅显的分析,我没有想到更多。</p>

    而老黎似乎想到了更多更深更远,但他没有说出来。</p>

    大火之后老黎的表现让我有些摸不到底,在我眼里,他的言行突然显得有些诡秘和怪异,我不明白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和我说出他心里的真实想法。</p>

    但他既然不说,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也不想非要他说出来。</p>

    秋桐海峰海珠云朵都知道了大火的事,都分别用不同的方式向夏季表示了关切同情和安慰。</p>

    秋桐亲自去了一趟三水集团,不知和夏季都谈了些什么,回来后把我叫到她办公室,她的神情看起来很沉重。</p>

    “关于这场大火,你怎么看的?”秋桐说。</p>

    “据权威部门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因为线路短路引起的。”我说。</p>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你同意他们做出的结论吗?”秋桐又说。</p>

    我坚信夏季不会和秋桐说起那监控视频里看到的黑影,老黎专门叮嘱过我夏季和夏雨,此事不准向任何人说起,夏季不会违背老黎的话。</p>

    我说:“同意不同意有什么意思?反正火已经烧了,损失已经造成了。怎么?你听到有别的说法吗?”</p>

    “那倒是没有,只是,我觉得似乎有些蹊跷。”秋桐说。</p>

    我有些放心了,夏季果然没有告诉秋桐视频录像的事。</p>

    但秋桐这么说,分明是对起火的原因感到怀疑,难道是她见都夏季的时候从夏季的言谈和神情里感觉到了什么?</p>

    我说:“其实,夏季老黎和我都对这场大火感到很蹊跷,但却又无法做出其他任何的论断。既然公安已经做出了结论,那也只有接受了。幸亏夏季那边还有加的商业保险,损失多少还能减少一些。”</p>

    秋桐听了,半天没有说话,若有所思的目光看着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毛。</p>

    一会儿,秋桐说:“这次大火对三水集团来说,虽然损失巨大,但却也没有伤到他们的筋骨,可是,我却又感觉出来,夏季似乎被这场大火打击地很厉害,情绪十分低落。我不知道是因为大火带来的经济损失让他如此,还是另有其他原因。”</p>

    “你认为还能有什么其他原因?”我说。</p>

    “我不知道。”秋桐摇摇头:“你知道吗?”</p>

    我说:“你见了夏季的面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呢?”</p>

    秋桐愣愣地看着我,突然皱了皱眉头。</p>

    我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事你不要多琢磨了,再琢磨也没用,反正事实已经是这样了。这次大火没有人员伤亡,已经是万幸了。”</p>

    秋桐轻轻叹了口气,接着点点头:“或许,你说的也有道理。”</p>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接着门被推开,我一看,伍德来了,身后还跟着皇者。</p>

    “呵呵,易总也在啊。”伍德笑着。</p>

    秋桐看到伍德,微微一愣,接着笑着招呼:“伍老板来了,请坐——”</p>

    我冲伍德和皇者笑了下,皇者冲我也微微一笑,然后坐在伍德身边。</p>

    我和秋桐坐在伍德对过,我直接说:“伍老板今天怎么有空了?”</p>

    伍德说:“出来办事,正好路过这里,想来看看易总,易总办公室没人,想来看看秋总,正好你在这里。”</p>

    我说:“哦。难得伍老板能记得我来看看我,我很荣幸啊。”</p>

    伍德说:“咱们是合作伙伴嘛,是客户关系嘛,来看望客户,是应该的。”</p>

    我笑了,说:“伍老板今天气色不错啊,看来这几天是遇到好事喜事了。”</p>

    伍德说:“易总何出此言呢?”</p>

    我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嘛,伍老板有什么好事,说出来让我们大家一起分享一下。”</p>

    伍德呵呵笑了,我也笑。</p>

    秋桐也微笑了下。</p>

    皇者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眼珠子直打转。</p>

    “伍老板这几天有三大喜事。”皇者说话了。</p>

    “哦。说说看!”我说。</p>

    伍德不动声色地继续微笑。</p>

    皇者说:“这第一件喜事,是伍老板最近又谈成了一笔亿的大合作项目。”</p>

    “伍老板又要发财了。”我说。</p>

    “这确实是好事!”秋桐说了一句。</p>

    “谢谢。”伍德客气道。</p>

    “这第二件喜事,是伍老板给星海大学捐助了一笔资金,成立了以伍老板的名字命名的奖学基金。”皇者继续说。</p>

    “哦。捐资助学啊,这可真是大好事!”秋桐说。</p>

    “伍老板致富不忘回报社会,德高尚,真是吾辈楷模啊。”我赞叹道。</p>

    “谢谢易总抬举。”伍德冲我微笑着。</p>

    “这第三件喜事,是伍老板昨日在医院做了全面细致的体检,结果身体倍棒,各个方面都没问题,而且,之前存在的一个隐疾也好了。”皇者说。</p>

    “伍老板如此操劳,身体健康,的确是可喜可贺。”秋桐说。</p>

    我看着皇者说:“皇者,你说的是真的?”</p>

    “当然了,我亲自陪着伍老板去的医院,我拿出来的体检结果啊。”皇者说。</p>

    “哦。”我点点头,看着伍德,指指自己的心口窝:“伍老板,你这里的隐疾好了?”</p>

    伍德微微一怔,接着说:“易总怎么知道我的隐疾是在那里呢?”</p>

    我说:“直觉,我一直觉得你的心坏了坏了的。”</p>

    我这话一出口,伍德脸色有些难看,皇者有些惊异,秋桐则忍不住想笑。</p>

    伍德接着恢复了常态,笑着:“易总的直觉是不对的,我的心脏一直很好。”</p>

    我说:“哦。这么说,我的直觉是错误的了。既然你的心脏很好,那么,你的隐疾一定是在这里。”</p>

    说着,我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笑嘻嘻地看着伍德。</p>

    伍德呵呵笑起来:“为什么呢?”</p>

    我正色说:“我觉得你肚子里有坏水啊,你几乎一肚子都是坏水。肚子里有坏水的人,这里的器官一定会受污染的了。”</p>

    秋桐紧紧抿住嘴唇,似乎她实在是憋不住想笑了,却又带着责怪的目光看我,似乎觉得是在责备我不该如何戏弄伍德。</p>

    皇者神情有些紧张,看看伍德,又看看我。</p>

    伍德的脸这回没有变色,他突然哈哈笑起来:“易总,你还真厉害,这个你都知道。不错,我肚子里是有个器官曾经有些毛病,胆结石,但是在我的精心修养下,好了。”</p>

    我说:“如此,伍老板名利双收,还有个好身体,三喜临门啊,怪不得你今天看起来精神这么好呢。”</p>

    伍德说:“名利其实都是其次,健康才是第一位的。”</p>

    我说:“看来你是想多活一些年了。”</p>

    伍德说:“谁不想呢?你想,我当然也想。”</p>

    我说:“哎——我给你推荐个长寿的秘诀。”</p>

    伍德说:“请讲——”</p>

    我说:“静止——”</p>

    “静止?”伍德说。</p>

    “是的,生命在于静止!”我说。</p>

    “错,生命在于运动!”伍德说。</p>

    我呵呵笑起来:“不对,生命真的在于静止,信我的没错。我给你举个例子你明白了。”</p>

    这时我看到秋桐冲我使眼色,似乎是要制止我,似乎她知道我要举什么例子。</p>

    伍德则一副毫无知觉的样子看着我:“说吧。”</p>

    我不理会秋桐的眼色自顾说:“你看,乌龟一直不大活动,一直喜欢静止,结果他的寿命很长。人家不是常说,乌龟王八万年长嘛。所以,想长命的话,我劝你学学乌龟王八。”</p>

    听我说完,伍德哈哈笑起来:“老弟,你可真幽默,莫不是你在借这个故事在嘲弄我吧?”</p>

    我说:“哎——伍老板怎么这么想,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你是我的大客户,我岂敢对你这样呢。当然,我这喻或许是不大合理了,呵呵。如果伍老板觉得不喜欢听,那当做没听到好了。”</p>

    皇者这时也说:“额。易总的这个故事,似乎讲的是不大合理。伍老板身体如此健康,是常运动的结果。这个生命在于静止的观点,我是不赞同的。”</p>

    伍德接着对秋桐说:“秋总如何看易总的这个喻呢?”</p>

    秋桐说:“生命在于静止抑或在于运动,各有其道理,这要根据不同的人不同的情况而定,但易总的这个喻,显然对于伍老板是不适用的。”</p>

    我呵呵笑起来:“既然大家都不同意这个观点,那我收回我的话吧。”</p>

    伍德说:“说出来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去了。易总。”</p>

    我说:“那你权当是个建议吧,起码说明我对你伍老板的身体可是很关心的。”</p>

    伍德说:“我心里其实是很感谢易总的关心的。十分感谢!”</p>

    我说:“都是老熟人,伍老板不必客气。”</p>

    伍德接着笑,我也笑。</p>

    秋桐未必能看懂我和伍德的笑,但皇者是一定能看懂的,我和伍德心里更明白彼此心里都在想什么。</p>

    一会儿,伍德问秋桐:“秋总现在提拔了,想必以前更忙了吧?”</p>

    秋桐说:“还行吧,提拔不提拔的,干的还是原来那一块,工作内容没有变化。不过最近事情倒也确实不少。当然,我这忙,都是瞎忙,哪里得伍老板的忙啊,伍老板可是做大事的人。”</p>

    伍德笑着:“可不能这么说,秋总忙的是公家的事,我忙的是私人的活,这性质是迥然不同的。个人的事怎么能和公家的事呢。”</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