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39章 感动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老黎没有说下去,目光一直看着墙壁的照片,目光里充满了温情。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p>

    我的心再一次被感动。</p>

    客厅里很静,只有星海电视新闻里正在播放当地新闻。</p>

    正在这时,门口有动静,接着夏季进来了。</p>

    “爸——”夏季进门叫了一声。</p>

    “你妹妹在睡觉,小声点!”老黎轻声说。</p>

    夏季看了看夏雨,又看看我,点点头,然后坐在老黎对过。</p>

    这时,夏雨突然醒了,揉揉眼睛坐起来,看看我们:“老爸,你睡醒了,哥,你回来了。”</p>

    老黎和夏季点点头,然后老黎看着夏季:“什么情况?”</p>

    “火场的余火都清理完了。消防队的人大部分都撤离了,政法委的雷记也走了。”夏季说:“我安排了人在火场清理。”</p>

    老黎点点头:“起火原因查明了吗?”</p>

    夏季正要说话,电视新闻里的播音员突然开始播放一则新闻:“今天凌晨时分,市区一处刚竣工的厂区突然起火,火势顺风蔓延,该厂区的厂房全部被烧。大火发生后,市区消防部门闻讯后及时派出消防车赶往救火,市委常委、政法委记、公安局长雷正正在县里调研,闻讯后连夜赶往现场亲自指挥救火,在市领导的正确指挥下,在消防官兵的大力扑救下,目前大火已经被扑灭,消防战士正在排查余火。</p>

    此次火灾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据闻此失火的厂区属于三水集团新建的工地,尚未正式开业运营生产,初步估计损失高达3000万元。据公安和消防部门联合初步探查,失火原因属于电线短路引起的,排除人为纵火的可能,具体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p>

    看完新闻,夏季看了看老黎:“爸,是这样。”</p>

    “电线短路……”老黎自言自语了一声,皱起了眉头。</p>

    “刚建好的厂房,刚铺设好的电路,怎么会电线短路呢?”夏雨说。</p>

    夏季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p>

    我明白夏雨在想什么,他一定是在想施工单位没有铺设好电路,没有设置好电源防护设备,才会造成这个后果。</p>

    如果是这样,那责任不好说了,建筑公司将承担主要责任。</p>

    “我们这次损失可惨重了,三千万啊,哥,这个数字是你给电视台记者的?”夏雨又问。</p>

    夏季说:“其实何止三千万,我不想引起太大的社会反响,特意压低了说的。”</p>

    我皱眉思索着。</p>

    夏季这时口气有些冒火:“不知道这家建筑公司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一群废物,竟然犯如此低级的失误,这幸亏设备都还没放进去,幸亏还没有正式开始生产,幸亏还没有夜班工人班,不然,这后果。这事一定要追查责任,一定要追究,必须要有人对此负责。不能白白损失了这么多!”</p>

    说着,夏季狠狠瞪了我一眼。</p>

    我明白,夏季此时的火气是冲我来的,我是这建筑公司的法人啊。</p>

    我对夏季说:“这事我负责!我全盘负责!”</p>

    夏季火气似乎更大了,冲我叫起来:“你说的轻巧,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你知道这次我的损失有多大,直接间接损失有多大?”</p>

    我咬咬牙:“不管多大的损失,我全部承担!”</p>

    “你这个建筑公司,都卖了也赔不了这些损失!何况,这建筑公司你说了能真算数!”夏季冲我愤怒地嚷道:“你说你这个建筑公司的老板到底是怎么管理的,你到底会不会管理,你到底懂不懂管理!”</p>

    “哥,你干嘛。”夏雨说。</p>

    “我干嘛,我在事论事!你少乱掺和!”夏季又对夏雨发火。</p>

    我理解夏季此时的心情,损失这么大,换了谁都会心疼的。</p>

    我默默承受着夏季的愤怒指责。</p>

    “住口——”老黎突然说道。</p>

    夏季接着闭了嘴。</p>

    老黎威严地看着夏季,口气严厉地说:“小季,你刚才再说什么?你刚才都说了些什么?”</p>

    夏季面有惧色,不敢说话了。</p>

    “混账——你怎么能对小克这样讲话?你知道小克是什么人?你如何能用这样的口气和小克说话,你如何能对小克讲这些话?”老黎的口气愈发严厉。</p>

    夏季低头不语。</p>

    老黎气得浑身发抖,夏雨忙端了一杯水给老黎,老黎喝了两口,情绪有些缓和。</p>

    然后,老黎对夏季说:“给易克道歉!”</p>

    夏季不敢违抗老黎的话,对我说了一句:“对不起,我刚才有些冲动了,我不该说那些过分的话。”</p>

    我忙说:“其实,该道歉的是我。”</p>

    老黎这时说:“小克,你无须道歉,该道歉的是夏季。不是损失了几千万吗,为了几千万,小季你要和你爹的救命恩人翻脸?难道你爹的命还不值这几千万?混账东西——”</p>

    夏季面有愧色,忙说:“爸,我错了,我错了。”</p>

    老黎接着说:“你是个猪脑子,他们说起火原因是电线短路,那一定是吗?且不说星泰建筑公司的施工质量一直是全市第一流的,说这半夜起火,没有开工生产,没有用电的设备启动,好端端的怎么会电线短路起火呢?为什么白天不起火偏偏要半夜起火呢?你以为他们调查的结论一定是正确的吗?你不会用你的猪脑子分析分析?”</p>

    老黎这么一说,我的心里不由一动,夏季似乎也觉得有道理,睁大眼睛看着老黎:“爸,你的意思是……”</p>

    老黎又沉默了片刻,说:“厂区周围是不是有安装的监控摄像头?”</p>

    “有!”夏季忙点头:“监控总控制室在值班室里。”</p>

    “监控录像呢?一起烧了吗?”老黎说。</p>

    “没有,值班室在厂区门口,没有被烧。”夏季说。</p>

    “让人把监控录像送来!”老黎说。</p>

    夏季忙摸起电话。</p>

    我此时突然有些明白老黎的用意。</p>

    夏季打完电话,老黎对他说:“小季,不要怪我对你发火,你刚才实在不该对小克那么说话的。别说真正起火的原因还有待调查,算是那家建筑公司的责任,你也不能对小克这么说话。</p>

    小克是谁?从户口本来说,他是你爸我的儿子,从道义来说,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是我们全家的恩人。我从小怎么教育你的,要知恩图报,要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你刚才如此对待小克,你不觉得心里有愧吗?”</p>

    夏季的脸红了,低下头,喃喃地说:“我错了。爸爸,您别生气了,我知道自己错了。”</p>

    “小克是这家建筑公司正儿八经的法人代表,这家建筑公司他说的怎么不算数?他当然说了算数!”老黎继续说:“如果真的是这家建筑公司的责任,难道你要真的让他们破产来抵债?你真的要让小克卖掉建筑公司来给你还债?我看你是为富不仁,我看你是有钱烧的!”</p>

    夏季低头不语,面色通红。</p>

    我说:“如果是我们的责任,我不会推诿的,我必须要承担责任,是砸锅卖铁,我也会偿还损失的!”</p>

    夏季羞愧地看着我:“老弟,你不要说了,你再说,我真的无地自容了。实在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p>

    我说:“我理解你的冲动,我不怪你发火的,换了是我,我可能更冲动,火气你更大,毕竟这么大的损失,换了谁都会很心疼。”</p>

    夏季感激地看了我一眼,似乎在感谢我在老黎面前替他解围给他找个台阶下。</p>

    老黎这时又语重心长地说:“小季,小克,我希望你们能做很好的朋友,能像亲兄弟一样相互对待。亲兄弟之间,是不应该分彼此的,是不应该因为经济的问题起任何纠纷的。”</p>

    我没有说话。</p>

    夏季的眼皮突然一跳,眼神里倏地闪过一丝警觉,但接着消失了。</p>

    夏雨坐到老黎身边,挽着老黎的胳膊在一边帮腔:“对啊,老爸说的对,你这个夏季该挨训,早该挨骂了,我看你和小克二爷是要做好兄弟,要做一家人那样的好兄弟,要做什么都不分彼此的好兄弟。钱算什么啊,不是纸吗,太多了和垃圾一样,我看咱们家钱太多了,这次烧掉的损失实在无所谓,毛毛雨啦,咱们一个月能赚回来。”</p>

    夏季瞪了一眼夏雨,咧了咧嘴。</p>

    老黎似乎想笑,却又没笑,伸手拍打了一下夏雨的脑袋。</p>

    这时,进来一个人,送来了监控录像,交给夏季,然后走了。</p>

    老黎对夏季说:“播放——从昨晚8点开始放。”</p>

    夏雨也随声附和:“夏季,老爸下指示了,快播放——”</p>

    夏季于是开始放监控录像。</p>

    大家都聚精会神地看。</p>

    “快进播放!”老黎说。</p>

    夏季于是开始快进。</p>

    “我眼花,你们注意自己看。”老黎说。</p>

    我凝神看着,夏雨也伸长脖子看。</p>

    突然,我似乎看到了一个黑影在屏幕快速一闪,刚要说话,夏雨接着大叫:“停一下,有个黑影。”</p>

    夏雨的眼睛很尖,她也看到了。</p>

    夏季显然也看到了,夏雨还没说完他停住了,然后往后倒了下,开始正常播放。</p>

    我将脑袋凑近屏幕,睁大眼睛看着。</p>

    此时显示的时间是昨夜11点58分。</p>

    而失火的时间大致是凌晨1点10分左右。</p>

    夏雨的脑袋也凑了过来。</p>

    大家分明看到,在厂区的一个角落,有个黑影正翻墙而进,动作很轻巧,进来后,蹲在墙角四下看了看,接着直奔厂房的方向,然后消失了。</p>

    显然,他走出了摄像头的监控范围。</p>

    “吖——看呀,有个人翻墙进来了。”夏雨指着屏幕叫起来。</p>

    老黎这时说:“小季,定住刚才的画面!”</p>

    夏季又往回倒了下,然后将那黑影正面定格住。</p>

    那黑影虽然穿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但面部似乎没有蒙黑布。</p>

    “放大。重点是面部!”老黎说。</p>

    夏季操作着遥控器,将那人的面部图像逐步拉近,逐步放大。</p>

    老黎这时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p>

    我明白老黎的意思,屏住呼吸观察那人的面部——</p>

    可是,却怎么也看不清楚,甚至连大致的五官轮廓都看不清。</p>

    正在努力分辨着,夏雨在我耳边轻轻说:“这个人,脸戴了面罩,好像肉色的。”</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