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43章 傀儡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可是,我又想到,这家建筑公司虽然法人是我,但其实却又并不是我的,而是李顺的,我只不过是李顺的一个傀儡,我是没有资格做出卖建筑公司的决定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李顺好不容易收购了这家建筑公司,他难道会愿意轻易卖出去?谁知道他收购这家建筑公司的目的是仅仅为了赚钱还是另有其他重要用途?</p>

    要是李顺知道我擅自做主把他的建筑公司给卖了,依照他的脾气,还不立刻翻脸扒了我的皮?扒我的皮是一回事,说不定他还会采取其他对我的制裁措施,甚至,会牵连到我的家人。</p>

    这样想着,我的心里又矛盾起来。</p>

    夏季接着又说:“老弟,我是个生意人,对于经商,我自以为还算是个成功人士,但对于其他方面的事,如对于江湖,我是个外行,我知道这家建筑公司当初是李顺的,但现在,从法律来说,它是你的。我不懂江湖的规矩,也不想懂,我只想安安稳稳做自己的生意,让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平平安安。换句话说,我愿意用钱来买集团和亲人的平安。”</p>

    夏季的话我听懂了,他明白我和李顺是有某种关系的,知道李顺是黑老大,他不想和江湖人打交道,不想让自己的家人和企业染指黑道和江湖,为了做到这一点,他宁可做亏本买卖,只要能让自己的集团摆脱和黑道的牵扯。</p>

    夏季的话让我的心里感到十分羞愧,感到十分内疚。</p>

    我点燃一支烟,慢慢沉思着。</p>

    “如果老弟觉得做这个决定很难,我也理解,毕竟,我心里其实也明白这家建筑公司真正的主人是谁。”夏季又说。</p>

    我抬起头看着夏季。</p>

    “我今天找你来聊天,并不是想为难你。我绝对没有任何想为难你的意思。”夏季继续说:“如果你实在是觉得为难,无法做出决定,那么,我还有个建议。”</p>

    “你说——”我的声音有些嘶哑。</p>

    “请你的建筑公司退出正在接手的三水集团的活,也是开发区那个合资工地的建设项目。同时,也不要接手即将重建的被大火烧毁的厂区项目!”夏季说。</p>

    “哦。”我心里突然松了口气。</p>

    “当然,正在进行的开发区建设项目途退出,算是我毁约,我负责任,这笔钱,算是对你们损失的赔偿——”夏季说着,又看了看那张支票。</p>

    看来为了撇清和黑道的联系,夏季不惜血本了。</p>

    我刚要表态,夏季接着又说了一句:“老弟,这事算是你帮我的忙。算我求你了!”</p>

    夏季这句话让我顿时无地自容,羞愧无,我的脸火辣辣的。</p>

    我深深觉得自己对不住夏季。</p>

    我看着夏季,郑重地说:“老兄,你的意思我都明白了。我想说,这笔钱,请你收起来,这五千万,我是绝对不会要的。还有,关于刚才你说的让建筑公司退出三水集团建设项目的事情——”</p>

    我刚说到这里,门口突然响起一声轻轻的咳嗽。</p>

    这咳嗽声我和夏季都太熟悉了。</p>

    夏季倏地变了脸色,以极快的速度将支票一把拿起来,迅速装进口袋。、</p>

    接着,门被推开了,老黎出现在门口。</p>

    老黎的神态看起来很正常,神闲气定。</p>

    “爸,你……你怎么来了?”夏季似乎有些意外,还有些紧张和失措。</p>

    我也有些意外,老黎怎么突然冒出来了,这老头怎么看起来似乎神出鬼没的。</p>

    老黎看看我,又看看夏季,接着笑眯眯地坐下来:“你们两个小子,跑到这里喝咖啡,也不叫我一起,不够意思。”</p>

    我呵呵笑起来,夏季也笑了,忙出去又让服务员了一杯咖啡,然后进来对老黎说:“爸,你这是从哪里来的?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呢?”</p>

    老黎说:“我在茶馆喝完茶,走的时候经过这里,看到你的车停在门口啊。顺藤摸瓜来了。”</p>

    “哦。”夏季看了我一眼,接着又看着老黎。</p>

    老黎继续说:“哎——我还以为你是和哪个女孩子在这里约会呢,本想来侦查一下,没想到是你们俩。你们俩在这里干嘛呢?”</p>

    夏季又看了我一眼,我接着说:“我们在商谈工作呢。”</p>

    “对,对,我们在谈工作!”夏季忙点头。</p>

    “哦。谈工作啊。谈吧,我在这里不碍事吧,继续谈吧,我听听,学习学习!”老黎说。</p>

    老黎这么一说,我和夏季都觉得有些不大好开口了,彼此又对视了一眼,都没说话。</p>

    “哎——谈工作怎么还不好意思了?谈什么秘密的工作还怕我听到啊?”老黎笑呵呵地说:“不会是我来了对你们谈工作有了妨碍吧?看来我是不受欢迎的人喽。我是不是不该过来啊,要是的话,那我知趣一点,我走——”</p>

    老黎的神色似乎有些不悦。</p>

    “不是,不是——”夏季忙说。</p>

    “既然不是,那继续谈吧。”老黎看着我和夏季。</p>

    夏季又看看我。</p>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对老黎说:“我们在谈建筑公司的事情,在谈施工的事情。”</p>

    “哦,好啊,这个事情谈的及时,正好开发区的项目正在建设,失火的这个厂区也需要重建,你们的动作倒是挺快,重建事宜时要摆工作日程。不错,小季、小克,你们的反应很快。”老黎带着赞赏的口气说。</p>

    夏季一脸苦相。</p>

    我正色对老黎说:“我们谈的不是怎么重建的事情。”</p>

    “哦。那是什么呢?”老黎说。</p>

    我说:“我想止建筑公司和三水集团的合同,止开发区的建设项目,同时,我也不准备让建筑公司接手失火厂区重建的项目。”</p>

    老黎一副意外的神情看着我:“怎么?小克,怎么变卦了?那天我不是说的好好的,让你们建筑公司继续开发区的建设,同时让你们建筑公司准备接手重建工程的吗?我和小季都打过招呼了,怎么你突然要撤出止?怎么突然要放弃?”</p>

    说着,老黎又看了一眼夏季,夏季低头不语。</p>

    老黎然后又看着我。</p>

    我笑了下:“两个原因,第一,公司内部最近人事有些变动,技术骨干走了不少,承建你们的项目,技术力量跟不,这样不能保证施工质量。第二,公司准备调整业务拓展方向,重点向外域拓展,本地的建设项目不在作为重点。基于这两点,我决定止正在进行的合同项目,同时不再承接星海的新项目。”</p>

    我的这两条理由是临时想出来搪塞老黎的,但也还算是充足。</p>

    听我说完,夏季微微松了口气,似乎觉得我的解释是合理的。</p>

    “哦。”老黎看了看我,接着又看了看夏季,然后说:“这两点理由听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p>

    我和夏季又互相看了一眼,没有说话。</p>

    老黎看着夏季:“小季,小克这理由你信吗?”</p>

    夏季有些犹豫,支支吾吾说不出话。</p>

    “回答我,你信不信?”老黎不笑了,表情有些严肃。</p>

    夏季咧了咧嘴:“这个。我觉得。应该。应该相信吧。”</p>

    老黎没有说话,深深地看着夏季,表情越发严肃。</p>

    夏季不敢看老黎的目光,低头下去。</p>

    老黎然后又看着我:“小克,这两点所谓的理由,你自己信不信?”</p>

    “我,我信!”我同样不敢看老黎的眼睛,不由有些心虚。</p>

    “说的是心里话吗?”老黎看着我。</p>

    “是心里话!”我说。</p>

    “你再给我说一遍!”老黎说。</p>

    我不敢吭声了。</p>

    “那你们说,我该信不信?”老黎说。</p>

    我和夏季都不语。</p>

    老黎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你们都给我抬起头来。”</p>

    我和夏季抬起头。</p>

    “看着我——”老黎说。</p>

    我和夏季都看着老黎。</p>

    “你们谁能告诉我,真正的原因是什么?”老黎说。</p>

    我看看夏季,他看看我,都没说话。</p>

    “怎么不说话?”老黎说。</p>

    “原因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说。</p>

    “那是真正的原因吗?你敢再给我说一遍吗?你敢说那是真正的原因吗?”老黎说。</p>

    “这——”我一时顿住了。</p>

    “小季,你说说——”老黎又看着夏季。</p>

    夏季支支吾吾:“我……”</p>

    夏季说不出来了。</p>

    “你什么你?怎么结巴了?”老黎说。</p>

    “爸……我。我其实也同意易克的想法。”夏季说。</p>

    老黎看了我一眼,然后看着夏季:“这是谁主动提出来的?是小克先提出来的还是你先提出来的?”</p>

    “这。”夏季又支吾起来,脸的神情有些紧张。</p>

    我这时忙说:“这是我主动提出来的。”</p>

    “我没问你:“老黎不看我,继续看着夏季:“小季,回答我!”</p>

    “我。我。”夏季结结巴巴说话不出来了。</p>

    我赶紧又说:“真的是我主动提出来的。你不要为难夏季了。”</p>

    老黎看着我和夏季,半天没说话。</p>

    夏季擦擦额头的冷汗,感激地看了我一眼。</p>

    从老黎的眼神和表情里,似乎他已经觉察出了什么,觉察出了真正的原因。</p>

    老黎继续沉默着,我和夏季都不敢说话,夏季大气都不敢出,我孬好还敢深呼吸一下。</p>

    “好吧,你们两个既然都不愿意说实话,我也不逼你们了。”半天,老黎说了一句。</p>

    我松了口气,夏季也稍微放松了下,又擦擦额头的冷汗。</p>

    夏季这个叱咤风云的大老板竟然在自己老子面前如此惧怕,这确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p>

    虽然我此时也有些畏惧老黎的威严和气势,但还没有怕到夏季那个程度。</p>

    一会儿,老黎说:“小季,你是我儿子,是我亲生的儿子!”</p>

    夏季低头不语。</p>

    老黎接着又说:“小克,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在我眼里,在我心里,你也是我儿子。是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p>

    我也没说话。</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