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上司的隐私 第1138章 损失惨重

时间:2017-10-13作者:一地鸡毛

    一看这火势,我的心里凉了半截,完了,这刚建成的厂区完了,损失必定是惨重的。 </p>

    我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胆战心惊。</p>

    着了半天,找到了正站在一边的老黎夏季和夏雨。</p>

    我忙走过去,夏雨看到我,面容失色地拉住我的胳膊,带着惊恐的声音:“二……二爷,烧……烧光了……都烧光了。”</p>

    我看看老黎和夏季,夏季脸色铁青,老黎则表现出了寻常的冷静,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狂烈大火。</p>

    “有没有人员伤亡。”我结结巴巴地问夏季。</p>

    夏季看了我一眼,摇摇头:“设备刚开始安装,还没开工生产,厂房里没人。值班室的人都撤离了,没有人员伤亡。”</p>

    我略微松了口气,又看看老黎:“这火是怎么着起来的?”</p>

    老黎没有说话,依旧看着面前的大火。</p>

    一阵大风吹来,火苗往我们的方向席卷,热浪扑面,我们不由往后退了几步,老黎却仍旧站在哪里不动。</p>

    我忙拉着老黎往后退。</p>

    夏季这时说了一句:“目前起火原因不明。”</p>

    老黎这时伸手托住下巴,眉头微微皱起,似乎,他在想着什么。</p>

    在消防人员的奋力扑救下,火势得到了控制,没有往周边蔓延。</p>

    到天色微明的时候,大火终于被扑灭了,但全部厂房都已经化为灰烬。</p>

    夏季痛心疾首地看着正在冒着青烟的残垣,内心的感受不言而喻。</p>

    正在这时,一名三水集团的工作人员过来向夏季汇报:“夏董,市政法委雷记来了。说是在县里出差,听到失火的消息连夜赶回来的。”</p>

    我们往远处一看,果然看到雷正正从一辆警车下来,一个扛摄像机的正用摄像机对着他拍摄。</p>

    妈的,火灭了,他来了,还带着记者。</p>

    他这不是来现场指挥灭火,是来显摆的。</p>

    看到雷正过来,指挥灭火的几个武警消防军官过去和他握手招呼。</p>

    显然,雷正一来,是会和主人接头的。</p>

    老黎这时说了一句:“小季,你过去招应一下。”</p>

    夏季点点头,然后走了过去。</p>

    老黎接着对我和夏雨说:“小克,小雨,我们走——”</p>

    显然,老黎不想和雷正打交道,连面都不想见,不仅他不想见,也不想让雷正看到我。</p>

    我和夏雨跟着老黎接着了他的车,老黎接着对司机说:“回家!”</p>

    我还从没有去过老黎家。</p>

    夏雨坐在前排,我和老黎坐在后面。</p>

    一路,老黎始终没有说话,目光一直看着窗外,眉头微微在皱起,似乎,他还在思索着什么。</p>

    车子很快到了老黎家——位于闹市区一个高档社区内的一座三层豪华别墅,十分气派,别墅周围还有一个不大的花园。</p>

    进去后,老黎家虽然外观十分豪华,但里面摆设却显得挺朴素,客厅里都是一些仿古的家具,看起来不是很现代化。</p>

    当然,我知道,这些家具看起来不起眼,但一定是很昂贵很值钱的玩意儿,说不定都是古董级别的。</p>

    “小克,小雨,你们弄点早饭吃吧,我累了,要去躺一会儿。”老黎说。</p>

    “爸,你要不要也吃点东西。”夏雨说。</p>

    “我不饿。你们吃吧,吃完休息会儿。等你哥那边的消息。”老黎说完楼了。</p>

    夏雨看看我,我看看夏雨,大眼瞪小眼。</p>

    “完了,几千万这么呼啦完蛋了。”夏雨说。</p>

    我的心里感到隐隐作痛,这损失也实在太大了。</p>

    沉默了一会儿,夏雨说:“我去弄早饭去。”</p>

    说完,夏雨进了厨房。</p>

    我站在客厅里打量了半天,墙的一幅相框吸引了我的注意。</p>

    我走进,仔细看着。</p>

    相框里是一个面容隽秀的30岁左右的女人,眉宇间颇有几分夏雨的模样。</p>

    无疑,她是老黎故去多年的结发妻子,是夏雨夏季的妈妈。</p>

    我凝神看着她,她也默默地看着我。</p>

    我的心里感慨万分,不由浮想联翩。</p>

    “这是我妈妈。”正看得入神,身后传来夏雨幽幽的声音。</p>

    我转过身,看着夏雨,她低垂下眼皮。</p>

    “你妈妈和你很像。”我说了一句。</p>

    “嗯。”夏雨应了一声。</p>

    “你妈妈很美。”我又说。</p>

    夏雨抬起头,深情地凝望着墙的相片,喃喃地说:“谢谢你。是的,我妈妈是天下最美的妈妈。”</p>

    看着夏雨的神情,听着夏雨的声音,我的心里突然一阵绞痛和悸动,不由伸手轻轻拍了拍夏雨的肩膀。</p>

    夏雨低头,身体轻轻靠在了我的肩膀。</p>

    我没有闪避,也没有推开她,让她靠着。</p>

    一会儿,夏雨发出轻微的一声叹息,然后站直身子,微笑了下:“吃点东西吧。”</p>

    我此时毫无食欲,说:“你吃吧,我不饿!”</p>

    “不饿也要吃。怎么,嫌我手艺不行,不如海珠做的好吃?”夏雨又恢复了以往的那股劲头,瞪眼看着我。</p>

    我于是乖乖跟着夏雨去了餐厅,夏雨做了两碗面,还有几个煎蛋。</p>

    怪不得她做的这么快。</p>

    “吃吧——”夏雨说。</p>

    我低头吃饭。</p>

    “幸亏我们家大业大,这个厂区烧了烧了吧,大不了再重新建起来。”夏雨边吃边说。</p>

    似乎,她这儿会缓过劲来了。</p>

    我看着夏雨,一时不知说什么好。</p>

    “自古以来,水火无情啊。这火也太大了。你们那建筑公司几个月时间白干了。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重头再来。”夏雨吧唧吧唧地吃着,边说。</p>

    夏雨吃的还挺香。</p>

    我吃的毫无滋味,心里边琢磨着起火的原因。</p>

    这边工程刚交付,刚结完工程款,那边起火,这幸亏还没正式开始生产,要是夜间再有工人生产,那这场大火。</p>

    我不敢往下想了。</p>

    这火到底是怎么着起来的呢?我苦思着,一时没有任何头绪。</p>

    吃完早饭,坐在客厅里,夏雨对我说:“都折腾了半夜,累了,你也休息会吧。”</p>

    我此时毫无困意,再说在这里怎么休息啊,这不是我家啊。我摇摇头说:“我不累,也不困,你去休息会吧。”</p>

    夏雨说:“不累不困是假的,你到我房间去休息会吧。”</p>

    我当然更不能去了,于是继续摇头。</p>

    夏雨说:“要不,你去客房?”</p>

    我又推辞:“我是真的不困。”</p>

    夏雨说:“那好吧,你不休息,我也不休息,我陪你在客厅聊天坐着。”</p>

    我说:“我自己在客厅坐会行,你不用陪我!”</p>

    夏雨说:“这显然是不合适的。怎么能把你自己扔在这里呢。这大火的事,你不要想太多了,反正已经烧了,反正你们已经交工了,和你们的建筑公司没有责任的。”</p>

    我苦笑了下,夏雨想的太简单了。</p>

    我此时觉得这火烧地有些蹊跷,虽然我一时想不出蹊跷在哪里。</p>

    夏雨打开电视,我们坐在沙发看电视。</p>

    看了一会儿,夏雨的脑袋靠了我的肩膀,接着听到有轻轻的鼾声,一看,夏雨睡着了。</p>

    看来她是是在撑不住劲了,坐在这里睡了。</p>

    我轻轻将夏雨的身体放平,让她躺在沙发。</p>

    夏雨突然伸出胳膊搂住了我的脖子,没有睁眼。</p>

    我有些慌张,想睁开,夏雨却搂得很紧。</p>

    我心里有些发急,轻声说:“夏雨,不要这样。”</p>

    “亲亲我。”夏雨轻声说,依旧没有睁开眼睛。</p>

    我没有动。</p>

    夏雨死死搂住我的脖子不放。</p>

    “亲亲我。”夏雨又说。</p>

    看来我要是不亲她她不会松开,于是我低头吻了下夏雨的额头。</p>

    夏雨趁势用力,我没来得及防备,脸一下子贴了夏雨的脸,手一下子按到了夏雨丰满而弹性的胸部。</p>

    我不由胆颤起来,胆战起来。</p>

    正慌张着,夏雨突然吻住了我的唇,我的手夹在两个身体之间拿不出来。</p>

    夏雨吮吸着我的嘴唇,呼吸有些急促。</p>

    夏雨的舌头顽强地分开了我的牙齿,游滑地钻了进去。</p>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心里很慌张。</p>

    夏雨有滋有味地继续吮吸着。</p>

    我被动地和夏雨亲热着,客厅里很静。</p>

    不能这样,不能这样!我心里一遍遍告诫自己,腾出另一只手,往夏雨的腋下一戳,夏雨“噗嗤——”哼了一声,身体一颤,松开了手臂,我趁势坐了起来。</p>

    我松了口气,夏雨睁开眼,大大的眼睛看着我,脸有些红晕,带着几分幸福而又不甘的神情。</p>

    我一擦额头,竟然出汗了,刚才紧张的,冷汗。</p>

    夏雨笑了起来,我忙站起来去了卫生间,一照镜子,脸有夏雨的口红印。</p>

    我忙擦干净,又用冷水洗了把脸,深呼吸几口气,然后回到客厅。</p>

    夏雨竟然躺在沙发又睡着了。</p>

    这回是真睡着了。</p>

    我松了口气,看到沙发有叠地方正的毛巾被,拿过来小心地给她盖好。</p>

    然后我坐在另一张沙发看电视,边又继续想着今天的大火。</p>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有一个多小时吧,老黎下来了。</p>

    看到我坐在这里,老黎坐到我旁边,说:“你没休息下?”</p>

    “我不困!”我说。</p>

    我猜其实这会儿老黎在面也未必真的睡了。</p>

    老黎看看在沙发正熟睡的夏雨,又看看我,然后说:“你一直这么坐在这里?”</p>

    “嗯。”我点点头。</p>

    老黎突然微笑了一下,接着目光又转移到墙,看着夏雨妈妈的照片:“小克,知道那是谁吗?”</p>

    “知道,夏雨的妈妈。”我说。</p>

    “是的,这是夏雨的妈妈。是我的妻子。”老黎轻声说:“我每天都看着她,她也在看着我,看着我们。她虽然离开了我们,但却每天都在和我们一起生活,一起生活。”</p>

    老黎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但我却分明能感觉到那种醇厚的深情。</p>

    我的心里有些感动,说:“她能看到你们的今天,会很欣慰的。”</p>

    老黎轻轻叹了口气:“苦难的日子她追随着我,跟着我受了很多苦,现在我们的日子好过了,她却又。”</p>

    本来自  http:///html/book/41/41317/index.html
小说推荐